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啊,弟子无法报答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回首我这十一年多的修炼路,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师父在为我操心,每前進一步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经历的事实在太多太多了,就简单的说说部份历程吧。

不知为啥,过去我是个听到气功这两个字就反感的人,社会上不管哪里在传授或表演气功,我从来不闻不问,所以大法洪传了七年,我一点不知。直到一九九九年初,师父慈悲,不愿落下我这小小粒子,安排一有缘人把宝书《转法轮》直接送在我手上并叫我看看,我随手一翻,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气功就是修炼”。我猛然一惊:原来气功就是修炼啊!赶紧读完这段法,法理开启了我心灵深处千百年来的尘封,我双手紧抱宝书问:这书是哪来的?快给我行吗?我这人世间的俗子,就这样在迷中得法。过程看似简单,背后不知师父为我操了多少的心。

我修大法前已是重病在身,医院已判我死刑,家人已在给我准备后事。十多年的病痛折磨,早已令我痛不欲生,死,才是对我的解脱,对世间一切我早就无所谓了。而当我翻开《转法轮》,一见到师父照片时,真有说不出的亲切,心里百感交集泪水不断线的流,就象丢失久远的孩子又回到了自己的家,见到了自己的亲爹娘。

第一次学法从晚上八点学到十点,就这么两个小时,我的由于全脑血管硬化、动脉狭窄、大脑供血不足引起的剧烈头痛和严重失眠就消失了,学法炼功一个月后,我的心脏、肝、胆、胃,头、口腔、脊椎、四肢等等全身十多种病一扫而光,我整个人与一月前判若两人,体重增加,红光满面,精神焕发,亲友们看到我身体的变化,对大法都无不佩服,我也真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

这样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要去告诉别人,让人们都来修炼法轮功!我就天天跑出去讲,我是当地出名的老药罐,快要死的人,身体的突然巨变,人们感到不可思议,但铁的事实摆在面前,亲睹大法的超常、神奇,人们也不得不心服口服,那几个月里有十多个人因此走進了大法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神效、教人做好人,也成了当时我周围人们的热门话题。

有一个晚上,我去学法点学法,一進门同修就说,你学了几天法,知道些啥,跑出去到处讲。另一同修又说,不要神神叨叨,破坏了法。当时的辅导员也说我:走错路都听的见有人说你炼法轮功。我坐在一旁掉眼泪,学法也静不下心,回家忙请出《精進要旨》,学了一遍《证实》,捧着书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徒儿实在不知错在哪里,请师父指点指点吧。心里刚说完,一道金光从书背面穿过,罩在师父法像上,师父法像顿时金光闪闪,这金光在法像周围闪烁了三下才消失,真把我惊呆了,但我马上悟到:师父鼓励我,我没错,还要更加努力。后来通过多学法,我才明白,师父安排同修给我提高心性,这么好的事情不悟,觉得委屈还跟师父诉苦,可叹我悟性之差,又让师父为我操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的那几个月的学法,我真感到是师父带着我在往前奔,法中讲的什么问题我过什么关,一路跌跌撞撞,跟着师父跑,有时还跟师父讨价说,可否跑慢点,弟子似乎有点跟不上,但师父还是拉着我一路跑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

邪恶迫害开始了,我才明白师父要给我补上个人修炼这堂课、为我这迟到的弟子付出了多少的艰辛 。迫害开始,我认为是媒体搞错了,在亲友面前边哭边讲,绝对不是这么回事,大法的神奇美好你们都见证了的。可惜的是,本地中学的校长、邪党书记和十七个语文教研组的教师都被推出了大法门外。

迫害不断升级,我就不明白了。一天晚上,我站窗台边,望着天上的圆月,泪水不住的流,心里想天地间最好的师父,最好的大法却遭到丧尽天良的人恶毒迫害,这到底是为什么呀?什么时候是个头哇?这时我看见天上的圆月在放大,在往下飘,渐渐看清是明亮的大莲花,师父坐在上面,并将《洪吟》〈劫后〉打入我脑中:“绝微绝洪败物平 洪微十方看苍穹 天清体透乾坤正 兆劫已过宙宇明”。我激动的喊了一声“师父”,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师父也渐渐离去。师父时时在我们身边,有师在,有法在,什么样的大劫难也能过的去。我走出去找同修。

我找到当时的辅导员,她说派出所刚才把她的书收走了,叫我把《转法轮》留下,其他的经书可以交。我说:昨天(警察)已经找过我了,师父点化我用智慧把大法书籍全部保护下来了,我没有交一纸一字,你要交书就给我。她说:早上城里同修送来一本《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我没要,拿到其它镇上去了,不过他下午回城去要从这里过,你去找他嘛。为了找到同修,师父加持我从上午十一点站在马路边等到下午四点多。同修真的来了,可他不认识我,说明情况后,他说:某天你到城里某地来吧。二十多位同修一起学了法,学《走向圆满》和《心自明》,我就这样真正的走入了证实法的洪流。

通过这些事,我就更加坚信,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往后在接送资料、发放传单、贴不干胶中,真是一路顺风,就是灯火通明的大街,恶警察穿梭的小巷,我也做的非常顺手,因有师父在身边,满街灯火自动灭,恶警自动离开;即使有同修迫害牵连了我,师父也会把我安排到很远的地方,因那里有众生要明真相,有缘人要得法,蹲坑、监控对我都没有用。

邪恶还派出俩恶警進到我家来盯住我。一恶警第一天進门就伊里哇啦的说了很多诽谤大法的话。我不准他乱说,这时师父加持我,我一身正气,站在比他们高的梯坎上,对他大吼一声:“住口!你给我出去,到街上去,把我炼法轮功前后的情况搞清了再说。”他们真的就灰溜溜的走了。可第二天他们又来了,换了一付伪善的面孔说了很多奉承话,我不断跟他们讲真相,他俩就装出可怜的样子说:我们要吃饭,我们也是上有老,下有小,我们不来,饭碗搁不平,没说话就拉家常,甚至在客厅坐着打瞌睡,反正就是天天要来守住我,我不承认这种迫害,必须破除它。有这一念,师父就给我智慧,那天我特地送他俩出去,在街上对着乡亲们喊:“你们看这两个户籍多好哇,他们说我炼法轮功身体炼好了,天天来关心我,叫我好好炼,一人是傻子,全国一亿多人都是傻子吗!”急得他们直跺脚,喊:“大姐,你怎么这样说哇?”我说:“修真善忍的人不说假话,你们是这样说的呀。”两人都说:好好,我们不来了。

师父这时又让我想起:“超越时空正法急 巨难志不移 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志不退》)

是呀,时间不等人啦,灰尘拂去赶快行动,讲真相劝三退,众生得救。我每天早上拜师父时就求师父把有缘人安排在我身边来,这样我上街购物,坐车走路,走亲访友都是救人的好机会。

但我按照师父讲的,学好法,多学法,有法做后盾,说话就有威力。我经常看《明慧周刊》的交流文章,把听到,看到的对救人有用的事情记住,对各种人用适合他的语言、故事去给他讲真相,很自然的让众生记住法轮大法好,中共邪党的恶而作出三退。

一次,我在车上遇到一位船员,我问是远航吗?他说曾经是。我说:航海够辛苦的,与家人相聚少,离别多,风险又大。他说就是。我马上想起了《海湾历险记》,讲给了他听,我讲到快沉没的船又浮出水面、停止的机器又开始转动、船长领着全体船员跪在甲板上喊“法轮大法好!谢谢大法师父救命之恩!”时,他眼里充满了泪水,我也流下了感谢师父洪大慈悲的眼泪。他说:阿姨,我现在是一旅游船的大副,能听你讲这故事不知是哪世的缘份,我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彻底退出邪党一切组织,我给你个名片,你和你朋友如去旅游来坐我的船,我一定让你们坐最好的舱。

得救的生命明白的一面对大法弟子是很感谢的,有的三退后要请我吃饭的,有的要给我买车票的……由于师父正法洪势的推進,众生在觉醒,只要我能接触到的人,百分九十都能得救,同修们,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劝三退并不难,何况还有师父处处都在保护我们,时时都在归正我们的一思一念。

比起精進的同修,我还有很大差距,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师父给我的慈悲实在是太多太多,我只是写出了我十一年多修炼历程中的点点滴滴,师父为我付出的心,师父对众生的大慈悲,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叙说!我除了努力去人心,转变观念,在做好三件事上精進再精進,心灵深处就只有一句:师父啊,谢谢您,弟子无法报答您!这不是口号,这是亿万弟子共同的心声。谢谢师父,跟师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