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度”引我走进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九日】九八年的一天早晨,我听到美妙悠扬的音乐声,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音乐,顺着音乐飘来的方向,我来到了法轮大法的炼功场。原来那是法轮功的音乐“普度”。接着炼功音乐响起,没看见谁管谁,人们自动排好队按音乐带上的口令开始炼功了。炼完功,我发现大家自动把周围打扫干净才离开。

在回来的路上,听炼功的人说要开大型的交流会,我真想去听听,可是没有票,我感到很遗憾。没走多远,后边就赶上来一个人,直接问我:你想去听法会吗﹖我说想去可没有票啊!她说:我有事去不了,票给你吧,我拿钱给她说啥她也不要,我就收下了。但互不相识,我真感到不好意思。

那次法会是上千人的修炼交流会。大家都在静静的听,台下没有说话声。特别是在发言中,修炼人都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的那种崇高境界,太让人感动了。大会结束后听到台上广播:有遗失物品的请到台上认领。人们退出礼堂时地下没有纸屑,大家慢慢走出会场,秩序井然,根本不用人维持秩序。我遇到这样一个群体,看到这一场面,经历这一些事,就觉的法轮大法好,修大法的人境界高,任何一个群体都无法比拟,从此我选择了修炼法轮大法,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第一次去炼功点炼功,我看别人都是闭眼睛炼,我睁着眼睛在后边学。我的手一伸出,一闭眼就感觉两只手象芭蕉扇子那样大,睁眼一看手还和原来一样大,等再一伸手,又觉得变大了。时间长了就不理会了。

我参加了一个小组学法。开始时,读过的字一个个变大了。我有点惊奇,就好奇的把念完的一页夹上纸条准备学完法后和别的页对照一下,是不是真变大了。可我念完后发现一切又恢复正常。神迹没了。

东北到腊八那几天外边很冷很冷。一天我忙着出去炼功,把一只手套掉在家里了,炼功时只有一只手戴手套。我想能坚持多久就多久吧。可到抱轮时,没有戴手套的那只手就象冒火一样发热。我一下觉的,大法的超常不是能用人的观念想象的了的。

学法了,知道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就一样一样的对照着做。一天买了二斤排骨,回家一称,是三斤,多了一斤。没说的,那就赶紧返回去给人家送钱去吧。卖肉的根本没意识到是多称了,他谢谢我。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他说“大法可真好”。一次在市场买完菜,站在一个摊位前往车里装菜,这个摊主就张口大骂,不让在他的摊前边装,必须马上离开,一分钟都不行。我心平气和的说声“对不起”,赶紧离开了。我没有争辩,只是默默的找自己哪没做好。

前几年,单位搞改革,要减员,给大家放假。年龄大的都犯愁,再怎么也比不过年轻的。常人为名、利,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整天到处去听风,打听怎么减,怎么改。我只在家学大法书,没管那些事,没出来活动,更不去找人情。别人以为我有后门,所以不着急。等到上班那天大家才知道,都白忙乎了,减员一事不实施了。

单位评职称,职称又是和工资对应的,所以,人人都想办法去争那有限的名额,花多少钱都干。据我所知,不走后门的没有,因为不走关系根本评不上。我是学大法的,不争名、利,一切都让。可我越是这样想,越是非让我参评。我顺其自然,不去想结果怎样。经过三级层层过关,我是唯一没用关系而评上职称的普通职员。真象师说那样“是你的东西不丢”,“无求而自得”。

我被汽车、摩托车撞过三次,有师父保护,我安然无恙。撞我的司机都幸运,撞到大法弟子身上了,没花一分钱就让他们走了。

我还有许多在修炼中出现的神迹和修炼故事,就不一一叙说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