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与“学习”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七日】谈到学习,人们自然会想到:学习应当是一种有益于人知识技能的提高和精神道德升华的良益活动,是有益于个人与社会的,是对人类文明起积极作用的。谈到谎言,大家一定会认为:谎言对人对社会一点好处都没有。谎言可以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扼杀善良;谎言使人心智迷失,是非不分,善恶不明,恨不该恨的,反对不该反对的,误导人做出一些不该做的错事、傻事;小则害人,扭曲正常人的人格,变异正常人的思维,摧残人的心灵,导致人生大错;大则摧毁人的道德良知,祸害国家民族。谎言如毒药,是人与社会要主动去杜绝的东西,如果谁要是说编点谎言来供人学习,定会贻笑天下。

然而人们却看到了,在中国,《半夜鸡叫》、《白毛女》等等红色谎言充斥在教材里供学生学习,被称作教材里的毒奶粉。还有一种更为恶毒的灌输谎言、并用谎言强行改造人的方式,就是由中共“六一零”特设的一种特殊洗脑班,就是用强制的手段,强迫人“学习”谎言。

提起法轮功人人皆知。法轮功,又名法轮大法,传世十八年,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修炼法轮大法能使人身体健康,道德高尚,不仅修炼人身心受益,而且能使社会道德回升,利国利民。所以法轮功得到世界各国政府及民间褒奖三千多项,很多地方还有了“法轮大法日”、“法轮大法周”。今年十月,加拿大温哥华市民提议把该市中心的号佰街上划出的自行车道命名为“法轮功道”,中共对法轮功的种种栽赃构陷,早已成为历史的谎言。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操控庞大的国家宣传机器制造出什么“不准吃药”、“自焚”、“自杀”等等弥天大谎来抹黑法轮功。这系列国家级谎言,编的有声有影,欺骗性极强,毒性巨大,而且,这类谎言是针对每一个中国国民进行欺骗与毒害的,流毒甚广,遗祸中原。

但在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讲真相活动中,早把这些谎言一个个揭穿。就中国大陆来说,很多民众已觉醒,不再听信中共信口雌黄的谎言宣传,这些谎言失去了往日的张狂,再也不敢在国家宣传媒体中公开露面。但是,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继续,人们意想不到中共邪党会使出诡异毒招──再度利用这些谎言,以强制“学习”的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八月份,四川泸州江阳区、纳溪区、古蔺县、叙永县的某些街道、社区、镇政府、村党委等各级政府部门的邪党徒,与当地政法委、国安、“六一零”特务相勾结,绑架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到纳溪、古蔺两地强制“学习”。学习什么呢?全是十年前中共诬蔑诽谤法轮功的那一整套官方谎言,而且这些谎言是重经加工改造过的。如傅怡彬杀妻案,大家还记得,当初出现在电视上的傅怡彬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思维混乱,翘着二郎腿不停的抖着。经查证,原来他是被中共利用来冒充法轮功学员的精神病人。这个谎言破灭了,中共又重新制作一番,在原画面中画蛇添足的添加了傅怡彬打坐的图片,与一些更血腥的场面,企图增加谎言的可信度和恐怖感。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也有了新版本。原来,在全国播放的电视上,可怜的小女孩刘思影大面积重度烧伤后,全身从头到脚裹的严严实实。这违反医学常识的破绽被揭穿后,新版本的刘思影露出小脸,隐藏了像打了石膏一样的身体;王进东全身烧伤,夹在两腿间盛汽油的塑料瓶在高温烈焰下完好无损,新版中的王进东再次经历玩火的死亡游戏,重拍了没有塑料瓶的镜头。

对于这些谎言拙劣的造假伎俩,法轮功学员一眼就能识破,并能当场将其揭穿。明知谎言洗脑无效,参与洗脑迫害的人员在邪党“六一零”指使下,仍然每天逼迫着法轮功学员重复看、重复听那些血腥的谎言,逼迫着法轮功学员按照洗脑班的意图写出谎言灌输后的体会、认识,就如明知是一壶毒酒,不喝也要强行灌你喝,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必须达到谎言洗脑的目的──“转化”,即写“转化书”,书面保证放弃“真、善、忍”信仰,不再修炼法轮功。这就是所谓的“学习”。

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内的法轮功学员,在失去自由的高压中、经受着精神被迫害、正信被虐杀的痛苦折磨。如头脑清醒正念足的、抵制谎言洗脑、拒绝被谎言“转化”、不写“转化”书者,就被认为是“思想顽固”、“认识不好”、“表现不好”、“配合不好”,甚至被扣上“反对某某党”、“要想推翻某某党”等等政治大帽子,还被威逼、利诱、恐吓,说什么:写了早点出去,关你在这里舒服吗?你不写,没你好下场;弄你到其它地方去,弄你去劳教、劳改,有好日子给你过等等。

强制人学习谎言,企图用谎言改造人的精神世界,用谎言改变人的信仰,实在是荒唐的令人难以置信;逼迫人接受谎言洗脑,用谎言加暴力对人进行精神与信仰的迫害,更是邪恶至极。这种毫无理性的事,全世界恐怕只有邪灵附体的中共恶魔才干的出来。

其实,绑架他人、非法拘禁他人的所谓“学习”,非法剥夺他人信仰自由的所谓“学习”,强行灌输谎言的所谓“学习”,是地地道道的违法违宪的犯罪活动。所以,“学习”的地点高度保密,洗脑班断绝法轮功学员与家人、与外界的联系,被绑架劫持来的“学习”的法轮功学员一天二十四小时被严管,“学习”在高压中、在秘密的囚禁中进行。

被绑架劫持到洗脑班“学习”的法轮功学员,在失去自由,身处囚笼的高压迫害下,不断的给洗脑班参与谎言洗脑迫害的政府官员、警察、司法、“六一零”人员讲真相,以唤醒他们的觉悟良知,希望他们不要被谎言所迷,更不要利用谎言迫害法轮功学员。当初,中共发动这场大迫害,是以这些谎言作基础煽动仇恨,误导与毒害民众的,如今已走向穷途末路的中共,妄图再度利用这些失效的谎言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过是黔驴技穷,苟延残喘罢了。希望帮助中共邪党兜售谎言继续维持迫害的人,看清自己的处境,想想自己的前途,再想想散播谎言祸乱天下,于己、于人、于社会有多大的危害?掂量一下自己的罪过吧,思量一下如何悔过自新,做个对己、对人、对社会负责的好人吧。

本次参与泸州市纳溪、古蔺洗脑班犯罪活动的人员不完全统计有:

王旭,江阳区政法委“六一零”头目,从九九年“七二零”起迫害法轮功至今;纳溪政法委副书记张德生、纳溪公安局局长习近之、纳溪街道办事处主任张德珍、街道办事处“六一零”负责人傅磊;专门上洗脑课的国安副队长卢广;做帮教的有纳溪法院庭长潘_书、百节镇的政府人员的敬守燕、纳溪棉花坡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田太云、安富街道办书记、纳溪友谊路社区人员及社区警务室多名警察;泸州市江阳区华阳乡政府邪党书记欧明才、华阳乡青山四队大队邪党支部书记韩明群;泸州市江阳区蓝田派出所所长郭智明、范昌雷、李露;蓝田宪桥社区联防队队长张国华、蓝田东升桥社区李有全、蓝田镇政府人员汪朝源;蓝田上坝村妇女主任韩华明、蓝田上坝村村长王开华;蓝田特林桥社区陈大平、陈泿富、黄丽莉;叙永政法委李勇、叙永国安冯光友;古蔺书记陈某、雷某、主任郭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