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图牧吉女子劳教所的黑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目前的中国社会是个对人管制很严厉的社会,劳教所就是中国目前专制和暴政的集中体现。换句话说,那里就是摧残人性的地方,扭曲和变异人性,是个真正令人恐惧胆寒的地方。国际社会一直在声讨恐怖主义,可是世人有几人知道中国的劳教所是真正的恐怖主义的集中营。

劳教所弥漫的恐怖和对人性的扭曲

笔者只恨自己表达能力有限,不知用什么词汇才能够完整地、形象地展现给国人劳教所的真实面貌,告诉国人同一片土地上隐藏着的邪恶和恐怖。由于外面世界和劳教所里截然不同,从行为方式、思维逻辑、甚至语言都不同,所以社会上的人们难以理解那里的情形,更体会不到它带给人的紧张,然而在劳教所,压抑、恐怖、恐惧仿佛让人窒息的感受,是分分秒秒地存在。那里一直发生着罪恶,更由于国人的麻木,使罪恶者还感到很荣耀。

图牧吉女子劳教队女干警(包括大队)不超过三十人,男的(称护卫队)不超过六人,这些人就能在那小小的方寸之地制造着的恐怖氛围(当然也有个别善良的)。对于很多人来说,干警本应代表着惩恶扬善,公正无私,为民做主,可是在中共的劳教所,干警与冷漠、刻薄、狠毒甚至与魔鬼联系在一起。有多少进过图牧吉劳教所的人(法轮功学员除外)说过,上这里来学得更坏了。为什么会学坏呢?这里不是劳动改造人的地方吗?学坏的原因当然与整个劳教所的氛围有直接关系,由于这里弥漫着邪气、歪气,那么被关到这里的人,唯有符合这个气才能在窒息中稍微能喘气似的。

劳教人员的变坏又与一些干警教唆利用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直接关系。由于整个劳教所的利益与法轮功学员的被强迫“转化”(强迫放弃信仰)的情况挂钩,所以为了迫害这群善良正直忠诚刚正不阿的修炼人,为了使这群人说出违心的话,恶警们就会不择手段。其中最主要的手段之一就是利用普教迫害法轮功学员,让本来毫无关系,认识都不认识的普教与法轮功学员之间产生利益矛盾。对于普教,在劳教所减期就是最大的利益。为了这个最大的利益,有的普教就会对善良的又与她毫无恩怨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丧失人性,而嘴里还振振有词,进而又扭曲了人性。

由于受这个邪气的影响,有个别善良的干警会告诉个别劳教人员特别是法轮功学员:你们可别说我好啊!读者看到这里是不是感到很纳闷,这种思维就与社会上不同了。在社会上的人谁不希望别人说自己好呢?可是在劳教所的干警却害怕别人说自己好。为什么呢?

这要从女队的大队说起。在图牧吉女劳教所开会是象吃饭一样频繁。有个别干警曾反感地说道:天天开会,整得象文化大革命似的。而开会的内容大都与法轮功学员有关。就是怎么整治法轮功学员,怎么“看住人”之类的见不得人的会。有好几次,法轮功学员在二楼窗下曾无意中听到她们开会的内容(会议室就在这个二楼的上面),比如,大队长在训干警时说:你们不准与法轮功学员聊家常,不准与法轮功学员走近,不准……告诉你们不准把这里发生的事告诉家里人,六月份的事情(零八年六月,这里发生了大型打人事件),在家属区传得沸沸扬扬……

在这样的背景下,哪个干警都害怕法轮功学员说她们好。因为那样在劳教队干警里就得成另类了,恐怕得遭打击批判了,最轻也得是被领导“另眼看待”了。

劳教人员在生活上受到的虐待

劳教人员的生活情况不是乐观的,比如六七十人只用一个水龙头(水龙头上边把手还是折的)长达半年之久,最后是因为要来检查给换掉的。劳教人员洗漱间里的灯几个月没电,在黑暗中洗漱已成习惯,后来因为大队长要来洗澡,这才“及时”换了灯泡。十几人、二十几人住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连这里的干警进来都会大吃一惊说:这不是大车店了吗?

当然并不是没屋住,只是这样看起人来方便。食堂的饭菜由于“没人”监管,劳教人员长期吃一些单调没油水的菜饭,干警们也没人过问。由于食堂的班长为了自己的减期而讨好队长,所以精力都放在队长的饭菜上了。比如队长吃的馒头是白白的、松软的,而劳教人员吃的却是黑黑的、硬硬的,甚至酸酸的。队长逢年过节大都是八个大菜,而劳教人员每天只有一顿的菜也少见油啊。而队长们伙食费每天二元,也就是说她们吃的都是国家拨给劳教人员的伙食费。当然了吃的话题太多了,比如劳教人员吃的油为什么少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油到了个别干警家的锅里了。劳教人员长年吃不到饼、手擀面等等,那里的劳教人员馋得象饿狼似的。

对于干警打人问题,大队更是置若罔闻。当然大队长本身也是参与打人者。除一把手贾梅狡猾的躲开外,其实打人也都是在她的默许之下,才会有打人事件频频发生。篇幅有限,在此不再举这方面例子了。打了人,干警从未受到批评。在那里干警打人是对的,法轮功学员挨打也就成了“理所应当”的。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句话在劳教所体现的淋漓尽致。

奴役劳教人员导致生病得不到医治

利用劳教人员干苦力也是图牧吉劳教所的一个特点。而且越是活儿干得好,配合得好的人越累。给干警干私活儿常常是到深夜一点左右。虽然大队长表面上禁止,但监控室值班干警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要换作是法轮功学员炼功的话,恐怕早就暴跳如雷了。所以在这个劳教所,除了针对法轮功学员,其它一切禁止都是假的!

由于这里的环境再加上干活累,被关在这里的人绝大多数身体都会出现异常,甚至得各种病,如:心脏病、胆囊炎、脑血栓、皮肤病,还有吐血的等等。当然更有是旧病复发的。由于紧张的环境,心脏出现异常的占多数。身体出现病态后,看病的过程对于这些劳教人员来说更是苦不堪言!在社会上的医院,大夫是怕检查不出病,而在图牧吉是怕你有病。所以不管你是多难受,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没事儿”,“自己调整调整心态”等等。当然不说你是装的,已经很好了。准确的说,在图牧吉得病难受还没有看病的过程难受。

什么关心、善待、温暖,这些词在那里是奢侈品。干警大队不得不过问是怕担责任。身体再出现几次难受,那就不耐烦了,谩骂,怒吼就上来了。在那里经常是普教要药要不着药吃,法轮功学员有的不吃药,却非逼着吃药。我们可以试想一下,当我们身体很难受想吃药,去要药,被告知没有药,等两天吧。好不容易大夫来了,又好不容易给你开了药,结果药来的时候,又没有你的药,却有别人的药。为什么有别人的呢,是因为她与队长的关系好。这时你又看到队长对不吃药的法轮功学员大吼大叫。请问难受的你会是什么心情?这种情形在图牧吉女子劳教所是长年发生的。

惊魂动魄的“检查”

在图牧吉女子劳教所还有一个景象是不得不说的,就是来检查。一个星期里不知何时哪刻会发生这种惊魂动魄的时刻的,一个星期里不下几次。在社会上来检查,也是较正常的,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谁怕检查干什么呢?而在劳教所,检查的意义就变了。可以用如临大敌的恐怖来形容的。

队长们很怕自己的工作有疏漏,把心理的压力和恐惧却压给了劳教人员。不许劳教人员出问题,而如果检查时出问题,劳教人员仿佛就会被枪毙似的。要来检查时,劳教人员通常脸色发白,心跳加快,心仿佛要跳出嗓子眼,不知坐还是站,最想去的地方就是厕所,觉得那里安全些,可以不受到伤害。而这个检查有大队的、科里的、所里的、还有外来参观的。

每个星期都有为了检查,劳教人员忙上忙下,得紧张好几天。当官的可能就是轻轻松松一走一过,而那里的劳教人员却是一次次心灵的煎熬啊!

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来说,如果外来检查还意味着被藏起来,或被队长看起来。因为干警怕这些法轮功学员说实话,揭露她们的罪恶。每逢重大检查来,队长会提前教劳教人员应该说什么,不说什么。造假在这里更是常见,哪有真的?也只有法轮功学员在说真话,在真诚待人。

应该队长自己填写的材料,都找普教抄、填。有的普教就是专职给队长干这个的。这种现象在零八年最突出,北京的一批普教干的最多,晚上还加班。

人性的展露

在劳教所里,尤其是图牧吉,每个被关到这里的人都会接受人性的大考核。或是出卖良知、或是违心地倒向强权者一边欺压良善、或是在邪恶之府里象莲花一样绽放。每个被送到这里来的普教都会有一个抉择的过程,是靠向队长唯命是从,还是安份守纪随其自然。人都是为利益而活着,为了劳教所里最大的利益___减期,普教们争得面红耳赤。有的为讨好队长而打小报告出卖别人,有的给队长买吃买喝,有的靠向大队而引来队长的不满,有的直接给队长送钱买减期,没有经济条件的则给队长干苦力,比如做被子褥子,织毛衣,收拾鱼,是凡零七八碎儿的都拿来吧,我给你干。普教为了在队长面前当红人,互相猜忌,互相争斗,不亦乐乎啊!这只是短短的一个劳教期,如果一辈子都在这,为了那点利益还真不知会出什么事。

在这样一个乌七八糟的环境里,法轮功学员的品质真是熠熠生辉啊!很多法轮功学员由于不放弃自己崇高的信仰,不配合她们,是没有也不要减期的,即使有减期的法轮功学员也是勤勤恳恳地劳动所得的。从不争不抢,随其自然的。所以法轮功学员的个人品质在劳教所所有的干警都是不得不认同的。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三个典型干警队长

在图牧吉女队里有三个典型人物,那就是尹桂娟、翟秋华、李爱晔。她们分别是一中队、二中队、转化组主管队长。此三人也是真正内心深处与法轮大法抵触的人。三人性格不同。相同的是九九年以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手上沾满法轮功学员的血和泪。尹是外向型人,有啥说啥,甚至啥话都说,好无事找事进行挑衅。翟平时不动声色,但一旦触及其执著时则一脸横肉,中共邪党的流氓本性就露出来了。李是最狡猾的,前两位反对大法的态度一下就看出来。而李则善于掩盖,用邪悟者的歪理装扮自己,迷惑法轮功学员,好与法轮功学员套近乎。但其内在实际是极狠毒的。这三个人中手段最狠毒、影响最坏、破坏力最大的要属尹。

尹的狡猾、奸诈、狠毒、自私、贪婪甚至无耻等等人类不好的品质在她身上都体现出来了。最简单地说,在干警堆里没人敢和她来往,干警说:尹说翻脸就翻脸,心黑。劳教人员在私下里更是对她望而生畏。

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尹会利用各种软硬兼施的手段,或花言巧语,或言语恐吓,上酷刑等等。而对普教尹又有一套手段,从而使归入她中队的普教成为她的俘虏,准确地说是她的奴隶。她会从新来的普教中培养她的心腹,这些人必是能给她如实打小报告的。同时能长期给她私人洗衣裤,哪怕是来例假的裤头。给她叠被、倒脏水、尿水等等,直至解教为止。当然这个心腹减期肯定是最多的,越配合她,越听她的话,她越赏识。在这个心腹未走这前,尹就会开始培养接班的。不被她利用的人,肯定是处处受白眼穿小鞋。比如正常给家里打电话,你也肯定是最后最后的。而跟尹关系好的已经打了两三个,你可能一个也没打上呢,这是说打电话。所以为了在那狭窄的空间里能够生存,很多人就得巴结尹。送礼给尹(通常是订的货),以此能得着尹的一点好脸。

现在一中队,其实是个十字绣工厂,能绣的基本上都绣上了。有的绣到晚上零点到一点。特别是尹的班,尹必来查看,而绣的人更是不敢怠慢。尹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打、电、吊、铐等自不必说,最恶毒的是尹利用普教煽动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甚至刚刚新来的普教,她就开始灌输。所以很多普教刚来时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与法轮功学员接近。只要普教与法轮功学员敌对,她就会很高兴,如果哪个普教与法轮功学员走近,她就会气不打一处来。就不知会在什么时候从什么事儿上找回来了。有的有良知的普教肯定不会就范,心胸狭窄的尹必伺机报复,不愿与她同流合污又怕被她打击报复,甚至有调中队的。尹的恶行已引来天怒人怨,连连遭报,其一家三口连连出事,胳膊折、腿折,尹自己也做了大手术,子宫全部切除等等,但尹本人仍执迷不悟。

干警的任务是转化法轮功学员,并为自己获利

被关进图牧吉劳教所的人形形色色,有在外省几进几出监狱劳教所的普教和法轮功学员,有闯荡北京的社会人,有在北京多年上访的老上访户,也有少部份吸毒、卖淫赌博进去的,还有其它信仰的人(内蒙古农村人占大多数),以及背叛大法的。

这些人无形中就会做出对比。进到图牧吉女队的人无不惊讶那里人际关系的紧张及黑暗。她们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以前呆的某某劳教所或某某监狱也没这样啊!凡是被关进来的,不到期想出去那是难如登天,哪怕是有传染病、严重疾病的,你也得掏了钱才可能出去,但也仅仅是可能。虽说都是劳教系统,那么为什么图牧吉更甚一些呢?分析原因,除了邪党因素外,山高皇帝远也是一个原因。这里的干警没有几人是专业学校毕业的,干警素质低,目无法纪,带着情绪上班,想怎么地就怎么地。高兴就让你松快点,不高兴就给你穿小鞋。图牧吉女队只有两件事不管:平时走路先迈哪只脚不管,打人不管,管你是疼还是难受就当没发生过,反正你得干活。

图牧吉女队抓两件事:法轮功学员的思想动态问题,不干活问题。这是她们永远关心的和真正关心的。因为法轮功学员不放弃信仰,她们没奖金,没人干活她们就没吃的(夏天劳教人员种的菜,干警成袋往家拿),毫不客气的说,她们的所谓工作就是围绕这两点。什么教育人改造人那纯属无稽之谈。要说到这,在那里真正教人做好人的唯有法轮功学员!多少普教对法轮功学员从不理解到理解,从开始的打骂到后来的忏悔,从憎恨到感恩。多少普教是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弃恶从善、弃恶投明走的,多少普教是带着深深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敬意和感恩走的。多少感人的故事在法轮功学员和普教之间发生的,什么叫“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法轮功学员才配得上啊!

如果说世界是由物质和精神构成的,那么图牧吉女队的精神世界就是由制造恐惧、训斥、欺凌、压迫、迫害和悲伤、痛苦、眼泪、忿闷和法轮功学员的忍辱负重的坚忍等等因素所构成的。当然仅仅那么几个队长,哪有那个本事造成这样的环境。因为那些队长本身也说:只要走进这个院,我们也感到压抑。这是在中共挟持下的中国目前这样一个社会背景下造成的氛围,外加个人因素,就使其邪上加邪。战争的残酷,人们是容易看见的,因为是赤膊上阵,还带着血的。而这里是狼外婆控制下的环境,很多时候它们不在身体上割痛人,而是在人的心上给扎针,血是往心里流的。所以人们看不见的,在劳教所伪善的包裹下,世人是很难看到和知道的。

本文比较概括地也比较笼统地描述了图牧吉女队的真实情况。很多方面也没有列举实例。因为实例太多,每个提出的问题都是有据可查,有人可证的。所以给读者呈现的也只是大海中一勺水般的篇幅。在图牧吉女队每天都上演很多故事,用那里人的话说,这里的一天抵上外面的一年啊!

我们揭露和指出图牧吉女队的黑暗,是希望这样一个祸国殃民的地方不再存在,拯救苍生,当然也包括那里可怜的干警。人是很容易受环境影响的,在那样一个充满邪气的环境,人很容易犯罪。从而走向毁灭。我们也希望中国不合法的劳教系统被取缔。给中国所有曾在劳教所里饱受冤屈的苍生一个交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