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征程师尊护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七十多岁的老弟子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我是炼功点的辅导员。先后到我们炼功点学法炼功的约有三、四百人,当然都是人传人、心传心。有很多人在我们炼功点结缘后,把大法的福音带到各地。真如师父所说:“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精進要旨》〈拜师〉)

作为辅导员,我谨记师父说的:“你们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够给我们学员创造一个不受干扰的、一个稳定的环境修炼,这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你们在座的也是一样,使你们的辅导站、辅导点能够不受干扰,带领大家去修炼,那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为了给大家有一个好的修炼环境,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我都是六点钟准时到炼功点打扫卫生,安放好录音机,六点半准时炼功。炼完功后组织大家通读大法、切磋交流。遇到问题,请教得法早、对法理解深的老同修。大家都能够按照师父的要求始终以学法修心为主,修炼中从不搞攀比,也不搞有为和有形的东西。由于有一个学法比较扎实的基础,很多同修没有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的打压迫害中倒下去。

一、信师信法 走好正法修炼的路

我是炼功点的辅导员,在打压迫害中成了邪恶关注的重点之一,天天干扰我、天天找我谈话。但我认定修炼“真、善、忍”没错,我们的师父没有错。邪党电视中说的都是假的,我不怕,堂堂正正的跟他们讲真相,邪恶没空子可钻,没法动我。

二零零零年五月,炼功点的很多人都公开走出来证实大法,大多数都被绑架進了看守所、劳教所,有的还被非法判刑关進监狱。我也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且被严重体罚。当时对法理解不深,又听有的同修说,到看守所是去人心最好的地方,也就“坦然”的去了。但我進去之后才真正感受到那里是邪恶的黑窝,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出来后发了愿:我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去那个人间地狱。这次的教训使我明白了:在修炼的路上只有听师父的,在法中修,按法的要求去做,在法上提高。我就背法、背师父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路》等,不断增强自己的正念.我还广泛的和同修接触,传播师父讲法和真相资料。

在邪恶的环境中,大法弟子不断的向世人讲清着真相,邪恶也无时无刻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大法弟子,不断非法抓捕、绑架大法弟子,大家都感到了很大的压力。为了减轻一些同修的压力,我把他们的资料收集到我手上,几百份资料我发了半个月。就在我快发完时,有人诬告我,说我有很多资料,她的资料就是我给的。那段时间,市“六一零”头目差不多每天都打电话要见我,要我配合他们的所谓“工作”。我告诉家人:不配合!认识的人来了也不开门。我对师父说:我们很多同修都被抓了,我不配合,我不能被关進去,我还有很多事要做。那几天我就整天的学法背法。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左右,公安拿准了我在家,由市“六一零”头目带领五华区“六一零”、国保等二十多人,开好了“拘捕证”来抓我。我们全家人一齐喊:土匪抓人啦!他们没進的了家门。二十多人忙前忙后去找我和妻子单位的领导“了解”我的情况。我们两单位的领导和群众都跟他们讲我们是最好、最好的好人。晚上,单位邪党书记把我们叫到办公室,要我们配合公安跟他们去。我说叫他自己去配合、让他去,我不去那个肮脏的地方。我向书记讲,我和妻子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揭露公安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书记不吭声,低着头出了办公室。一大群公安气急败坏的说:我们这么多年轻力壮的公安,抓不走一个小老头是从来没有的事。他们没辙了。最后,市“六一零”无奈的说:我们搞错了。所有公安才离开了单位。

后来,六一零、国安也多次找过我,可他们都是听真相来了,我就没有过怕心,也不和他们争斗,心平气和的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在我面前也从来不敢攻击大法和师父,对我也是“某师、某师”的喊个不停。从此,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开辟了自己的修炼环境。

十多年来我从未间断过发放真相资料和讲真相,也多次遇到过干扰,但都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我深深的感受到,伟大慈悲的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弟子。我多少次流下了幸福的泪水,唯有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才能走到今天。

二、师父怎么说 我们就怎么做

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是我地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最厉害的时期,我们炼功点的同修也被绑架了好几个,有的被非法关進看守所;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非法判刑投入监狱,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大家都感到非常压抑,看着同修被非法绑架,又着急、又无能为力,不知怎么办?这时来了一个省外同修,她讲了她们地区开始也是这样,她们突破难关,按照师父安排的路,组织学法小组、开辟资料点。经过切磋交流,我们经常在一起的几位老同修共同认识到要走好助师正法的路,就唯有学好法。目前最重要的是组织起学法小组,集体学法、集体切磋交流,共同提高、整体升华,这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我们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渐渐的学法点多起来了,互相之间能够协调起来,在营救同修、揭露迫害、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很有效的发挥了整体作用,震慑和抑制了邪恶。

某大法弟子到单位给邪党书记送《九评共产党》和真相小册子,这个书记不但不接受,还诬告大法弟子,公安绑架了该大法弟子,其家属及时告诉了大法弟子,我们马上组织同修及时到派出所要人,追到公安疗养院洗脑班去要人。参与的大法弟子研究营救方案后,各方面做的很到位:上网曝光、打电话、寄信、寄材料、整体发正念,最后一步是分三个组,分别到被绑架大法弟子的单位和住宅区、公安疗养院洗脑班贴真相资料不干胶。第六天晚上做完最后一个项目,第七天该大法弟子就回家了。通过这次营救,大家都感受到了整体的力量和正念的作用,也为以后营救同修取得了一些经验。

通过参加集体学法,大家的提高也很大,走出来讲真相、劝三退的人也渐渐多了。原来不敢出去发资料、讲真相的人通过参加集体学法也敢去发真相资料了,慢慢的还能够面对面的讲,面对面的劝三退(退出邪党、团、队),面对面的发神韵,为救度众生发挥了每个大法粒子的作用。

三、在协调中修好自己 溶于法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整个修炼环境、修炼形式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邪恶的迫害无孔不入,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我们必须按照师父所说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要发挥好整体的作用,就要互通情况,保证信息畅通、及时、准确。为了安全,不暴露学法小组,不暴露资料点,不暴露同修的有关情况,不能使用电话,只能跑腿。要跑遍分布于东南西北的各个学法小组,两天时间还跑不过来,为了节约时间,中午根本不能吃饭,就啃一个馒头,带瓶水。经常是到晚上八点多回到家才能吃上饭。有时还要到专县、市和当地同修学法、切磋,共同提高,协助他们建立资料点,解决真相资料供给等等问题。虽然我已经七十多岁了,什么苦呀、累呀的从未阻挡过我,家人有时不理解:你成天在外跑,比上班时还忙!她讲的我根本不在意,时间长也就认可了、放心了。

有时听到同修的指责和非议,心里也有不平的时候,但一想到伟大师尊对众生的慈悲、对大法弟子的苦度和付出,我就感到这不算什么,反过来还要按照师父要求的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有哪些没做好,符不符合法的要求。

走过了这么些年,我深深的体会到同修所说的:协调不是工作,是修炼。协调不是修别人、管别人、叫别人怎么做,而是踏踏实实修自己、实实在在做该做的事。协调不是证实自己的能力,协调的过程其实是不断修去自我、溶于法中的过程,协调中展现的是大法的法理法力和整体的力量。当看到不足或不完善的地方时,就按照师父说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再精進>)。

以上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