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不忘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在这十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有得法初期的喜悦,也有九九年以后的迷茫,令我感到欣慰的是,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不断发展,自己能跟上正法進程,不断加强了自己正法修炼意识,使得自己的责任感与神圣的使命感越来越强。下面,我就谈谈在这十一年正法修炼中的体会,与各位同修切磋。

做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师父在每次讲法中提到,让我们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初期,我只是象完成任务一样的一天学两讲,多数时间是不专心,走神,更别提在法中看到内涵了。这样,也就很难谈得上正念正行了。结果我先后四次被抓。其中一次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还邪悟过。回想这一段经历,真象噩梦一样,愧对师父慈悲救度,对不起众生对自己的期望。

最后一次被抓,是在二零零二年的五月份。被非法抓捕后我深刻的反思,向内找为什么不断出现这种状态?我找到了自己最根本的执著是“成佛”与“自私”。这根本的执著心障碍着我救度众生。我从内心发出一念:恩师啊,我决不能再被劳教了,因为我的众生还在等着我去救度。我和同室的同修切磋,和关押我们的层层牢门讲真相,请门神把牢门打开,记住大法好,真善忍好,这里不是关押大法弟子的,是关押坏人的地方。当时很多同修不理解,认为这门怎么能开呢?可我当时就是百分之一百的相信这些门能打开。结果被关在同一监室的同修,除一人是家里花钱办出去外,只有我一人奇迹般的被放了。

回家后,我就认真学法、背法,在法中提高很快。想到师父让我们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讲真相时会遇到各种人,有相信支持的,有反对不听甚至打骂的,我们摆正与他们的关系,守住自己的心性,这不既救度了众生,又修炼了自己,慈悲不就是这样修出来的吗?

逐渐的,不但学法能入静,很多时候发正念也能入静,真的感觉自己象顶天独尊的佛一样。“灭”字一出各层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全部邪恶生命灭尽,力可劈山。自己空间场净了,救度众生也得心应手。特别是二零零五年师父发表退团声明以后,我市大法弟子纷纷走出家门,向世人讲真相,劝他们退出恶党一切邪恶组织得救。开始向身边的亲朋好友、邻居同学讲,最后走上大街和陌生人讲。在讲的过程中修去怕心、不好意思、爱面子的心。在这过程中,我修出了慈悲的心。我觉的众生太苦了,他们也是冒着天胆来到人世,也想在正法中从新摆放他们的位置,但他们没有得到这么珍贵的宇宙大法,甚至有的人罪业大了,最后连人都当不上了。想到众生,想到自己发的史前大愿,我就不敢让自己在救度众生这方面懈怠。

在二零零七年以前,我每月除特殊情况不外出,其余的日子都走出去讲真相救众生。我自二零零八年元月一日直到今天每天都出去,三百六十五天,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即使过年、过节,都一天不落的出去讲真相。我对自己说,只要我在人世呆一天,我就必须出去兑现自己的誓约,救度众生。在这过程中我的慈悲心越来越大,智慧也越来越多,被我救度的众生也越来越多(已有上万人)。这完全是因为恩师的加持,“功在师父”,当然与同修的配合也是分不开的。

一天上午参加小组学法回家,与往常一样,准备吃完中午饭出去讲真相劝退。可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当时我手捧着法,心里想,那么大雨,今天不能出去了,在家里学法。转念一想,上午刚学了三讲法,看下雨就不出去了吗?师父哪篇讲法告诉你下雨就不用出去讲真相了?下雨就不用救度众生了?我们不是为了救度众生而活着吗?想到这里我拿起雨伞冲出了家门。

智慧来源于大法 真相越讲越会讲

讲真相会遇到各种人。开始的时候遇到不愿听的,态度不好的,就想:等着遭报吧,或者是不配救度的吧?慢慢随着心性的提高这种想法没有了。一天坐汽车,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领个小孩坐在我身边,我问小朋友多大了,小孩说:“十五减七。”我一听八岁,我说:“小朋友太有意思了,不直接说八岁还十五减七。”这时他爸爸推小孩脑袋一下说:“和阿姨好好说话。”这时我隔着小孩和他爸爸讲起了真相。当时这人就炸了,说他是安全局的,叫我马上闭嘴,不然的话,马上报警把我送進去。我当时一听就说:“你不愿意听,大姐就不讲了,但我祝你好运。”然后我静下心找自己:我有着急的心,没有先铲除他背后的邪恶生命及因素。于是我求师尊加持弟子,心想:师父啊,这个人和我坐在一起,一定是有缘人,请师父给弟子智慧,我一定救这个人。之后我发正念,解体阻碍这个生命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旧势力和黑手烂鬼与坏神。我问他:“兄弟到哪下车?”他答:“国际交流中心。”我说:“那你咋不坐中巴呢,大客车到那不停。你只能到大学下车领孩子走了,这路上多滑啊。”他说:“我也不知道呀。”我说:“别看你刚才那样,其实你也是个好人。假如你又贪又捞,别说坐中巴,早领孩子打车了。现在贪官一顿饭一头牛,屁股下面一座楼,有私家车,而你还坐大客车。到时他们作恶多端,天灭中共,你给他们当陪葬,你犯得上吗?”他大概以前听过真相,马上说:“我不是党员。”我说:“那你没入过团吗?”他答:“早自动退了。”我说:“自动退出,你说为它奋斗终生这句话能作废吗?”他说:“没宣过誓。”我说:“那你没填过表,没写过申请书吗?最后那句不都是为它奋斗终生吗?你的生命还是给自己和父母,儿女留着吧。我看你挺正直的,就叫‘郑直’退了吧,有什么天灾人祸、瘟疫的时候记住法轮大法好,一定会保命的。同时大姐祝你及你的家人有个美好的未来。”当时他脱口而出:“谢谢了!”

讲真相每天碰到形形色色的人。一次,有一位老太太是位教授,坐在一起,我说:“阿姨六十几了?”她当时很高兴的说:“七十二岁了。”我说:“身体挺好的。”她当时说不行了,这个那个说了一大堆病。我说:“我父母也都七十多岁了,以前身体也不好,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现在身体非常健康。”她当时一愣,马上接着说:“法轮功大概去病健身挺好的,但是不要给别人讲退党退团的。”说的时候满脸怒气。我当时马上双手抓起她胳膊说:“阿姨,大概以前听别人讲过没听明白,今天你退不退不要紧,咱俩唠唠。我最敬佩你们老人,特别是你们有文化的,经历的事又多,看问题透彻。你们经过了三反五反、反右、大跃進、四清、文化大革命,也看到了六四学生运动,还有今天的法轮功。在这些运动中,中共迫害死了八千万老百姓,窦娥一个人冤死还三年大旱,六月飞雪,死这么多人能白死吗?贵州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一块二亿七千万年前的石头,上面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中国科学院地质专家都去调查过,说是天然形成。秦始皇的时候有亡秦石,现在有亡共石,这是天意。中共高官纷纷退出,在运动中他们整人杀人,逃命他们又先逃,咱老百姓命贱呀,咱也得退出保命。加入他们组织时对着血旗,发下毒誓为它奋斗终生,这不是太傻了吗?共产党今天斗臭老九,明天又搞个教师节;昨天斗地主、资本家,今天地主、资本家可以入党。要是听他的话,死都不知道咋死的。象阿姨这种年龄有个健康的身体比啥都强。党、团不顶吃不顶喝,啥用没有。”这时她说没入过党,只入过团。我说那就退团吧。我问阿姨姓啥,她说姓张,我说就叫张怡吧,竖心加个台湾的台,并说祝阿姨身体健康!她说:“孩子,你文化水平挺高吧?”我说是的。我想:我虽然才高中毕业,可现在学的是宇宙大法,那水平当然高了。

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我总是针对不同的人,不同的接受能力恰到好处的洪扬大法。一次在车上一位大姐挨我坐,我刚开口讲,她就大声喊:“你是法轮功,你快别讲了,我不听。”我当时微笑着冲她发一念:让她背后的邪恶因素“灭!”然后我说:“大姐,你和法轮功有仇啊?”她当时一愣,说:“没什么仇啊。”我说:“那咱俩唠一唠。咱们这年龄的人最倒霉了,出生就挨饿,上学就罢课,毕业就没工作,上山下乡,下岗都让咱们赶上了。咱上有老下有小,劳保还得自己交。哪个不管还不行。”这时距离一下拉近了,我说:“咱这年龄五十多岁了,有个好身体,有点钱花,平平安安比啥都强。党、团不顶吃不顶喝,退了保命。”她说:“太对了,身体好点比啥都强,退休也不想往上爬了。党、团没用,给我退了吧。”

我家在大学附近,所以经常遇见教师和大学生。一次遇到一位教生物的老师,我就和她讲史前文化,三叶虫的故事。两亿六千万年前就没有了,在化石上都有人的脚印,人还说自己是猴子变的,太可笑,简直是人的耻辱。这样讲效果就非常好。一次遇到一个教数学的,四十多岁的样子,一讲,她说我什么也不相信,就信我自己。我说:老妹,你说信自己的良心我承认,因为信良心的人就是好人,好人就能听见好信息(即“三退”的意思)。并说没有人说了算的时候,人要说了算,那地震和火车、飞机失事的时候,就别出门呀。过去老人说过,今天脱下的鞋,明天不一定能穿上,因为晚上可能会煤烟中毒死了。人要说了算,就让自己的儿女上中央当大干部呀。接下来我就讲真相,告诉她人的一切都在神的掌控之中。老百姓常说“三尺头上有神灵”,就是这个意思。很快这人退出了恶党的一切组织。还有一次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教授一讲,她说:“你快别说了,共产党每月给我三千多元钱(指劳保),你还让我退党。”我当时发出一念:我带着她的思维走。然后我说:“你的劳保有三种来源,不是共产党给你的。第一是你自己劳动所得,你想一想你年轻的时候风里来雨里去,前边驮一个,后边背一个孩子,你创造的劳动价值每月可能有一千到两千元,可共产党每月只给你开三十八元六角,四十二元五角,把你劳动所创造的财富给你抢走了你却不知道。到老了给你一点,你还觉得是它养活了你;第二有税收。比如你买一块香皂,出厂价一元八角,到你手二元,那二角钱养活共产党。咱家每月只花两元钱吗?得花两百元至几百元,你想一想你每月得有多少钱去养活它了?再有一点长江后浪推前浪。我现在每月交劳保(养老金),我没到年龄,先给老的开,等我退休,三十多岁的交,给我开,不是这样吗?你咋能说它共产党养活了你呢?”她当时说:三十八元六角我拿了二十年。我说人生有几个二十年?你想一想它抢你多少钱?再接下来讲真相很快便退了。

特别是大学生,我劝退了大约有五千人了。我夸女孩长的漂亮,男孩帅气,说他们是祖国的栋梁,未来的希望。他们也常说入党得送礼,拿两千元钱。我说这赶上黑社会了。入黑社会也不一定花钱啊。遇见情侣,我就给他们起化名,说男成龙女成凤;两个男孩就叫他们郝朋、郝友,你俩是好朋友;女孩的名字就叫玫瑰、百合什么的。总之我的智慧越来越大,慈悲越来越大。在大法中修处的智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我总发出这样的一念:我最会讲,常人的知识是在地球上形成的,我学宇宙大法涵盖地球,所以什么人我都能讲,因为我是神,人必须听神的,我咋讲她咋听。所以听我讲过的,不退的极少极少,大多数都欣然接受。

珍惜同修缘 共同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在做三件事中,我悟到和任何同修都不能有间隔。因为有的人彼此一接触就觉得亲切,那是善缘;也有一接触就觉得对方说话办事不顺眼,不符合自己的观念,那也许是历史上曾经有恶缘。但今天无论什么缘,走進了大法,既是师父的弟子,又是自己的同修,就凭这两点,这一世的缘足以善解一切历史冤怨。就凭大家是师父的弟子就足以了,间隔那是旧势力邪恶高兴的事。师父要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遇到任何事都无条件的向内找,向内修,去掉同修之间的任何间隔。

这大约是两三年以前的事。一次我到同修家里去看《明慧周刊》。同修甲说乙同修说我什么了,我当时说不是同修说的,是邪恶操纵同修没修去的后天观念说的,也没在意就过去了。下周去,同修甲又说乙同修又说我了。心想这回我得向内找了,是什么心促使同修说我呢?妒嫉心?我就去找到一个平时比较熟悉的同修问:你看我有妒嫉心吗?她说你咋没有呢?并且举了例子。我说:啊,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回家就想:师父呀,“妒嫉心”我一定要修下去。因为师父说过:“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转法轮》)我又想她背后说我,那我有没有背后说同修呢?我又去那位熟悉的同修家问她:我背后说没说过同修?她说:你咋没说过呢?又举出了具体例子。这回我终于抓到这个不好的心了。我一定去掉它。我就发正念解体所有不符合法的一切执著心及背后的邪恶因素,一切都同化大法。我第三次去甲同修家时,甲就说乙同修又来了,这回全是说你的好话,即夸奖的话,说你多了不起,风里来雨里去的三百六十五天出去讲真相等等。我想起师父说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不动心。

我还悟到,同修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是同一门的弟子。所以我每周都抽出一天时间(特殊情况除外),去看守所、监狱等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因为路途比较远,中间得倒车,所以在车上讲真相的时候常碰到上下班的警察也坐车,我就给他们讲真相,退的也很多。

总而言之我悟到,除做好三件事以外无条件向内找,打破同修的间隔,他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就是圆容师父要的。一次遇见一个冤枉自己的事。我就想,我要向外看,邪恶生命就得哈哈大笑。我不但不让它们笑,我让邪恶生命在我空间场全死掉。同修常常在过年过节的时候代表本地区的大法弟子祝师尊新年快乐,让恩师多一点欣慰,少一点操劳。同修代表我了,我就得做好,不能打诳语。所以我想明天就去赔礼道歉。我一转身往站点走的时候,就飘起来了,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第二天我准备去赔礼道歉的时候,电话响起来了,我不用去了,因为问题解决了——这事跟我没关系了。我知道是自己提高了,真相也显露出来了,冤枉也烟消云散了。

师父在法中说:“人身体就是一个小宇宙”(《转法轮》)。我想宇宙得多大啊,纵向横向,层层空间,假如我有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这不是拧劲了吗。一个汗毛孔里跑火车,汽车,有城市。一个城市得有多少人啊,有多少汗毛孔,又有多少座城市,那我这些心不去,拧劲了,那我得毁多少众生啊。将来圆满能带回去多少众生啊。带着这些心能圆满吗?想到这些真是吓了一跳。我们多么幸运啊,但是必须得按师父要求的去做,真得好好修,遇到问题多看自己,千万不要改变别人,要多修自己看自己,邪恶才能自灭。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