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魔难 在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

魔难中得法

一九九六年九月下旬,我们学校开始竞聘上岗。我嫌原来的工作岗位不理想,再加上领导想尽办法整我的黑材料,我也想趁机挪动挪动不在这干了,就私下活动看好一个地方,准备上岗。心想这岗挺好,人少活轻,有时间就能练功(别的功),可我练的不是正法。正当我满心欢喜准备去上岗的时候,这个岗位突然派去了别人,我去不了了;而那时我又没有和原单位应聘,本来领导就不在意我,也没给我安排工作。这一下我成了没有工作的人了。如果没有工作那将意味着什么!刹那间,争斗心、怨恨心、各种名利心一下子全起来了,我急,我气,天天找上级领导告状,找人理论,整天委屈的抹眼泪。那时家里的环境也很紧张,丈夫有外遇,每天找茬儿跟我打仗,闹离婚;儿子正上高中。那段时间我真是焦头烂额,疲惫不堪。

这个难持续了一个多月,我的工作被安排到了有法轮大法学员的地方,那时我的名利心经过这次变故已经磨的淡了,对什么都无所谓了。同屋的法轮功学员这时拿出一本《转法轮》来,递给我说:“你好好看看吧。”我二话没说,接过书就看起来,越看越爱看,爱不释手。呀!这书这么好啊,我怎么不知道呢。从此以后,我走進了大法。

形势变心不变

正当法轮大法的浩荡洪恩传遍中国大地,人们奔走相告,一个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体强健的局面,呈现在中国人面前:多少人的不治之症得到康复;多少扭曲的家庭得到稳定;多少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在大法中化解;多少人在本职工作中兢兢业业;多少人为了他人的幸福甘愿付出……只有“真、善、忍”才能归正这一切。

然而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举起了屠刀,進行了长达十一年的血腥迫害,采用的迫害手段令人发指,江泽民之流及中共的罪行罄竹难书。

在这种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每个修炼人都面临着行与不行的考验。不管形势怎么恶变,人心怎么魔变,我坚修大法的心不变。二零零零年元月,我自己写了个修炼心得体会,认真回顾了自己修炼几年来的收获,以及对当时出现魔难的思考,经过前后思考,认定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唯一教人修心向善走正道的高德大法,我决定跟师父走,修炼不回头,做师父的合格弟子。这个体会的手稿我至今保留着。

冲破魔难,在法中升华

(一)过情关

得法后的一系列变化使我沉浸在幸福中,我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然而骨子里的东西和后天形成的观念象座座大山,横堵在我们修炼的路上,若没有恒心修炼的坚强意志,根本就无法逾越。修炼人的辛酸苦辣,只有真修的人在实修中才能体悟。尤其是这个情。

我这个人很重感情,由于当今道德下滑、风气败坏,许多人学坏不学好,还觉的自己活得挺滋润。我自觉对别人好,别人也对我好,可结果丈夫却对我变了心,在外科看病时结识了一个女人,为这事没修炼时我们经常吵架,大打出手,他的这些无耻行为使我伤透了心。

修炼以后虽然明法理,应该去掉情重的心,但开始悟的不深,他的这些不良行为时时撞击我的心,那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我曾对同修讲:“师父安排我什么难都行,怎么偏偏我是这个难呢?真不好过。”我想过多次要把他的这些丑事让同修们评评理,也不知怎的,这话始终没说出口。现在才明白那是让我自己悟、让我提高的。可想而知,那时我对他是眼见心烦,不爱理他,即使说话也没好气。可有一次,他下半夜两点才回家,我一见气就不打一处来,顿时数落起来,人家没听我的睡着了,我也只好睡觉。我做了个梦,梦中在母亲家炕上躺着,眼望窗口出神,不一会儿天空飘来一朵白云,正好在窗口停住了,只见从白云里吐出一朵黑云,这朵黑云透过窗口直奔我而来,一下子糊在我脸上,我大叫并使劲往下撕扯,怎么也拿不下来,难受极了,最后把自己叫醒了。一睁眼已是早上四点钟了,赶紧起床去炼功点炼功。想这梦中情景,这不是点悟我心性没守住,业力又回到我身上来了吗?止不住的眼泪从家里一直流到炼功点。我恨自己怎么就守不住心性呢?同修见了直问我是怎么回事,我一说她们也都说我做的不对。

在整个修炼过程中,在男女情的割舍上我是一点点往下放的。我悟到前生前世造的业今生得还,尤其今生修大法了,这业更得还干净,所以我遇到这些魔难不是偶然的。修心断欲去执著,真正从人中走出来。我从一时一事做起,逐渐的放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以及各种不好的心,从心底深处改变着自己。一次他又为点小事无理取闹,我没有和他一样,只是劝他说:“快上班吧,不然要迟到了。”他望着我再也想不出说什么。在经历无数次的心灵碰撞中,在剜心透骨的过关去执著中,是大法改变了我,使我基本放下了这个情。以后再出现考验我心性的时候,马上能想起师父说的话:“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精進要旨》〈真修〉)以此来鞭策自己。

人的情,无不渗透在我们的生活中,修炼人要一思一念在法上,时刻要看淡它,去掉它,修出慈悲来。随着我不断的学法炼功,提高心性,加强修炼意识,我们炼功人身体的能量、正的场越来越强,也能制约着家人,家里的环境越来越宽松,很多不正的地方都正过来了。

(二)冲破“病业”形式的迫害

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修炼中遇到的每次病业关,我都是高高兴兴的过,因为那是师父在给我消业,给我净化身体。师父给我很多东西,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修炼十四年了,我的身体一直非常好,六十二岁的人了,干啥也不打怵,干活走路骑自行车一点也不次于年轻人。常人见了总是很羡慕。

我于零四年从单位买了一套住房,起了利益之心,整天算计装修花钱的事,把修炼的大事放在一边,致使邪恶钻了空子,要置我于死地。零四年十月的一天晚上,我突然感到脑袋异常,紧接着上吐下泻,天旋地转,身体不能动了。家人一看不好,立即送我到医院抢救。经CT检查,诊断是脑出血。又紧急送省医院检查出有脑瘤,要马上动手术取瘤。那时我思想很清楚,就是身体动不了。家人及弟弟妹妹们很害怕,积极张罗做手术。因我的血型特殊,血库无血源储备。当儿子问我怎么办时,我说赶快回家。那时只有一个念头:快回家听师父讲法。

旧势力及邪恶强加给我的病业假相既急又重,回家后,我真是在人间、地狱来回走。我守住一念:我就听师父的,你再折腾我也不怕。眼睛睁不开就闭着眼睛听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能睁开眼就躺着反复背《洪吟》;能下地就炼功;满脑袋装的都是师父的法。什么生死,什么钱财,什么这个、那个的,我头脑中一概没有。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恢复的很快,一个星期下地;两个星期上户外;一个月基本痊愈。看见我的人无不惊讶,因为脑出血在常人来说不是死就是留下后遗症,而我却是活生生的健康人。人们从我的身上也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

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师父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而邪恶也时刻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如果修炼人时刻在法上,师父就加持;如果修炼人脱离了法,那邪恶就置你于死地。这一场“病业”形式的迫害使我真正的明白了修炼是一点也含糊不得的,只有在法上修才是最安全的。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唯有抓紧实修,让师父少一份操心、多一份欣慰来报答吧。

(三)正法正悟 正念正行

从人间表面形势上看邪恶还很猖狂,可实质上在另外空间已经被整个正法洪势所包围,正法形势发展很快。这就要求我们大法弟子在这期间能够跟上正法進程,尽快的销毁邪恶、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在零四年这次魔难以后,深知自己落下很远了,必须加大学法力度,事事时时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以适应正法形势要求。为了让同修们及时看到《明慧周刊》,我买了打印机,还有旧电脑,做起了资料。由于初做,什么经验也没有,电脑没有任何安全措施,打印机声音也大,这样做了大半年年时间,最终被恶人发现而被迫停止。此后,恶人就没完没了的盯上我了,走哪跟哪。我没有经过这些事,不知怎么办好,和同修说还不愿意听我说这些话,我很苦恼,其实就是怕心重。

经过一些时日,我静下心来,多学法,向自己的心里找,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我悟到:学法没有入心,只流于形式;做事心强,想弥补以前的过失;对除恶没有重视,发正念的次数和时间不保证,还有一些其它方面做的也不太好,都是导致我被邪恶迫害的原因。我找到了这些不在法上的问题所在,从新调整自己。

大法弟子做三件事、救度众生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而中共属下的流氓干偷偷摸摸、背后见不得人的事,它们是怕我们的,我们怕它们干什么。再遇到这种情况,我不为所动,正念清除邪恶,继续做我该做的事。为了不至于连累同修,我自己又从新买了小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技术同修给我的电脑做了加密系统,教会我很多电脑知识,我学会了刻录与镜像。一段时间我基本上是自己出去做讲真相的事。在证实法的实践中,心中装着法,不把邪恶放在眼里,正念就足,效果就好。尽管和同修联系少,但我通过明慧网和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心相通,我不觉的孤单,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三件事要有机的联系起来做,在各种环境中都按法的标准来要求,既要实修自己,又要救度众生。讲真相相对难一些,面对的什么人都有,你去救他,有理解的,有不理解的,甚至要举报的,救人真是不容易。但是宇宙正法,你不去救他们,他们就将被淘汰。师父慈悲众生,要我们多救人,只要是师父说的我们就去做。难也去做,因为这就是修炼。我不管到哪里,只要有机缘就讲真相,劝三退。同学、同事、亲戚、邻居,凡是想到的看到的都去做。

有一次过马路,天下着小雨,我打着伞走在斑马线上,走着走着,一个老者钻進我的伞下,我一看这不是送上门来听我讲真相的吗?老者很相信法轮功,但啥也没入过,我说你就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他高兴的答应了。讲真相中得做到心稳,不惊不怕,一次在路上遇一老教授,是个老党员,开始怎么也不退,我就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邪灵,他马上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还告诉我他用哪个姓哪个名退。这时一辆公安车慢慢开过我身边,在路上转个弯开走了,我没理它,继续做我的事。还有时遇到两口子给他们讲真相,女的退男的不退;母女有女儿退母亲不退;有的一讲就退;有的讲几次也不退,各种情况都有。

师父给我们留下了大道无形的修炼形式,也指出集体学法的重要,我这时有参加学法小组的愿望,又不知哪有。一次走在市场上,遇见一位不认识的同修,她见到我显的很熟识,打过招呼并问我:“你还炼不炼?”我说:“这么好为啥不炼?”同修相见倍感亲切,我当即说了我的想法,同修马上帮我找到了学法点。学法小组的人我都不认识,是宇宙大法把我们连在一起。通过学法、切磋交流,我们彼此相知相识,每个同修对学法都很认真、专注;我们在一起谈修炼的体会;讲真相劝三退中遇到的各种人、各种情况;彼此鼓励,互相嘱托:比学比修,共同進步。我在这里学到了同修们的很多长处,尤其是老年同修那种学法认真,一丝不苟,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做的都非常扎实、非常精進,集体学法真是太好了。

在这里,我的这些设备都派上了用场,需要什么就能做什么,及时收集明慧网上的最新动态、及时传达给同修,及时从明慧网下载并打印师父的新经文、真相资料,刻录神韵光盘等等,为同修们讲真相、救度众生准备了充足的资源,我们学法小组更加有生气。当然其中有很多细节、大量工作都是我应该做的。

我很想念师父,是大法使我脱离了低级趣味,成为向更高层次迈進的人;是师父的慈悲苦度,把一个业力满身的生命从地狱捞起、洗净,给我们无限荣耀、成为永久生命的人。这是旷世以来宇宙从来没有过的,这种恩德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我想起这些就要流泪。我要在剩余的时间里抓紧实修,尽快达到修炼人的标准,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