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得法、溶入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四日】

一、学法必须得用心

自师父传法开始至今一直在不厌其烦的告诉弟子学法、学法、一定要学好法。师父之所以这样要求,显然是有很深的内涵,也有其神妙之处。宇宙大法在世间传,这也是宇宙在更新,同时也是在选择未来人,赞同大法的可進入未来,反对大法的将被历史淘汰。

在这攸关的历史时刻,我们有幸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也是师父的亲传弟子,肩负着重大的历史责任,只有学好法才能承担起这重大的历史使命。

自从我拿起《转法轮》这本书后,我就感觉这不是一般的书,在看第二遍、第三遍就有放不下的感觉,越看越爱看,越看想问的问题越多。当时我也知道修心是第一位的,那么必然就得学好法,不学好法怎么能升华境界呢。我当时看《转法轮》近百遍时,我就想把他背下来岂不更好吗?我不用拿书随时随地就可以学法了。心中装满大法的人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心里只装法,其它什么也不要。

我决定开始背法,这时已到了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我开始背第一页,用了十个月的时间,到二零零三年三月末我背完整本《转法轮》。在这期间也有不同的干扰,我既然决定背法就把背法视为是第一位的,其它什么也干扰不了,在师父的鼓励下,更加坚定我背法的信心,我在背法时句句入心,不能图快。常人是用眼睛看,用耳朵听,明白表面意思就可以了。大法弟子学大法一定要用心看、用心听、用心背大法,大法的法理在你所在的层次中才能不断的显现。我背法的标准一天背一页,共三百三十二页,需要三百三十二天,不能说背了前面的忘了后面的,我既背后面的又要复习已经背过的,当我在背到《转法轮》第六讲时,感觉有点很难坚持了。“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我一直在不懈的坚持着,排除各种干扰,克服各种困难,最后把《转法轮》全部背下来了,以前背过的也没忘记,自背下《转法轮》后,我学法就更方便了,基本不用书了。我走到哪里背到哪里,不论是在证实法中,还是在不同的环境中,遇到任何问题都能想起师父是怎么讲的,马上就能想起师父的话,即使做的好与不好,最起码也不能把事情做错。无论是在做资料也好、发资料也好、还是面对面劝“三退”也好,就好象师父在我身边寸步不离,随时随地的点悟我,众神也在帮助我,那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有一段时间在做救人的项目上起了做事的心,学法的时间越来越少,把做事当成了是第一位的,很机械的为了背法而背法,也知道做事越多越要多学法。但不象一开始背法的状态好,背法时有时丢字落字、多字少字的现象也多,还时不时的出现丢行少段的现象,背法象赶任务似的,背法时也不顾标点符号了,为了背而背,法是背完了,可回头一看好象什么也不知道,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状态时好时坏,人心逐渐多了,这怎么行呢?我开始向内找,最后我发现了问题,我以为《转法轮》背下来了,就自己专顾背法,也不参加学法小组学法,学法小组是师父留下的学法形式,说轻一点是不按照师父要求的作,说重一点可能是不自觉的乱法。比如说《转法轮》书中没有的字你加進来了,《转法轮》有的字给丢了,当第一次背错了没注意,第二次就形成自然了,时间长了这怎么行呢?这是宇宙大法呀,这不是乱法的开始吗?我这才恍然大悟,背下《转法轮》,更要参加学法小组学法,背错了同修随时纠正,在学法小组背法时按照语句的标准来背法,这样才能真正溶入法中,才能在大法中升华和提高。所以学法一定要严肃认真,不走形式,一定用心背。

我现在背法时把自己调整到一个非常好的状态,双盘打坐,用一个小时的时间背《转法轮》。字字句句入心,白天不论做事怎么忙,也不能忘记背法,这样我还拿出一定的时间看师父的各地讲法,跟上正法進程,只有同化大法,才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二、学好法、修炼好自己才能证实法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为他的高境界的生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证实法,我们就是这样的生命,只有学好法才能证实法,心中装的都是法,那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大法弟子应有的形像,特别是现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既要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又要把应该救度的众生救下来,又不破坏常人的生活秩序,救人的过程同样是证实法的过程。

在这十几年的证实法中,我除了做真相资料外,也拿出一部份时间去面对面的讲真相。不论出门坐车、还是去农村或上集市,接触的常人比较多,是讲真相劝“三退”的最佳时机,在做事前我要发正念调整心态,首先清理另外空间干扰他(她)听真相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同时我还要从外表上给对方一个舒服感,有一种非常祥和的可信任感。在周围听真相的人很愿意和我接近,这样讲真相的效果就非常好。

有一次我去农村给同修调试打印设备,我打了一个出租车,与我同坐出租车的是一个常人,他说起了法轮功,此人说了对大法很不好的话,我当时接过他的话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你看我是坏人吗?他当时没有吱声,我就开始给他讲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共产邪党腐败,还有天灭中共的天象警示。他当时不吱声了,过一会儿,他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呀,看你的形像气质、祥和的善面,你肯定是个好人,炼法轮功的也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呀。随后我给他讲“三退保平安”抹去兽印的事,他说:通过你这一说我才明白,电视上说的全是假的,我原来是团员,你给我退了吧。

在这很自然、很祥和的交谈中,又有一个生命得救了,这样的事很多,我从中悟出一个道理来,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有一个好的心态外,还要有一个得体的着装气质,又要有祥和的音容笑貌,我们虽然在常人中,可咱们毕竟不是常人。“那天我讲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说我们身体散射出来的能量能够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转法轮》)咱们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我们证实的是法而不是自己,众护法神护的是法而不是人。只有溶入法中才能肩负起这重大的历史使命。

三、救度众生的是法

我们地区自从资料点遍地开花后,在城区、农村几个同修成立一个资料点,有单独上网下载的,有专门打印资料的,有专门刻录真相光盘的,有专门制作护身符的,一般的真相资料基本自己解决,减轻了大资料点的压力,除了大法书和《九评共产党》都由大资料点统一制作,真相传单及小册子都自己解决。

我们地区组建大资料点开始至今已有七年的时间了,开始的环境非常不好,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到今天环境也有所改变,干扰少了,虽然地点还是那个地点,同修还是原来的同修,只是环境有了改变,随着做资料同修境界的升华,特别是在师父的看护下,环境一天比一天好,机器设备出问题少了,学法的时间多了,在这无形的大道中越走路越宽,资料点的同修都有这样的感觉。如果学法少,人心就多,做资料的机器设备出问题就多,做出的资料质量也不好,机器设备也就是常人的工具,那是需要定期维修的;如果学法多,人心就少,正念就强,机器设备很少出问题,他就是神界的法器,和大法弟子的境界是成正比的。

我在做资料时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会主动的向内找,由原来的眼光向外看到现在都回来看自己。记的有一次大资料点的设备都先后出了问题,资料点的同修都主动的找自己,过一段时间还是时好时坏,到最后都不干活了,这也不是偶然的事,也是叫咱们悟出点什么道理来,当时我们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只好求助外地同修帮助。第二天和外地同修约好时间后,我在约定的地点等他,到了约定的时间,外地的同修还没有来,当时冬天北方的天气很冷,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三个小时过去了,同修还是没来。打手机又关机,怎么回事呢?整整等了一天外地的同修也没有来,回到资料点和同修切磋,认为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不应该请外地同修来,第二是不是叫咱们自己向内找自己解决。通过这件事我们悟到,这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吗?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办法。

第二天外地同修来电话说有急事没有来。我们在一起進行了交流。交流过程中他说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技术问题到明慧网的“天地行技术论坛栏目”去咨询,都可以得到解决。我当时打开明慧网的这个栏目,咨询了打印机不同机型的不同维修办法,还有电脑系统等等问题,都一一的回贴解答,太好了。自那以后我们地区作资料的同修遇到问题都上此栏目去咨询。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方便。通过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心得交流会,我再一次向明慧网的“天地行技术论坛栏目”的同修表示感谢,感谢你们无私的提供技术支持,解决技术难题。

通过这件事我更加体悟到,大法弟子做证实大法的事,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不过是身在其中。在做事的过程中出现不好的状态,我们首先看一看自己哪做错了,和宇宙发生拧劲的肯定是我,师父让我们做的事都是最好的,最神圣的。师父说:“我看这一切也都走在最后的尾声中了,只是很多人不敢承认这现实的一步步的展现,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再精進》)

自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心得交流会后,在我们这个地区,只要是证实大法的事,同修都主动参与,我除了制作真相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外,按照师父的要求,帮助掉队的同修跟上来,在我们地区有很多至今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有怕心的同修、消业的同修,我用我所学、所悟的法理和他(她)们交流,让至今还没有跟上来的同修跟上正法進程。师父是一等再等,我就是圆容师父要的。经过找同修切磋交流,成立学法小组,现在也都陆陆续续的走出来参与证实法、讲真相了。

另外在我们市区有三十几个乡镇,九百多个自然村,交通也不是很方便,用语音电话的同修很多,我们现在用语音电话把大法的真相告诉千家万户,如偏远的农村没有电话的,我们也要把大法的真相资料送给他们。有句俗话:“一个人满身是铁也做不了几个钉”。只有大法弟子在无形的大道上形成一个整体,在整体的配合中修正自己。我们按照乡镇一个村一个村的找电话号码,一户一户的落实电话号码,再交给资料点的同修整理成册,再转交给有语音电话的同修,让家家户户都听到大法的福音,让世人了解真相。在师父的看护下,我们做的越来越有序。

四、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溶入法

溶入法、同化法,说起来轻松,做起来确实很难,在学法好、人心少、正念强时遇到什么问题都用大法来衡量对与错,就能做好,不论做什么事都要记住师父的话向内找。一定要向内找自己、向内修自己。这是师父给我们的法宝。

1、和常人发生矛盾向内找

自从我在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之后,特别是修了大法后,对名、利、情自己认为已经看的淡之又淡,个人利益的得失触动不了我的心,自认为修的很好了。可有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其实修炼人和常人是不应该发生矛盾的,常人是生存在名、利、情当中的生命,他们就是为这个活着的,他们就是这样的生命,我们是跳出这个境界的,这是两个境界的生命,怎么能有矛盾呢?

二零零九年的秋季,我们家要在农村建房,我们兄妹很多,他们都生活在农村,生活都不富裕,我对他们说建房的资金我全部支付,你们出点力就可以了,简单的设计一下准备动工兴建,在施工过程中,出乎意外的是他们要扩大建筑面积,提高建筑标准,这样费用就高了,我也是凭工资生活,心里就开始放不下了,从来没有的感觉出现了,看见他们一个个生硬的面孔,心里非常生气,当时和他们发起脾气来,发展到最后很糟糕。事情过后很后悔,这能算放的下吗?我开始向内找,自己以为在利益上看的很淡,从表面上看在利益上是放下了,再深挖一挖真放下了吗?表面上放下不算放下,自己的心放下才真正的放下。你的心放下了,矛盾也就不出现了,师父看的就是这颗心,通过这件事我和师父要求差的太远了。修炼这么多年还没有离开常人的境界。回想起来很惭愧。

还有在和同修切磋的过程中,同修提出还有这样一种矛盾也经常出现,家里的常人反对大法弟子出去到学法小组学法、反对出去发真相资料、反对出去讲真相劝“三退”等等。我和同修切磋才发现是我们自己存在问题,家人反对大法弟子干这个干那个,我也问过他的家人,你对大法是什么态度,他说大法是好的,我不反对大法,我也很认同大法,大法说的都是对的,只是共产邪党太坏了,怕你出去有危险、怕被抓、被迫害。这时我们首先要找一找自己,家人他不反对大法,那么咱们同化法了吗?我们真正同化了大法,家人也就不反对了。因为他找不到你了,我们得了法却没同化法,这不是修的有漏吗?

2、同修出现矛盾向内找

同修出现矛盾更要向内找,如果双方争执不下那问题就更严重了,说白了都是站在自己为私的旧宇宙的理才出现的,大法弟子的境界都应该是为他的,都是为他人着想的,如果跳不出为私的旧宇宙的理,我们修炼是有漏的,如果都站在为他的角度去看问题、考虑问题,很少有矛盾出现。再说同修是镜子,看同修的闪光点是同修的境界,看同修的缺点或不足恰恰是自己的缺点和不足,应该感谢同修才是。

另一种情况是作为第三者听到别的同修与同修之间出现矛盾,也是自己应该注意和修炼的不足,严格的说也与自己有直接关系,否则不会让你听到。有一次一个外地同修说另一个同修不配合整体,强调自己,不让人说,一说找出很多理由。第一次跟我说我没在意,没过几天又来跟我说这位同修,我就问自己,是不是自己修的有漏,他为什么总跟我说,我开始向内找,当时我想起师父的话。“你空间场范围之内只要是宇宙中对映过来的东西,它全部能够给你照射進去,这就是我们讲的遥视功能。”(《转法轮》)这正是我存在的问题,都是从大宇宙中对映过来我的不足之处,我开始向内找,肯定是我的问题,当时我找到在最近同修提出什么问题的时候,我表面上是祥和的采纳,可内心还有不让人说的状态,我说啥就是啥,总认为自己对,这颗不好的心隐藏的很深很深,这颗心不去掉怎么能行呢?表面上去做是给人看,师父看的是这颗心,通过这件事情我向内找后,这种事情就很少很少再听到了。

3、周围环境或使用的物件出现异常向内找

有一次我家的水管子漏水,漏的很严重,自己也知道是有漏,开始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几天后水管子照样漏,我站在水管子处和水管子说:“是你在提示我吗?我认真找了我的不足,我也会很快的归正,你也要自我调整达到良好的状态,既然我选中了你,也应该无条件的随我走到法正人间,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我也只好采用人的办法维修了”,一天过去了,可还是没有好转,我去了商店买了水管件准备维修,第二天维修工来了,用手试一下水管子一点不漏。在这时我也明白了,类似这样的事很多,我基本都是先找自己的不足,都是先看自己,既然修炼了,在我们周围没有一件事是偶然的。

要写的事很多,用千言万语也说不完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我现在做的和师父要求的还差的很远,我以后还要加倍努力做的更好。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批评指正。我要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黄金时间,我要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救度众生上。救度更多的众生,让师父放心。在整体的配合上修好自己,完成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