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师登归途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日】一九九五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向我介绍了《转法轮》,由于我看的书太多了,当时出于礼貌接过来。到家我打开书一看兴奋不已,这不正是我要找的吗?连续三个晚上看完一遍,我立即找到炼功点,从此后真正走上了一条修炼路。

一、机缘

我小时因家中孩子多,父母又都工作,母亲从我懂事起就把我当作小大人一样,看孩子、洗衣、做饭。放假,主动出去拾柴,做针线活等。记得我还没有炕沿高的时候,在家中哭着想家,那时没有家的具体概念,就觉的委屈、想家。从小到大我吃了不少苦,挨打骂,忍受病痛,无休止的劳作,我从“小说”和“佛经”中知道修炼可以成仙,成佛,盼着有这样的机会,修炼成神仙,大自在。

参加工作时,尽管处在文化大革命高潮,我勤学苦练技术,在三十多岁时,我已成为本市本行业的技术能手,为本行业培养了大批技术骨干。然而由于长期的有毒有害作业使我四十岁出头就疾病缠身,最后病倒在车间,不得不提前病退。由于单位不景气,婆家在经济上也有拖累,身上哪不舒服也不敢吭声,强挺着,忍受着数种疾病的折磨,我只是等待着死的到来。我时常感到一直都在为别人活着,活的太苦,活的太累,如何解脱?

在气功高潮中,我寻找着,先后学了十多种功法,总感觉很多东西没找到,我想皈依,于是到居士那学佛,可看到的是争斗、欲望、贪婪。到那里落脚的僧人也大谈儿子、孙子如何,举止粗俗,目光贪婪,为此我心灰意冷。

一九九五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朋友向我介绍了《转法轮》,连续三个晚上看完一遍,我立即找到炼功点,从此后,真正走上了一条修炼路。

二、比学比修 全家受益

我真正找到了回家的路,我珍惜这个修炼的机缘,每天清晨到炼功点去炼功,晚上同修到我家来学法,大家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在不知不觉中,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变化,心胸开阔了,委屈、牢骚没有了。

随之带来身体的巨大变化:浑身风湿症好了,脚后跟的骨刺不见了、慢性肠炎自愈了、冠心病康复了。乳房切除纤维瘤后,长出的大量肿块不见了。尤其是自小不明原因的头痛,让我前半生不敢仰卧的脑后的肉垫,上腭内的瘤子,让我头痛难忍。一天,发现自己可以仰卧了,我兴奋极了,发现那个肉垫,连同瘤子不知何时消失了。我浑身轻松,走路生风,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愉快。

我没想到病退五年后,我又迎来了第二春,又可以去做临时工,而且后来又有人听到我身体恢复健康后,亲自上门聘我解决技术疑难问题。我以自己身心的巨大变化证实着大法,并引导我的母亲、姐妹以及朋友修炼大法。

母亲修大法后拉下很多血块,肚子不胀了浑身有力了。大姐的斜眼不知什么时候正过来了。小妹浑身风湿痛痊愈了。儿子脖子后的牛皮癣没了,斑秃长出了头发。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丈夫的眼底出血也令医生奇怪的好转了。

那时我已在工厂做临时工,按照大法的要求积极工作,认真积极的完成每项工作,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修自己,得到领导和工友的好评。一次,我为了查看工件,与另一男工抬起二百多斤的工件,对方坚持不住,一下放了手,工件砸在我脚面上,我当时疼的两手在空中乱抓。谁都会认为发生粉碎性骨折了,同事吓的赶快推责任,我说不怨你。全车间的人都跑过来急着张罗去医院。我忍着痛说没事,并坚持不去医院,也不坐车。领导知道我修炼大法,不会给别人找麻烦,只好依了我。告诉我安心养伤,休多长时间也不影响工资收入。我用后脚跟走出车间,工友用自行车将我送回家。我坐在老师法像前,不顾伤痛将脚搬上来打坐,一团热气始终包围着我的伤脚。我坚持学法炼功,第二天脚肿的发亮,第三天就消肿了。我当时认为是我的业力太大,这是在消业,师父在帮我消业。为了证实法,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我第四天就去上班了。大家都感到很惊奇,我用亲身体会向大家讲述大法的神奇,因是大家所见所闻所以收到很好的证实法的作用。

三、证实大法 从幼稚走向成熟

在九九年、二零零零年,我为证实法進京上访,均遭到拘留迫害,后又将我送劳教,体检不合格,未达到目地。为此,邪党又利用街道不明真相的人不断监视我的行动,每逢邪党“敏感日”,他们就到家里骚扰,为避免迫害,我不得不流离失所两个月。后来“六一零”伙同单位邪党领导将我非法拘入洗脑班進一步迫害。先后关押一百多天。

在被迫害的初期,对法学的不好,害怕邪恶迫害,跟头把式的被同修拉着拽着走过来,但我从没有对师、对法有任何怀疑。以后这几年在大法中,经过风风雨雨的考验,使我正念足了、怕心消了、讲真相也堂堂正正了。

我的丈夫以及婆家人因为害怕邪党的迫害,一再劝我放弃大法,在我第一次被拘留时,丈夫探监时,对我拳脚相加,平时也极力反对我学法炼功。由于我坚持修大法心不变,不但努力工作,还孝顺公婆,同时操持好家务。我的一贯表现,加之不断采取各种方法向他讲清真相,终于感动了他,在我被洗脑迫害而被送外县时,他为了保护我,一直陪在我身边,直到从洗脑班放出来。不明真相的同事借此来取笑我在那“度蜜月”。我借此向他们讲真相,严厉的告诉他们:难道你们听到过这样“度蜜月”的吗?被人关押、没有言论自由、每天强迫听造谣诬陷的所谓“转化”报告,强迫你放弃自己的信仰,不“转化”就采取没完没了的攻势,让人感到身心受到煎熬,生不如死。你们想试试吗?在我强大的正念作用下,他们哑口无言了,后来一个将我骗到洗脑班的头头跟我讲;他再也不做这样的事了。

在邪党的奥运前,警察又到我家打探,企图迫害我。他们问我还炼不炼,并声称他们是专政工具。我对他们说:“我还在炼,大法把我救活了,我不能放弃,我们炼功影响谁了?干涉谁的利益了?你们的责任是维护最广大人民的利益,而不是什么专政的工具,你们是有头脑有思想的人,我们之间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他表示不管了。我为他正确的选择感到高兴。

这中间我闯过几次病业关。第一次半夜正看书,突然看到本来红彤彤的双臂从双手一直黑到肩膀并且麻起来。我知道不好,有魔在干扰迫害,马上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听从李老师安排,谁干扰谁是罪。仅十分钟就不麻了。但从此,再也看不到双臂红彤彤的景象了。隔了两个月,半夜又出现了右半侧身体麻木。我马上发正念解体邪恶。这一次相当困难,大约两个小时才好过来。隔月余又犯,我想是不是我欠谁,讨债来了。就劝道:某某,请不要干扰我,将来我修成了给你一个位置,比现在要我还帐不强吗?稍后,恢复。偶然得知原来自己命中应有这一劫。紧接着又来了,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我绝不承认,

我坚定信师,信法,求师父帮助。同时利用从明慧文章中学来的方法,用原子弹炸,闯过了这一关。

在邪恶严厉的日子里,我都在师父慈悲的关怀中,跌倒了鼓励我爬起来,让我看到大法弟子的果已熟了,成队的车拉到门前来了。不要灰心。师父送我一块点心,这是点化我,师父知道我对法的一点心。又演化出景象:不修就会被封在地牢里出不来。

大法弟子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一定坚定修下去,随师登归途。

自己想到哪就写到哪,不足之处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