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要“轰轰烈烈”做事,也要扎扎实实的修心

一个协调人的自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这些年,大法弟子的事真的没少做:发资料,帮助本地同修建立资料点,协调同修在敏感日贴不干胶和劝善信,有计划的从城市到农村一片片的发资料救度世人……在我和几名协调人的共同努力下,本地的状态比较好,迫害的事很少发生。

同修见面时,说话很简单:“什么事?”三言两语,几分钟,事就处理完了。有时为了大法弟子的事,真是废寝忘食,忙起来几天不回家。在“轰轰烈烈”的做事中,不知不觉同修认为我修的好,有事都愿意找我帮着悟。时间长了,容易形成一种心态,那就是:喜欢指挥别人,号召别人,有点在别人之上的心态,遇事不愿向内找,好象向内找不是说自己,而是别人。

然而,自己真的修的好吗?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并从此改变了我的认识。

一次,突然身体出现严重消业状态:胸疼、肚子疼、后背疼、流鼻涕……几天来不断加重,而且失眠、掉头皮屑。那天晚上,我和几名同修去农村发资料,临行前,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我跟师父说:“师父,弟子要救度众生去,等我回来再让弟子消业。”肚子马上不疼了。我们去发了一千多份资料,当晚回来后也没疼。可是第二天又接着疼了。几个同修知道后帮助我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可是不管用啊。

师父关于“善解”的法我不知背了多少次,可是疼痛仍然不减。

那就发正念清除干扰我的那些业力,可是仍然疼痛不止。

那些天,吃不好,睡不好,看书心不静,功也炼不了。被病魔折腾的打不起精神。有的同修说:“你别做事了,在家好好学学法吧。”还有的说:“你再做事太危险了,我们都跟着危险。”

我究竟错在哪呢?在向内找时我突然悟到:是仇恨的心没去,一定是这个恨和怨心没去的原因。因为几年来,我亲眼看到或听一些同修讲那些恶警,在折磨大法弟子时手段是如何的残暴,心里就生出强大的怨恨。于是,每当见到穿警服的人就恨,见到警车也恨,甚至听到警察这个名字就恨,恨!恨!恨……这个物质在自己身体里已经形成了强大的生命,反过来它在干扰我。我找到后就一定要排斥它、去掉它。学法中我真正的明白了,这些人是可怜的,他们只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他们同样是被迫害的生命。最可恶的是操纵这些人的另外空间的因素,而不是表面这些行恶的警察。他们是我们要救度的人。

当找到这颗心和明白这些理之后,我的病业状态立即消失,肚子也不疼了,头皮屑也不掉了。做大法的事也有精神了。

通过这件事,我还悟到,“细胞的分裂次数是有限的。”(《转法轮》)一个细胞就是一个生命(或者是一个宇宙),修炼人在不断提高心性的同时,它也在不断的被高能量物质代替。如果心性提高的很慢,它同样会被淘汰。因为它是不迷的,它能看到自己将要被淘汰的危险和死亡的结局,于是它要反抗,那么就要折腾你,要你痛苦。再加上不同层次应该去掉的业力合在一起,就会形成表面身体上巨大的病业干扰。此时如果向外找,那就错了。

怨旧势力因素吗?发正念清除它吗?人家说我没迫害你啊!这事与我们无关啊。我们没动你啊。

和自己微观中有渊怨的生命善解吗?那些生命会说:“你这种心性和境界就能把我们度上去吗?你那个恨的程度还没有我们心性高呢,靠不住啊,还是还债吧。”

和自己身体每个细胞说:“我们一起念法轮大法好吧,将来一起能到新宇宙去。”所有的细胞会说:“我们都要死了,你不提高,我们马上要被淘汰了,你还跟我们说这个有啥用?”

一切向外看都没有用。此时只有无条件的找自己,把怨恨争斗这个心去掉,境界提高后,一切怨缘才能化解,身体每个细胞瞬间就能同化法,被高能量物质代替。

当我悟到这一切时,不由失声痛哭。心里不住的跟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十多年了,弟子今天才悟到。”这些年,光顾做事了,这个基本的修心都没有跟上。今后一定要扎实的修好自己啊!做事积福德,修心是威德。之后,我做了个梦:我开着车,从冰窟窿里破冰冲出,外面是蓝天和阳光。“大法弟子超越于个人修炼的事,就是今天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这可是以个人圆满为基础的,你个人不能圆满啥也谈不上。证实法不是常人做的,大法弟子才配做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终于明白了,在大法中修炼的同修,不管你是协调人,还是普通修炼者,都必须扎扎实实修自己那颗心,谁达不到标准都上不了天。

旧势力不会因为你是协调人对你迫害的砝码就减轻;

那些与你有怨缘的另外空间的生命,只有看到你有精進的表现,使它们看到有得救的希望时,才能同意善解。如果你不精進,怎样诚心与其善解,它们不会买帐的。

你身体里那些在生老病死规律中构成的细胞,也只有你不断的提高境界,才能使它们不断的同化法,才能被高能量物质代替。

师父早就告诉我们,遇事要找自己,无条件的找自己。修炼要扎实,做到才是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