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农村大法弟子。开始是因身患多种致命的疾病,为了治病而走進了大法中的。当时病痛的折磨,使我已经失去了生存的信心:在我五岁时就开始重病缠身,得过肺积水,胰腺炎,肾炎,心脏病,说犯病就昏过去。就在我生命垂危时,我有幸得了大法,听师尊的讲法录音的第二天,身体就发生了奇异的变化:我身边的什么人我都感觉不到了,只觉的我一个人在专心致志的听课;第四天我就象棉花团儿包着一样的轻飘飘在空中的舒服感觉。

修炼大法后,我这病全好了,总是能保持一个平静的祥和的心态,在周围影响很大。首先是我的丈夫经常站在师尊的法像前合十,感谢师父给他妻子第二次生命。那时我们屯子中没有不知道大法好的,都知道我在大法中受益了。

二零零零年我母亲来我家时已经是嘴斜眼歪了,母亲呆半个多月后,在我家这个大法修炼的祥和的场中受益,不治自好,嘴眼都归位、正常了。还有我的侄子得了所谓严重的过敏症,吃啥吐啥,后来吐血,人瘦的不成人样,看来没有生存的希望了。他来到我家后第二天就能吃东西,改变了状态,他从我家走时已经恢复了正常。

我们全屯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所以前来学法轮功的人很多,都有奇效。到我家的(和我家人)都不抽烟,有个常人就是那时戒的烟,直到现在也没抽过烟。还有一件事:我家的地土质不好,为了生存,我离开老家,来到现住的地方,在我离开老家时,玉米已经种在地里,因天旱我以为没有指望了,就不管了。可是到秋后,同乡人捎信,让我们回去秋收。谁也没有想到,在草和玉米秆一样高的地里,玉米穗足有七、八寸长,谁家的收成也没我家的好,还有很长的大红高粱穗,谁见谁爱,有人开玩笑的说,你们老师就向着你,把雨都下到你家地里了。

正当我们都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中时,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当时我下决心:这么好的功,这么好的法,我一定要维护他,做自己应该做的。我走家串户告诉同修们:要保护好大法书籍,有胆小怕事的,就叫他们晚上把大法书送到我家去保管。我还告诉同修们,有问和谁学的法轮功,你们千万不能说出外地来教功的,有工作的同修,就说是我教的。全屯的人没有人不知道我家是炼功点的。村干部和派出所的一群人,只是刚开始去过我家一次,在我强大的正念与保护大法的平静、祥和的心态讲真相中,村长(他知道我在法中受益)和其他人说:“咱们走吧。”之后再也没有一人去过我家。我家的学法小组一直坚持到我离开老家(当时因为天旱,怕没有收成,只好忍痛离开家乡)。

搬迁现住所后,为了生活而忙碌,出现了漏洞,旧势力无孔不入,老家的同修被绑架后说出了我,警察找到了我,并绑架了我。我还是以平和的心态给警察讲真相,并发正念。我被非法劳教二年,当时,我出现高烧状况,回家了。刚来到本地后,我们只是背着行李来的,一贫如洗,我们是靠着捡废品为生,因我心里装着造就万物的能给人带来美好与幸福的大法,心里却是充实的。在师尊与大法的呵护下,慢慢的我家什么都有了,还买了一套楼房,并且还有了一个很聪明的小孙子,他虽然还不到一周岁,却会比划炼功的动作,他特别喜欢师尊、法轮和大法书籍。儿媳也修炼了。

对于给了我这一切一切的法轮大法,给了我生命的师尊,我有什么理由而不按着他的要求去做呢!只有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才是最好的回报。在当地同修的帮助下,我家也开过一朵资料的小花,在当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我一直想把自己的修炼过程向师尊与同修汇报,只因为自己文化水平低,只能在同修的帮助下,仅交流了自己的点滴认识与简单过程。在今后的修炼路上还有很多要去掉的人心,总感到自己怎么做也报答不了师尊为我的苦度恩情,只有加倍努力做好救度更多的众生,助师正法。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