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十四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磕磕碰碰的走到今天。

学好法,正念正行

师父每次讲法都会强调要我们大法弟子多学法、多学法,我们大法弟子也都明白要多学法的法理,但我在实际学法的过程中,学师父的经文,尤其是新经文,精神头十足,但往往掺杂着好奇心,想看看师父又讲了什么我不知道但又很想知道的内容。说起来惭愧,学法十几年了还有这些心,带着这些心学法也是对师父的不敬呀!学《转法轮》时容易走神,我发现是一种观念在干扰:同样的文字学了多少遍了,从而心不在焉。为什么干扰的了我呀,不精進了,不知大法的珍贵,不知珍惜这稍纵即逝的正法机缘。怎么办?背法!一句一句背,一段一段背,把法深深的印在身体的每一个微粒上,旧势力想干扰都干扰不了,因为每一个微粒都同化了大法,邪恶还没等靠近就已经被解体了。

《转法轮》我现在已背到第十二遍了,学好法了,遇到什么事情都会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衡量。有一次,领导找我要我写什么保证,不写还要怎么怎么样。我不管那些,先发正念清除他身后的邪恶,然后镇定的告诉他我不写什么保证,我不会有什么麻烦,你上面的领导也不会找你的麻烦。领导用一种很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再次问我是不是不写,我坚定的说不写,并告诉他相信我说的。他挥挥手示意我走,以后他再没找我写什么保证。

我虽然没开天目,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即使有不足,旧势力也不配来管我,我有师父管我,我会在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下修好我自己。我们只有真正溶于法中,才能跟师父回家。

重视发正念

我有一段时间发正念,该立掌时倒掌,莲花手印时双手合拢了,是不是看不到效果就不重视发正念,这样下去可不行。

发正念非常重要,我总不能是那种不良状态,那我就睁着眼发,并增加发正念次数,只要有空就发。有一次我知道十月一日单位要升血旗,当天凌晨三点醒了,没有困意,干脆起来针对升血旗发正念,发了半小时左右,结果早上下起了雨,到单位上班时,听同事们说下雨了,升血旗取消了。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不管看的见看不见,发正念都要重视起来,这是为我们自己负责,为世人负责,为期盼我们的众生负责。

向内找,扩大心的容量,救度更多的世人

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虽然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也讲了不少,明白真相的不少,但我发现自己还是有分别心,挑选自己看着顺眼的讲,觉的面相、说话语气不善的,就不愿意讲。

我同办公室的一个同事,单位上的人都不太愿意和她多说话,因为她脾气怪,说话很容易伤人。刚开始我也不愿和她多说话,自己的情绪有时都要受她的影响,还回家跟家人(同修)说这人怎么不好,在同修的提醒下悟到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情,是不是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心,通过常人的表现让自己悟呢。找一找,还有不让人说的心,图回报的心,自己对别人好也希望别人对自己好,否则心里不平衡,缺乏慈悲心。她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还和我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也许和我的缘份还很大呢,我能不救度她吗?找到这些心后,有一天她对我说:“我也不想生气,可有时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觉的肯定是我身体出问题了。”我笑了:“没关系的,心态好了,也许身体跟着就好了。”她也笑了。以后的日子里,和她在工作上相处很好,也没感觉到那咄咄逼人的态度。我体会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的一层涵义。

有一天,我和她两个人在办公室,我给她讲真相,讲法轮功洪传世界,讲自焚伪案,讲共产邪党迫害,她听着,提出一些问题,我也给予解答。她突然说:“我不相信什么信仰,你信他,他就保佑你,我不相信,太玄了。”我说:“我不是非要你也跟着学这个功法,别反对就好,很多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再说了,你相信你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是吧。”她说:“我也知道共产党不好,但现在毕竟是它在执政,你觉的好,就在家炼吧。”这时来一电话办理工作上的事情就把话题叉开了。我觉的她还没有彻底明白真相,有机会我会再与她讲,如果其他大法弟子也有缘与她相遇,希望她能彻底明白真相并三退,我相信她会明白的。

这是我现有层次对做“三件事”的初浅体会,如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