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遭绑架劳教 残疾军人被反复勒索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莒南县路镇一小女教师祁磊(三十岁左右)2010 年2月23日(正月初十)下午四点左右,在“党校”附近同人聊起中共欺骗百姓、污蔑法轮功的真相时,遭到城东派出所强行绑架,莒南县610把她劫持在临沂看守所后,对其家人进行恐吓、诈骗、勒索。

祁磊的父亲是一名残疾军人,生活在轮椅上,靠人照料,生活困难,先后被莒南610、国保大队刘希朋等人勒索现金一万六千元。

2010年正月初十下午,祁磊在党校附近被城东派出所等三名警察绑架。六点钟左右,国保大队陈鑫、马宗涛及祁磊单位(路镇第一小学)副校长鲁成鸿、办公室主任刘伟等人先后到祁磊及父母所住处非法搜查,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陈鑫、庄绪茹竟于当晚将祁磊劫持到临沂看守所。之后几天又骚扰她家三次,并恐吓她父母说要判祁磊三年刑。

祁磊父母为救女心切,送给国保大队队长刘希朋四千元钱。刘希朋欺骗说本来应该判三年,他给操心办成一年,看祁父是伤残军人需人照顾,又给办成一个月。

可一个月后,祁磊又被陈鑫、马宗涛劫持进临沂市臭名昭著的洗脑班进行迫害。其父母去找刘希朋,此时刘希朋说,洗脑班要二千元学费,祁父是老革命,钱叫单位里出,并说:“学习”一个月,学好了来家上班,学不好要送走。祁磊修炼“真善忍”做好人,遭无理迫害,难道去学“假、恶、暴”就“学好了”吗?

3月22日,学校办公室主任刘伟打来电话,向祁磊父母索要二千元钱(以单位名义交费),3月23日,家人随学校领导去洗脑班看祁磊时,遭陈鑫恐吓、训斥,不允许进院。而刘伟去交钱时,洗脑班又勒索,二千变成三千。回来当天,刘伟又去祁磊父母那里拿走一千元钱。下午,家人又去学校,拿出500元请刘伟捎给祁磊生活用(刘伟被派作陪教),结果后来刘伟打电话说500元钱给了鲁成鸿,他们吃喝挥霍了。

在非法关押期间,洗脑班一直不许家人探望祁磊,4月18日突然打电话叫家人去,洗脑班成员逼迫祁磊在父母面前表态,并威胁说回去之后,再如何就不经过这里了。

4月20日下午,校领导鲁成鸿打电话索要2600元钱,家属说没钱,鲁欺骗说是好样的人点化了,说2000元送礼,600元请领导。祁磊父母确定祁磊还有3天就应回来,不应再花什么钱,就打电话问恶警刘希朋,结果刘希朋欺骗说这钱得花,去给祁磊办取保候审。

4月21日下午,鲁成鸿骗到3000元钱,并在学校和刘希朋聚在一起,晚9点以后,鲁成鸿打电话说钱送下了,说他(指洗脑班头目苏伟)敢收就敢办。

4月23日晚,刘希朋来祁磊父母家,装作很认真的说:他去洗脑班接祁磊,祁磊看了大地震报道说了一句话(编造谣言),人家不准来了,送济南劳教。当时祁磊父母很悲痛,并对邪恶的谎言信以为真。

祁磊被非法劳教后,其父母去陈鑫处要祁磊钱包(当初遭绑架时被抢去),只给手机,不给钱和钥匙。刘希朋伪装成很抱歉,说自己为祁磊付出了很多,跑了十几趟,自己还搭上了千儿八百元,并说那3000元是鲁成鸿出的主意。

一段时间后,祁磊父母才被告知,祁磊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祁父难以承受,多次以泪洗面,终日郁郁寡欢。

祁磊被迫害从劳教所回来之前,恶警刘希朋又威胁祁磊父母不准说出钱财被敲诈勒索之事,并恐吓说,祁磊再炼功就连家人一起抓,同时对家人挑拨离间。

7月15日,莒南县国保大队向祁磊父母索要了2260元。8月初,祁磊单位刘伟又索要445元。

祁磊被绑架在四处黑窝遭受迫害,身体、精神遭受巨大摧残,莒南610、国保大队刘希朋等却以此为人质,伙同鲁成鸿并指使单位办公室主任刘伟敲诈勒索,骗取祁磊家人钱财,累计现金超过16000元。

请法轮功学员家属不要再被恶人表面的伪装所迷惑,钱财买不了家人的自由,只会不断扩大恶人的贪心、加重勒索迫害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就是要靠正念,邪恶就不敢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