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地方神韵演出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很荣幸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的一点修炼心得。

我参与协调神韵晚会在维也纳的演出已经是第三次了,但今年是我觉得最为艰难的一次。为了迎接二零一零年的巡回演出,我们从二零零九年的夏天就开始了准备工作,不仅作了详细的计划,还很好的利用了圣诞节前的时间售票。但圣诞之后却是一段艰难时期。

二零一零年初晚会临近之时,我们在各个方面的计划都无法按时推行。有的协调人由于工作或家事而很难联络的上,他们也很少有时间忙晚会的事。还有的协调人正在修炼过关中,并想放弃协调的工作。有位协调人甚至说明了,此次晚会结束她就会去纽约。

许多同修带着误解和疑惑打电话给我,担心同修们不珍惜奥地利这个环境。常有同修在电话中说协调人如何如何没有能力;而协调人呢,反过来说他们很难找到足够的同修积极配合准备晚会的工作。看上去好象所有的项目总是少数几个学员在做。

起初我还可以在各种状况下坚定不动,尽我所能帮忙。但渐渐的我也开始在不知不觉中被带动。我感到就象是在一场战役中,将军发出指令,但只有很少人协同作战。我深知,只有我们整体协调好,晚会才能办得成功。我感到害怕,怕我们大家无法形成整体。

有一天我想:我不要再做协调工作了,太艰难了,谁愿意做谁做,反正没有人听我的。这种想法把我自己也给吓住了。常言道,万事开头难。但我们二零零八年早已经开过头了,那时也很难。但我当时很有信心,不为任何困难所动。而如今我们已是第三次办晚会,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该怎么办呢?我发现,其实是我把自己看的太重了。我的感受和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办神韵晚会是为了救度众生。怎能凭我的感受而放弃呢?看看周围,同修们无论修炼状态如何,无论有什么不同意见,他们都希望晚会成功,希望跟随师父的意愿挽救更多众生。我怎能放弃,怎能不去帮助他们?

“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转法轮》)难,正是提高的机会。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特别是在迫害以后这些年,你们所做的这些证实法的事中,无论碰到了什么样的具体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那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

我坚信,经过这三年主办晚会,我们都在修炼的路上有了進步变得更强大。所以无论表面现象如何,我都不该为之迷惑,不能允许旧宇宙因素利用我们没修去的执著干扰救度众生。

年复一年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对我们的要求也更高。过去几年中发生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做到心态祥和。最近,我却不再能做到这一点。我想这也是在点化我,我必须尽快提高心性。

写这篇心得时,我想起师父在经文《致欧洲法会》中说:“你真的认为耳朵听的是好听的、大法弟子都顺着你的心讲话你才愿意修炼、你才能提高吗?”

从前我并没觉得这句话和我有关,但现在我对此有了更深的理解。当我们放下自我,不以自己为重,就能看到别人的美好,从而受到鼓舞,因为那美好也是法在不同层次的展现。

意识到这一点,我可以更踏实的做协调工作,并能更好的做到无条件配合。在纽约交流时一位协调的同修说,他理解,协调人就象一条项链的线,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宝贵的珍珠;线的存在就是为了使所有的珍珠串在一起,做成一条价值连城的项链,每一颗珍珠的价值都因此得以展现。对我来说,如果我把自己当作珍珠,那我就无法发挥线的作用。不久前一位同修问我,“擅长音乐美术的同修可以在推广晚会和布置舞台时帮忙;擅长厨艺的可以为神韵的演员们做饭,你呢,你能为神韵做什么?”我回答说:“那我就来帮助这些同修。”

提高自己

今年夏天时有位同修出现很多麻烦。好象很多旧因素要将他与法隔离,他觉得自己不够强大无法逾越难关。而且他还避开其他学员,几乎要放弃了。我们在一起交流了很久。我认为,不管表面看上去多繁琐,发生的一切就是对他和与他相关联的众生的生死考验。我于是尽了我最大努力来帮助他,慢慢的,我发觉在谈话中许多东西解体了,他明白的一面被感动了,但实际状况并没有很大改观。这一切也与我有关,也有我要悟的东西。但是是什么呢?我如何更好的帮助他?我的智慧已山穷水尽,我觉的越发沉重。但这又关系到众多生命,我不能就这样撒手不管。

最近一次奥地利学员的聚会上我们又在一起交流了许多感想。夜里我身上出现病业假相,先是浑身冰冷,之后又极度燥热,每隔几分钟我就必须起身去厕所。这期间我发正念。我知道这不是一般的消病业。整个夜里我都做着同样的梦:有一种物质,我试图将它转化,无论我怎样一遍遍的努力,就是没有变化。我不知所措。第二个夜里我在梦中看到,好多神仙为了使一种东西得以改变而转生到某一境界中,一生又一生转眼即逝,另外的神仙们来接他们。就在他们要返回的那一瞬间,他们忽然发现,他们要改变的那个世界原封未动,那里的东西也没有改变。他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们不知道还要不要再来下界。虽然他们不知如何改变那些东西,但他们仍然毫不犹豫的再次下走。我醒了。

我们大法弟子是来救度众生的,我们带着这个洪愿而来。能够解开这一切根本问题的唯有大法。不能同化大法,就没有智慧和力量来改变这一切救度众生。遇到问题时我总是把精力集中在如何想办法解决,却没有意识到,那时正需要多学法,在法上提高。

慈悲的师父一再提醒我们多学法和配合好的重要性。这两点,我真的要做得更好。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零年欧洲法会发言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