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橘乡访同修(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三日】(接前文)在夏历庚寅新年即将到来的时候,在师尊的慈悲安排和同修们的默契配合下,笔者有幸来到了这橘之乡。看不到橘树,也不是橘林,放眼望去,黄橙橙的漫无边际,是一片橘海……

联系到了这里默默无闻的同修们。在与他们相处的短暂的几个日夜里,内心时时被他们的淳朴、坚韧、智慧和理性所折服,仅就简单的篇幅记录几位同修修炼的小故事,与同修共享,共同提高。

整体提高

我们家是村里有名的修炼之家,我和老伴,儿子、儿媳都是大法弟子。我们家也是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交流的地方。

我的老伴是全家最早走入修炼的。那年他中风,到处求医未果,正逢大法传到了村里,他就去村里一个同修家炼了几天的功,并借来《转法轮》书看,没几天,中风就好了,坚定了老伴修炼的决心。我的儿子也用三天的时间看完了他父亲借回的《转法轮》,按照他的话说,越看越想看,越看越舍不得放。当时大法书很缺,书还回去之后,父子俩立誓:“花一万块钱也要买到这本书!”这话在我们这个穷山沟一下就传开了,成了一段佳话。从那天起,老伴每天背个包到镇上去找这本书,找了好几天,最后没找到书却找到了一个炼功点。炼功点的同修一看这老人家这么诚心,就带上大法书、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和录像机和他一起回到村里。

那天好象全村的人都来我们家了,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学习五套功法。后来有六十多人坚持来我家学法炼功。我们每天早上六点到七点炼前四套功法,晚上学完法,把五套功法都炼完,就各自回家休息,第二天一早又赶来炼功。后来我家又添置了一台录像机,专门给大家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家成了当地的炼功点,除提供学法炼功场地外,有新学员要书,我们也负责从外地進书给需要的学员。

我老伴未修炼前在方圆几十里算是个有名望的人,修炼大法,在我老伴身上出现很多神奇事,这也就使走入大法的人越来越多。我老伴走到哪里就洪法到那里,现身说法。那年的重阳节(我们当地叫作老年节),全村的老年人到一起开茶话会。我老伴在台上向所有人展示了法轮大法的五套功法,介绍了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并简单介绍了大法修炼是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炼,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掌声。当时的村干部直接在广播里动员全村所有人都来修炼法轮功。

那段时间时时刻刻都感到大法带给我们的美好。修炼大法,我也不再是昔日闻名的“药罐子”了,全家老小身体健康,家庭和睦,每天沐浴在大法中,无比幸福。

然而中共的邪恶本性注定不能接受大法所倡导的真、善、忍,即使大法的洪传已经为其带来了好处,也不行,最终还是在1999年7月发动了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迫害那天,县里政法委书记领一帮人到我家,统计村里一共多少人炼功,广播里也通知所有炼功人到我家来里交书、按手印,我当时出了怕心,留了一本《转法轮》,其他的书都交了,但全家人没一个按手印的。我老伴曾加入过邪党,被逼着写对大法的认识。老伴就写自己修炼大法身体受益、道德升华;儿子也被逼写认识,儿子就写:“我的父母没有把我教好,是法轮大法把我教好了。”

2000年过年前,以前来村里洪法的同修来到我家,送来了师父的《心自明》,儿子抄了好几份送给了我村其他的同修。我老伴也到别村去找真相资料。在慈悲师父的安排下,找到了一封真相信,打印了好多份带回家,就和儿子写好地址,寄给我们州、县、区、镇的各个部门。可能老伴与儿子在邮电局被录了相,寄完信回到家,我们就听说公安局要来抄家。我和老伴赶紧把所有的大法书都收好藏到自家的果园里。第四天一早,县里公安局真来家里抄家了,可是什么也没找到。他们翻出儿子以前的笔记本核对笔迹,一口咬定真相信是儿子寄的,但因当天儿子消病业正躺在床上休息,他们就把老伴抓到了派出所,在师父的保护下,当天晚上老伴平安回到了家。

可从那以后,我们家就不得安宁了,派出所警察隔三差五的就来家里抄家、询问老伴、儿子在不在家,经常把老伴叫去派出所问这问那,派人到家附近蹲坑,让邻居监视我家里的一举一动。这期间,儿子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又送到洗脑班。因为长期不学法,加上派出所对家里频繁的骚扰,理智不清下,儿子写了保证。也就是在那种惊吓、恐惧中,我们渐渐的远离了大法,单纯的用人的无可奈何、怨恨来对待这场迫害。全家唯有老伴一人还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从未间断。

到2005年,老伴突然旧“病”复发,离开了我们。这场突如其来的家庭灾难,使我们家每一个人的心都触动了,我们开始从新思考这场迫害,检查自己,最终,我、儿子、儿媳都从新回到了大法中来,我们知道,正是因为我们的不争气,我们的掉队,才使我们该完成的没有完成,使邪恶找到了借口,迫害我老伴。邪恶的目地是要摧毁我们这个家庭修炼整体。认识到这一点,我们没有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我们要承担起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

儿子、儿媳年轻,主要做家里、地里的活,没有很多时间出去讲真相,我就和其他老年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走到哪里讲到那里,送护身符,说吉祥话。农村人朴实,只要心正,都接受。遇到年轻的,会提一些问题,我都在一一答复,有时回答不好的问题,回家就学法,跟同修交流,看看自己是误在什么地方。每个星期两、三次,背上几十份真相资料就出去了,一边讲真相,一边给想要资料的人发资料。

我们这里偏僻,真相资料来之不易,每一份资料我都很爱惜,决不浪费一份真相资料。一次遇到一个年轻人,想送给他资料,他说要告我们,我就给他说迫害大法会遭报应,善待大法得福报,同时让他看真相资料。他当时不说话了,看了一些资料后再也不提要告我们的事了。还有一次,也是个年轻人,他听我讲后问我师父为什么出国?我说:“师父不是出国,是各个国家主动邀请师父到他们国家去传法教功。”他又问,钱从哪里来的?我说:“师父传功讲法都是不计个人报酬的,不是象你想的。师父给我们最好的,从未要过我们一分钱,我们讲真相,送真相资料也不收你们一分钱。”他听后,再不说什么了,收下了我送给他的护身符。

农村亲戚很多,这家有事、那家帮忙、过节、红白喜事的,我家儿子、媳妇都去,讲大法真相,送真相资料。到亲戚家里,就带上真相光盘,没事时就放光盘,陪着所有亲戚一起看,不管开始乐意不乐意的,都一起看,看完了再讲真相。凡是来我家的,不管什么人,都放真相光盘,同时发正念加持世人明白的那一面赶快觉醒。看完后,人都很受触动。有一部电影《震撼》我们全家看后都流泪了,确实被震撼了。我们村一个老人和她两个孙子在我家看这盘碟,流泪不止,大人小孩都哭了。我想,生命都是为法来的,不管你干什么的,不都是在等待着这部大法吗?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有责任让众生都知道这部法,了解大法、认同大法。

现在我们一家人配合的非常好,各自发挥所长,儿子、媳妇也在同修的帮助下配置了电脑、打印机,学会了技术,不再等、靠、要,不再受真相资料不够的限制,使我们这个家庭修炼整体更加圆容不破,什么邪恶也挡不住。

*****

佛光普照

1998年的一天,我的嫂子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第二天我上山割草,手心里热乎乎的,从那时起我就相信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我想法轮大法一定不是一般的功法,我一定要修炼到底。回家后,我不仅自己走入了大法的修炼,还在全村洪法,使许多有缘人也走進了大法。我们家也就成了村里的学法炼功点,我还负责去外地把大法书请回来送给新学员,每天早上大家在我家炼功,下午学法,很多新学员很精進,每天一大早就来我家等着了。

我的丈夫、女儿、儿子都很支持我,因为在我身上他们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我修炼前是一身的病,尤其是脑袋疼的不行,去医院检查也查不出是什么毛病,可就是疼。炼功后,脑袋不疼了,整个人精神了,我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在家里对家人好,在外对别人也好,心性上严格要求自己,不再对丈夫发脾气,处处体谅他。开始修炼时,有时我刚進家门,他就劈头盖脸的给我来一通,我不动心,记着《转法轮》中师父举的那个例子,把这当成是提高的好机会。那时,我真正感受到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有一次我过病业关,浑身上下,从里到外都疼的不行,疼到双手不能碰身上,一碰简直疼的受不了,我那次动了人心,想吃点药,可药刚進嘴里,马上就吐出来了。我立即意识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这是师父在给自己调整身体,我怎么能吃药呢?我摆正心态,不管表现的多么严重,也不再动心。那次过了之后,我的身体彻底好了,以后连大一点的病业关都没再过过。

1999年中共邪党迫害大法的时候,县里也来了些人到我们村,我提前通知全村所有炼功人,让他们说书都是从我家来的,只有我有书,让他们全推给我。我没有想更多,就觉的自己应该负这个责任。我象征性的交了一本书(现在觉的心性还是不到位),其他同修都没受任何影响。这以后,我们村也再没人来过问了。可是原来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没有了,大家都在自己家里炼。渐渐的就不太精進了,慢慢的也就混同于常人了。现在想来,觉的愧对师父,浪费了那么长的时间。直到几年后,师父的新经文传到自己手中,才惊悔自己做的太差劲。我相信师父说的,没有结束就还有机会,对那些没做好的都是从新做好的机会。

那时我村还没有资料点,我就步行一个多小时到别村去取师父的新经文及真相资料,然后再走回家将经文和资料送给本村的同修。我记的有一次,我还在同修家里装资料时,就听到外面雷声滚滚,眼看一场大雨要来了,那时天也快黑了。同修留我在她家住,我想不能麻烦同修,坚持要回家,一路上我背着真相资料走的飞快,身体轻飘飘的,像要飞起来,闪电、惊雷都在我的头顶上,可我一点没在意,只顾往前走。这雨硬是没下来,直到我走到我们村口的学校,我儿子打着伞在那等我,这时雨才哗啦啦的向下泼。那时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知道是师父在呵护着弟子,保护着真相资料。事后,那位留我在她家住的同修说,我刚走不一会儿,她丈夫就回家了,她让她丈夫赶紧骑摩托车去追我,把我送回家,可竟然没赶上我。我说,师父在加持呢,比什么车都快。

我非常珍惜真相资料,我知道众生都在等待着真相,我有责任走出去,将资料送给还不明真相的众生。起初我是和同修一起去发,后来自己一个人出去的时候多了,方圆几公里之内,我几乎都走遍了。在我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我更深刻的体会到,师父时刻都在身边呵护着弟子,只要正念足,就有奇迹出现。农村的夜晚很黑,伸手不见五指,有一天半夜,我到一个村子里发真相资料,才進村时,村口有两条黑狗很凶,我立即请师父加持,等我发完资料回来时,两条黑狗全都睡着了,再也不叫了。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家人在这过程中对我的支持,尤其是我的丈夫(暂未修炼),因为我的变化,他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与超常。他认同大法,支持大法弟子讲真相,他经常半夜与我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我们夫妻俩背着五、六十份真相,走街串巷,发完资料一起回家。我贴真相不干胶,他就打手电筒给我照亮,怕我贴反了或贴歪了,有时我去的地方远,他就骑三轮摩托带我去。不只我家这样,我们村很多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也都是她们各自的丈夫(暂未修炼)骑摩托车送去再接回。一次,我们三个同修一起到一地去发真相,我们三个未修炼的丈夫就各骑一辆摩托车把我们送到那,等我们发完了资料,他们又把我们带回家。

因为家人对大法的支持,也给他们带来了福份。有一次我儿子骑摩托车送我到我家山上的一块地里去收东西,到那我发现忘带工具了,儿子就骑车回家拿。返回时,我在这边的山上已经看到儿子骑车在对面的山坡上了,可突然,他的摩托车直奔路边冲下去,儿子连人带车都摔翻了,我吓坏了,赶紧跑下山,到那一看,儿子只擦破了点皮。摩托车发动不了了,我心里默默的发正念,对摩托车说:“你一定能发动起来!”儿子再试时,摩托车真的发动起来了。

去年,我们村不修炼的人家养的猪都感染了口蹄疫,与我家猪圈一墙之隔的猪也染上了口蹄疫,唯独我家的猪一个个长的又肥又壮,我们村其他同修家的猪也一样,没有一家的染上口蹄疫的。这让我们村所有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在短短的几年时间,我家也盖了房,家里也兴旺了,丈夫、女儿、儿子都看在眼里。这期间我家建立了一个家庭资料点,供应我们这一片所有同修需要的真相资料,家里人没一个反对的,都很支持。家里来同修,他们也都十分热情,为我的修炼提供了很好的环境。

我读书不多,如果没有大法给开启智慧,根本做不了资料。起初机器出了问题,不知找自己,抱着机器找同修,再颠簸很远到县城去修理,一趟下来,劳民伤财。后来我知道,先修自己,再修机器,机器工作一半不动了,我就停下来,发会儿正念,请师父加持,找找自己有什么漏被钻了空子,再和机器沟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我周围的同修都很精進。我对自己说:“拿不出资料是我的责任!”所以我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很紧,学法、炼功、发正念、做资料、里里外外的家务、地里的活,一样都不耽误。

我也不放过一个讲真相救人的机会。我把师父的法像供在客厅里,凡来我家的人都看的见。一次,我丈夫几年前做生意时认识的一个朋友来到我家,他看到师父的法像,问我说:“你还炼法轮功啊?”我说:“是啊,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越炼越年轻,当然炼了!”他听后说:“难怪你还这么漂亮,你越来越漂亮了!”我就送给他一张大法护身符,给他讲真相,他很高兴的接受了。没几天,他又来我家了,还带了好几个人,一進门就对我说:“我带他们来是来找你要东西的!”原来他们都想要大法护身符。

我家附近山上有一个小尼姑因为我嫂子的关系认识了我。那时她本打算到县医院去看病,说是自己肚子里有病。我把她接到我家,让她看《转法轮》,给她放师父的教功录像带。三天以后她去县医院检查,肚子里什么病也没有了。她激动的不行,打电话给我说:“这三天在你家得到的东西太多了!也就在这三天里,我们一起的其他四个小尼姑出了车祸。”她还告诉我她梦见李洪志师父和我了,她说她以后还要来找我。

众生明白真相后受到的震动让我看到了大法的伟大,也让我更意识到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我们同修的共同精進,使家人、周围的人、通过认识我们而明白真相的人都有了正念,对大法有了正面的态度,这不仅给他们久远的生命奠定了美好的基础,也给他们的人生带来了福份,真正让世人都见证了大法的佛光普照,福泽万里。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