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营救我的妻子和女儿(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今天是平安夜,窗外寒风凛冽,雪花飘飞,此刻的我形单影只,家中少了往日的温馨,没有了欢声笑语。我想念的妻子和女儿:你们还好吗?

刘凤萍
妻子刘凤萍
女儿王丹
女儿王丹

我的妻子叫刘凤萍,今年四十五周岁。我与妻子结婚二十余年,她从小是个孤儿,寄居在姐姐家。童年的不幸,加上生活上的艰辛,造成了她体弱多病。我与她结婚后,她患有严重的胆囊炎,胸前总象有个重物压着,什么家务活也干不了,终日病病恹恹。我爱抽烟、喝酒、打麻将,为此我们经常发生争吵。那时生活的不如意,加上身体上疾病的困扰,她总有轻生的念头。

1998年秋,妻子喜得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功后,她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身体上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了,性格变得开朗了,对生活充满了信心,所有的家务活全都自己干,和我的感情也好了,与原来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然而好景不长,19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一言堂的污蔑、造谣,对法轮功修炼者疯狂的打压。妻子是在法轮大法修炼中受益者,她不畏惧压力,决定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2000年6月26日,妻子在北京听说信访办的门牌都摘掉了,根本不给法轮功修炼者说话的权利,无奈之下,她只好去了天安门广场炼功,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心声。她被桦南县公安局政保科李军等不法人员劫持至桦南县看守所。共被非法关押了59天,后被桦南县“六一零”的不法人员勒索了5000元所谓的“保证金”,才获得自由。

在这个期间,我的母亲,60多岁的老人,由于日日夜夜担忧与她关系最好,也是最孝顺她的儿媳妇。过度的忧思使身体日渐衰弱,几个月后卧床不起,含冤离世。

2003年12月1日,为了向不明法轮功真相的世人说明真相,我的妻子去桦南县梨树乡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被梨树乡派出所绑架,后被桦南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李军、王景峰、陈玉军等不法人员劫持到桦南县看守所。他们像土匪一样到我的家中抢劫,抢走了法轮功的书籍、录音带、讲法光碟、法轮功创始人的法像,家中被翻得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我的妻子一直被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女儿王丹阻止他们带走自己的母亲,这些恶徒竟然恐吓王丹,欲带走女儿王丹。这一次我的妻子,在桦南县看守所这个人间的地狱非法关押了六个月。

那一年,我的女儿王丹,年仅十六岁的小女孩。因为我的妻子修炼法轮功,派出所的不法人员,经常去桦南县二中骚扰她。正值青春期的她由于承受不了这巨大的精神压力,加上又失去了母爱,王丹就终止了学业。她的老师为王丹的举动很惋惜,女儿在班级学习成绩都是头一、二名,一次次打电话鼓励王丹复学。最终王丹还是选择了辍学。家中的生活拮据,捉襟见肘,年幼的她只好去桦南县中华电脑学校打工。

2010年12月13日,我的妻子和女儿去桦川县横头山串亲戚,13日中午我就与她们失去了联系,几天后,传来了让我痛心的消息,她们娘俩被桦川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横头山派出所合伙绑架了,现被非法关押在桦川县看守所迫害

12月16日,我和几位亲友一行十几人到桦川县公安局询问情况。而出乎我意外的是,我们竟然遭到桦川县公安局蛮横拒绝,由于担忧家人的安危,思念家人的心切,我们要求与被绑架的亲人会见时,也同样遭到了无理拒绝。

当时参与此事的主要负责人有政委任铁军和国保大队大队长董洪生。他们叫来很多警察,还在现场录像,尤其董洪生态度粗暴蛮横恐吓我们。任铁军笑里藏刀,官腔十足。他们竟妄图绑架我,当时我本来就很脆弱的心,更加的不堪一击,我对他们的野蛮行径无比的失望,警察本是关心人民,保护人民,而他们这一流氓土匪的作风,看不出来一点正义和良知。

快要过年了,中国传统的新年正是合家欢聚的日子,每逢佳节倍思亲啊!我每分每秒都在思念着我的家人,为她们的安危担忧,每每想起我的妻子和女儿还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我就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善良的父老乡亲,请伸出你们正义之手,为了千千万万个家庭不再遭受骨肉分离,承受这人间的悲剧,让我们共同制止这场对善良修炼者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