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最有福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末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的。因为在印刷厂干了一辈子,长期接触铅粉,导致贫血、高血压、腰椎骨质增生,习惯性流产两次,直到三十岁,才生了第一个孩子。特别是过敏性鼻炎折磨的我太难受了,整天鼻涕、眼泪没完没了。

一九九九年春,在炼功点上炼功时,流鼻涕打喷嚏不止。同修说这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呢。炼第二套功法时,觉的腰部暖暖的,项背部也热乎乎的,非常舒服。从那以后,病痛都消失了。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镇压大法,我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楼下住的就是居委会主任。派出所来人到我家查看,家人害怕,把师父的大法像和大法书都藏起来了。从那以后我放弃了修炼,基本上成了常人。

二零零四年,在同修的帮助下,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学会了发正念,纠正了炼功动作。我又恢复了修炼。儿子媳妇相继下岗,由于亲情放不下,我特别焦急,加之忙于常人的琐碎事,学法少了,怕心、安逸心、急躁心等各种不好的常人心都出来了,以至于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二零零六清明前,突然出现了脑梗的症状,发正念右手抬不起来了,缩成了象鸡爪子一样,右腿象面条一样拖拉着。家人强行送到医院,大夫嫌来晚了,后果不佳(因心脑血管病的最佳抢救时间是3至12小时)。而且我的梗塞部位在脑干上,是最危险的。女儿一听就急了,数落我不看病,不吃药。大夫说先准备一万元吧,住院。

同修知道后,马上鼓励我:不要怕,我们有师父在身边,一定能度过这个魔难!并提醒我多发正念。我这才想起来自己是炼功人,有师父管着。我开始坐在床上发正念,求师父帮我,手能抬起来了,但指头耷拉着,竖不起来。我就使劲往上拉,让指头竖起来,慢慢的手指能伸直了,竖起来了,象个发正念的样子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恢复的很快。腿消肿了,能下床了,能站了,能走几步了。我看着师父的法像泪流满面,感谢师父再一次救了我。我的生命是师父给延续来的,如果不修大法,那次或者一命呜呼,或者瘫在床上了。

我病房里有三人,病状都比我轻,有的已经花了一万多,有的花了二万多,而我只花了七千八,住了二十一天,是第一个走着出院的,家里给准备的拐杖也没用了。

回家后,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从仅能站几分钟,到能站十分钟、半小时,从不能蹲到能蹲,从只能单盘到双盘,恢复的很快。炼功打坐时,感觉身上热乎乎的。自从改在早上炼功后(以前晚上炼),更觉神清气爽,腿上更有劲了。上下楼梯不用再抓着护栏了,上下公交车也不那么费劲了。

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神奇的事:二零零七年夏天,我進商店买东西,上台阶时,突然觉的头晕,身子向后面摔去。我刚想喊师父,还没喊出来,就觉的脑后有一大手向前推了一下,我就站直了,也抓住了门框。

今年新年前,我从儿子家出来下楼时踩空了,120多斤的我朝着前方102房间的门扑去,不知为何,回转身坐在了103门口。老伴和儿子都吓坏了(因为我28岁那年内外踝双骨折,手臂、脚掌都骨折过)。我说别害怕,什么事都没有。我让他们慢慢扶我起来,坐公交车回家了。回去一看,只是裤子上有点土而已。家人再次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从那以后,不再处处干扰了。有时看到我给别人讲真相时,还帮着说几句。

今年春天,我在学法小组学法时,我习惯性的拿出戴了近20年的老花镜(左800度,右350度),同修说不用戴了,我就没戴,学法时很顺利就念下来了。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厂子给我办了医保卡、“门规”,我一次也没用过,现在卡上存着一千多元了。邻居、亲友都说我身体越来越好了。我说多亏大法救了我,我是最有福气的人,因为我有师父管。

慈悲的师父不想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再呵护着我,鼓励我。我只有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能再让师父操心。以前我做的最差劲的是面对面讲真相,只局限在亲朋好友之间,今后我要走出去用我的亲身经历讲真相,还有那么多不明真相的人在等着救度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