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众生中修去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虽然从一得法,我就知道这个法理,然而在实修中,我却常常以救人为借口而放不下执著,以至于在近八年的修炼路上摔的左一跤、右一跤的。我的内心十分明白,我的每一个提升都溶入了师尊巨大的付出和无量慈悲。谨以这篇心得献给师尊,并希望借此心得与同修切磋,不妥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修去“自以为是”的心

多年来,我持续的和中国人面对面讲真相,积累了不少成功经验,不知不觉中,我将这些经验视为成功的关键因素而产生了执著。

几个月前,我向当地协调同修要求更新赤嵌楼真相点的展板。在我的认识中,旧展板内容没什么问题,都是中国人感兴趣,也是他们应该知道的内容,只是展板旧了点,脏了点,而且有点弯曲。没多久,笔直的新展板出现了,然而我却发现,很多我认为很重要的展板内容不见了,趁最后一批展板制作之际,我赶紧和同修交流,不过同修似乎不太认同。

那几天,一想到众生,我就心急如焚,那几天,我一直在思考,我是不是应该放下我所有的成功经验和认识。我相信同修肯定是认为新展板内容可以救度更多的众生,我应该放下自我,配合同修才对呀。可是,每当我决心放下自己,很快就会冒出一个想法:我多年的观察没有错,现在不是个人修炼,救度众生比修去执着更重要!

那一阵子,我真的不确定自己应该坚持认识还是放下认识,我的内心时而平静,时而难过。师尊看我不悟,引导我看了几篇报道,在这些报道中,一个个不符合我个人观念的真相点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事实上,修炼初期我就明白,虽然展板、横幅很重要,能让众生明白真相,但是,对一切有形的东西,我都不能执着。同一个真相点,不同的人去做,起到的救人效果,可能差异很大,大法弟子的慈悲正念才是最关键的。然而多年的成功经验滋养了我那颗自以为是的心,虽然我嘴上说,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但内心深处还是认为自己做的不错。我发现,当一个人认为自己做的不错,他就很容易执着于他的经验和认识。我理解,师父就是为了去我这颗自以为是的心,安排了展板更新事件。

我发现,当我越肯定新展板,同修也越能接受我的认识。我终于明白,原来救度众生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我的提高。为何我无法谦卑,总觉的人是我救的,从而对经验产生了执着。我错了!如果没有师父的安排与加持,我根本救不了人。事实上,整个救度众生的过程只是师父让我从中不断的归正自己、纯净自己,進而走向圆满的过程。

修去“急于求成”的心

救度众生没有分别心,一个看似很容易明白的法理,我却在实修中常常做不到。每当导游或执法人员阻碍中国人明白真相,我就会动心,在那一瞬间,我的慈悲心真的不见了,每次总要过上好几秒钟,我才会猛然惊醒。为何会这样呢?我发现自己有一颗急于求成的心,所以很容易将阻碍救人的任何事件都视为干扰,而一旦将导游或执法人员的行为视为干扰,我的争斗心就会跑出来,在那一瞬间,我不仅对导游和执法人员没有慈悲心,我对中国人也没有了慈悲心。

慈悲是没有分别心的,一旦有了分别心,就沦为常人了。修炼真的很严肃,原以为自己是为了众生的得救才和导游或执法人员发生矛盾的,我是“慈悲”众生的。殊不知,当我和导游或执法人员发生矛盾时,我就已经沦为一个充满争斗心的常人了,难怪每次发生争执时,中国人都不想和我亲近。

一次在香港劝退的经验让我对修去急于求成的心更加明确。那一次,放眼望去,满满的中国人,却只有我一个人劝退。怎么办呢,有点心急,我就采取蜻蜓点水的方式讲真相劝退,结果成功率不高。后来我决定把心放下,不管劝退了,来一个我就让他明白一个。我发现,当我的心念一转,并确实这样去做,众生也变的很有正念,除了前面几个中国人听很多真相才明白过来,其余的都是一讲就退,讲一个就退一个。这次经验让我对《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师父说:“如果你说面对这么多人要救,怎么讲的过来?尽量的做,能做多少做多少。大法弟子做好该做的,情况会变的。”我理解,不要被眼睛所看到的假相带动,只要修好自己,做好该做的,环境就会变好。

今年八月,台南市政府文化观光处对赤嵌楼真相点的展板提出了批评,他们要求缩小陈列范围、降低高度并拿掉他们认为的所谓“血腥”画面。香港经验让我认识到,不能急,只有慈悲才能解决问题。我们写信告诉官员,很多民众是透过展板而明白真相的,但是我们也愿意考虑他们的感受,做一些改动,最后附上了活摘器官真相资料。

退一步,海阔天空。常人反应不好,一定有原因,可能我们有争斗心,也可能他的思想被邪恶操控,或者他的观念有问题。所以遇到问题不要往前顶劲,把心放下来,先归正自己,多发正念解体邪恶,并告诉他真相。只要发自内心慈悲救度,事情一定往好的方向发展。赤嵌楼真相点的展板至今不动如山,让路过众生看到很多真相,也让官员摆放了正确的位置。

修去“追求肯定”的心

我发现自己所有的执着心几乎都跟这颗追求肯定的心有关,“急于求成”不是在追求肯定吗,“自以为是”不正是自我肯定的具体表现吗?我发现我的根本执着就是追求肯定,不论是被别人肯定,还是被自己肯定,我都会很高兴。

为什么这颗追求肯定的心会如此强烈呢?我理解它来源于我从小养成的自卑。我从小就很自卑,对自己非常没有信心。事实上在修炼初期,我就发现了这颗追求肯定的心。当时的我每天都很快乐,有一天,一个中国人对我态度恶劣,我依然很快乐,事后才惊觉,那个中国人并没有得救,我应该痛心才对呀!向内找后才发现,我之所以快乐是因为我认为自己做的事情很有意义,我证实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这颗追求肯定的心在我做媒体工作时也会跑出来,每当同修称赞我的文笔好,我在高兴之余,会有一股莫名的压力。因为一旦别人称赞我,我就担心自己做不好,为了保有好的名声,我做的战战兢兢,有时要花上双倍的时间才能完成工作。大法工作何等神圣,当我的基点不正,法的威力自然无法展现,那时的我就是一个常人绞尽脑汁在工作。

我曾经苦恼自己总也修不去这颗追求肯定的心,后来才发现,我是为了修去这颗心而苦恼,为了自己的修炼状态不好在苦恼,我怎么不是为了众生无法得救而苦恼呢?在私心中去私心,不仅无法去掉私心,还容易形成新的执着,就是执着于执着的执着。

有件往事令我印象深刻。我曾经妒嫉一位同修,我知道这是严重的不足,我努力的想修去这颗心,可是总也去不掉。后来得知香港真相点缺人,我就去了香港。那段期间,我的心中只有众生。等十天后回到台湾,当我再想起那位同修时,我发现,妒嫉心完全消失了。

我理解,除了坚定排斥一切不好的思想,并正念解体执着心外,学好法、抓紧救度众生是关键。当我们的心中越来越没有自己的时候,每颗执着心都会自然的消失。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零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