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内心 将最美好的带给观众(图)

专访二胡演奏家戚晓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戚晓春,一位清淡素雅的二胡演奏家。她初登神韵艺术团巡回全球演出时,不过是位三十出头的年轻女子。然而其琴音震慑人心之巨,荡人神魄之深,往往令听者潸然泪下,闻者悠然向往。短短数年,已经成为爱好二胡者不可不知的演奏家。


二胡演奏家戚晓春

享誉全球的美国大提琴家瓦勒芙斯柯(Christine Walevska),曾在聆赏后由衷赞叹:戚晓春是一位非常杰出的艺术家,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好的音乐。三度荣获台湾书法美展第一名,后获永久免审查殊荣,被誉为书法界奇迹的台湾师范大学教授杜忠诰先生,平素雅好胡琴曲艺,对她的演奏推崇备至:戚晓春的二胡演奏,是我所听过中最好的。他以叹为观止、如入化境,来形容戚晓春的演出,并且表示:真希望能再听一遍。

如此精湛的琴艺,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呢?戚晓春讲起来却是那样的云淡风轻:当然我觉得学音乐要天分,我可能有那样的天分;大家会说我乐感很好。然而这位让世人惊艳的音乐家,却曾经有过一段放弃二胡的时光……。

从苦练到中辍的二胡之路

自小在繁华荟萃的上海长大,戚晓春却有一种温纯沉静的气质,说起话来毫无世故之气,只觉坦诚直率。在父亲的期许与严格教导下,戚晓春六岁开始学拉二胡。1991年,戚晓春小小年纪,就荣获历史悠久、声名远播的上海之春国际二胡比赛表演奖。她谦虚的说:那个时候读中学,对于胡琴还很认真。能够在这个表演中胜出,可见她的琴艺超凡,成为一位二胡界的耀眼新星,似乎已是指日可待。于是就在家人的殷殷期盼下,戚晓春进入了前身为国立音乐院的上海音乐学院就读。岂知就在这样的专业环境里,她却渐渐失去对胡琴的热爱:

我在念书的时候,中国已经改革开放。所以在我大学的时候,眼见整个社会道德都下滑。大家为了出名,那种争呀、斗啊,在背后伤害别人,勾心斗角的事情很多。

在一个失去礼法道统的社会,奋斗不再有任何实质的意义,而是丧失真我与沉沦的开始。对一位自小只知追求音乐境界的孩子,骤然之间,必须面对险恶的同侪人心斗争、丑陋的权势干预艺术;眼见他们为了出名、争取独奏与演出的机会,阿谀奉承甚至为此出卖良知与灵魂者,所在多有。这些事情带给戚晓春很大的打击,消沉的她不愿意再往胡琴演奏这条路上走:反正我也没有什么追求,就选择放弃,不想再有什么提高,就是有点自暴自弃,也不想再练琴。那个时候想,反正不要出名,干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养活自己就行,对不对?那时候不认为音乐会带给人家什么,音乐能带给我自己什么。

古来身负绝艺的二胡演奏家,多是洞察世情、命运多舛的孤傲清士。在红尘浊流中,戚晓春悄悄放下苦练多年的胡琴之事,连父亲也不知道。问起她怎能下这令人扼腕的决定,戚晓春说:应该说我不是个很乐观的人,也不是个很自信的人,所以说碰到难题时我就会选择放弃,不想再向上。

盛名对她既如浮云,放下更有何难。然而戚晓春如仙乐般的琴音,终究没有埋没在俗世间。她再度拾起二胡,也绝不是为了个人名利,而是为了一场席卷中国的苦难,为了更崇高的使命。

胡琴高艺 展现神韵辉煌

1999年,中共伸出魔掌,对法轮功学员展开铺天盖地的残酷迫害。戚晓春辗转来到美国,在不同的城市居住过。而促使她再度拾起二胡,以音乐向世人倾诉她的千言万语,正是为了这个原因:

那时候因为共产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很厉害,大家就想透过自己的特长,来跟世人表现法轮大法的美好,并不是像中共邪党说的那样,好像大家都很不理智、很不清醒地迷信什么。

为了用艺术的形式,展现人走向神的明净光华、修炼的平和美好,进而看见人间的良善与纯正,让这种演出的能量改变世界,让观众跟佛法、跟修炼结下一个善缘。她说:就本着这样一颗心吧,就把二胡拿出来,再拉琴。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一般人难以企及的境界。

许多人在聆听戚晓春的演奏时,都不禁泪流满面,说那种穿透心灵的力量直是凡间所无。各种国籍的人士感激她能奏出如此美丽的琴音,散场后询问,想要见上一面。还有人在细听中感受莫大的能量,讶然看到自己原是与神立下誓约,飘然而临的生命。

戚晓春说,乐音动人的原因,在于演奏家与听众同时保持心态上的纯净时,慈悲的神就会给予加持与祝福。因为我们是个修炼的人。我们在追求自己心性上的提高会比较严格,要求自己把不好的杂念去掉,要求自身的纯净。观众听到落泪,其实是因为当我们纯正、不带有杂念的时候,神会加持曲子背后的内涵,会很丰富。他们听到的是那些,并不是说我有那样的力量,或是我的琴声有那样的力量。

曾经有人对戚晓春说,像她那样的胡琴技艺中国大陆也有很多,但是不知为何,当她的长弓一发,就要忍不住掉眼泪。所以真正能打动人的并不是纯熟的技术,技术大家都有,但是到了一定的层次以后,那真正能打动他们的,还是背后的内涵。那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天独厚了。因为在心性上的要求比较高,越宁静、越纯净的时候,神就会展现他的力量。

《礼记•乐记》曰:明于天地,然后能与礼乐。又曰:圣人作乐以应天,制礼以配地,礼乐明备,天地官矣。是说圣人作乐以与天相应,制礼与地相应。礼乐详明而完备,天地也就归正而各得其职了。千年之前的古籍所载、难以置信的神话,今人竟可以在神韵艺术团的表演中得见,实是古今罕有的福气了。

神赐音乐 改变一生的盛会

戚晓春不仅二胡演奏得好,她所创作的琴曲之高妙,也超越了前人。文革时受共产党迫害而刚直不屈,从未被平反,于去年病逝于巴黎的林希翎女士,欣喜暮年多次得观赏神韵艺术团的演出,点滴洗净她一生的愁苦。她曾经这么说:作为一个二胡演奏者、欣赏者,我最推崇二胡演奏家戚晓春的《苦度》,那是我从未听过的能穿透和感动人灵魂的二胡。……戚晓春演奏的《苦度》是超越古今的二胡曲目的极品。

对于戚晓春而言,每一首曲子她都很喜欢:写曲子不是难事,在自己修炼状态比较好的时候,神会助你吧,看你有这样的想法:我要写一个曲子,神就会给你。

当问起对于每一场演出,最希望带给观众什么样的体会时,戚晓春思索片刻后回答:

佛家说有缘吧,那就是结缘吧,希望他们透过我的琴声,能看到法轮大法(法轮功)的美好,能认识事情的真相。当然希望更多的人来看神韵,因为神韵的节目中不仅仅是表现中国传统的文化,她还有更深的内涵。只要你走进这个会场,放下自己的观念,静静地坐在那儿看的时候,你的将来、你的人生都会有改变。

(原载神韵艺术团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