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神仰慕的讲真相救人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越来越体会到大法弟子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的幸福,这可能是目前宇宙中最大的幸福,新宇无量的神佛、众生都仰望的一种莫大的幸福。

今天在村庄里碰到的那个妹子,走近后,两人对视上的那一瞬间我突然的想哭,一股热流涌上头,感觉眼泪就要出来了,我使劲忍住,同时看到她在那瞬间也是一震,似乎有种冲动要跟我说话似的,可是农村人的矜持让她只是憨笑的看看我。我掏出护身符,她伸出手来,我一边讲着真相一边放入她手心里,然后在她真诚的说谢谢时把她的手圈起来让她握紧救命的护身符。再看她时,我心里踏实了,看到她也似乎释然了。

我们互相祝福着平安,告别,我转身走时一下子意识到这个生命在等待我救度她的漫长的岁月中不知吃了多少苦,今天可盼到了,生命终于有了保障。我更加体悟到师父的这段法:“你们谁都不知道今天的世人在历史上为这件事情的付出。你们也没有想过他们曾经是多伟大的一个生命,冒着这么大的险恶,一头扎進来,下到这么险恶的地方来。就这本身都值得你们去救度他们,把他拉出来。”(《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想着师父的法,在救人的过程中心态就会越来越祥和、沉稳,渐渐的不为任何假相所动,特别是被劝退对方态度顽固甚至有些敌视时也不为其所动,即使对方开始的态度极不友好,也不能转身就走,“善念救人除邪灵”(《感慨》)。我会继续礼貌的看着对方的眼睛,把大法弟子的善通过心灵的窗口直接打進对方的内心,解体障碍对方明真相的一切邪恶,唤醒那尘封的本性,让生命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缘选择美好未来,往往这时奇迹就会显现,对方的面庞有了笑意,言语也不再咄咄逼人,最后都会在对方的感谢声中结束。

面对面讲真相,我是越讲越爱讲,以前自己曾以做资料、协调等某些借口不能坚持天天走出来讲,最近安排好其它的事,尽量天天出来讲,效果真是不一样。每天走出家门时心里越来越踏实,拎着资料,揣着护身符,一路发着正念,与同修结伴,翻山越岭,串街走巷,登门拜访,路旁搭话,走近有缘人,寒暄着,问候着,笑脸相迎着,把救命的真相送進世人心田。回到家中,学法炼功时不敢再懈怠,因为总会想着世人明真相时那些感人的场面。

一位老大爷,估计至少七十多岁,站在村边一间破屋前,满脸的沧桑,脸上的褶子很深很深的,衣服又脏又破,不知是子女不管,还是没有了老伴,孤单单的站在那里,我走过去,掏出护身符喊他:“大爷,给你送福来了,祝你平安健康啊。”他开始有些愕然,好象没听清我说什么,我又大声说一遍,并把护身符送到他手上,“大爷你说法轮大法好,你就有福了”,他真的马上跟着我喊起“法轮大法好”,声音真大呀,我说大爷是党员吗?他说不是,是团员。我说我给你起化名“康寿”给你退了吧,共产党坏啊,不信神,给你退了,神才保你啊。他很痛快的退了,然后手里拿着护身符边走边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我走到村子那头时还听到他在喊。

在持之以恒的面对面讲真相过程中,发现许多执着去起来也快了,名利、色欲、亲情、男女之情啊,原来这些都很粘糊,感觉怎么去也不净,状态不好时就会被这些东西干扰。现在思维中只要一意识到就会马上发正念清除它,绝对不能让这些低级的败物干扰救度众生,那是罪过啊。

正法已走入最后的尾声,在救人过程中碰到的一些问题包括看似险象环生的情况,比如被举报、被跟踪、被绑架等,个人所悟,严格的说是不应该发生的。救度众生是师父要求的,是圆容师父所要的,是成就新宇所要的,任何其他生命都不配干预的,旧势力的因素就是抓住大法弟子的漏来迫害,但是我们毕竟不是修炼初期了,正法十几个年头都过去了,我们应该历炼出自己保护自己的能力了,真的能为众生放下自我时,谁也动不了你,而我们最终成就不就是这样的伟大觉者吗?

元旦将至,新的一年转眼在即,祝愿全世界大法弟子特别是大陆大法弟子都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把握这亘古不再的正法机缘,珍惜众神仰慕的这救人的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