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六年来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一、苦难

我是教师。从四、五岁起,我就得了很严重的牛皮癣,全身从头到脚没有点好地方,尤其是关节部位常常裂些大口子,疼痛难忍,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就再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因为吃的药毒性太大。六、七岁时,我差一点死掉。我妈说我当时腿也站不起来了,连哭都不会哭了,眼见着不行了,可是停了药后,竟奇迹般的慢慢恢复了。

二十多岁时,又有两次休克,把我妈吓的够呛。后来我妈给我找了个仙儿(狐狸附体)看了看,说我是坐着莲花生的,虽然多灾多难,但有贵人相助,挺有福气。我心想:我从小得了这身病,为了治病我吃了无数的药,不但牛皮癣没治好,吃药又吃出了一身病,每天不是这疼就是那痛,活的这么痛苦,我有什么福气?后来结婚了,丈夫没有嫌弃我,还想方设法给我治疗,结果我跑了半个中国,花光了我们俩挣的钱(大约有30来万吧)也没治好。

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我的心情也越来越坏,脾气越来越暴躁,和我丈夫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再加上工作上的压力(因为我经常请假治病,领导在给我们划分等级时把我划为最后一名),争强好胜的我再也没有勇气活下去了,于是在二零零二年的一个冬夜,我穿上了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吃下了一百多片安眠药,以求解脱……

丈夫发现了我的异常,将我送到了医院,经过一个礼拜的治疗已无大碍,但留下了后遗症,右边的牙齿完全不能用了(后来修炼法轮大法后好了)。

二、得法, 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七年,我妈让我跟她炼法轮功,还说好多人炼了以后病都好了,我不相信,因为之前我也练过很多气功,都没治好我的病,再说我当时正停薪留职拼命赚钱治病,哪有心思?记的当时我不耐烦的对妈妈说:“现在哪有那时间,等我退休以后再说吧。”母亲就给我一本书说:“那你先看看书吧。”我接过一看,是《转法轮》,没好意思推辞,就带回家了,也没认真对待。

二零零四年的十月十一日(黄历的八月二十八),妈妈来我家给我过生日,吃过晚饭后,我又象往常一样,拿出那一大堆瓶瓶罐罐,开始吃药了。妈妈说:“你看你整天吃这么多药病也没治好,还又弄出一身病来,你快跟我炼功吧。”当时也不知怎么了,我竟然很痛快的答应了。妈妈就教我打坐,学了十来分钟,基本上会了,我就又坐了十来分钟,当时腿很疼(散盘的),疼的我浑身哆嗦,但看妈妈没停下,我也就坚持着,后来妈妈觉察到了,我们才停了下来。第二天妈妈回去了,临走时说礼拜天再来教我其他功法。

当时我一个同事嗓子疼,失音,正准备休假,我就跟她说:“我妈礼拜天来教我学法轮功,你也来学吧?”她很痛快的说好,礼拜天果然来到我家。

就这样,我们俩几乎同时得法了。可惜她不注重学法,后来看到我受迫害,就吓的不敢炼了。

妈妈走后,我每天晚上利用两集电视连续剧中间广告的时间,去打坐十来分钟,可就是这样,也让我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当时我右腿上长了一个小瘤子,肿痛不已,每天晚上都要我丈夫给我按摩一会儿,我才能睡着觉;可自从妈妈教我打坐后,我就把这事给忘了,四、五天后,突然想起这几天我的腿怎么没疼啊?用手一摸,瘤子不见了!我激动的喊我丈夫快过来看看,我丈夫也感到很惊奇。

两个月后,我身上所有痛的病症全部消失;第二年夏天,我穿上了多年都未敢穿过的短袖衫,而且脸色红润,皮肤细腻,走路生风,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三、学法,讲真相

我主要采用通读和背法相结合的办法来学法。至今《转法轮》背完了一遍,第二遍背到第四讲了,《洪吟》和《洪吟二》已背过,现在正在背《精進要旨》。对师父的其他讲法,我都按日期排列好,从头至尾一遍遍的通读,大约读了十来遍了吧。刚得法那两年,因时间比较宽裕,学法很多,大量的学法,为以后讲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得法一年后,我家建了一个真相资料点,过程中,逐渐积累了一些经验,于是很自然的又成了技术人员。后来师父看我有这份心,就打开了我的智慧,又赐给我多项证实法的技能,使我成了本地新证实法项目的开发和推广者。

有时候我也去发资料,不过很少。今年正月的一天早晨,我去乡下发资料,我一边在心里默背着《如来》,一边迈着轻快的步伐穿梭在大街小巷中。当我走到一个拐弯处,正准备将手中的资料放到一户人家的大门口时,就听到一个男人略带不满的说:“又发什么?”我赶紧直起腰,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他,说:“给你们送福来了。天赐洪福,你今年真是好运气,你看,大清早的我亲手把洪福送到你手中。”来人一听高兴了,非要我再给他几份,我就又给了他两份带光盘的,并嘱咐他:“拿回去一定要传给亲朋好友看,这样你的福气就会成倍的增加。”他连连答应着,欢欢喜喜的走了。还有的拿到资料后就迫不及待的边走边看了起来,那情景真令人感动啊!世人真的在急切的找真相啊。

四、体悟到了向内找的美妙

师父几乎在每次讲法中都要我们向内找,自己也知道遇事应该向内找,可是遇到事就忘了,还是向外找,有时就是找自己,也总觉的找的不到位,说到底就是不会向内找。直到今年五月底,我去同修乙家,才真正学会了向内找,并第一次体悟到了向内找的美妙。

我与同修乙认识快五年了,她以前在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方面做的很好,我很敬佩她。她曾两次当面指出我不符合法的地方,我也很愉快的接受并改正了。因我得法比较晚,没有经过九九年前个人修炼时期的熔炼,知道自身肯定会存在着这样或者是那样的问题,所以我特别希望周围的同修能当面指出我的缺点,使自己能快点提高上来,乙同修能当面指出我的缺点,我不但没有不高兴,还非常感激她。可不知为什么,她却对我有很大的意见。有位同修曾对我说:“她对你意见挺大的,你找她交流交流吧,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可当时自己觉的,师父和天上的众神都在看着呢,有什么好解释的,就没去。有一次她过病业关,我想去看看她,她都没让我去。可这次有事必须得找她,我就没征求她意见,直接让别的同修带我去了。刚见面时,她有点冷淡,但我没在意,办完事后,我们俩很自然的就交流起来。她直言对我印象不好,我问为什么,她便说了两件事,我一听,确实是我做的不好。后来她又谈到同修甲对我的一些看法,同修甲以前曾在我家住过一段时间,期间我和丈夫曾过心性关,她对我可能有些看法,后来就匆匆搬走了。甲同修走后,我曾给她写过信,真诚的请她指出我修炼上存在的问题,她只说我善心不够。

我虽得法晚,但这几年讲真相的事没少做,曾得到很多同修(包括甲同修)的赞扬,自己也觉的挺精進。现在听到自己在甲同修的眼里简直一无是处了,真是大感意外。虽然乙同修的语气很平和,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却象声声炸雷,炸响在我的耳边,虽然她说的有些事并非事实,但我一遍遍的告诫自己:不要解释,向内找,向内找,无条件向内找!当时内心翻腾的很厉害,真有种剜心透骨的感觉,但我还是始终面带微笑的结束了与乙同修的交流,等我走时,乙同修热情的说:“以后常来吧,这里很安全。”我知道,我与乙同修之间的冰融化了。

回到家后,我继续向内找,确实找出了自己很多不好的心,难怪同修如此看自己,心里觉的很惭愧,但还是会时不时的对甲同修生出埋怨之心:我那么真诚的问过你,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我,而去告诉别的同修呢(这里面有好面子的心)?同修之间有什么看法为什么不能坦坦荡荡的说出来呢?但我马上归正自己,不要埋怨,同修也是修炼中的人,只要她还没圆满,就会有人的缺点,要向内找自己,要扩大自己心的容量,如果心的容量太小,又怎能修出善心呢?难怪甲同修说我善心不够呢。再找,出现这事也不是偶然的,是因为自己以前很喜欢跟甲同修在一起,对甲同修有很重的情,师父也是在利用这件事去我的情。想到此,内心豁然开朗,压在心头的重物一下子解体了,心里轻松了。第二天晨炼时,一个小时的静功不知不觉炼下来了,从此以后,每天打坐都能坚持一个小时了,而以前只能坐四、五十分钟,还疼的要命。我一学会了向内找,就发生了这样大的变化,向内找真是太好了,太美妙了!

五、从被迫害看自身修炼的漏

随着不断的修炼,层次也在不断的提高,当然法对自己要求的标准也越来越高了,可自己的心性却没有及时提高上来,一些执著长期不去,导致今年夏天被本地“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绑架。我虽于当晚从黑窝走脱,但有家不能回,只好在外流离失所,失去了稳定的工作和较为宽松的证实法环境,也使已明白真相的领导因参与对我的绑架而从新犯了罪,真是教训深刻!到底是哪些执著不去而导致了这场迫害呢?我不断的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找出是以下执著心造成的。

强烈的干事心: 从得法之初,我的干事心就很重,刚开始发资料时,我就每次要的挺多的,协调人担心的问:“你能发了那么多?”我说没问题。等我家建立了资料点后,又把大部份时间用在做资料上了,还好那时学法抓的也很紧,每天工作再忙,也要在单位抽出点时间学法,因为回到家常常忙的只能边做资料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了。尤其是从去年开始做新项目的开发和推广以来,我变的更忙碌了,有时都要忙到下半夜两三点钟,没有足够的时间学法,功也炼不上,心里觉的很苦,有时也想停下来学学法,调整调整状态,可看到同修那急切而期盼的目光,又只好骗自己说:等忙过这段时间再说吧。我也想把自己掌握的技术教给同修,这样自己也可以轻松点,但问了几个同修没有愿意学的,想起明慧交流汇编《去掉依赖心》中的那句话:你要想害他,你就依赖他。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时隐时现的欢喜心、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因我有想做事的心,师父就开启了我的智慧,赐予我多项技能,自己也很明白我所掌握的技术都是师父赐给的,但当听到同修夸奖时,虽然嘴上说都是师父给的,要不我能做什么呢?但心里还是会美滋滋的,起了欢喜心;当又掌握了一项新技术时,就会有意无意的在同修面前显示显示。

在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时,当看到同修面对邪恶的正念正行,自己心里也会想:假如当我直面邪恶时,我也会怎么样怎么样,有时也能意识到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心,求迫害的心,马上否定了,但以后再看到这方面的交流时,还会冒出这种不正的念头,结果真的招来了迫害。现在我才认识到,这里面不光有求迫害的心,还有显示心和证实自我的心。真是惭愧啊,以前我居然从来没认识到这里面隐藏着这么多不好的心。

不注意安全:我曾多次告诉孩子和丈夫,如果有人敲门,一定要先看看是谁,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但他们两人根本不听,只要听到敲门声,直接就把门打开了。于是我就吓唬他们说:“咱们家这么多东西,如果把警察放進来,咱们的日子也不用过了(承认了迫害,求迫害)。”结果真的象我所说的那样,我丈夫真的连看也没看就把两个便衣放進了室内,而后对我实施了绑架,并非法抄家,将我证实法的法器全部抢走了。现在我在外流离失所,家中只剩丈夫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还不时受到公安的骚扰,真的是家不成家了。事后我多次想:丈夫和孩子为什么这么不注意安全呢?为什么我说了多次他们就是不听呢?那他们两个的表现,肯定是与我的状态有关了,那么我不注意安全了吗?我不断的找自己,原来还真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对大法弟子的这场迫害,从法理上我很清楚这是另外空间正与邪的较量,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对大法弟子虎视眈眈,伺机下狠手,但在实际生活中,我却又抱着侥幸心理,觉的自己是新学员,在邪恶那里没挂号,所以家里的大法书、周刊等就摆在书架上,真相资料墙上、桌上到处都是;很多法器也没放到安全的地方,有的就在明处摆着;同修去我家,有时手机就在眼前放着;被绑架前,曾有三位同修让我把家里的东西收拾收拾,我都借口太忙了,等忙过这段时间再说。现在想想这是多大的漏啊!另外空间的邪恶能不下黑手吗?师父在讲法中一再要我们注意安全,自己为什么就不听师父的话呢?真是后悔莫及啊!

执著于情:自修炼以来,最难放的就是情了。夫妻情、母子情、亲情、友情,简直太多了,哪一样也没舍的放下,而今我流离失所,与家中的亲人和朋友一个也见不上,甚至连电话也不敢打,看你还执著不执著了,真是不放也得放了。

在这六年的修炼中,有升华后的喜悦,也有过关时的痛苦,但更多的是对师父的感激和对大法的无比坚定。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曾给予我无私帮助的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