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莱西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姜淑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零年十月八号下午三点半左右,山东青岛莱西市中共警察在法轮功学员姜淑娥外出时将她绑架,并抢走其家中钥匙,闯民宅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物品,其中还将姜淑娥房东的一条白金项链也盗走。姜淑娥后有幸走脱。

以下是姜淑娥自述被恶警绑架、抄家经过:

我叫姜淑娥,女,今年四十三岁,是莱西城区法轮功学员,现在城区租房住。(因我的家庭在二零零一年被莱西恶警、恶法官王青云违法拆散,至今没有合法离婚手续,明慧网上已有报道)。

二零一零年十月八号下午三点半左右,我骑着房东家的电动车外出时,走到莱西李家疃东(立交桥处)往北拐弯时,一辆黑色轿车开到前面挡住了我的路,恶警李为魁(当时不认识是李为魁)边打电话边从车上下来,当时我想从轿车的左边过去,司机也把车往左边开过去,把左边的路全挡死了。我想倒回车从后边过去,这时看见后边也过来一辆黑色轿车,停在我身后,恶警张鲁宁从车上下来了,我看见张鲁宁时还和他打了一声招呼(当时我不知道是来抓我的)。这时恶警张鲁宁说:老姜,上车吧。恶警李为魁也过来往车上拖我,我质问张鲁宁:“为什么绑架我?”张鲁宁说:“没有绑架你,只是问你点事,问完你就回家。”我又质问张鲁宁:“有事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到我家里去找我谈?为什么在路上绑架我?”恶警张鲁宁趁机抢走我电动车钥匙。这时,恶警李为魁、张鲁宁、还有一个“六一零”人员姓林的,过来掰开我握电动车的手,往车上拖我,我不配合他们,也不上车。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警察抓法轮功学员了。”最后我被恶警绑架到公安局大院里。

车刚停下,一男一女两个警察就拿着手铐从楼上下来,打开我坐的这辆车的车门,一边给我戴手铐,一边抢我兜里的钥匙。我一边挣脱手铐、一边紧我兜里的钥匙,女警察对司机说:“拿出你那副手铐来我就不信戴不上。”我说:“手铐是铐坏人的,不是铐法轮功学员的。”他们四个人拿着两副手铐铐我一双手,还一边抢我兜里的钥匙,最后,恶警强制给我戴上手铐,钥匙也被抢走了。

沈涛过来对他们(其中一个司机、一个警察、一个“六一零”人员)说:“先把她拉望城(指望城洗脑班)。”我一直是被戴着手铐拉到了望城洗脑班的,就连上厕所也不给解开。开始我要求上厕所并给我解开手铐时,他们说没有手铐钥匙,我说:不解开手铐怎么上厕所?等我再次要求上厕所时,他们就打电话请示沈涛说姜淑娥要上厕所,并要手铐钥匙时,沈涛说:“让她等一会儿再上厕所,人(是指一个女的)一会儿就去了。”不知等了几个小时,拿钥匙的小司机才拉着一个小女警察来,我才得以上趟厕所。

晚上大约有八点以后了,恶警沈涛、张鲁宁、还有隋国勤也去了洗脑班,沈涛就问我:“莱阳开庭你什么接着请帖?你没去?我去来,并且我还进去听听,就是那么些事就是了。”我对恶警沈涛说:“你不要再说了,你手里还有好几条法轮功学员的人命呢。”当时房间里还有一个不明真相的小警察,小警察看看我,又看了看沈涛。

又过了一会儿,法轮功学员蒋华也被绑架拉来了,蒋华和我被关在一个房间里。接着,我被恶警沈涛、张鲁宁叫过去问话,不管问什么我一概不配合,我再次质问张鲁宁:“为什么绑架我?”张鲁宁说:“有人举报你,说你带着东西满街跑。”我说:“你撒谎。”我再次劝善他们别再作恶了,就是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家人着想啊。沈涛冲着我说:“这句话你不配说,你哪里有家,你哪里有为你家人着想来。”我对沈涛说:“沈涛,今天导致我的家庭妻离子散的全是你一手造成的,你有推卸不了的责任。”看我不配合他们,就叫我回到关我的房间了。

清晨二、三点钟左右,我和蒋华一起走脱了。

后来得知:恶警抢走我的钥匙后,非法闯进我家,洗劫了整个家(是我租借的房子,当时我的房东不在家,已经出差好几天了,据估计也好回来了),抢走我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还有摩托车、手机等物品,就连我房东的一条白金项链也被盗走。家里被翻的一片狼藉。恶警们又拿着我的钥匙,打开蒋华家的门,绑架了蒋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