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升华 讲真相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很荣幸能在这殊胜的场合中跟大家交流我修炼的心得体会。

一、得法获新生

我是二零零一年走進大法的,在修炼之前是个体弱多病,疾病缠身的人,不但有忧郁症、胃溃疡、子宫长肌瘤,新陈代谢失常、常常心悸,全身发抖半夜挂急诊,脊椎和尾椎也因多次跌落楼梯受过重伤,走路是长短脚,走几步路就得蹲下来休息,有时一天要整脊三次,否则就很难能走路,真是痛苦不堪。由于患有多种疾病,每天中药、西药相伴,许多治病的功法都尝试了但都无效,当时我常感觉生命无奈,生活的非常绝望。

记得第一次上九天班时,就有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当时就觉得这是多么了不起的功法啊!打坐中也出现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非常美妙。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努力按照《转法轮》中的法理来要求自己修炼心性,无形中身体各方面的病痛竟然都好了,现在走的再远也不累,也不用再看医生吃药了。由于我的身体出现了奇迹般的变化,后来,我的母亲、妹妹和女儿也都走入了大法修炼中。女儿告诉我,她常在梦中听到师父讲法,先生也梦见师父教他站桩,站了一整夜,儿子也常在家中看到不同颜色的法轮,我知道这些都是来点化我,要我好好修炼。

二、讲真相救众生

我知道讲清真相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也是师父给我们树立威德的机缘。原本我不会操作电脑,在同修和妹妹的协助下,我学会了在网路讲真相,渐渐的去掉很多害怕心。后来也参加电话组,每天坚持打迫害案例和回拨退党电话,到今天劝退的众生已有一万多人。回顾这些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也是去执着心的机会。

打电话经常会碰到受邪党毒害很深的人,他们喜欢和你一直辩论。最近打电话到大陆一个学生宿舍,有几个善良的学生听完真相马上就同意三退了。但其中有一个就是不断的跟我辩论,态度很不友善的说:“我们从小就是听党的言论,我们受党的教育很深了,我要去印证你所说的是否是事实。”我再一次把邪党从建政以来从没停止杀人的事说了一遍,他不回应即挂电话。我发现自己的心不太平静,我向内找,看到自己有一颗争斗心,善意不够,对方当然无法接受。我感觉他把真相都听得進去,应该只是受党文化影响太深。我觉得自己应该真心为他好,再拨打一次试试看。我先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灵因素与生命,然后我再心平气和的打过去,我发现他言词不再犀利,态度转为平静,当我再问他愿不愿意从内心跟这个恶党划清界线时,他大声的说:行!最后请他记得大法好,他又大声的说:行!我再一次感受到相由心生的法理和发正念是多么的重要!

去年和妹妹一起参加台湾电话组成立的“紧急营救小组平台”。在营救平台上,大家形成一个整体,每天都分工合作,有同修负责查找电话,有的传简讯,有的传真,有的负责拨打,我发现整体齐心配合好的话,救人的力量真的很大,有好几次我们打电话直捣黑窝,即时救回了被非法抓捕的大陆同修。

上个月在黑龙江省尖山区有位同修被当地派出所绑架了,身体出现心脏病和高血压的病业状态而被送去了医院,但是公安局局长就是不愿意放人。营救平台协调人请大家打电话,配合大陆同修讲真相、救人。我们查找出相关电话后,有几位同修先行拨打,确认同修是否还在医院。当我打过去时有个男公安接了电话,他听完案例和真相后,答应帮忙转达放人,还说已接过很多电话了,要我们别再打了。我隔天早上再打过去,接电话的男公安说昨天都帮忙反映过了,可是公安局还是准备要将同修刑事拘留。尽管很多接电话的人都推说只是奉命行事,平台上的同修仍然坚持往相关单位打电话讲真相,直到他们放人为止。经过一整天坚持不断的打电话,晚上我们就接到同修已回家的消息了。

这一年来在营救平台这个环境上和大家一起打电话,对我的修炼起到很好的促進作用,也学习到很多宝贵的经验。我感受到同修之间若能无私的配合,就会起到更大的窒息邪恶和救人的作用。当然,要做到坚持不懈怠的打电话并不容易,所以每天学好法、重视发正念,是促使我做好讲真相的重要基础。

这几年向迫害单位打电话的过程中,无论碰到对方态度如何,我都告诉自己要尽量做到不动心。经常有公安问我知道国内的制度吗?是不是有拿工资啊?还问我修炼到底有什么好处?等等。我通常平和的告诉对方:“我给你们打电话,是向你们讲清真相,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你们这些被蒙蔽的人。”接着说修炼真、善、忍对人有什么好处,曾经有公安听完我的修炼过程后,态度转和善说:“你好好修炼吧!我真是服了你了。”并且答应会在职权能力范围内,协助释放同修。通常愿意继续听的,再说大法的美好,从自焚案、活摘器官的罪行、诉江案、讲到美国六零五号决议案、再告知大法洪传全世界的真实情况,还有多个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来台湾被提告的事。讲到这里,有些公安会表示都明白了,答应我帮他做三退声明,我请他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发现当我能保持一个较平和的心态,再配合这样的说法,感觉对方大多能听的進去我的话。我想很多公安就是因为误解大法,所以才会参与迫害,我们应该努力的把真相讲清楚,就可救更多的人,并且减轻大陆同修的压力。

三、修去对先生的怨恨心

去年十月我无意中发现先生有了外遇,我突然间感到压力很重,心里烦闷、委屈,有时还会和先生互相攻击,真是痛苦到不行。那段时间经常含着眼泪做三件事,过不了关时就请求师父帮帮我。我每天照样打电话讲真相,心里非常清楚这一切都是师父呵护着我,否则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所以我下定决心,我要把人心放下,不管怎么苦、怎么难,我都要跟师父坚修到底。我悟到,先生的一切表现,是要去我对他的情。我开始向内找自己,并密切对我先生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操控他的色魔、情魔,解体他背后一切的邪恶因素与生命。

这一年来,我努力做到忍,尽量不去指责他,用平和的心对待他。一旦有怨恨心返上来时,我就会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通过几次和同修在法理上交流,我的思绪就更清晰了,我渐渐不再怨、不再恨,对先生的态度转为宽容和慈悲。后来他被感动了,告诉我说大法的力量真的很大,现在他会和我一起学法,我讲真相的时候,他会在旁边鼓励我,有时我人心起来时,他还会提醒我要做到真、善、忍喔!

我想修炼人碰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有要提高的因素在里边。于是我约了先生外遇的对像见面,抱着真心为她好的心态与她沟通。我告诉对方我的修炼过程,并跟她劝善希望她也能拥有美好的未来,我送了她一本《转法轮》。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后,她明确表示,不会再破坏我的家庭。后来她也把大法的美好和真相讲给她的亲人、朋友听,她现在非常感谢我能带给她真、善、忍。

其实大法弟子遇到的魔难,都是我们自身的业力和不好的心促成的,在这些过程中,都考验着我们是否能真正做到信师信法。我发现只要能遵照师父指导我们的法理去实践时,就能安然度过,也能见证到大法的神奇。正法已到最后了,我想我们唯有修好自己,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才对得起师父的苦心救度,和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的无量众生。相信我们只要学好法,以法为师,严格要求自己做到实修,就能兑现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今天我的心得就讲到这里。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一零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