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回家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我是老年大法弟子,文化不高,我悟到修炼人得证实法,投稿写心得体会也是证实法的一部份,不管写的好不好,这是我的责任。下面我向恩师汇报。

有幸得大法 走上修炼路

我从小很苦,一岁死了娘,继母虐待我,几次想害我,我命大没死了。我很相信天命,结婚以后供了各种佛像,祈求神佛护佑。但是不管用,生活还是很苦,身体有多种病,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经常和丈夫、孩子发脾气,老是觉的生活没有意思。九五年下半年有人给我请了一本《法轮功》,我想有那么多佛保佑我,这本书能有啥用,再说我文化水平低,也看不下来呀,就放那没看。

九六年正月初二这天早上,全家人都在看电视,我闹心不想看电视,无意中走到孩子屋里呆一会,突然看见窗台上面扣放着一本书,我想把书翻过来正面放,就拿起来顺手翻一翻,一看怎么觉的目录里说的象对我说的话呢,又翻看书里的照片,这时照片上的人就象真人一样看着我,嘴里好象要说什么,眼睛放着亮光。也不知怎么的,我心里特别难受,眼泪唰唰就流下来,哭了一阵子。又翻书看看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慈祥的看着我笑,忽然我觉的心里从来没有这么亮堂过,只觉的浑身上下特别舒服,这不就是真佛吗?这不就是我的师父吗?那个高兴啊,我找到修佛的师父了!当即我拿起《法轮功》这本书就看起来,从此以后我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路。把原来那些佛像处理之后,就专一的修炼起了法轮功。

法轮佛法的法理解开了我多年不明白的地方,原来人的苦难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我为什么这么命苦,为什么活的这么难,这一下子全明白了。我努力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没事就学法,每天坚持炼功,我觉的我活的很快乐。不知不觉身体所有的病都好了,走路一身轻,原先心情不好爱发脾气的毛病也没有了,见人就乐,丈夫、孩子都说我变了。

修炼法轮大法很神奇,一次我躺在床上想直直腰,不一会儿我就觉的身体慢慢的飘起来,把我吓的够呛。起来落下,落下又起来,这样反复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还经常看到眼前有很多的小法轮在旋转,非常好看。这都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好好修炼。

我们那个地方当时学法炼功的人不多,能有十多个人,但大家都很坚定。有一天,我做了个梦,看见一块石头瞅着我笑,一个同修过来我就告诉她这个事,我说石头有眼睛还是双眼皮,还有厚厚的红嘴唇。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点悟我应该去洪法。每到星期日我们就和其它地方的大法弟子一起到广场去洪法炼功,经过不懈的努力,我们炼功点的人越来越多。我看见我们的炼功点上空有大法轮,红光罩着一片红。我每次都不愿离开,就愿意在那个场里呆着。

迫害中坚定正念,证实大法

谁知这么好的功法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不让炼了。江泽民之流与中共相互利用,硬是违背天意,开始迫害法轮功,把中国社会引向了黑暗,把中国人推向了深渊。当时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周围环境都受中共欺骗宣传的影响,家人也不支持我炼了,社会上更是一言堂的声音,好象天都塌下来一样。我去街道问为什么,一个女办事员说这是上边的命令,她也承认法轮功挺好的,还劝我别上火。同修间也不象往常那样了,一下子失去了修炼的环境,每个大法弟子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大魔难。我象个孤雁一样,不知怎么办好,家里没人时自己大哭一场。

外边不让炼,我就在家学法炼功。我调整心态,悟到:修佛不能一帆风顺,这条路上肯定有魔难,有魔难才能考验人呢,我听师父的,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邪恶再使坏,也阻止不了我在通往神的路上修炼。

有一天我正坐在床上,忽然看见西边墙上飘来一张纸(其实是个影儿),上面写着黑色的字,油黑油黑的,我们这个空间没有那个颜色,曲里拐弯竖着写的字我也看不明白,就没在意。过一会儿,这张纸又出现了,肯定是让我做什么。这时我悟到是不是我写过什么,让我兑现哪,要是我写的我就应该去做。那时就想到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正巧有两名同修也要去,我们就结伴一起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到北京之后,全国各地为大法上访的大法弟子很多,大家都是一个目地,所以就有共同语言。当天晚上好几十人在一个同修家开了法会,在一个上访单上大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同修都知道这是押命,可谁也不退缩。我们那次去的人听说不少人被抓。回来后,我地的公安局局长说我们是漏网的鱼,我自然就成了重点对象。以后差不多天天家里老有电话,骚扰不断。我一看不行,得在法上认识法,我得给他们讲真相。我就到派出所跟他们唠嗑,讲述法轮功的真相。他们也承认炼法轮功好,只是吃这碗饭不得已才这么干的。我给他们讲了善恶有报是天理等等,让他们善待大法弟子。从那以后情况就好多了。

零一年和零五年,我两次被抓去马三家劳教所,在那里受过酷刑,打过毒针。但我一直不屈服,就是要法不要命。恶人、警察也拿我没办法,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堂堂正正的闯出了劳教所。

讲真相救度世人

回来之后,我抓紧学法炼功,赶紧补课。在实修自己的基础上,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零二年,真相资料奇缺,为了证实法,我们几个同修就自己多次动手做横幅、写标语。白天找准挂横幅、写标语的地方,把写有真相内容的大红绸子横幅藏在大棉袄里,心里什么也不怕,上半夜去往厂区、生活区等地迅速挂好。有的时候很顺利,有的时候得用智慧,须躲开便衣警察、公安车的监视,绕弯子把横幅挂上。有一次,误打误撞的挂到了一个派出所的后面,那些天警车天天叫。有时候弄到下半夜才回家;自己动手写标语,用两面胶把大法真相粘贴到大街小巷、马路两旁电线杆上。我们所做的这些极大的震慑了邪恶,邪恶想抓写标语、挂条幅的人,它就是抓不着。我们利用着各种形式证实法,目地就是要叫世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抹去他们头脑里被中共欺骗宣传的阴影。

零七年从劳教所出来后,正法形势发展太快了,国内国外的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邪恶不敢太嚣张。但邪恶就是邪,就是毒,就是坏,表面不象前几年那样公开的坏,实质上暗地里干的更阴损。为了剥开邪恶的画皮,《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讲真相、劝三退,揭露邪恶,三退大潮把这个邪党吓的心惊胆颤,耍尽了流氓,但也挽回不了它解体的命运。

我时刻牢记师父的教导。我是一个法粒子,理所当然的应该冲到最前面。我利用各种场合,坐车到郊区,到农村,到集市市场,尽一切可能的讲真相。有的时候我用讲故事的方法讲真相,有一次买菜时和小贩讲张果老倒骑驴的故事,继而讲到法轮功,几个人围着听,讲完后一个人问我念“法轮大法好”出声行不行,我说行,他当即就举起胳膊大喊:“法轮大法好”,连喊两遍,大伙都开心的笑了,这是他们明白真相后发自内心的笑。

有一回我打三轮车带上真相资料到农村集市去讲真相,骑三轮车是个小伙子,他边骑我边讲,小伙子顺利的退出了团队。下一次去集市讲真相打三轮车又碰上了这个小伙子,小伙子高兴的喊:“大姨,还坐我的车吧。”一路上说也怪,走出不远有一四十多岁的妇女提着大包小包拦住这车,那就上来吧。我自然不能放过这机会,几分钟就让她退出了党团队,一会儿她就到地方下车了。紧接着又上来一个女的,我又给讲退了。我悟到这是师父给我领来的有缘人,我得去做。

我在讲真相中,绝大部份人都能接受大法真相,做了三退,还有的是一家一家的退,人们明白真相后他们有了未来该多高兴啊!有的人已经三退了,看到我总问还有带字的吗?我明白他是要真相小册子,有就给他。有时去市场买菜,别人都挑好的买,我挑不好的买,卖菜的很感动,再一讲真相准退。有时候坐出租车讲真相,司机三退之后,一高兴要少收钱,我都是多给钱,救一条命值多少钱哪。

为了给同修们开创一个学法的环境,我说服了丈夫和孩子,在我们家成立一个学法小组。同修们定期到我家学法、切磋交流,共同在法上提高,我们证实法就更有保证了。我们学法小组办的越来越好,真相资料也充足,在证实法的这条路上我们越走越坚定。

师父的《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后,我反复学了好几遍,知道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我得抓紧实修,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做师父的合格弟子,让师父放心。

感谢师尊的救度之恩!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