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四日】

  • 北京市平谷区李树伟回家

  • 山东省青岛市莱西县日庄镇院里大法弟子王山于二月十一日下午已回家。

  • 清除山东邹城市的邪恶布标

  • 请保定大法弟子正念解体洗脑班

  • 请三门峡大法弟子正念清除诽谤大法的牌匾

  • 提醒同修通过邮箱发真相信时要注意安全

  • 河北省香河县大法弟子张宪已回家

  • 与南京、江苏同修交流

  • 再与丹东东港同修交流

  • 北京市平谷区李树伟回家

    北京市平谷区大法弟子李淑伟在武汉监狱被迫害近一年半,已于2010年2月3日回家。


    山东省青岛市莱西县日庄镇院里大法弟子王山于二月十一日下午已回家。


    清除山东邹城市的邪恶布标

    最近路过山东邹城市发现那里铁西派出所铁栏上挂着抵御×教的模糊布标,已很旧。向世人散毒,据说城内主干道还有新挂的,这里建议那里的同修晚上8、9、10点清理本地邪恶时正念铲除!并向相关部门个人重点讲真相。


    请保定大法弟子正念解体洗脑班

    据悉,保定市洗脑班(棉纺厂旁边、亚华大酒店后边、小白楼洗脑班)近期又秘密关入三名大法弟子,姓名、哪里人不详。请保定市、和保定地区各县同修了解自己周边是否有大法弟子失踪,及时曝光邪恶,揭露迫害。请知道详细情况的同修,和有条件了解情况的同修,提供更详细更准确的信息,以便更有力的揭露和清除迫害。请保定市区同修集体发正念解体小白楼背后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请有条件的同修到小白楼去近距离发正念。


    请三门峡大法弟子正念清除诽谤大法的牌匾

    三门峡黄河路宏远市场南门,河南省天方建筑有限公司三楼上有污蔑诽谤大法的匾牌,已有很长时间了。希望三门峡大法弟子形成整体,正念清除这邪恶的毒害众生的牌子,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提醒同修通过邮箱发真相信时要注意安全

    近期听江苏无锡同修说起,有同修发送真相信件时被非法抓捕,现在无锡市路边的信箱都有人看守,提醒同修通过邮箱发信时要注意,尤其在晚上发信件要注意安全,正念正行。


    河北省香河县大法弟子张宪已回家

    香河县大法弟子张宪已于几日前从石家庄市劳教所回到家中。

    张宪,男,37岁,毕业于河北省人警察察学校,毕业后分配到香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成为一名刑警队员。一九九五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工作认真负责,善待同事和他人,受到领导的多次表扬。后调到派出所工作,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又被评为全省优秀警察。

    然而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张宪却受到了残酷迫害,由于他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和向民众讲迫害真相,多次被关押、洗脑、罚款,开除其原来警察工作,调到县街道办事处,后又被两次非法劳教。


    与南京、江苏同修交流

    一,《南京真言》、《江苏真言》已停刊,请同修们重视明慧网刊登的经典和通版真相资料;本地真相可以用不定期发布的地方版《周报》或单页。

    二,请江苏各市、区、县、镇的同修帮忙将本地区中共所有610、公检法司、派出所、学校、医院、各级政府、居(村)委会等的地址、邮编、电话、部门、相关人员姓名、手机、住址、电子信箱等尽量全面搜集,然后发往明慧,以便于海内外同修共同配合通过各种方式(打电话、邮信、发信息等)救度这部份众生。

    三,请江苏各市、区、县、镇的同修帮忙将本地区所有的被非法拘禁或失踪的同修姓名、住址、电话、单位及现在被绑架到何处等信息搜集准确、全面,然后发往明慧,以便于追踪迫害、近距离发正念和营救,也请其他有条件的同修在生活上给他们及他们的家人提供一些帮助,过年期间送些钱物给那些被非法拘禁或失踪的同修家人,让其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

    新年到了,也提醒江苏各地同修利用好时间做三件事。


    再与丹东东港同修交流

    李华,孙艳,马淑华被绑架已快两个月了,他们现在怎么样?痛定思痛,基于以前交流的基础上,再次与丹东同修交流。

    我们三个好同修被旧势力给圈進了牢笼里,救度众生少了人手,给我们当地正法带来了很大的干扰;同时经济损失也很大。听说:一千元到两千元的打印机六~七台,一万元以上的两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三~四台;还有各种耗材,合计人民币大约六~七万元的东西被恶警抢走(可能还有大约五千元现金)。这些都是我们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用于救度众生的钱。

    那么是我们那方面没有做好,让邪恶钻了空子?首先我个人以为我们地区整体上还存在等,要,靠,依赖心,没有真正的走出人来。师父要求我们“遍地开花”,如果我们地区的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上明慧网,那么他们为同修做《明慧周刊》的时间就会剩下来;如果我们同修都达到了师父要求的资料点“遍地开花”,每个人都是资料点,自己用的真相资料自己做,那被绑架的同修就不可能要那么多的电脑和打印机,耗材也没有必要聚集那么多,损失就不会这么重。累的“饭都吃不上”;“忙的没时间学法”;发正念由五分钟改成两分钟,同修提出:“你怎么就发两分钟?”“我得去取真相资料,一会儿有同修来取。”我无意指责,只是为了我们地区的同修整体快速提高而已。这样看来是不是我们这些等,靠,要的同修帮着旧势力迫害了他们,我们每个同修都向内找一找自己,正法已近尾声,为什么《明慧周刊》还得别的同修给你做,已经给你做了十年,难道还有十年吗?你就想让同修给你做到正法结束吗?为什么你不能上明慧网?是什么原因,怕心,求安逸心,依赖心,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你用的耗材为什么是同修给你的,他家是开店?还是生产这种耗材?每每从同修那里拿来现成的,你为同修想了吗?你是否问过同修:今天你学法了吗?你发了几次正念?你去给我买东西花了多少时间?

    再者:我认为我们还有一部份同修由于各种执着,对法对同修负责的意识不足。就我本人来说,由于我的求名心,使我不能完全放下自己,真正为法为同修负责。看到同修有问题,转弯抹角的说说就完事了,为了保护自己的名,心想:反正我对你说了,改不改是你自己的问题了。多不负责呀。如果我们每个同修都能放下自己,以一颗真正慈善的心,去与同修交流,一次不行,两次,一个人不行,两个,并且我们既然发现问题为什么我们整体不协调一致,以真正为法为同修负责的心态,找与他们有联系的同修交流:这样做不符合师父法的要求,会出问题的。这样把他们的任务量降低,由我们来承担,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事发生。

    总之我个人认为:每个同修都要走自己证实法的路,我们有能力的同修,多给其他同修技术上的帮助,而不是替代,“授子以鱼,不如授子以渔”。在高层次上讲:其他同修修炼的事,你给做了,别的同修失去了修炼的机会,那是不是也是私呢?

    一、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买电脑,自己上明慧网。能上网的同修,就不用做《明慧周刊》。

    二、有条件的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自己用的耗材自己买,因为现在所有的耗材,我们附近的商店都有。这样自己用的少,目标小,安全系数高,损失小甚至无损失。

    三、每个资料点做的《明慧周刊》不要多余十本,五本以下最好,多了就分成小点。

    四、真相资料要协调安排,各个家庭资料点制作的真相资料,除家庭需用之外,多余的由协调的同修负责,调给真相资料不足的同修。或者由协调的同修,安排给各个家庭资料点。但要考虑到家庭资料点的特点:家庭资料点的同修要做好家务,要干好工作,平衡好家庭的一切。

    以上只是个人认识,如有不符合法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