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工商局公务员崔氏姐妹再遭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崔玉平、崔玉桃姐妹同是山西大同矿区工商局公务员。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中午,大同矿区公安分局新胜街派出所所长田建忠伙同七八个警察,闯入姐姐崔玉平家中,将正在做饭的崔玉平和儿子任勇,以及崔玉桃和她五岁的小儿子一起绑架到警车上。一起去绑架的还有城区公安分局的樊文亮、张保义、任鑫、张慧敏。崔玉平和她的儿子被绑架到城区公安分局,崔玉桃和她的小儿子下落不明。

崔玉桃,今年四十二岁,工作认真、待人宽厚。她修炼法轮大法,处处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邻居都夸她是个好媳妇。目前在中国大陆,职能部门已蜕变为吃拿卡要的专职机构。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为工商干部的崔玉桃将人们向往的“肥差”让给了别人,在单位任劳任怨,从不贪赃枉法。

十二月二十三日中午,崔玉平的家被闯进的恶警翻得乱七八糟。最后,崔玉平和她的儿子任勇被绑架到了城区公安分局,崔玉桃和她五岁的小儿子下落不明,去串门的法轮功学员小赵也被绑架。有邻居质问警察,她们都是好人,你们为什么抓她们?警察推托说是“上面”的命令。崔玉平和任勇在城区公安分局被非法扣留十一个小时后,至次日凌晨一点回到家。

十二月二十四日,因为妹妹崔玉桃下落不明,崔玉平和任勇又去矿区公安局询问情况,再一次被矿区公安局非法扣留,至今未归。当天晚上,同去的另一法轮功学员黄丽娟被警察从她母亲家绑架,家被非法搜查,翻得一片狼藉。小赵的家也被非法查抄。

崔氏姐妹和她们的家人曾被多次绑架迫害

发生在崔氏姐妹身上的迫害已不是第一次。和崔玉桃一样,崔玉平也是工商局的职工。早在十年前,中共邪党就借口崔玉平修炼法轮功,将其绑架到大同市看守所,并在不经过劳动仲裁等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单方面解除了崔玉平的劳动合同。这年夏天,任勇也被大同市交警支队非法解雇。一家三口只靠崔玉平丈夫一人的收入,艰难度日。

二零零九年七月底,崔玉桃在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矿区新胜街派出所恶警绑架。在看守所,恶警强迫犯人做奴役工,穿串串灯,每天睡不足两小时,谁打瞌睡,就挨耳光,吃的饭是白水煮菜。

崔玉桃被关在七号监室,她一直以绝食抵制迫害。狱警利用七号监室内的犯人对崔玉桃强行灌食,犯人轮流,一人一小块往崔玉桃嘴里硬塞馒头、强行灌水。崔玉桃不配合,犯人就打耳光。不吃饭,就不给上厕所的纸,不让说话。

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中午,恶警又指使十个犯人将崔玉桃按倒在地,按胳膊按腿,用硬塑料勺撬嘴,强行灌食。崔玉桃拒不配合,恶警就叫犯人毒打她,强灌的食物喷溅到犯人脸上,犯人按住她的头,使劲往墙上撞。其中犯人王家翠(音)、田志敏(音)特别卖力,王家翠谩骂着低级下流的话、使坏招,田志敏下毒手。崔玉桃被反复灌食三天,但均未成功。一共有五天被灌食。崔玉桃的嘴、舌根都被捅伤,身上也多处黑青。每回灌食都被恶警监视着,女狱警刘淑英很伪善,假装事情与她无关,过后将犯人叫出去给好处。

看守所副所长程宏,说下流话,辱骂大法,其头次见崔玉桃,就用拳头照着她的头顶狠打两拳,共打过两次。 八月六日,崔玉桃被劫持到太原新店劳教所,途中一直遭背铐。后由于身体等原因,劳教所拒收。于八月七日闯出魔窟回家。

任勇原是一名脑瘤患者,在医院医治无效的情况下,和母亲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生命得以重生。十余年来,任勇的母亲崔玉平被中共邪党绑架了二十多次,遭受了无数的酷刑折磨,在大同看守所,被野蛮灌食、戴大链(几十斤重,手和脚链在一起,中间还挂一个大铁锤)、背铐等。狱警李翠叶、南关派出所左东、公安局牛全喜、孙文龙等多次参与了迫害。任勇也遭到了多次绑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