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用慈悲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二日】回顾十年修炼经历,是师父给了我那么多的机缘,让我从常人中跳出来,去掉人的心,人的观念,明白了高层次的理。一天,我让六岁半的孙女听大法弟子的心得交流文章,她问我:“奶奶,真好听,谁写的?”我说是大法弟子,她立刻又问:奶奶你怎么不写呢?我说我做的不好,不能和人家比。她又问:你这是不是自私呢?光想索取,不想付出。几句话问得我无话可说,这是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小孩说的话吗?是呀,迫害十年来我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走了过来,我真不知道用什么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激,望着师父的像,眼泪刷的流了下来,吓得小孙女再也不敢问了,忙给我擦眼泪。我忙说:“奶奶是高兴的。”我就想借此机会把我这十几年来修炼路上的酸甜苦辣写出来吧,与同修分享,更是对恩师一路呵护、加持的感激和汇报吧。

一、得法与洪法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今年六十六岁。我丈夫九一年去世,丢下我们孤儿寡母四人,大儿十七岁,小儿才十一岁。工作和生活的压力差点把我压倒,身体也出现了许多毛病,药也成了我的必备品。为了排遣烦恼我也去练了一种气功,正好法轮大法此时也传到了我们这个小城,我就看了大法的八个特点,第二天我就跟着其他大法弟子炼了起来。那时新学员没有书,我就到处去看师父讲法录像。一个月后,我得到了宝书《转法轮》,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我变的精力充沛、疾病全无、走路一身轻,也不生气了。

那时见了人没有别的话,就是讲大法的美好、殊胜、神奇,叫他们都去炼。星期天全市大法弟子集中炼功学法,下乡建炼功点,那几年几乎城乡每个角落都能听到炼功音乐,大法发展形势喜人,一派祥和。

正当我们积极投入修炼与洪法中,一股无形的邪风铺天盖地而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到处是造谣、诬陷和诽谤的声音。我们没有被吓倒,因为我们知道师父是最正的,最好的。我更坚定了信心,我要一修到底,看谁能挡得住?我们又开始了小型集体学法、切磋、讲真相、贴标语,发传单,又投入到了学法和神圣的正法中。

二、魔难

由于做事心强,没注重学法,安全意识差,不知全盘否定旧势力,全是用人心做大法的事,结果让邪恶钻了空子,招致两次被邪恶抄家、绑架。到了看守所、拘留所我们照样炼功、学法,给犯人、狱警讲真相。结果不但没“转化”了我们,很多犯人都跟着炼功学法、抄法、唱大法歌。我们在院里墙外都写满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天法”、“迫害大法遭恶报,善待大法有福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确实震慑了邪恶。我们要求无条件释放,开始绝食,第五天,所长怕出问题,汇报给“六一零”,把我送到了洗脑班。“六一零”就从省劳教所调了八个邪悟人员轮番灌输邪理,几乎不让人睡觉。并让三个儿子不上班看着我,并勒索每天三人伙食费一百二十元,还叫三个小孩签字保证,如果我再出事,三人立刻下岗。他们在邪恶的宣传和威逼下都签了名,当时折磨的我没有了正念,动的全是人心,违心的写了“三书”,再次给大法、师父抹了黑,给自己造成了不可弥补的大错。半个月后才让我回家,从此進了家庭“牢笼”。家里人害怕邪党恶毒的株连迫害政策,他们不让我学法炼功,不让我与同修接触,还把所有的家务活都推给我一个人干,给全家六口人洗衣做饭,他们上班前要我把菜买回来,再把一个两个月大的小孩交给我带,不让我有时间出门。另一方面把所有大法书都藏了起来,不让我学。我想法找到了一本《转法轮》,等他们上班了,我就抓紧时间看,常常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看。

每到邪党的“敏感日”,“六一零”和单位就找我儿子,儿子回来就对我施压,我心里不服气,为这没少吵架。有一次是当地的一个贸易交易会,恶党怕的要死,层层施压,儿子再一次和我说,我再也忍不住了,在楼上大喊:“法轮功就是好,我按真善忍做好人犯了谁的法了?我就炼!谁能管得住?”大骂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死这么多大法弟子,迫害我全家,是它们犯法。大儿子火了,说我脸皮厚,让我跳下楼死去吧,又说把你活埋了,就说你去旅游了。我也没守住心性,说了一些很不善的话。被邪恶操纵了的儿子气恨的说:“我看可有人能管住你!”抓起电话要叫“六一零”来抓我,我上前几步“啪”把电话按上。儿子急红了眼,魔性大发,象疯子一样。

冷静下来后,分析自己这些年来对这么神圣的法,神圣的事,我却一直不敢对家人说,还总是编假话骗他们,每次他们都能猜出来,知道我在说假话,我就是不敢去面对,我知道我错了。我的儿子以前是一个文静、懂事、孝顺的好孩子,是邪恶操纵了他,强加给我这些所谓考验和迫害,同时也把他拉下地狱。我想不管我们娘俩是什么因缘关系,大法都能善解,我要救他。于是请师父加持,彻底解体清除操控他的邪恶生命以及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儿子带小孩去卧室睡觉,我就隔着门对他发了一个半小时正念,上班时间到了,他象没事一样上班去了。从此以后他也不怎么管我了,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救了我们娘俩。 社会和家庭的压力都不算啥,只是我做了有损于大法和师父的事,这是多么大的耻辱和羞耻啊!虽然在网上郑重声明了,可是好长时间我不敢也不愿看师父的像,我感到真的不配再做师父的弟子了,是师父的大慈大悲挽救了我。

三、学好法,放人心,证实法

大概从零四年开始家里压力小多了,可家务重了。这几年家里没请保姆,我一个人除了干家务,还相继看大了两个孙子,当时没时间学法心里着急,认为自己命苦,一大堆人心都上来了,感到心里很苦,很累,很烦恼。后来我想这不应该是修炼人的状态,我不服老,我要用大法修炼出的良好状态来证实法,我猛的想起了师父的话:“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这点难算什么?我开始调整心态,走我自己的这条修炼之路。从此只要儿子们上班走了,我就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录像,和孙子一起听。他们都很乖,静静的听,不哭也不闹。孙子睡了,我就抓紧时间看书、看新经文、大量学法。孙子醒了,我们也很少下楼玩,我就读《洪吟》给他们听。每天我们一起给师父上香、问好,这已经成了我们修炼的一部份。孙子在上幼儿园之前就已经背了二十多遍《洪吟》了,这样既带好了师父交给我的小弟子,我的学法时间也有了保证。我就记住师父说的多学法。晚上,我更抓紧点滴时间学法,法学的多了,人心就少,本体改变也大,随之而来的证实法、讲真相效果就好。现在我的状态非常好,整天乐呵呵,走路生风,不知疲倦,谁也看不出我是快七十岁的人。

家庭是一个复杂的组合体,每个人都得面对。我发现家庭成员之间的很多事都是对着我的心来的,这时我就看是刺疼了我的哪一颗人心,及时抓住它,灭掉它。也有很多过的不坦然的,但事后都能认识到。我利用这个家庭环境真的修去了不少心。以前大儿子、二儿媳说话都很刻薄,我在儿媳家拼命干活,可还是不能落个“好脸”。有一天上午刚听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下午就和儿媳发生了矛盾,我却没有过好,我很痛心。师父一再叫我们向内找,向内找,我怎么做不到呢?我知道我该换个大的容器了。于是我每发现一颗心,就立即用法归正,不断的找,不断的归正,就象师父说的,这个瓶子里的脏东西你倒出去的越多,你就升华的更高。我知道我还有许多人心没有归正,我会继续努力,直到把它倒完。

四、用慈悲纯正的心态救人

在讲真相中,我采用了很多方法,最主要的是散发真相资料、护身符,用真相币、电话讲真相,面对面讲真相。可以说我们这个小城每个角落都有我的足迹,发送了大量的真相资料。我散发的主要对像是居民小区,接送学生的路上,校园,根据不同的人,送上一本,再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效果都很好。做的过程中,也会碰到不接受的,我就记住师父的话,始终保持正念,一个不动能制万动。有一次,我被一群小区保安监视了,我立即调整心态,请师父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在师父的呵护下,我顺利脱险。

我的基本做法分为两种:有目地的和无目地的。有目地的就要有准备,真相资料,配备齐全、量多。出发前发正念,让它好好配合;给师父上香,请师父加持、保护,然后直奔目标。发放时我不多想什么,就觉得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救了人,我在做最神圣的事。如小区路边停的车很多,可以边走边把资料放在车把手上,也可放在刮雨器上,司机随手可以拿到。到农村发资料就要慎重多了,但不要怕,就象走亲访友似的,自然大方。无目地的就是只要出门就随身带十到二十份,有机会哪个地方都可以放,遇到熟人就随手送一本,既方便了讲真相,又能做三退。乘坐三轮车时,就给车夫讲真相,再送个护身符,他们听了真相都表示感谢。

《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中,师父说:“最低留下一半,或者是百分之七八十最好,所以我就叫大家尽量的做”。我理解师父看我们做的進度太慢,而且时间很紧迫,我最近加大了面对面讲真相力度,并给自己规定了每天必须出去讲,救人多了不欢喜,少了也不灰心。真是只要有了这颗救人的心,师父都会给我安排的。一天,我在水果摊给一位妇女讲真相,一对夫妇从我身后路过,男的突然腿疼的不能走路,也不能站,我发现了,立即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立即就念,我也念,结果只念了大约五遍,那男的说:“不疼了,真的不疼了!”他连忙说谢谢,我给了他一枚大法护身符,并让他告诉亲朋好友大法的神奇,让他们都知道大法好。他高兴的当时就戴上了护身符,说记住了。

每年的节假日,也是我救人的大好机会。除夕之夜,晚饭后,我带上资料就出门了。一路上踏着积雪,唱着《为你而来》,来到了一个人口密集的带有小院的那种居民区,我就挨家挨户的散发资料。说来也巧,每家的门都没有关上,可能都在看电视呢吧,想到人们还在欢天喜的看着殃视,还在接受着共产邪党的欺骗与毒害,却不知道大难就要来临,我更感到大法弟子救人的使命,是多么的紧迫与重要!院子里都没有人,也没有狗叫,我把每份资料都放在了院内显眼的地方,让人晚上关门的时候就能一眼看到。百十份资料很快就发完了,在回家的路上,我感到自己突然变的很高大,很神圣,浑身充满了力量,我一边轻快的走着,一边发着强大的正念:让每一个人都看到真相,明白真相,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一天,我带小孙子到小区玩,半个小时就劝退了四个人,都是从祛病健身谈起,我还让他们猜我的年龄,都不相信我有六十六岁了,我就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无病一身轻,当然人有精神了。一般很快就接受了。碰到信基督教的就比较难退,我就讲《圣经启示录》里抹兽印的事,我说你的主告诉你的话你能不听吗?我们都是信神的,都是善良的,你又加入了一个反对神的组织,你的主怎么保护你呢?这样讲,一般也同意三退,用这个办法也退了十几个人。我感觉到只要心系众生,不忘自己的救人使命,用心去做都有效果。当然也有不听的,甚至骂人的,我都把它当作心性提高的机会,笑脸相对,尽量去讲、去救人。

师父讲了云游的法,我悟到我们在常人中讲真相就是一种云游,也是修炼的最后阶段了,我们也有很多人心要在讲真相中去掉,不但要吃云游之苦,还要冲破重重阻力,救度更多众生,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我知道我做的还很不够,离师父的要求还很远,但我会珍惜走好这最后的修炼路,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不断提高,用大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辜负师父慈悲救度之恩。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