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解脱无神论 敬师敬法 找回自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日】写下这个题目之初,自己也有点困惑,难道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还没有摆脱无神论的毒害?可是我问自己,我真的完全摆脱了无神论的毒害吗?我真的摆脱了党文化对我无孔不入的毒害了吗?我是诚心的敬神佛吗?我是诚心的信师信法吗?我信师信法的成度究竟有多深,我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走向邪悟?一直以来,我坦然的接受着师父慈悲的呵护和度化,可我敬师敬法没有?敬师敬法的成度又有多深?

近日看《转法轮》,突然感到我和神之间的间隔真的没有了,我感到我从无神论的阴影中彻底解脱出来,心中升起了对神佛真正的敬意,这才是生命正常的状态啊,刹那间,我感到自己触到了生命的根,感受到了生命的尊严和神圣,我的心沉静下来,这就是我要的,这就是我要跟师父回家的路。

党文化的无神论邪说教人不信神不敬神,无法亲近神传文化,可怜我在炼法轮功之前误以为释迦牟尼佛、耶稣受难都是人编出来的。记的当我从师父的讲法中明白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确有其事时,心理上无法承受,我在心里颤抖着拼命的喊师父,靠着师父的力量我才敢面对和逐渐承受一直以来我以为是“神话”的事实。

回想修炼之初,我既没有敬神灵的概念,也不懂得尊敬师父,对我无知的举动,师父根本不在意,可是为了我的修炼,师父慈悲的点化着我。如今,邪悟的不堪经历使我逐渐懂得珍惜师父的慈悲苦度,逐渐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修炼机缘。过去的无知令我汗颜。而今天,我是否真的敬师敬法呢?我发现和其他同修相比,我还有差距。这种差距不是靠强为能去弥补的,而要靠多学法。当我法学的越多,状态越理性越祥和越在法上时,我和师父就越近,那种发自内心对师父的崇敬无以言表。有时想起师父会泪水涟涟。我确实没有那样的语言去感激师父,我希望自己做的更好,不要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邪悟者、“转化”者不敬师不敬法,狂妄自负而不谦卑,真是不应该啊,常人尚且懂得“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听了明慧广播电台“神传文化”的很多期节目,我和家人都很受益,古人的气节和道德真是值得我们今天的人学习,那才是真正的人。我想变异的党文化思维、缺乏神传文化的根基就是导致这种所谓“转化”的原因之一。我在此深深忏悔曾经对伟大师尊的不敬!曾经对《转法轮》的不敬!我为我自己无神论式的那种无知和狂妄而忏悔!

修炼之初,我在梦中看见师父打着坐从天边过来,我就象一个小童子站在师父身边。一个五花大绑的罪人被狠狠的押着跪在师父面前,听从发落。师父慈悲的为他讲法,赦免了他的罪,我听着师父慈悲的开示,心中深受震撼,虽然师父讲的东西我记不住,可是能听到师父如此慈悲智慧的讲法真是生命无以言表的幸福,我为此深深发愿,我愿永远永远在师父身边,永远这样听师父讲法。我進而为这幸福的时刻而深深感谢给予我生命的母亲,因为她给予了我生命,我才能体验到生命原来还可以如此幸福。

“我愿永远在师父身边”这才是我这个生命真正的意愿,可是在红尘中,我却迷失心智,擅自离开师父到处流浪,受尽邪灵烂鬼的欺凌,可悲之至。如果不是师父的洪大慈悲,我将无知的“配合”旧势力把自己推向毁灭。

看到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对个别学员被“洗脑”现象的思考》一文,我心情沉重,更感到修炼的无比严肃。我现在明白,那个被五花大绑的罪人就是邪悟的人,将他狠狠的推到师父面前,要师父处罚他的是旧势力。是师父的无限慈悲给了邪悟的生命从新做好的机会。这是怎样一种不可思议的洪大慈悲啊,令人震撼、无上神圣,足以熔化一切。我们不能对着师父的洪大慈悲耍戏,不能不珍惜师父一再给予的机会。

我扪心自问,我问我自己明白的那一面,我是否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我来此生的目地?!我是否能真正对自己负责?!我不想再演戏了,我不想 “配合”旧势力再演什么戏,我今天就是要纯纯净净的、堂堂正正的跟定李洪志师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修成宇宙中最正的生命,真正对自己的生命负责。 我就是要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彻底清除党文化的变异思想,扎下信师信法、敬师敬法的根,找回真正的自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