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马克思给无神论邪说披上共产外衣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每个人都想有一个家,家代表的不止是一个个人的天地,在生活的酸甜苦辣和世态的沧桑之后,家意味的是心灵的归宿,家提供的是温暖和希望。在人生的旅途中,知道自己走在回家的路上,人生就有了可以期盼的动力,心中有了支撑自己信念的来源。人从何而来,又向何方而去?人是否有一个永恒的家,是人类千古以来都在思考的问题。

对神的信仰贯穿了人类的历史:东西方的文明都从神话传说开始,各民族的传说都谈到了神的创世,神按自己的形象造人;而世界上很多预言中都提到末世时,神会回来救人。对神的信仰是神给人规定的生活方式、是最重要的人生基本要素之一,也是人类能够维持道德的方式之一。人的本性中就是需要信仰的,一个人即便失去了对神的信仰,还是要找到其他的信仰和信念来维生。

每一个人作为生命的个体,面对自然和社会是脆弱和渺小的,人生苦短、世事无常、爱恨别离,人的心中时时刻刻总是有不同的信念在支撑着,才能面对每一天。有的人追求财富,所以他的心中的人生信念就是财富;有的人追求名望,所以他的心中的人生信念就是名望;有的人追求享乐,所以他心中的人生信念就是享乐;有的人追求生命的升华,所以他心中的人生信念可能就是对神的信仰。

信念和信仰可以支配一个人的行为和整个人生。所以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民族,相信什么是一件与人生和整个国家民族命运相关的大事。

有神论和无神论古而有之,是个人选择。无神论从历史到今天从来就不是人类信仰的主流。而在共产国家里,情况正好相反,无神论借助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的推动下,通过夺取政权推动国家无神论,用媒体和教育等手段强行灌输无神论,同时使用暴力手段抵制宗教和人们对神的信仰,迫害不信仰无神论的人们。

马克思共产主义为何要宣传无神论

共产主义学说中,对无神论的宣传是明确而贯穿始终的。无神论的定义是:“不相信或者否认神的存在。”但是马克思执笔的《共产党宣言》的开篇就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按照共产主义唯物论,人死如灯灭,死了就完了,根本不相信灵魂,更谈不上“徘徊”了。这不就自相矛盾了吗?

《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中清晰的揭示了一个许多人并不了解、但非常重要的事实:“马克思主义”源自撒旦教,马克思与魔签订了契约,在行使魔鬼的职责。马克思早年是一名基督徒,相信上帝确实存在,但是此后却背离神、仇恨神,他选择了信奉撒旦教,选择了成魔,选择了和神对立,在魔变后,加入魔鬼撒旦教大行魔鬼所为之事: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包括工人和那些为共产主义而战的人。“马克思主义”正是在其加入撒旦(魔)教后诞生的。马克思本人清楚的知道神和魔的存在,却作为魔鬼的代言人,他用无神论诱骗了全人类,目的是想将全人类投入地狱之中。

共产主义者如此憎恨造物主的存在,并进而妄言提倡无神论,那么他们到底是被何种力量所转化,甚至意图取代敬天信神的思想在人类心目中原有的地位?要了解撒旦魔的一个关键点,就是魔恨整个人类,希望毁灭人类,想让全人类和它一起进地狱。

马克思的朋友Georg Jung清楚描述马克思所为之事,是要直接毁灭人们敬天信神的信念:“如果造物主不存在,那就没人给我们戒律,我们也无须为任何人负责了。”

马克思的宣言“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也确认了这一点。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苏联教育部长的哲学家,在《社会主义与信仰》中写道:马克思弃置与造物主有关的一切,并把撒旦放到了行进中的无产阶级队伍之前。

虽然马克思等撒旦教徒表面公开否认神明,但对于他们所憎恨的造物主的存在,其实从未怀疑过,甚至透露出对他的妒忌。正因为如此,撒旦教徒就不可能是真的无神论者。撒旦教徒相信神和撒旦魔的存在,相信天堂和地狱的存在。而所谓的无神论只是他们行骗的方式。

纵观马克思主义在共产国家兴衰的历史,如同一场人间闹剧,写剧本的人从头到尾知道剧本是假的,而参与演戏的人们却纷纷在其中发誓,要把生命献给撒旦魔,相信自己经历的苦难和迫害是为了全人类的解放,到头来人们又纷纷从剧中逃离,回首往事如同一场噩梦。

中国人为何会相信马克思主义

五四运动时期,中国内忧外患,对中国传统文化持否定态度是当时中国人绝望的表现。在这种急于求成,有病乱投医的历史背景下,马克思共产主义和其背后的恶魔趁虚入侵。马克思共产主义描绘的是一幅“人间天堂”的美景,说是世界大同,经济丰富、各取所需、自由、和平、公正、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等等等等,它的谎言满足了人性中各种美好的信念和追求。当时的民众被欺骗的原因并非是真正搞懂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本身,而是被其华丽的包装所蛊惑,相信马克思主义的真正开端是觉得它所宣扬的符合了自己的人生信念,从相信魔鬼的精神鸦片中得到了“幸福的感觉”。

其次,马克思主义把无神论、唯物论和进化论包上了科学和主义的外衣,把邪说魔论美化成时髦的学说、思想和主义,吸引并欺骗了善良的人,尤其是那些知识分子和对社会有理想和抱负的人。

不可忽略的是,马克思共产主义不属于中国文化,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土生土长的政党,而是由苏共培植成立起来的政党,其进入中国的历史并不光彩。中共为了粉饰其历史说:由于中国工人队伍壮大,工人觉悟提高,具备了成立共产党的条件,才成立共产党,这完全是捏造事实。中共“一大”代表包惠僧的回忆,说得清清楚楚,是共产国际派人来主导成立共产党;与中国工人阶级如何,毫无干系。在成立中共的代表中,一个工人阶级的代表也没有。为召开中共“一大”,马林(Maring)带来活动经费,给“一大”每位代表一百五十元现大洋。先发一百元,临回去时,再发五十元。苏共的史料记载,共产国际资助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学习小组,直接促成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苏共曾有这样的话:“假如把用在中国的宣传费运动费,和直接对付欧洲应用的军费比,那是省得多了!”

共产党从进入中华大地以来,屠杀、迫害和恐吓,伤害了数亿的中国人,这样的恶花又如何能结出共产主义宣扬的善果呢?直到今天,中国人自己也发现,“社会主义永远是初级阶段的”。

“马克思提出了虚幻的人间天堂,当共产主义者选择实践它的时刻,造出的是真实的地狱。”

在神和魔之间作出人生的选择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和无神论只是一个幌子,其真正目的是毁灭人类。信神的人是不会相信魔的,所以为了让人们被毁灭,就要改变人们的行为和思想,无神论就起了这样的作用,让人们否定对神的信仰,通过不信神而让出信仰的空间,这样才能让人们相信魔的东西。赤裸裸的魔鬼教义不会被人接受,就象没人会选择吃毒药,马克思共产主义就是精心包装的一剂烈性毒药,把魔鬼的邪说包上了“主义”的外衣。

人的本性是需要信仰的,这一点连无神论者都不否认。费尔巴哈对反基督教的政论家有很大的影响,马克思的宗教观受费尔巴哈影响至深。而费尔巴哈他自己曾经写出这样的话:“人类必须有信仰,但并不是你们所说的信仰。我们这些不信神的人也有信仰,只是我们所相信的,与你们,信徒们!恰恰是相反的东西。”(《费尔巴哈哲学著作选》)自古正邪不两立,一个人相信什么,信仰什么,其实不止是要在正邪之间作出选择,最终的选择是要在神和魔之间作出选择。

有的中国人会说,我什么也不信,我早就不信马克思主义了,我不信神也不信魔。这恰恰是马克思主义宣传无神论起到的效果:一个人可以在不知道撒旦教存在的情况下成为一个撒旦教徒,因为他反对对神的信仰,用完全唯物论的观点生活,否定信仰和道德准则。相信无神论本身就是选择了魔的意识形态,放弃了对神的信仰,这样的选择就是背离神的选择,被魔操控而不自知。

无神论是魔教邪说而不是科学

马克思主义反对宗教神学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反对有神论,其目的是反对人们通过宗教形式对神的信仰。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自称属于科学无神论,是科学无神论发展的最高形态。不但否定神的存在,而且打着科学的旗号骗人,让人们把对神的信仰和科学发展对立起来;而且给马克思主义披上了科学的外衣,使得人们错误的把它视为“科学”,从而更加迷信马克思主义。

真正的科学和科学家和神的关系不是对立的。被公认是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对神存在的看法闪烁着智慧的光彩。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小如咖啡杯等物,尚且需要一种力量来安排;那么您想一想,宇宙拥有多少星球,而每一星球均按一定轨道运行无间,这种安排运行力量的即是神。因此,今天科学没有把神的存在证明出来,是由于科学还没有发展到那种程度,而不是神不存在。总而言之,人的五种感觉是有限制的,无法感觉出神的存在,科学也无法否认神的存在。因此,我们应该确信神的存在。”

马克思本人不是科学家,更不懂得科学精神,马克思主义却自称倡导科学精神,是科学的无神论,这从头到尾就是反科学的谎言,而且借用科学来达到其欺骗的目的。

相信马克思共产主义无神论带来的是什么有神论和无神论是个人选择,可是在共产国家里,受共产主义的无神论加上魔教的影响,无神论者仇恨和迫害有神论者这种现象尤其突出。在中国大陆,中共建政后,通过教育、宣传、文艺、媒体在中国大陆推行并向外输出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学说,并在其学说指导下制造党文化,被绑架的中国人被强行灌输无神论,没有其他选择。

被灌输无神论的人的一个突出的表现是仇视神和信仰,嘲笑有信仰的人,认为是封建迷信愚昧无知,而且对于迫害有信仰的人无动于衷,认为这些人“罪”有应得。殊不知这正是魔心中的想法,这样的人等于是配合魔在犯罪,自己成为魔操纵的傀儡而不自知。这样的想法和行为只会作出更多的坏事,从而离地狱越来越近,从而达到了魔的目的:毁灭这样的人。

今天的中原大地,正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从一九九二年传出的佛家修炼大法——法轮功,唤醒了亿万人向善的心灵,同时也触动了对神佛极端仇视的共产党。历史上神的承诺正在兑现之中,中国大地上看似平凡的一张法轮功真相传单或者光盘,承载的却是救度众生的真相。放下无神论造成的观念和成见,静心了解真相,才能为自己的生命作出正确的选择。


参考书目:

Richard Wurmbrand:Marx_Prophet of Darkness
Peter Vladimirov: 延安日记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