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炼中成长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今年二十岁,是在师父的大法中修炼成长的。能在大法中修炼至今,年龄小的时候得益于妈妈的督促和教诲,记的有的时候是非常严厉的,功课一般可以,学法上一点都不能放松。MP3天天戴在身上听法,平时用法理衡量为人处世,已经是我的习惯。原来曾经跟我一起学法的小朋友长大了后,渐渐的淡化了修炼意识,有的离开了修炼,有的去交往男女朋友,有的去奔波忙于生计,却忽视了生生世世为法来的根本目地,多遗憾啊,希望做家长的同修,找回你们的孩子。

我是一九九八年底得大法的,当时是八岁的小男孩,我从小是听着母亲讲着神话故事长大的,母亲把姥姥讲的修炼成仙的故事讲给我听。所以,当妈妈看一遍《转法轮》后,高兴的跟我和姥姥说:这是修仙长生不老的好书。自然而然的我就跟姥姥妈妈一起走入大法修炼中了。

那时候我非常喜欢看《洪吟》的插图,喜欢跟着妈妈读《洪吟》里的诗,不知不觉就背会了。后来背《论语》,读法、听师父讲法录音。晚上大人们在一起炼功我也打坐,双盘达到半个小时。

一九九九年,当大法遭到无端的迫害时,妈妈在看守所里跟其他弟子一起绝食抗议,爸爸被单位逼迫无奈,领着我去见妈妈,说“在妈妈面前磕头,她不吃饭,你就跪着别起来。”我见到了妈妈,我对着她耳朵悄悄的告诉她“别担心,好好修炼。”爸爸使眼色让我磕头,我就是不干。

爸爸说单位罚了我家很多钱,我主动不喝牛奶。妈妈不在家的日子里,我要自己走路上学,路上遇到拉石头的车子掉下的石块,我就捡到路边上去,方便骑单车的人行走。学校组织全体学生到操场上排队签字“拒绝法轮功”,我跟几个同学说好了就是不签,被迫排了一个上午的队,快轮到我们的时候大家都说要去厕所,于是散了。

妈妈回来后,我心中总是有个念头:“我也要去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就在暑假学校夏令营活动时去了北京,我如愿以偿,在天安门广场喊了“法轮大法好!”并把“法轮大法好”写在了所走过的旅游景点。

新年的时候我跟妈妈去亲属家拜年讲真相,到了一个很有名的大型寺庙玩,看到庙里透明的玻璃橱柜里,陈列着污蔑大法的图片,我求师父加持,让屋子里的所谓“佛学院”的人走开,一会他们全走了。妈妈在门口看着发正念,我打开橱柜,迅速卷起图片塞到衣服里,发着正念走出寺庙的大门后,把这些毒害众生的垃圾销毁掉了。

我读初中了,班主任给每个学生发一张表格,说交十元钱,让大家填表入团。我没要那张表,他就送到我家,说让家长帮着填写。我拒绝填表,爸爸把我推出门外,我还是不填,他们自己不明白,反而说我不懂事。

同学们纷纷花钱选择满意的高中学校,我被一般的学校录取了,同学都是农村来的新生。到了高中,我没象一般的学生那样,天天埋在作业堆里,妈妈说:完成学校的作业就可以了,拿出时间听师父讲法录音,早上被妈妈喊起来打坐。

在高中,我把《九评共产党》的真相书拿到班上传看,从一个班传到另一个班,一直传到老师那,很多同学退团退队,老师也不查《九评》的来历。

高考填写志愿时,我和妈妈商量着,选择了本省的、离家比较近的一所大学就读,时间充裕了,人长大了,环境复杂了,妈妈每周多次电话提醒我多看电子书,我每周炼两次功。我所在的寝室的同学全都做了三退,平时我给他们说些神佛故事,探讨生命的轮回,破除他们头脑中“无神论”的侵害,讲到现代实证科学的局限性,讲到中共对人权信仰和自由的践踏等等,大家还能认可。每当假期新老同学聚会时,我都抓紧机会帮他们三退。

初次投稿,原因是自己觉的实在太平凡,离师父在法中的要求还差很远,我会继续精進,以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