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市恶警王毳毳凶残折磨张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王毳毳,男,原通化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现任辉南县公安局长。2002年王毳毳等恶警绑架了大法弟子张建,对他进行了凶残的刑讯逼供。

2002年通化市公安局刑警队以王毳毳队长为首,为了玉皇山索道上悬挂三条巨大的大法真相条幅的所谓“案子”,怀疑大法弟子张健家有机械设备有能力将条幅挂到通化市公安无法摘掉的位置。到处非法追捕张健,逼迫得张健流离失所。过程中被江北治安村的宋长海(已遭恶报被汽车撞死)陷害,被邪党警察绑架。王毳毳一伙恶警刑讯逼供,使用暴力取证,逼迫张健承认索道条幅是他挂的。请看看王毳毳使用的是什么样的酷刑

王毳毳,先是让手下的恶警拳脚毒打张健,然后用几万伏电棍专门电击敏感部位,小便被电击的排不出尿。

王毳毳的手非常恨,一巴掌下去腮帮子里的肉就烂了,第二巴掌鼻口流血。

王毳毳看张健不承认,就让四个警察抬来一个铁椅子,靠背两个腋窝处是空的。几个警察野蛮的把张健按在铁椅子上,两只胳臂的大臂小臂、双脚和大腿根部都被用铁板做的铁铐牢牢地锁在铁椅子上。王毳毳过来把张健内衣底边拽起来套张健头上,露出前胸后,王毳毳拿来打火机和圆珠笔往张健的肋骨缝里使劲顶,挨个骨缝顶。还告诉给数数有几根肋巴骨。

还不承认,王毳毳就站张健前面,两腿叉开,双手十指分开插进张健的头发里抓住头发,然后王毳毳双腿做马步式开始一个方向摇张健的头,联动身体和几百斤重的铁椅子一起被摇起来,十几分钟后,停下来再向相反方向摇。这种迫害方式是一种功夫,刑警大队其他队员谁都做不了,只有王毳毳能连人带四个人抬都费劲的铁椅子一块摇起来。其他警察在旁边看着。等王毳毳累了停下来双手从头发里抽出来时,旁边的警察前仰后合的哄堂狂笑。一边笑一边说:“快照镜子看看吧,看看你还是不是进来时那么帅。”此时张健的头发全立起来了,没有一点光泽,如同满头是要烧焦的乱草。因为此时张健头上已是均匀的黄豆大小的斑秃,立起来没有光泽的头发是因为连根都被拔出来了。

还不承认,王毳毳就到张健身后,双手从铁椅子靠背、张健的腋下伸进来,从张健前面举上去抱住张健的头,突然的向张健胸部使劲折叠,使脖颈严重受伤。(几个月头都抬不起来)

张健还不承认,王毳毳拿来两管芥末膏,打开盖,插到张健两个鼻孔里,往里挤。两管芥末膏从鼻孔拔出来时,两柱血一块喷出来了,头痛得要炸开了,眼睛都要流血了。

张健实在承受不住王毳毳恶魔般的酷刑折磨,对王毳毳说:“你说是我挂的,就是我挂的吧”。王毳毳说:“好,你说三个条幅都写的什么?”张健回答不上来,就又遭受一遍酷刑。再回答不上来,再遭受一次酷刑。第三遍回答不上来,王毳毳一伙恶魔才确认条幅不是张健挂的。但是,张健已被迫害得遍体鳞伤,满头斑秃,小便不能排尿,头抬不起来,嘴里两侧的肉打烂了。

张健家里作了多方努力,张健还是被非法判刑三年缓期五年。现在仍然被逼流离失所。

王毳毳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酷刑逼供时,还曾经五个电棍绑一起电击,专电击男学员的小便,灌辣椒水。还有一次把大法学员拉到厕所要给灌粪汤,幸好厕所上锁没有得逞。

可想而知,王毳毳泯灭人性到了极点。就这样的无人性的执法犯法的流氓,却是中共最中意的好官。由通化市刑警队提升到辉南县当公安局长,到辉南保邪党的驾,护邪党的航。

一位负责纪检的领导听到王毳毳非法酷刑逼供的事实,气愤地说:“这种品质的人怎么能当公安局长?就是犯了死罪也不能这样对待呀!把王毳毳的犯罪事实往中央各部委发,要经常发,如果没有人把它的衣服扒了!中共真就该完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