沐浴师尊的浩荡佛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五十九岁,在大法中修炼十五年多了。这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我有缘得到了这千载难逢的高德大法,我是多么的幸运。

十五年来,我沐浴在师尊的浩荡佛恩中,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我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法力,是大法把我一个业力满身的人变成了一个心态祥和、身体健康的人。我要把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的神奇变化,和大家分享。但愿能使更多的有缘人能真正的了解法轮功是什么,明白大法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知道法轮大法好,使更多的众生能得到大法的救度。

坎坷人生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我因姊妹多,家里生活很困难。生活所迫,我十九岁离开了家乡,投奔叔叔去了新疆找工作。由于新疆的冬天气候寒冷,我每年冬天至少一两次的重感冒。但结婚前,身体还算可以,结婚后,自从有了孩子,身体就不太好。怀孕后,妊娠反应特别厉害,前六个多月,几乎是吃一口吐一口,吃什么都吐,喝水也吐。因我丈夫在内地当兵,我身边没有亲人照顾。我每天几乎是伴着泪水度过的。就是这样,我还要自己挑水吃,我每挑一次水,路上要歇四次才能挑回来。生孩子时邻居把我送到医院,出院回来,又是邻居大嫂伺候我坐月子,孩子的尿布和我的衣服全是邻居大嫂帮着洗的。孩子满月后,我就不好意思再麻烦这位好心的邻居了,我就自己洗了。最后还是落下了月子病:手掌根疼,擀饺子皮擀面条都疼,洗衣服也疼。脚后跟走路就疼,肩周炎很严重。

虽然身体不好,但有了孩子,孩子成了我的精神支柱,孩子他爸爸不在身边,心想,一定把孩子给他带好,让他放心。可是在孩子刚满月不久,突然感冒了,鼻子不透气,奶不能吃,一吃就哭,睡觉也睡不好。那里的卫生条件很差,医院离的很远,孩子太小,又是冬天,交通工具只有马车和自行车,很不方便。怎么办呢?天不亮我找邻居帮我照看孩子,我冒着风雪去九连我同事的哥哥(九连的赤脚医生)家,让他配了药,回来给孩子喂上,孩子的病很快好了。可是在孩子七个月时,我又得了重感冒。那时正是夏天,我高烧四十度五,邻居们来劝我赶快去医院治。可是,我住院孩子怎么办呢?我为难极了。邻居们忙着给我找退烧药,好不容易找来两片退烧药,让我全服上了,然后把孩子抱走,给我盖上两床被子,让我捂汗。不知过了多久,我浑身大汗淋漓,出的我几乎要虚脱了,什么时候拉了一裤子我都不知道。我退烧了,孩子也给送回来了,因为他不跟别人。看看不是妈妈就哭,找人给喂上奶,看看不是妈妈还是哭。折腾到半夜三更,害怕哭坏孩子,只好送回来了。就这样,我们娘俩相依为命。从那以后,我的身体素质更差了,稍微着凉就会发烧感冒。孩子有病我一个人操心,我有病了,只有自己照顾自己,那时,多亏好心的邻居帮忙。

后来,因为我们单位需要找一个教学前儿童的人。因我的孩子小,领导为照顾我,也因我是军人家属,所以让我就在我住的房子里,照看着这些学龄前儿童,教一些简单的拼音、数字等,也可以照看自己的孩子。七九年,因下乡知青大量回城,教师队伍就缺人手。领导决定让我到学校任代课教师。这样,我的工作有了变化,由体力劳动转为脑力劳动。但是,由于“十年文革”,我的文化底子太薄了。我六五年上初中,六六年六月学校就开始了“文化大革命”。一直到六九年,我们全校高中三届、初中三届学生全部回乡,上了将近四年学,只念了一年书。就这样把美好的时光白白的葬送了。那时,我就要努力自学,来补充自己的知识。要教好学生,我自然就要比那些科班出身的教师多付出。那年正好搞尖子学生比赛,语文、数学两门课程各选一名学生参加全场十二所小学的比赛。结果,我班的一名学生语文成绩第一,一名学生数学成绩名列第二。我们是全场唯一获得双奖的班级。学生发奖品,教师又是发奖品,又是发锦旗。我一下出了名了。后来,经学校领导研究,把我转为在编教师。那么,我就要在教育这一行拼搏了。学生要成绩,教师要经常参加考试,什么文化补习考试,教材过关考试,转正考试等等。简直把我累的不行了。新疆的农场那时还没有电灯,是点那种有玻璃罩的那种煤油灯。我要天不亮起来复习功课,孩子也要起来,我复习不能静下心来,自然是学不好的。八一年转正考试我没有考上,所以我要往内地调动工作不好办,没有接收单位。八二年,我丈夫认识的一位朋友得知我们两地生活后,要帮我调动工作,可是找了很多人,跑了很多腿,也没有办成。

我每年都要带孩子回来探亲,由于路途遥远,坐车时间长,非常的疲劳。有一年回来,三点下火车,五点我们娘俩儿就一起住進医院。因为每年回来大都是放寒假回来过年,正是火车最拥挤的时候。常常是连座位都没有,一路上抱着孩子坐在行李上。有一年,我们要转车,背着行李,领着孩子一晚上跑了三次都没有上去车,来一趟车,跑出来检票,车满员了,再背着行李领着孩子回到候车室。再来一趟车又是如此。我哭了,很伤心的哭着。天亮了,又来车了,我哭着央求检票的人,让我们走吧!我们進了站台,上车也很难上去,人挤人,我背着行李,自己也很难上去,何况还有孩子。一个当兵的看我们很可怜,帮我把孩子擎上车,然后把我拉上车。就这样来回的坐车,来回的颠簸,我的心脏受不了了,后来一到火车站,我的心就怦怦跳个不停。

八四年我转正后,孩子八岁了,好不容易托了人帮我调到了内地,我已经是一身病了。可是回到内地,又要進行文凭考试。当教师必须要中师文凭。我只有初中文凭不行。那就考吧!考上中师函授班,每星期天要上课,每个寒暑假都要考试,四年考下来,我吃不消了。身体是每况愈下,颈椎不好,头经常痛。腰椎也不好,经常腰痛。耳鼻喉都有病。身体不好,心情就不好,心情不好,脾气就更糟。

修炼前,我从头到脚都是病,浑身没有舒服的地方。血管性头痛,上火生气头痛,感冒头痛,特别是来月经头痛,月经前三天就开始痛,过程中痛,完了还要痛两三天,一个月下来没有几天好日子过。见风头痛,人家睡觉枕巾在头底下,我的枕巾在头上。中耳炎一年犯两次,痛起来真要命。鼻窦炎、扁桃体炎、慢性咽炎,经常感冒发烧。还有慢性胃炎、胆囊炎,我是天天离不开吃药。四肢关节经常疼痛,肩周炎、腰痛、坐月子落下的脚后跟疼。两条腿象灌了铅一样,拖不动拉不动,整天是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经常失眠。而且还经常出现便秘,痔疮、肛裂也很严重。三四天大便一次,每次蹲厕所要很长时间,疼的我直流眼泪,便出来的都是血淋淋的。还爱发脾气,委屈的想哭就哭。一次课外活动,我们四位教师坐在办公室门口聊天,我突然心里一阵难过,我说:我真想哭。我就真的哭个不停,止不住的流眼泪,抹一把又一把的。后来,弟弟带我去地区的大医院看病,就因为有两个人插到我的前面先看了,我是挂二十一号,可是二十三号、二十二号先看了。我就哭个不停,当医生叫我时,我已哭的泣不成声,哭成个泪人了,把医生吓一跳。问明原因赶紧给我看。三十九岁去医院看病,医生说我更年期综合症,我哪能接受得了。医院治不好,就学乱七八糟的气功,气功治不好,就学跳舞,学跳舞没有根本改善又找偏方治。什么法都想了,也没有解除我的痛苦。

我经常觉的人活在世上真是太苦,没有一点儿希望。我的这一生实在是太累了,太苦了。从三十九岁到四十四岁我得法前的几年里,我每天都在病痛的折磨中挣扎着。真是象师父说的那样:“常人看不到这一点,他就老是觉的自己应该恰如其份的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么病都上来了。”(《转法轮》)可我还不到老年就一身病了。这段人生,要不是写这篇稿子,我是不愿再去回忆它了。因为我的命运已经被大法改变了。

喜得大法

四十四岁那年,也就是一九九五年放暑假,我回到老家,那时妹妹早已得法修炼了。六月份她把母亲接到她那里,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母亲也开始炼功了,妹妹很想让我也学。她对母亲说:“我姐的命太苦了,让她也来学学大法,改变改变她的命运。”这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

我母亲深知我的身体状况,母亲在我这里住的时候,看我吃不下饭,每天都要准备两个鸡蛋,上班的时候让我带上,课间我实在饿了,就吃点鸡蛋。所以母亲很为我着急,很操心。一天,她领我去了邻村的会算命的大哥家,让他给我看看。大哥掐掐算算,很简单的说了一句:“俺妹秋天就好了。”我和母亲也觉的有了希望,但是究竟怎么样就好了,不曾知道。

回到家里,我妹妹已经在教我的表哥和一个表弟妹炼功动作了。我时不时的看一眼,因为我为祛病已学了好几种气功了,都对我的病无济于事。这个功能不能对我的病有好处?真正学法炼功之后,我才明白师父讲的法理:“特别是我们有许多炼功人,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转法轮》)这次母亲和妹妹也没有特别要求我来学,只是说说:你也来一起学吧!

就在我犹豫不决时,意想不到的一件事情发生了。我和母亲、妹妹、外甥、侄儿,还有邻居家的一个男孩,我们一行六人,开着手扶拖拉机去看我姑姑。本来我嫂子让我侄儿开车,可他就是不想开,没有办法,只好让邻居家的那个男孩开了。车开到快到乡政府驻地,刚刚下了一个大坡走在平坦的路上时,突然车向路边的地堰开下去了,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车缓慢的往地堰下面走,然后车头一下撞到地堰下面的地瓜地里,车斗还在地堰上,只听“咯噔“一声,车停了。我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我和母亲、侄儿、外甥、还有开车的男孩都安然无恙,只有妹妹摔下车了,我的小外甥站在公路边上不停的说着:“有大师保护,没有事!有大师保护,没有事!”可是只有妹妹这个炼功的人却受伤了。她一摔下去,发现左胳膊怎么变形了?她本能的使劲一扭,把变形的胳膊扭过来了。这时我们才开始后怕,站在路边,想着求救的办法。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来了,一看妹妹胳膊伤了,很热情的说:“来,我带你去乡卫生院看看。”那个男孩跑去找他的叔叔帮忙打了电话给我哥哥,我哥哥很快开着摩托车来了,把哥哥也吓的够呛。但是一看人都好好的,就赶快把车开出来,这时妹妹也回来了,说没有事。我们不去姑姑家了,又开着车回到哥哥家。听邻居家的男孩说,他当时想把车往路中间开一开,可是打错方向了,怎么也打不过来了。所以才出现了这场惊心动魄的一幕。学大法后才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们,才没有出现生命危险。

第二天,我们和妹妹回到我住的城市。妹妹的胳膊还肿着,回来后,我帮她洗洗澡就睡下了。她睡之前说:“明天一早到体育场找炼功点去。”

一九九五年八月十二日,这是改变我命运和我生命得救的日子,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早上起来,我和妹妹来到体育场,当时有七个人在炼法轮功,其中有三个是年轻的小伙子,都很和善。来了之后,辅导员就主动教我炼功动作,那天因为晚上下雨,地上很湿,只炼完动功,没有打坐。辅导员把我们叫到一起,告诉我们晚上学法地点和学法时间,就各自回家了。

第二天,送走了妹妹,母亲又来了,说在家突然一想,闺女胳膊伤了,回去怎么洗衣做饭呢?要去照顾我妹妹。母亲去了妹妹家,帮着料理着家务,妹妹的胳膊在没有用任何药物治疗的情况下,只是学法炼功,很快恢复如初。太神了,我服了,我暗下决心:我一定好好学这个功。

师父是多么的用心良苦啊!

大法祛病健身显神威

从九五年的八月十三日开始,我就每天参加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炼功活动。我们几个人在一个同修开的服装店里学法,你一段我一段的念《转法轮》。念完一讲,大家谈谈体会。

我那时什么也不懂,从来也没有听到这么高深的法理,但是就觉的好。再看看那些学法轮功的年轻人,他们的言谈举止,我就觉的不可思议的好。现在这个社会,这些年轻人会规规矩矩的坐下来学这个大法,而且是按“真、善、忍”做好人,说话态度那么的平和,整个学法小组那个场充满了祥和。在生命的最微观深处我有一种感觉,这个法不一般,这个师父是来救人的,是来拯救人类的。后来得知,这些年轻人已经得法好长时间了,他们还有亲自参加师父讲法班的。

随着天天晚上学法,早上参加晨炼,有时参加辅导站安排的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几乎是天天都睡觉,开始还挺精神,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师父讲完了,我也睡醒了。

我随着对大法法理的逐步明白,师父也逐步开始给我净化身体。而且来的也很强烈。我开始咳嗽,咳的很厉害。一咳嗽,有时就尿一裤子,我还是天天坚持听师父讲法。我那时咳出来的痰都是四环素那种药味,而且是很浓烈的药味。我以前有病时不知吃下去多少药,打过多少针。所以在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时就有此反应。但是,我坚信师父坚信法,我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奇迹出现了:我儿子考上大学要到青岛去上学,我和他爸爸送把他送到学校去后,看到他从贵州来的同学带的铺盖很单薄,就决定下周末再给儿子送些铺盖去,让他把一部份铺的毯子给他的同学,因为贵州太远了。周末,我们夫妻骑着摩托车给儿子去送铺盖,来去路上我突然一想,我没有戴围巾,怎么头不疼了?我也不怕风了?

再细细的一想,我学法轮功一个多月来,我的胃不胀痛了,我吃饭香了,睡觉也可以躺下就睡着了,我不失眠了。其它的病也不翼而飞了,我的身体轻松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在我身上展现了。

我从此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人,十五年多来,我没有再吃过一粒药,没有打过一次针,身体越来越好。工作中,我能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修炼自己的心性。遇到矛盾向内找,不断的去掉各种执著心和各种欲望,按照师父说的,工作中不挑挑拣拣,利益上不争不斗。真诚做人,以善待人,处世以忍。十几年来,我从来没有请过一次病假。领导和同事们都亲眼见证了我学大法后的超常展现,是全校教职员工公认的好人。

人类道德在急速下滑的危难之时,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传出了这高德大法,千载难逢。我从那时起就暗下决心,我一定要修这个大法,大法千载难逢,我也要按照师尊的要求,不断的精進,按高标准、更高标准要求自己,紧跟师尊修炼,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觉者。

讲真相救人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开始了,来势凶猛,报纸电台、各种宣传机器,开足了马力,狂轰滥炸,诽谤、造谣、栽赃、陷害大法,编造谎言诽谤师父。很多同修踏上了去京上访、证实法的路,我怎么办?这么好的师父,这么正的大法,决不能任由邪恶诽谤诬陷,蒙骗世人,毒害众生。

七月二十二日,我们没有去京的大法弟子来到市政府广场上访,派代表和政府反映我们的情况,没有结果,最后政府调来警察把我们强行驱散。下午,单位叫人来我家找我到单位看诽谤大法的新闻,我的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但是,我是经历了十年“文革”浩劫的人,我深知中共整人运动的残酷。但我的心也很平静,我敢断定,电视上所说的全是捏造的,绝不是我们大法弟子所为。我们的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我们炼功点的所有学员通过学法炼功,身心健康了,道德回升了,心性提高了。

看完电视后,我们的校长找我谈话。我把我修炼后身心受益的事例讲给校长听,把法轮功是干什么的讲给校长听。(校长是刚调来不久的新校长,所以对我不了解)校长听的很认真,这位校长和我年龄相仿,他也是经历了很多运动的人。校长没有用党文化的那种以权压人的方法来强迫我做什么,只是静静的听我说。但是在压力下,校长和副校长又连夜亲自到我家,让我写下了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和上交大法书,好向上级交差。这是我修炼路上的污点,但我不能趴下,我要弥补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洗刷我的污点,我要把大法的真相讲给同事们听。有一个同事被电视的谎言蒙骗,在办公室里说:“下岗就下炼法轮功的。”她一抬头看我在办公室里,以为我听到她刚才说的话了,不好意思的自己哭起来了。其实我根本没有听到她说什么。另一个同事把我叫到门外,告诉我那个同事为什么哭,怕我生气。我很诚恳和善的告诉她:“我没有听到她说的那话,就是听到了,我也不会生气的。”我回到办公室,走到她跟前,亲切的说:“霞,不要哭了,我不会怪你的,因为你是看电视看的,你看我也是个炼法轮功的,我修炼法轮功四年多了,谁看见我做伤害人的事了?电视上都是编造的,我们炼法轮功的决不会这样做的。”后来,我经常给她讲修炼大法的美好,讲我们师父教我们大法弟子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做事想别人,等等。一直到我退休,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后来,我把很多大法的真相碟给她看,帮她和孩子做了三退。

我们学校有将近一百个教师,我退休后,不断的去主动找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一半以上的人做了三退了。有的同事全家人都退出了邪党组织,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还要继续努力,尽我全力,救我身边的所有有缘人。

我首先从身边的同事讲起,然后走出去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真相粘贴,挂真相条幅,喷真相标语,帮助运送资料,转移资料,我从没有怕心,因为我心中有我伟大的师父。

二零零零年,师父的《心自明》经文发表后,我们市的大法弟子几乎都走出来了。我有时和同修小英(化名)中午出去沿公路给路边摆摊做买卖的商贩面对面发资料,一直发到附近的村庄。有时和小明(化名)晚上一起出去发资料,挂条幅。因为小明有时候上夜班,我们配合的很好。我们走遍了城市到乡镇的每一条道路,路边的树是我们挂条幅的好地方,路边的电杆是我们喷真相标语的最佳选择,灯柱、路边的护栏,大桥护栏、河边护栏、楼梯扶手等都是我们贴不干胶真相粘贴的好地方。我有时和同修小平(化名)出去喷标语、挂条幅、贴不干胶,因为小平的孩子小,不能每天出来。有一次,我和小平带了一百一十个条幅出去挂。那天是雨夹雪的天气,西北风呼呼的吹着,我开摩托车,小平负责挂条幅,小平刚扔上去,就被风刮下来了,我说:“顺着风扔,不要迎着风扔!”等我们挂完这一百一十个条幅回来时,已经很晚了,我们的上衣因为穿的雨衣,没有淋湿,手套、鞋子、袜子、裤子全湿透了。但是我们没有一丝苦累的感觉,因为我们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助师救度众生。

师父的《理性》经文发表后,我知道我应该按照师尊的要求:“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稳健的走在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神圣之路上。

上明慧网建资料点

正当我们所有大法弟子都能走出来发资料讲真相的关键时刻,当我们把真相传单贴满大街小巷的时候,邪恶疯狂的抓捕做资料的大法弟子。我想,那表现在另外空间就是激烈的正邪大战吧!我们市刚建立的资料点被破坏了,负责做资料的同修、上网的同修、帮买机器的同修被非法抓捕了,并且被判了重刑。我们没有资料来源了,只靠外地有联系的亲属同修弄来部份资料,继续做着讲真相的事。资料多了我们直接发,少了,我们再找常人的复印店复印一些出去发。没有资料发,就自己做条幅,自己刻版喷真相标语,自己刻版制作不干胶真相粘贴。可是,这样资料太有限了,师父的经文也不能及时看到。从那时起,我就一心想上明慧网。

那时周围没有一个同修懂网络的,家里也没有电脑。就是我这一愿望,师父帮我了。我看到有份资料里讲,申请一个国外邮箱,给明慧网发空邮,就可以得到明慧网的资料。可我不懂外语,不会申请邮箱。那年我回老家,正好家里有电脑,我外甥也在家,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他,他立刻帮我申请了国外邮箱,可是如何发空邮,往哪里发?没有网址怎么办?我看母亲那里有一份资料,我翻翻看,正好有介绍向明慧网发空邮的方法,我和外甥立刻照着做了。我就等啊等啊,等了不知有多久,打开邮箱,惊喜的发现,明慧网发来邮件了,那是明慧网每天的所有资料的压缩文件。我真是从内心感谢师父,感谢明慧网的同修。我从老家回来后,利用儿子的电脑,学着把每天的明慧资料拷到软盘里,然后把软盘拿到一个同修那里做一些资料,解决暂时的问题。

虽然这样暂时能做资料了,我还是没有满足于现状,心里还是想直接上明慧网,那里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家。我的这一愿望发出不久,我们学校每个办公室都装上了电脑,大家都很高兴能上网了,我更高兴,在我退休之前,我可以在不用特意学电脑的情况下掌握一些电脑知识了。在同事的影响帮助下,我学会了申请邮箱,发邮件、下载、保存、建文档、复制、粘贴、聊天,等等,能学的我都学,因为有这个条件,同事会的我就请教,我也要学会。我知道,退休后就不方便再学了,因为我心中有一个美好的愿望,我要上明慧,做资料,建资料点。在工作之余,大家都喜欢上网聊聊天。我也试着学聊天,我把网友当陪练学打字,为现在能自己在网上打心得体会,帮同修打稿件、修改稿件、发稿件等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突然有一天,一个网友和我聊天却什么也不说,只是给我发大法真相资料,我知道是国外大法弟子利用网络在讲真相,我高兴极了。可是同修不说话,我没有办法联系,我只是说谢谢、谢谢。可能同修感觉我是大陆同修了,就问我的邮箱,我发给同修邮箱名后不多久,有一天打开邮箱惊喜的发现同修给发来了自由门软件,按同修的指点,轻轻一点,啊!明慧网,我们自己的网站,大法弟子的家,我梦寐以求的上明慧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从那时起,我和同修一起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不会打印,正好同修的孩子上初中,学的电脑知识有了实践的机会了,他可以大显身手,教我们打印技术。就这样,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在师父的精心培育下绽放开了。我们的资料点一直正常运转到现在,师父的经文、讲法和《明慧周刊》能及时的送到同修们手中;《九评共产党》、《明慧周报》、真相小册子等很多真相资料都可以满足我们讲真相的需求了。

我真正体会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的法理。大法是超常的,只要我们的一思一念在法上,师父就会给予我们最好的。国内国外大法弟子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助师正法,圆容师父所要的。

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

二零零四年以前,我主要是利用发资料、贴真相标语等形式来讲真相救人,我一直没有能够突破面对面讲真相的方式救人。通过不断的学法和看同修的讲真相交流文章,我认识到我在救人方面还有很多的怕心,我下定决心,一定要突破这一关。多学法,不断的归正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我要不辱使命、不辜负众生的期盼。

二零零四年年底,《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我们开始了大面积的传《九评》,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我开始觉的不会讲,我就多注意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每周的《明慧周刊》登载的同修讲真相的文章很多,我很注意看同修是怎样面对面讲真相的,特别是一些我在讲真相时遇到的问题,我有时不太会回应,我就把一些这样的文章抄录下来并记住,再遇到同类问题,我也试着象同修那样去讲,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我首先回家把我的家人劝退了,婆家的亲人,娘家的亲人逐步的都做了三退。再后来我就利用购物时讲,慢慢的,我就走出了一条自己讲真相,劝三退的路。我骑上电动车,沿着公路走,一路发着正念,背着师父的法,找有缘人去讲。现在每天基本上能很顺利的做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但有时也会遇到考验心性的事,一次我沿路去讲真相,在一个厂子外面,有两个人坐在石板上聊天,我过去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很高兴的做了三退,而且还告诉我说,他们都看了我们大法弟子发的《九评》书,说写的太好了。我告别他们后,继续往农村走去,心想,我回去以后一定把这个事情写下来,鼓励同修们要继续努力做好发资料、讲真相的事,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一个路边卖西瓜的地方,我上前打过招呼、问声好后,接着就开门见山问他: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没想到,卖西瓜的人一下就火了,说了很不好听的话,我再讲什么他都不听,我有点慌乱,也忘记了发正念。接着四、五个人一齐上来,和我说了对大法对师父很不敬的话,我一看,没有办法再讲下去了,我很和善的说:等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聊吧。还好,他们没有动恶念。我离开后,心想,这也不是偶然的,我刚才起了欢喜心了。另外,我看到他们和我争论的架势和形像,跟我有时候与亲人讲真相,亲人不接受时,争论的不可开交的那种形象真是没有两样。我悟到,这也是去我的欢喜心和争斗心。我会在今后的修炼中,修去这些不好的心。

还有一次,我给路边的人讲真相,我首先很有礼貌的问声好,然后问: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了吗?他很不耐烦的说:你再说,我打“610”了。说着就要伸手去衣兜里掏手机。我没有害怕,继续告诉他:大法弟子是为你好,才告诉你真相的。他还是那句话:你再说,我打“610”了。但是,他始终没有拿出手机来。我一看,讲不下去了,我很善意的说: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聊。祝你全家幸福平安!他愣在那儿,好半天也没有再说一句话,呆呆的看着我离去。还有一次,我给一个老年人讲真相,他也是说:你再说,我打“110”了。经我再三讲,他没有恶起来。我说:大哥,我告诉你怎么保平安,你还要打“110”。最后他说,我那是开玩笑的。我虽然没有把他劝退,是因为他还没有真正了解真相,但是他也能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我想以后他慢慢了解了真相,他会选择平安的。离开时,我也送他一句:大哥,祝你平安!他笑着说:你走吧!一次,我给一个年轻人讲真相,劝三退,他很顺利的答应了。他说他是当兵退役的,然后问我:你就不怕我是公安的?我很平静的回答他:公安的也是人啊,也得得救保命啊!况且,现在干公安的更明白真相,他们天天能上网。年轻人没有一点恶意,会意的笑笑说:谢谢你!

随着大法弟子讲真相的深入,环境比以前宽松了,很多世人明白了真相,我经常遇到那些已经三退了的世人,他们都很感谢大法弟子。有的人,我刚要讲,他就喊:法轮大法好!还有的喊:李洪志大师万岁!有的不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要给他讲三退,不等我问完,就急不可待的说:我就支持法轮功!你敢说?你敢说你也支持法轮功吗?!有的人问:你是信什么的?我说我是学法轮功的。他立刻说:法轮功的我信,别的我什么都不信。接着就同意三退,而且还要资料看。有的很善良的世人,顺利的做了三退后,我要离开时,他马上站起来,凑到我身边,轻声跟我说:人不一样啊,要注意安全!我有时一天能遇到好几个人善意的提醒我:最近很紧,要注意安全。我也遇到好多听我讲了真相后,做了三退,并告诉我说,他已经好多年不交党费了。有转业军人,也有七十多岁的老党员。他们都非常认同我们讲的真相。也有很多人表示要好好看看《九评》。我一般是先讲真相劝三退,而后问他们喜不喜欢看书。很多人表示要看看,更進一步的了解邪党的本质,了解更多的真相,真正的得到救度。我就面对面的把《九评》书送给这些有缘人。大法弟子的慈悲唤醒了世人的善念,每遇到此情此景,我都会从内心感谢师尊。我会继续努力,多学法,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多救人,完成我下世时的誓愿。

发放神韵光盘,救度众生

往年我们没有重视神韵光盘的制作和发放,主要是被自己的观念障碍住了,认为常人看不懂。这两年我们认真的看了《明慧周刊》关于《广传神韵救度众生》专辑。实在是太惭愧了,觉的自己的悟性太低了,没有很好的去圆容师父所要的。所以这两年神韵光盘一下来,我很快新添置了刻录机,可以随时刻录,随时发放。

我刻录光盘时非常认真,每刻一些都要先抽样放放看看质量,质量过关了,再贴上盘帖,装到光盘袋里再套上自封袋,出门随身带。

开始发放时也是没有经验,但是我的原则是,一定要面对面发放。可是我初期做的时候,把光盘外面用广告纸包装后再装到自封袋里,发到世人手里后,他们还得打开广告纸看看里面什么样才肯收下。我经常在同修打工的店铺里等候机会发,就象守株待兔似的,每天发不了几套。后来我就试着到街上发,或买东西时发,我发现效果也不错。再后来,我干脆每天骑上电动车走大街串小巷去发,到郊外、到通往乡镇去农村的路上去发,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效果很好。我也把外包装的广告纸撤下了,露出了非常漂亮的光盘贴。

我一般是看准路边停留的人去发,大部份是停留车辆的司机,骑各种车辆的人,只要他们在路边停留,我都会把握机会去发。还有在路边等车的人,马路边闲聊的人,摆摊做买卖的人,路边店铺做买卖的人,在路边施工的工人,环卫工人,外地的车辆停留在路边办事的人,哪怕是红灯暂停片刻的人,我遇上了,都要抓紧时机送上我们大法弟子的祝福,使更多的世人改变着对大法的看法,得到救度。

我把有一次出去发神韵光盘的经过谈一谈。这天我带了九套光盘,我出了家门往南走,走到一级路十字路口,遇到红灯,正好路边一个骑摩托车的人,两腿跨在车子上,紧靠路边,我知道机会来了。我到了跟前把车停在他旁边,那人下意识的往我这边一看,我立刻搭话:“你好!请问,你家有VCD吗?”“干什么?”“我送你个晚会看看。”“什么晚会?”“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我看看。”我拿出光盘双手递给他,他看着光盘问我:“这做什么?”我说:“这是国外华人演的晚会,很好的,在全球几十个国家巡演,演了好几百场,很好的,你看看吧!”他好象明白了,立刻说:“好吧,谢谢你!”绿灯亮了,他直走,我右转向西走。

我边走边观察,一直走了好远,没有合适的机会。我发现路对面有一辆三轮车停在那里,我想一会儿到那边桥洞看看再过去。到桥洞转一圈也没发,我就直奔三轮车那里,可到了跟前,三轮车司机忙着接货了。我没有停下,继续往前走。咦,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停在那里。我到跟前,一边问好,一边把车停靠到路边。“请问你家有VCD吗?”“干什么?”“我送你个晚会看看。”我边说边拿出光盘,那人接过光盘,看看盘帖,说:“能放。”我正准备给他介绍一下,他马上说声“谢谢你!再见。”走了。我一看,原来绿灯亮了。

我继续前行,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向我这边一看,正好四目对视。我马上放慢车速,和他一起前行,边走边聊。还是同样的方法问好后给他介绍神韵,然后我们停车交接光盘,他问我什么内容,我说:“以歌舞的形式,洪扬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他“哦”了一声,并说我回去看看,然后道谢。我又前行来到一辆停靠在路边的汽车旁边,司机坐在车里,我上前问好后,问他家有没有VCD,他说没有啊。又问我干什么,我说我想送你个晚会看看。这时,他的车另一边有个年轻人说:“我看看什么晚会。”我拿出光盘一边递给他一边问:“你家能放吗?”他说:“电脑能放吗?”我说:“电脑放效果更好,更清晰了。”“好,谢谢你!”那个司机看小青年接了光盘,着急的说:“也给我一套吧!”我说:“你家不是不能放吗?”“我找个地方放!”我从内心祝福他们。

我把车开到路对面向回走,路边有两个人坐在路牙子上聊天。我向两个人问好后,面朝年轻人问:“你家有影碟机吗?”他回答有,然后经我介绍后,他接过光盘,拿在手里看着。那个年纪较大的人看看我,再看看年轻人手里的光盘,我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心想,我不能让他失望。当时,我车外边的袋子里只有一套光盘了。我说:“你家也能放碟儿吗?”他说:“能,还有吗?”我说还有。我打开车后备箱给他拿,光盘还没有递到他的手里,他便激动的说:“先谢谢你啦!”还剩下两套光盘,我又往前走了好远,问了几个人都说没有放碟的东西。我索性往乡下走,走到好远的一个修理铺旁边,一个卖小商品的男老板和两个小女孩在路边,还有两个农民在他的小摊旁站着,我迎着男老板问好,并问他有没有影碟机,他说没有。我说明要送他一个晚会看看,旁边的一个年龄较大农民说,我家有VCD,我说那给你一套吧,那个男老板一看,也急了,说:“我家也能放,给我一套吧!”还有那个年龄更大一点儿的农民问我还有没有了,我说没有了,等什么时候再碰到我时再给你吧。老人失望的说:“我再什么时候能碰到你呀!”我安慰他说:“会碰到的。”

这就是我发放神韵光盘的一次经历,看来很顺利,但是我也是经历了很多次的不顺利到顺利,对于那些世人提出的不同问题,我在不断的学法中,师父会不断的开启我的智慧。我明白法理了,可还有些具体问题不能解决,我在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时,就特别注意看同修遇到和我同样的问题时,同修是怎么回答的。比如,发光盘时,他要问你,是法轮功的吧?我开始不会解答这个措手不及的问题,我只是说,你看看吧,看看就知道了。后来看同修的文章中这样说:“你想看法轮功的吗?能看到法轮功的资料是有福份的。”对我很有启发。后来我在发的过程中也遇到这样的人,可是我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自己就自言自语的说:“法轮功的我也看看。”我接着说:“对呀,咱们有自己的思想,看看法轮功是不是和××党说的那样。”世人都很认同。对于《明慧周刊》每一期介绍神韵到各国演出的报道,我都认真的看,我逐步的能看懂每一个节目,并能逐步的理解他深刻的内涵。我在向世人介绍神韵时就很得心应手。我们要利用神韵光盘这救人的利器,救度更多的众生吧!

十五年多的修炼路,经历的很多,师父的无边法理开启了我的智慧,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做着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当然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我会在今后的修炼中,多学法,学好法,不断的用大法的法理归正自己,抓紧最后的这值千金,值万金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时机。精進,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