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区小县城里大法弟子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我们是山区小县城里的大法弟子,这里在迫害前有好几百大法学员,那时大家每天一起早晨炼功,晚上学法,整体提高很快。从身体上看,许多绝症患者得以迅速康复,神清气爽,正常人炼功后那更是容光焕发。从精神上看,所有学员都变的安详平和,宽容善良,许多长期被无神论灌输的老干部,及青年人开始走上了修炼之路,敬天知命,守德修心。大法的光芒照亮了这小小的县城,世人共睹。

九九年“七·二零”后,旧势力利用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这小小县城也在一夜间乾坤颠倒,是非不分,世人惶恐害怕,束手无策,有的甚至受邪党迷惑与压迫,参与到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队伍中,每位学员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绑架、劳教、开除公职、酷刑折磨、克扣工资、监视居住、胁迫家人、非法抄家等等邪党惯用的伎俩与狠毒手法都在这里露了底。记得天津警察非法抓大法弟子时,一位同修就给大家说:“今天我们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明天他们就会抓我们,抓了他们就象抓了我们。”如今他依然被邪党非法关押,十几年不见,我依然清晰的记的他的话。

后来,同修们陆陆续续的走出来证实大法。在这过程中,执著心重的,怕心重的同修掉队了,当然也有新的同修進来了。在腥风血雨的迫害中,大家都在艰难的走着自己的路,那时,为了不写邪党胁迫写的“三书”还会玩些常人变异了的文字游戏,为了“保护”同修与家人还会说些“善意”的谎言,为了坚持修炼还会刻意的“常人化”以保证不被发现;为了证明师父与大法的清白不惜以命相抵,软硬不吃……总之一切愿望与目地都是那样的牵强,那样的悲伤。我知道,那不是每个同修的本意,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很多时候,很多同修在初期却要用这样的方式来与旧势力抵抗,深深的伤悲影响了我多年。

渐渐的,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大家开始逐渐清醒,开始走出人来,真正走上那万古不遇的正法修炼大道。因为师父一再慈悲,许多大法弟子在师父正法中获得了机会,个人修炼和证实法同步進行。严格来说,“七·二零”后,许多同修真正的修炼才开始。我们这小小的县城也是这样,大家走入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正法进程也是相对比较被动的,虽然一直在做,可是整体修炼环境被破坏后,讲真相的效果受到很大的影响。后来,大家认识到必须按师父要求营造好我们自身的修炼环境,那才是整体提高的保障。大家从原来的单独在家修炼、单独出去发传单讲真相走到了一起。建立了比较稳定、安全的集体学法环境,就面对着邪党控制的政府办公室与公、检、法各部门。两三人一组又建立了晚上的学法小组,建立了每周一次的集体炼功点,每周两三次的集体小炼功点。

学法、炼功环境有保障后,同修们开始组建个人资料点,虽不是遍地开花,却也三三俩俩的开在了这方土地上,目前已可以满足本地真相资料的需求了。这其中倾注了师尊多少心血啊。当然,也要感谢的是坚持走在最前面的我们的同修,他们坚如磐石的意志是这方众生得救的希望。是他们带起了落后的同修,是他们连起了每个同修救度众生的心愿。师父为了鼓励大家,让那些圣洁的优昙婆罗花一茬又一茬的在本地盛开,从未间断。

当然,在配合的过程中,矛盾也很多。性格不同,脾气不同,对大法的理解不同,使我们大家做事的方式和方法上都有很大的差异。有些同修喜欢自己一个人做事,觉得简捷干脆;有的同修喜欢两三人一起做,彼此熟悉,做起来好分配,效率高;有的同修干脆就做单一的事等等,但总体上大家决定好的事情,一起做起来效果还是很好,比较能相互体谅,相互配合。记得前年去一个偏远山村发资料,写真相标语。我们刚把油漆调匀,往墙上开始写的时候,一个路人就把电筒直照过来了,一动不动。怎么办呢?管他呢,写完再说;另一个同修看那人好奇的在那就是不走,干脆就走过去和他聊天,聊着没几句那人就走了。另一次去涂改农村墙上污蔑大法的标语,不久后又被邪党坏人给改回去了。想想我们太执著标语本身,没有起到救人的效果。另一个同修换个时间直接去了墙主人家讲真相去了,使他明白了真相。

去年邪党在本地搞了一次大规模的文化活动,目地都是迷惑世人,标榜自己和吸引外资。最主要的是它以华丽的外表在迷惑世人,干扰大法弟子救度世人。我们经过集体商议,决定提前去它的活动场地发正念清场,在活动过程中近距离高密度发正念,结果万人活动草草收场,不欢而散,还给世人留了个骂名:不务正业,劳民伤财。鉴于正念效果,我们又在国殇日前一个月开始清除共产邪灵及邪党文化的因素,结果在国殇当日,这块小小的土地却异常的安静,没有血旗泛滥,没有活动骚扰。一切同往常一样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这就是整体配合的力量。

同修在有争执的情况下,一般听到的人都不会再去评说和参与,尽量默默的去修自己,去改正自己的不足,渐渐的,这个集体的场越来越宽容祥和了。

每个人脚下的路都很长,这个整体的路也就很长,我们不会仅仅局限在个人修炼的得与失里。就按师尊的要求做好。没有被救度的众生还是很多,这都是因为我们做的不够。在讲真相的过程中,目前的状况是,不是不能去做,不是没有这个心,而是没有一个好的效果,没有一个较大的突破。讲真相的事情好象还是很表面化,力度不够。个人体会是,那是因为邪党毒害中国人时间太长。

以前因为修炼了,内心有了一种潜在的优越感,慈悲不够,似乎把自己和常人拉远了,真正要做到在这个常人中,给人亲切、温和的感觉,对身边的人要有适当的沟通与交流,讲真相效果会更好的。同修中有种现象是:往往平时不讲就不讲,一讲就滔滔不绝没完没了的想一下子把所有的真相都讲完。其实效果并不好,还容易失去以后继续交流的机会。话题有时是需要慢慢铺垫和深入的,并不是一次两次或短时间就有效果的。深入的过程并不是要去符合他们,而是要了解他们,讲的时候才容易打开他们的心结,才不会吓住他们。许多经验和方法是需要每一个地区的同修根据本地区的情况去具体斟酌和商量,大家配合好,效果就会更好。

一个人修炼的好可以解救他所覆盖范围内的众生,一个地区、一个整体的同修都修炼的好,配合的好,那就解救了这个地区的众生。谢谢师尊,合十。

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