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邪恶不能“太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四日】近读明慧网第七届大陆法会稿件《明慧周刊特刊(三)》中《师尊牵着弟子手 大雾狂风平安走》感触颇深,尤其是文中“進京为师尊和大法说句公道话”段落中的两个情节给了我一个很深的启悟,那就是面对邪恶的迫害不能太软了。

其一,作者同修在天安门广场证实法时,见一同修的《转法轮》被恶警抢去、撕扯,作者同修上去夺,未夺回。大家被迫上车时,作者同修请师尊帮助,义正词严的对恶警说:“你身为人民的警察,应该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你随便强拿人民的东西,你算什么人民警察?!今天你不给把书拿来,就把这位老太太交给你。跟着你就不走了。”那警察真害怕了,慌慌张张的马上把大法书拿回来了,并道歉。其二,作者同修与各地很多同修被强行拉到北京体育馆后,不让吃东西、不让喝水、不让大小便,谁一动,警察上去就拳打脚踢。中午了,警察每人一盒饭,边吃边看守着学员。作者同修请师尊给胆量和智慧,站起来高声大喊:“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今天到这里来,都是被你们警察执法犯法逼到这里来的。我们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这是我们公民的合法权利,我们有权利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听与不听那是你们的事,凭什么不让讲话?凭什么不让吃饭?不让大小便?从古到今死刑犯还得让人把话说完、把饭吃完,还允许人拉屎撒尿。今天你们这些警察不让别人喝水吃饭,你们怎么还吃还喝来?今天光天化日之下,我亲眼目睹了人民养育的警察打人民,道德良心何在?!你们这些警察要知道:执法犯法,罪加一等。你们敢把今天的所作所为面向人民公布、面向全世界公布吗?”一席话震慑了邪恶,全场鸦雀无声。然后,警察弄来两个破客车皮当厕所,允许吃饭喝水,当天下午再没打人。

这两件事触动了我:对呀,面对邪恶不能太软了,要正气,要理智的把道理讲明。否则不但我们应有的权益被剥夺,而且还会遭到更進一步的迫害。

写到这儿,想起了我个人修炼路上的一段小经历:二零零一年一天早饭后,负责监督我的王村长突然来电话,说是镇政府的某人要找我谈话,让我马上去一趟。当时在我头脑里不配合邪恶的法理还不清晰,只是心想去了没好事,不能去。我就请村长转达某干部说我上班去不了。村长一听不耐烦了:“又不是我的事,你自己到镇政府说去!”我听后,有些气愤的说:“我是要你转达,反正我去不了。”说完就把电话撂下了。不一会,电话铃又响了,电话里出现了那个镇干部的严厉的指责声:“叫你来,怎么不来呢?!”我不软不硬的说:“我给人家打工,必须按时上班送货,不然老板能给钱吗?没钱咋吃饭?要谈、星期天谈吧。”我知道现在官场人物是不会牺牲自己休息时间的 那位干部一听,口气缓和下来了,“啊,原来这么回事啊,以后再说吧。”以后他再也没找我。

现在我体悟到,我们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对众生都要善。善、慈悲有巨大能量,能使一切不好的生命变好,所以,我们必须用善对待众生。但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环境、不同场合下、面对不同的生命,善的表达方式也不尽同,不能一概而论。面对同修、面对一般常人,我们必须以慈悲为怀,处处忍让,和颜悦色的对待;而面对迫害我们的邪恶之徒。就不能一味的忍、一味的承受,象个任人宰割的小绵羊。那种表面的善,实质是怂恿,是助长邪恶嚣张的气焰,使之更加邪恶。其后果不但会加剧邪恶对我们的迫害,也会使邪恶变得更坏、更难救度。这样我们反而无善可言了。只有大胆的曝光邪恶、有理有据的指出其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行为,打下其嚣张气焰,给其有力的震慑,進而讲清真相,劝其改邪从善,有可能使其幡然醒悟,停止行恶,从而得救。这才是大法弟子真正的善、真正的慈悲。

大法弟子在处理常人关系中,也存在软硬的问题。日常生活中也会遇到无理刁难、欺人太甚的恶人。对之,首先应视为是提高自己心性的好机会,应无条件的向内找,找自己哪做的不对。但是也不能一味的无原则迁就。必要时,也要把事情说清楚,指出对方的无理之处,使对方服理。使之少造业、少失德。因为常人的无理刁难、欺人太甚等状态,也是其恶的一面、魔性的一面的表露,过度的迁就也是怂恿,会使其向更恶的方面发展,对其不利。我们要为对方着想,以适当的力度发正念或以其它方式抑制其魔性的发展。

当然,我们不能太软,绝不能太硬。要显示出大法弟子的宽大胸怀和慈悲忍让的形像。说不能太软了,那就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骂我、我骂你,你打我,我就打你,陷入常人的争斗中,那就不是修炼人了。不管面对邪恶之徒还是一般常人,我们都要理智的、智慧的对待。耐心的说服,而不是乞求;理智的规劝,而不是讨饶。须因时、因地、因人而异。掌握好适当的分寸和尺度。这就必须多学法,学好法,用大法去衡量适用的软硬成度,不走极端,才会收到好的效果。

以上是自己读法会文章的一点体悟,说出来与同修们切磋。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