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唐先成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双城市韩甸镇法轮功学员唐先成是一位普通农民,他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多年来遭到中共警察绑架、关押、非法劳教、酷刑等残酷迫害。

唐先成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法理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先想到别人。利益面前也不动心,用善心对待所有的人。抽烟、喝酒、发脾气等不良习惯都改掉了。修炼前有多种疾病,修炼后都不翼而飞了,身心健康,真的变了个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唐先成依法到省政府去反映情况,要求无罪释放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当天被绑架到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六日,唐先成被双城市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关押期间遭中共警察非法提审多次、恐吓、威胁、欺骗。家人压力很大,为救他出来,找人办事花了大约有两千多元钱。回来后还被非法监视居住。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唐先成和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在拉林河畔,被韩甸镇政府以赵洪生、“六一零”(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孙继华、李柱等人强行绑架。警察隋广成打唐先成的嘴巴子,镇政府办事员蔡春雨用木棍打唐先成,木棍被打断了好几截,李柱用很粗的棒子打唐先成,后背都打了一道口子,衣服被撕烂。

唐先成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双城市第一看守所,被关在死刑犯牢房。唐先成被非法关押四十四天,勒索四百元钱放回。看守所的环境非常恶劣、吃的就更差:窝头是黑的,汤里没有什么菜,连油也没有,汤底下还有泥。大小便都用一个大塑料桶装,臭气让人窒息。期间双城市残疾法轮功学员张生范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晚,镇政府的孙继华、李柱等,派出所警察等邪党暴徒破门而入,强行绑架唐先成,他的妻子、女儿吓的大哭。唐先成不配合恶徒,恶徒们就对他一顿毒打,连踢带打把唐先成抬着塞进车里,连鞋都没有穿,绑架到韩甸镇派出所,唐先成被铐在暖气管子上。第二天唐先成被劫持到双城市第二看守所。这次非法关押期间,青岭法轮功学员吴宝旺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唐先成被劫持到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因体检发现他浑身长满疥疮、流脓出血,劳教所拒收。恶警将他劫回双城市第二看守所一个月后,不知用什么手段又将他劫持到万家劳教所集训队。劳教所立刻就逼迫他写放弃修炼的悔过书等三书,唐先成没有配合。

狱警强迫法轮功学员们干手工活,晚上睡得很晚。睡觉的时候不许唐先成在床上,只能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地上的虫子很多,时不时就钻进被窝里,早上起床鞋里也有虫子。起床后被子要放到一楼潮湿的地窖里。劳教所外表的整洁全是假相。

唐先成被万家劳教所集训队迫害一周后,于二零零二年八月一日被劫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一大队,狱警让犯人监控法轮功学员,不许说话,连眼睛也不能闭,天天进行洗脑、谈话、逼看污蔑大法的东西。当时一大队大队长李金华、教导员杨金堂、管教强盛国、薛源等。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唐先成等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转到最邪恶的五大队。劳教所还把各队最邪恶的犯人调到这个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一进这个队,恶队长就逼法轮功学员们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保证书,不写恶警就大打出手,用电棍电,将法轮功学员浑身浇透水,再用多根电棍电,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有的被关小号坐铁椅子。唐先成被逼一直蹲着,到晚上十二点才让睡觉,早上五点起床接着蹲,一动犯人就大打出手,蹲不住就吊在床上,成大字型。当时五大队大队长赵爽、教导员杨宇。

恶警指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狠毒手段还有:用针扎后背、头部、手指甲订针。法轮功学员被打的遍体鳞伤。逼走正步,唐先成的腿当时肿的很粗,脚也不听使唤,一瘸一拐的,做不好就挨打。法轮功学员们个人物品也经常被犯人抢,每天都在这种高压残酷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中度过。

唐先成后又被转关了几个队,都是强迫做奴工,无偿榨取劳力,为他们赚钱。他曾在三队车间挑筷子、挑牙签,市场出售的牙签、一次性筷子,很多都是在这里被挑选过的。在四队挑垃圾,每天定量,完不成就打就骂。四队大队长叫郝威,教导员是当时五队的杨宇。

唐先成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出狱回家。在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几年中,妻子带着年幼的女儿吃了无数的苦,人也苍老了很多。女儿在日记中写着这样的一段话:别人的爸爸、妈妈都在身边,我的爸爸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想爸爸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