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大法弟子赵书学被迫害致死的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2004年1月20日,我的哥哥大法弟子赵书学被中共邪党迫害致死,年仅40岁。

哥哥是在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年因公出差到广州,有幸聆听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知道了法轮大法是按照“真善忍”为修炼标准,是修善的,和平的。从那时起,哥哥就变了。他变得不再象从前那样少言寡语,愤世嫉俗了;他变得爱笑了,对人友善了,对事不再偏激和怨恨了。(因为在文革时期,我父亲因同情单位里无辜被毒打的右派分子,被中共邪党以反革命的名义迫害致死。)并且,1995年末,我在哥哥的引导下也开始修炼大法,这让我重新认识这个世界,获得重生。

1995年回到家不久,哥哥就被同修们推举为本站的辅导员, 变得忙碌起来,组织集体炼功学法,一直生活得充实而有活力。

可是从1999年7月20日起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开始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疯狂迫害,我哥哥便是最早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之一。因他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其他辅导员们一起去市政府上访,想向政府说明真相,为大法鸣冤。1999年8月2日,哥哥被哈尔滨市公安局七处的人绑架,非法拘留了20天。当时哥哥的所在单位 — 哈尔滨汽轮机厂,迫于压力于8月23日把我哥开除公职。这些并没有吓倒大法弟子,哥哥的信念足,仍然坚信和弘扬大法。

2001年夏天的一个夜晚,我哥哥与其他5名大法弟子在哥哥当时开的食杂店里学法时,被几名着便装的恶警强行踹开门,持枪将他们绑架。家人经多方打探,才得知他们当中包括我哥在内的四名男大法弟子被关押在现香坊公安分局拘留所迫害;另外两名女大法弟子被直接送往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鸭子圈看守所)进行迫害。

哥哥被关押后并未经开庭审判,家属只是被自称公安局的人电话通知说,赵书学因扰乱社会治安等罪名被判刑五年,并且剥夺家人探视的权利。当时我们问那人是谁,怎么就说哥哥判刑了,有没有证明材料,哥哥被关在哪里等问题时,他很蛮横地回答说 “不知道”,并急忙挂断电话。事后我们家属托人查找,才知道哥哥被关押在哈尔滨第三监狱。之后,家人多次去公安局、法院以及监狱上访申诉,都被拒绝探视和放人。我们一直无法见到我哥哥。

直到2003年12月26日,邪党恶警突然打电话通知家人说,同意我哥保外就医了。当时我们全家都很惊讶,但是也有一些高兴,因为我们都2年多没有见到我哥了,姐姐怕我去接哥时被抓,没让我去接,是她和姐夫去接的哥哥。当时他们站在第三监狱门外等了很久,后听到里面有人在对话。只听到一个人在说“这人已经废了,回家能不能活还难说”。然后就听见有人喊“赵书学家属”,姐姐和姐夫急忙上前,看见从门里推出一个担架车,车上躺着一个衣服破烂,体重不足40公斤,肚子象个充了气的大皮球,散发着难闻恶臭的人,经仔细辨认才知道那就是我的哥哥。姐姐和姐夫这才明白那恶警的话,便急忙将我哥送往省医院抢救。

在哥哥住院期间,我去探望他,虽然姐姐事先跟我讲了哥哥的情况,可我见到哥哥时还是没有认出他来。躺在病床上的哥哥骨瘦如柴,肚子因过分的肿大皮肤变得发亮,腿和腰部因溃烂而全裸露在外面。他面色灰白,头发稀疏,因过度消瘦显得两只眼睛特别大。但是哥哥的意识非常清楚,看见我还笑着对我说:“不要哭啊,我很好,你哭你的孩子会不高兴的,没想到这才几年你都快当妈妈了。”

面对死亡,哥哥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他说他要用他的生命告诉世人这一切,他不会仇恨任何人,他只希望善良的人们、与他有缘的人们都能够珍惜生命真理。他作为大法弟子,他的生命与大法同在,与真理同在。他愿用他的生命来捍卫大法。还告诫我要坚信真善忍,坚信我们的信仰,坚信终于会有一天,我们不再遭受迫害,可以在公园里炼功,可以集体学法,同时希望我以后能够成熟起来,不要被这暂时的困难所吓倒。

2004年1月19日晚,哥哥大量呕血,终因抢救无效于20日晨死亡。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赵书学的单位及个人
黑龙江省哈尔滨香坊公安分局电话:  0451-55651473
监察室:  0451-55651470
政治处:  0451-55662213
哈尔滨香坊公安分局刑警一中队恶警姓名:刘冰,王佳
哈尔滨第三监狱“610”头目:陈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