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一、得法

我是一九九九年六月份得法。那时,母亲得了几十年的病,身上还有多少年的附体,我们倾家荡产也没治好,就在母亲卧床,生活不能自理,棺木准备好等死的时候,有一好心的同修介绍母亲看《转法轮》。当时母亲不能端起一小杯水喝,没力气,她就把书放在一边,躺着吃力的看了几页,就感觉很好,精神每天一个样的在好,四十天母亲身上的病及附体,师父全给清理了。母亲好了!她带上《转法轮》来看我,当时,我怀里抱着一周岁的小儿子,惊奇的我听母亲一说,一下就相信师父是真人,不是真人没有这么大的威力,《转法轮》里写的是什么我不清楚,但我认准要认师父,修炼法轮功,当晚母亲教我功法,抱轮时没抱完,我就开始呕吐,我悟到是师父管我了,在给我清理身体。晚上做梦,房前立个梯子,我在梯子下边房上有个人伸下手来说拉我上去,我说:“我自己一个梯级,一个梯级的上吧!”醒来后,我很高兴师父对我的点化,我严格要求自己,用心学法,按法理去做。

修了几十天,“七.二零”开始了,这个邪恶的形势,电视上的诬陷我全不相信。我捧着《转法轮》对师父说:我是不是修的太迟了,我还没修呢,考验就来了。我要跟师父走。当晚做梦:满天的沙尘暴,我紧紧的抱着一棵参天大树。

二、進京证实法

我在大法中受益,我的良心决定一定要到北京去证实大法,二零零零年底,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和一个不熟悉的同修路遇,经商量我们瞒着家人一块到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从心底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们被恶警抓上了警车,几经辗转拉到了延庆看守所,两天后被驻京办的当地恶警送回当地派出所和“六一零”迫害。恶人们利用各种方式迫害我们,逼着我们写不炼功保证、骂师父,威胁要对我们判刑。我说:我绝不说、不写(不炼功保证),永远不骂师父!他们目地没有得逞,就逼着丈夫勒索走一万元钱,我第一个回了家。

三、用事实证实法,救度众生

几年前,我的左小腿被汽车撞成粉碎性骨折,腿肿的特别吓人,成黑紫色,不能伸直,脚离地一尺多高,我坚信师父,修炼的人没有偶然的事,我的腿交给师父,由师父安排,腿成什么样也不去想,好心人帮我们租车把我送回了家,邻居把我从车上抱到了床上,四十天我不能下地,腿肿的太沉,只有在床上学法,四十天后我右腿站着,伤腿靠床上开始炼功了,在师父的加持下,很快的恢复了,只是在伤处留下了象树节一样的痕迹。我没有花一分钱,也没有让撞我的司机赔一分钱,也没有上医院,也没有太痛苦,就靠坚信师父过了一大难,还了一笔债,是师父给了我一条腿。后来我买了礼品,找到当时帮助我们租车的人,讲了真相,并表示谢意!

有一次,我走在马路边一辆白色小轿车冲着我就倒过来了,把我连自行车一块压在车底下,不知师父怎么把我从车底下保护出来的,反正我是从车底下出来了,站起来感觉两腿膝盖不灵活,司机吓坏了要我到医院检查,我没去,当场向围观的所有人讲了真相……告诉他们千万要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我对司机说:“你走吧!”司机要给我钱,我不要,又要赔我的自行车我没要(我悟到是我欠人家的债,可不能再欠人家了)。司机感激的当场喊:“法轮功好!”过了会,我往下一蹲,膝盖处“咯吧、咯吧”的响几下,就好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调理好了。

我大儿子上中学时,被同学用刀扎伤了。儿子虽然没修炼,但很支持我。我相信儿子是大法弟子的孩子,有师父在管,肯定没事。这是了结前世的帐呢,师父都给平衡着呢!我在学校(出事的地方)向在场的所有老师、同学、还有扎伤儿子的学生的家长讲了真相,我告诉他们:我是按真善忍做事的大法弟子,你们千万不要听电视上的话,记住法轮大法好。并劝了扎伤儿子的孩子不要再给父母惹事。我没要对方一分钱,我也没让儿子住医院,把儿子接回家,让儿子听师父的讲法,很快就好了。证实了大法。

我家神奇的事太多太多了,在工人大批的失业的形势下,失业的丈夫(未修炼,明白真相)顺利的找到了对口的工作,在这大学生都难就业的社会里,我只有中专文凭的儿子,很对口的就了业,还当了副经理……我知道我的一切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我的一切一切都有师父在管,师父就在我身边,使我的全家人身体健康,大事小事都顺!

我现在用心的在做着三件事,用不同的方式救度着众生。无论遇见过什么样不听真相的人,我都不计较。因为他们曾经都是师父的亲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师父要救度的人,我们要多想想办法救救他们!

不足的地方请同修们包容,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