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好家庭事务,主动参与协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一、信师信法,坚定实修

我于九九年三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我第一次看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一次读《转法轮》时,我就觉的这个功法太好了。师父讲出的法理博大精深,一下子使我的心境拓宽,世界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心情从来没有过的舒畅。我好幸运,能与大法师父、大法同在,又是师父亲自带弟子修炼,我怎么能不激动呢!只遗憾得法太晚,这可能就是冥冥之中的有意安排吧。

我庆幸自己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所以那时无论走路、吃饭、睡觉、干活,我都在背师父的法,时时用法对照自己的言行,也正因为如此,《论语》、《洪吟》很快都背下来了,《精進要旨》在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被迫害前也背下来一大部份。这样为我以后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伴我走过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邪恶铺天盖地造谣、诬陷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那段艰难路程。

我是闭着修的弟子,应该说从一开始修炼见过几次光,就基本上没什么感觉,而且有的同修说师父点化,我基本也没有过,但是我就是凭着信师、信法,无所求、无所执著,按照法的要求做,而走了过来。首先学好法,炼好功,虽然迫害发生后没有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但我从没懈怠过,我严格要求自己,再忙也要抽出时间学法,再累、再困也没耽误炼功。师父说:“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炼。”(《转法轮》)所以除特殊情况外,没落过。

二、 放下对亲情的执著,摆正基点,做好 “三件事”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是要做好师尊叫做的三件事,同时修好自己,放下对人的一切执著,从人中走出来,而且还要平衡好修炼与家庭的关系。

首先摆在我面前的是父亲因年岁大又有老年痴呆症,而且因青光眼几乎看不见东西,需要人照顾(母亲已经去世了),我又是家中老大,又已退休在家,按常理我该担此重任。那么同时我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随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我该怎么平衡好这个关系?老人的事要管,三件事要做,那么我首先找我弟妹交流,还好弟妹对我的修炼很理解,妹妹在迫害发生前曾经修过,弟弟在我二零零零年底去北京证实法时把我所有的大法书籍保存下来,我很感激他,正因为如此,他如今喜得大法。师父说:“敬佛可种下修炼机缘的因果,”(《精進要旨》〈佛教的论述是佛法最弱小的一部份〉)。初期我们姐几个轮班照顾老人,但是我还是觉的有好多不便,因为修炼嘛有很多事情需要同修在一起切磋协调,而且我还担负着我们这一小片资料的打印和协调工作,救度众生需要走出去,这样一来把父亲独自放在家中,有时很不放心,可是我做的又不是常人的事,有事时必须出去,我就发正念,请师尊加持,清除一切干扰,父亲不会有事,因为我所做的一切是宇宙中最神圣、最伟大的事。这样一来在我照顾老人时,从来没出过任何事故。(在我弟妹值班照顾父亲时,弟妹因有事出去,都出现过父亲因找不到厕所,大便便在厨房与卧室,弄得满身都是。)

我就此事找到了给父亲找保姆的理由,一开始我有些顾虑,一是怕外人不理解笑话,有爱面子的心,二是因父亲眼睛看不见,吃饭时需要喂,保姆能做到吗?有对亲情的执著心。但是我又一想,我给父亲找保姆,不是推托做女儿的责任,而是更好的照顾老人。常人也有给老人请保姆的,我给父亲请保姆也符合当今社会状态。同时我还可以抽出时间去看望父亲。这样我又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救度众生的项目中去,这岂不是两全其美吗,我还有什么执著的呢?基点摆正了,我想一切由师尊安排,我心一定,找弟妹商量,他们表示同意,很快为父亲找到了一个很有爱心,有责任心的保姆。

随之对我的又一个考验接踵而来,我丈夫这几年一直在外面打工,而且又是旅游城市,老是想着叫我随他一起去,特别一到夏天,每次打电话就是这事。以前没给父亲找保姆,我有充份的理由推托,可是现在为父亲找了保姆,我怎么处理这事?我在思考,我虽然是他的妻子,我有责任在他身边照顾他,但是我更是一名大法弟子,我知道我肩负的责任和使命的艰巨与重大,我的修炼环境,我要救度的众生在这里,师父给我这么好的身体和环境不是叫我过常人的好日子的。如果我基点摆不正,给父亲找保姆也不会这么顺利,我不能把对父亲的执著又转到对丈夫的执著,我一定要走出对亲情的执著,真正的走出人来。师父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讲:“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是啊,这点亲情都放不下,我还修什么呢!我选择了留在本地,虽然丈夫很希望我去,听的出他对我的期盼,但是他身体一直很好,有同事们相伴,我想一定会过的很好。正因为我摆正了修炼与家庭的关系,放下了对亲情的执著,基点摆正了,在后来为父亲找保姆时(因前保姆有事走了)很顺利的又找到了称心的保姆。我有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做三件事中来了。

三、转变观念,做好协调工作

我一直认为协调人在各方面都应该是最好的,因此我从不敢想,别说当协调人了。即便以前一直在做着一些协调工作,但是也没有把自己当作协调人。不是不想用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而是觉的差距太大,虽然做了一些协调工作,总觉的那是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从九九年七月大法弟子遭到大面积干扰迫害后,在零九年十一前,我地公安绑架了多名大法弟子,而且协调人占多数,当时同修们都向内找。作为我个人来讲,就有对协调人的依赖心,什么事情都找协调人,这样一来把协调人的时间挤的满满的,学法时间少,炼功就更不能保证了,天天光做事了,这是最关键的原因之一;另一方面就是对协调人有一种崇拜心,使有的协调人飘飘然,不知所以然,这是最致命的一点。(这是个人的想法,不代表有的协调同修就有这样的心)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这样的心,这不是小问题,就等于把协调人推到危险的境地,给旧势力找到了迫害同修的借口。

做好协调工作,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思想认识上明确了,所以我主动协助协调人做了一些协调工作。比如:上述谈到的本地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一事,另一片同修被干扰较严重,感到压力很大,需要其它片的同修给以补充,还好当时我们这片干扰小,自然应该对那一片众生加大力度讲真相。当时另两位协调人计划去那里广传真相,我当时因有其它事没有参与,等我回来一问还没有去,原因是相继又有大法弟子被绑架,想过几天再说,听的出来感到有一些压力。当时我就想,协调同修有压力能理解,因为以前被迫害过。但是不能因为协调人暂时有压力就不去,耽误整个计划的完成。同修被迫害,需要我们营救,揭露邪恶,停止迫害,同时救度不明真相的参与者和世人,这件事不能再往下拖了。我当时想每个大法弟子在救度众生中都要成熟起来,这是师父所要的。我放下了旧有的观念,放下了怕别人说的爱面子的心,救度众生才是最重要的。那我就主动协调,找车、打印急需的一些资料,当时协调人还说是否等一等,我说你就别管了,不能再拖了,就这样我们按计划把那一片家属院除真相资料还有真相不干胶粘贴做了个遍,震慑了邪恶。当时自己在去的路上,慈悲心油然而生,泪水夺眶而出,只觉的众生太可怜,没有恨,就想着把真相早点传递给他们,停止迫害,为他们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把同修早日营救出来。

当了解到我地周边农村大法弟子少,甚至有的地方没有大法弟子,大法资料很少见,一开始我与协调同修去过两次。我想如果我们片的同修都能参与去农村传播真相,这个救人的力度会更大。所以在我们学法小组切磋时决定,每周去一次农村发放大法真相资料、光盘、《九评》、不干胶粘贴等。就这样我们无论严寒酷暑、刮风下雨,同修们克服了各种困难,一直坚持到现在。在这过程中我修去很多执著心,同时更体现了整体的力量是无穷的。

以上是自己所在境界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其实都是在师父的呵护、加持,同修们的圆容和共同努力下,所做的一些证实法的事。在此我诚心的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给予我帮助与支持的同修!使我平稳的走在正法路上直到今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