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县垛庄镇恶党人员十年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恶党政府人员、派出所恶警被权欲和利益驱使,积极追随江氏集团,受临沂市及蒙阴县六一零操控唆使,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意残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

他们执行的是江氏集团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流氓恶令;践踏的是法律的尊严和基本人权;敲打的是大众的社会道德;伤害的是无数家庭和一方百姓。自九九年至今,小小的一个镇,竟有二十五人次被非法劳教、判刑,讹诈抢劫的钱财高达八十多万元,被无辜抄家绑架株连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多人被毒打伤残,部份人背井离乡。迫害之巨至极,令人瞠目结舌。

设置非法机构 纠合不法之徒

迫害初期,在市县“六一零”授意操控下,垛庄镇秘密成立了“六一零”办公室,由镇政法副书记任主任,吸收社会好逸恶劳之徒组成防暴队,专门迫害本地法轮功学员。

十年来,在垛庄镇历届党委书记王(保)勤、崔建华、胡守东、副书记李秀福、副书记秦元东、垛庄“六一零”头目赵海涛、李广、马玉亮指使下,调动了垛庄镇派出所、司法所、武装部、土地管理所、综治办、工商所、计生办、广播站、文化站、教委、医院等10多个单位的——多个不法人员:杜中太、孙良山、宋增强、李海涛 宋增强、王海峰、刘相雨、房思民、万增发、张世民、陈玉新、张波、刘乃生、刘长平、刘元进、刘长伟、卜凡海、谢现堂等不法人员,在各片包村干部带领下,要挟各村干部,对全镇大法学员有预谋、有计划的抄家绑架勒索财物;歹毒的举办洗脑班,强迫学员放弃信仰,逼写“三书”;利用央视、报纸上的谎言,大肆宣传欺骗,以挑起不明真相的世人对大法犯罪;纵容、唆使不明真相的人蹲坑,监视、跟踪、举报大法弟子,妄图把世人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法轮功学员一旦被抓,受到的迫害则极其残忍:威胁、恐吓;剥夺睡眠;长时间保持一个痛苦姿势不变;树条抽、胶皮棍打;钉子板打;烈日晒;大冷天往身上泼冷水并用电风扇吹;不准上厕所;送洗脑班强制洗 脑,甚至被非法强送劳教等。家则被抄,非法罚款,家人也要受到恐吓。恶人经常半夜三更私闯进家,闹的左邻右舍不安, 鸡犬不宁。如文革再现。

入室抢劫财物 土匪流氓行径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垛庄镇恶党政府工作人员、垛庄镇派出所恶警及雇用的社会上的不法之徒如土匪般撬门别锁、非法抄家,直弄得鸡飞狗跳、四邻不宁。各次累计勒索钱款约七十二万四千余元,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巨额罚款从不给收据,而在抄家中被他们“顺手牵羊”抢劫的钱物更是无法统计。

抄家中连老人养的猪都被拉走卖掉,几岁孩子的小车座位都被拿走,盆缸被砸烂,房子屋顶被捣上洞,门窗摘走……很多家庭无法生活,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逼的孩子无法上学读书,给很多学员家庭及亲戚朋友生活上、精神上造成极大的痛苦。被洗劫一空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完全失去了继续生存的环境和最基本的物质保障。正是这些执法人员捞取了大量的非法好处,所以才乐此不疲,失去人性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打压迫害。下面仅举数例以见证他们的恶行。

在二零零零年二月,寺后洼蒙阴县垛庄镇法轮功学员赵传文和赵传武兄弟二人在非法关押期间,垛庄镇政府暴徒又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抄了他们的家。被抄走的东西如下:电视机一台,扩音机一台,摩托车一辆,三轮车一辆,沙发一套,布匹(他们是做布匹生意的),就连家中仅剩的三棵杨树也被他们卖掉,还有几百块钱也被他们抢走,二千多斤小麦,十多袋花生,一缸油,电饭锅,电热毯,电话机一台,组合家具,录音机三个,集体洪法炼功用的大喇叭,床上用品等。家中只留空床一张,赵传武家中也只留空床一张,其余财产全部被抢走。邪恶之徒非法关押赵传文长达一百多天,非法罚款两万多元。赵传武被非法罚款二万二千元,交上现金后家具被拉回家,录音机被邪恶之徒低价卖掉,布匹被他们偷割下很多。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赵传文因散发真相资料,被邪恶之徒发现,被迫流离失所。摩托车,三轮车又被镇政府的暴徒抢走。当镇政府的暴徒发现赵传文继续参加大法学员的交流会后,又再次闯入赵传文的家中,把他家中仅剩的全部财产抄走,家中的四季衣服,家具,车辆等物品也被邪恶之徒低价拍卖,七间房子的门,窗,大门全部摘走,门窗上的玻璃,面缸,也全被砸碎,把他家中的天花板撬开;更令人悲愤的邪恶之徒竟把赵传文家中大门摘走后,又用石头等把大门口垒上,现在赵传文的家家徒四壁,一片狼藉。(如图)赵传文的父亲的三头猪被抢走,赵传武家同样也被他们抢劫一空。(如图)

图片说明:二零零一年六月份赵传文家及赵传武家被抄家后的情况。


赵传武家,房门及窗扇都被摘掉。

赵传文家窗户,窗扇被摘,玻璃被砸碎。

赵传文家院内,面缸被摔碎。


赵传文屋内,天花板被撬坏。

赵传文家大院内,一片狼藉。

赵传文家窗户


赵传文家东堂屋

赵传文家西堂屋

赵传文家西屋

二零零六年四月四日,垛庄镇杜家岭村大法弟子张德存因恶人举报,被垛庄镇政府、派出所、“610”一伙不法之徒非法抄家,连家中装糠的袋子都翻了个遍,家中的全部存款八千元被抢走,张德存被非法劫持在垛庄镇派出所,家中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饱受惊吓,恶党人员的强盗行为给全家人造成伤害。

2006年4月4日,西垛庄村大法弟子鲁兴荣因向本镇瓦子坪村李因功的妻子讲真相,被李因功举报。由垛庄镇“610”头目李光带领派出所.镇政府一伙恶党暴徒闯入鲁兴荣家中非法抄家,把家中多年积攒的全部存折4万多元及身份证抢走。抄家时鲁兴荣夫妇都未在家,家中只有一个学生。当天下午就从银行取走1万5千元,其余被强行冻结。夫妻二人被强行带到垛庄镇派出所非法关押,恶党这种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抢劫行为给全家人造成巨大伤害。

法轮功学员张秀春,女,五十一岁,蒙阴镇西关村村民,因上网被网警监控。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县“六一零”十几个便衣非法闯入张秀春家,抄家并绑架了张秀春未修炼大法的儿子,电脑、珍贵的大法书籍等私有财产被非法掠夺走。张秀春去看望被关押的儿子时,当天又被非法扣押。

酷刑恶毒洗脑 精神肉体摧残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是原镇委书记王勤及副书记李绣福的任职时间,在他们指使下,垛庄镇原派出所所长杜中太、司法所长刘相雨、武装部长房思敏等一伙恶徒,对垛庄镇大法学员大打出手,残酷镇压,抓人、抄家、关押、逼供殴打、侮辱、罚款、掠夺、勒索、游街、拘留、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监控住宅电话、深夜私闯民宅,一时间,黑云压城,恐怖笼罩了垛庄镇。

为了打击法轮功,他们多次非法私设罪恶的洗脑班(孟良崮警区、孟良崮小学、垛庄镇计生办院内、垛庄镇建筑队院内等处),关押、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以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蒙阴县原政法委书记李枝叶,经常到这里指点:“要经常敲打着点,不要让他们舒服了。”在李枝叶的指示煽动下,镇政府、公安派出所和雇用的打手更是肆无忌惮,在孟良崮警区、派出所禁闭室、计生办院内几乎每天都传出用橡皮棍抽打学员的声音,就象放出的百头鞭炮(几根橡皮棍由几人同时抽打)。

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在洗脑班上,学员因坚持炼功,派出所所长杜仲泰用橡胶棍毒打十三名法轮功学员,每个人被劈头盖脸打二十多下。杜仲泰把仵增健鼻梁打断,把闫光新打得满脸是血,口里还叫着:叫你炼,让你知道厉害。

一月五日学员巩全运因不放弃信仰被指导员张士民毒打一顿,并被邪恶用脚踩成骨折,并将六十多岁的学员魏久祥一气打六十多橡胶棍,致使瘫倒在地。

在学习班上垛庄镇副书记李绣福、派出所所长杜仲泰、原镇党委书记王芹用橡胶棍轮番毒打学员鲁兴德,致使鲁兴德当时昏迷,过后所长杜仲泰脱下皮鞋猛抽该学员的脸,致使脸几天后才消肿。因不放弃信仰送蒙阴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后又转到垛庄镇转化班。

在转化班上,副书记李绣福指使打手把鲁兴德从屋里拖出来,八个恶棍用木棒轮番毒打,把他踢倒在地后,有的用脚踏着脸,有的按着头、手,用木棍打了近二百下,把臀部打成紫黑色,昏迷休克达半个多小时,在不省人事的时候,还把他铐在树上。最后把该学员折磨得只剩一口气,看到实在不行了才放回家。最后还逼迫该学员交罚款一千三百元。一个身体健壮的男子汉硬被折磨的皮包骨头,不能站立,只能躺在床上,半个月后才能下地走动。

大法弟子刘长芝也被司法所所长刘相雨毒打休克后又用凉水浇醒,腰部严重受伤,橡胶棍打断了两根,还把他踢倒在地,跺脸踩腰,使该学员三个多月不能正常行走。他们让赵传文趴在地上,用橡胶棍打他的屁股和大腿,因疼痛难忍,赵传文想在地上翻身,他们就狠毒地踩着他的双手和双脚狠狠毒打。

刘相雨还经常用电话遥控指挥,打手们对学员说:“不怨俺,刘又来电话,不让俺睡觉,叫俺打你。”

在班上一打手打王建利时,怕该学员以后报复,把他脸用布蒙上,铐住双手,然后打手捏住自己的鼻子,用怪腔对该学员说:“刘相雨叫我今天晚上扒你一层皮。”然后一大群打手用橡胶棍猛抽王建利九十多下。刘相雨在班上威胁学员说:“以后你们谁敢去北京上访,回来我就掀你脚趾盖子。”还经常指使打手随便毒打学员。

武装部部长房思民带领打手毒打学员之余,把大法学员家属送到转化班上的九条内裤扣下六条私用,并把学员家属送去的饭菜(鸡肉、肉馅饼)水果偷吃掉,将剩余残渣扔给学员。堂堂的武装部长竟大言不惭地说:“你们拿钱去上访,还不如有钱买个小秘风光风光,也不枉来世一回。”

在学习班上,泉桥村刘元阵带领刘长伟、刘连厚等人晚上九点多钟头戴头盔,把女学员用布蒙住脸,背铐双手拖到外面,在黑暗处用下流无耻手段侮辱女学员至凌晨。还有的用布捂住女学员的整个脸,两个打手架着一个硬拖着跑,致使学员呼吸困难,好几天吃不下东西。

在二零零零年二月份,赵传文夫妇俩继续去北京上访,被蒙阴县“610”办公室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转送垛庄镇洗脑班。邪恶之徒强迫赵传文和其他男大法弟子进行超负荷体力劳动,拆厕所,装沙子;还进行恶毒的株连政策,强迫赵传文的老母亲天天去洗脑班陪读,实际上他们是变相折磨大法弟子的亲人,每天早上八点去报到,一天不去罚款20元;县政法委书记李枝叶(蒙阴县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主谋)去垛庄镇洗脑班检查,对镇政府人员说:“只要他们说炼,就天天敲打他们。”

三、四天后,垛庄镇副党委书记李秀福,武装部副部长房思敏指挥打人凶手卜凡海、房德良等人对垛庄镇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打手们用橡皮棒打大法弟子的臀部、大腿,打得红一块、青一块,大法弟子鲁兴德被他们当场打得昏过去;大法弟子王建利被几个雇佣的打手们戴上手铐,头上蒙上一块布,轮流用橡胶棍毒打八十多棍;

有一天,晚十点多,恶人刘元进值班,恶人刘长平(垛庄镇后里村人)把鲁兴英从屋里喊出来,她一步出门外就被恶人刘连厚、刘长伟猛然用布把头、嘴蒙住,衣冠禽兽的刘连厚竟无耻的手伸向她的怀里,这两个歹徒拖着鲁兴英就跑,憋的她上不来气。恶人刘元进疯狂的喊:把她砸死,就说是炼法轮功炼死的,恶人刘连厚凶狠的说:“把她扔到粪坑里。”在人间地狱“孟良崮警区”遭受迫害近两个月期间,同修的家人买了十条内裤,还被房思敏黑下七条。

鲁兴英的家也未遭幸免,以刘相雨、李秀福为首的十几人组成的抄家队,把她家的柜、桌椅板凳、高底高、缝纫机、三十斤一袋的花生米、三十斤一桶的花生油、一袋玉米等全部抢去。还用车拉着法轮功学员到处游街。

鲁兴英被“孟良崮警区”转到垛庄镇“计生办”非法关押,遭到非人性的折磨、殴打,恶人刘相雨天天骂大法、骂大法师父。邪党之徒把鲁兴英关押两个月后,勒索家人三千元,放人。回家后,刘相雨带着一伙,不断的侵犯人权,半夜砸门跳墙常有,每年的“两会”“4.25”、“5.1”、“7.20”“过年”凡是邪党心虚害怕的日子免不了骚扰。

据统计,仅二零零二年五月份,垛庄镇有9名学员被劳教,50多人被非法送洗脑班,10余户家中被抄,非法罚款达30多万元。

抄家绑架勒索 肆意横行乡里

大约二零零三年,恶徒王勤在当地人的一片责骂声中灰溜溜地走了,先后窜来的两个书记崔建华、胡守东步其后尘,对法轮功迫害不停,纵容手下恶徒们抄家绑架勒索,肆意横行乡里。

二零零三年阴历二月四日-六日,垛庄镇政府、派出所司法所长刘相雨等人组成联合搜查队,并分若干个小组,对本镇范围内大法弟子又一次进行搜查和迫害。据受害人提供,这些恶人最晚8、9点闯进家的,恶人们搜查写字台、大衣橱和其它一些地方,大部份家庭基本没搜到什么。但迫害最严重的是魏兴东,被搜走两本《转法轮》,后又抢走了现金6000余元,又将人抓走,关押了一夜后又逼交4000元共合计10000余元方可放人。当时被非法搜查大法弟子还有王金明、贺洪桂(未开门)、刘双兰、齐成荣、刘长瑞、闫广欣、卢兴德、卢兴英、魏文祥、刘庆莲等(未做完全统计)。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垛庄镇西长明村大法弟子张纪梅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界牌镇、垛庄镇派出所绑架后非法关押在蒙阴县610,强迫家人交上4000元钱后,现已释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底,由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610”主任赵海涛带领一伙派出所人员,无故闯进大法弟子程正果家骚扰,几年来每到所谓敏感日都是如此。

二零零六年一月六日,一伙蒙阴县“610”及垛庄镇政府恶人,以走访为名闯入垛庄镇大法弟子刘庆莲家中,强行抢走了她的电视机、录音机、放像机和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等。刘庆莲走脱。但有家不能回。

恶徒抓不到刘庆莲,竟把她正在垛庄化纤厂上班的两个女儿张大陆、张小陆劫持当人质。垛庄派出所副所长宋增强、蒙阴县公安局“610”打手王伟对张大陆、张小陆大打出手,张大陆被王伟打耳光20下,被强行扒去棉袄只穿羊毛衫铐在垛庄镇大院的树上冻。张小陆被恶人非法关押10天、勒索五千后放回,张大陆被恶人非法关押20天、勒索一万元后放回。

刘庆莲一家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因修炼法轮功曾多次遭当地邪恶之徒迫害。刘庆莲曾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到北京证实法,被垛庄镇政府人员劫持回本地,当时的副镇长李秀福、司法所所长刘相雨指挥恶人刘元进等殴打刘庆莲,并非法关押刘庆莲40天、罚款一万元才将她放回。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刘庆莲16岁的女儿张大陆自制“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走上天安门和平请愿,被蒙阴县“610”类延成(现已调离)等人带回关押,“610”恶徒叫嚣要罚款一万五千元,否则劳教两年。张大陆不修炼的爸爸去看女儿,结果被非法关押10天。在恶徒的威胁恐吓下,家人东借西凑了一万五千元,“610”才把张大陆放回家。以上被恶徒勒索的款项上均未留字据。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九日,蒙阴县垛庄镇“610”头目李广带领3名派出所恶警,闯入垛庄镇大法弟子刘长瑞家,把刘长瑞家中仅有的3000元的存折抢走,并将刘长瑞绑架到垛庄镇派出所。第二天,恶徒又以劳教威胁,勒索家属两千元现金后才放人。 勒索款项没留字据。在几年的迫害中,大法弟子刘长瑞至今共被恶徒勒索三万三千元。

二零零六年一月五号晚9点,垛庄镇“610”勾结蒙阴县“610”及垛庄镇政府、垛庄派出所邪恶之徒绑架大法弟子刘双兰、巩全荣到垛庄派出所。恶徒把刘双兰家所有的大法资料、师父法像等抢劫一空。刘双兰、巩全荣在垛庄派出所遭到恶徒的殴打折磨,蒙阴县公安局“610”打手王伟等人揪着她们头发,往墙上撞致头破血流。

刘双兰被非法关押10天左右、勒索五千元放回。巩全荣被转关到临沂市沂南看守所,后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四日被关入济南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六年一月五号,垛庄镇“610”、蒙阴县“610”、垛庄镇政府、垛庄派出所恶徒窜至大法弟子刘兴琳家,抄走了大法资料、师父法像等,同时绑架了刘兴琳,刘兴琳的丈夫抗议迫害,遭垛庄派出所副所长宋增强等人毒打。后恶人勒索刘兴琳家7000元后将她放回。

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早八点多,在垛庄供电站值班的大法学员公茂成,突然被垛庄镇派出所所长孙良山绑架。他甚至连工作服都没换下来就被拉走了。

恶警对他进行了毒打和残酷折磨,每二十四小时换一个地方,在每个地方都遭到的同样的毒打。特别是在县刑警队的那二十四小时里,恶警在他头上套上黑塑料袋,然后毒打,把他打的口鼻流血,直到昏倒在地还不罢休。期间还把他两手倒背铐,吊在暖气管子上,双脚尖刚刚触地,一吊就是二十四小时。又逼他坐老虎凳、老虎椅,扇他耳光。恶警扇累了,就用皮鞋抽他。

打人最凶的是恶警王伟,崭新的一本《转法轮》竟被恶警王伟扇破了。这恶魔打累了就躺在沙发上休息,歇过之后再打,完全没有人性。邪恶的王伟还强制公茂成两手倒背铐、后背挨墙、双脚伸直,坐在地上,用椅子最低的木档卡住其双腿,狠命抽打公茂成的脚心,又用电球滚动撞击他的小腿,直打的他如万箭穿心般疼痛不堪,却还逼他穿大镣、跑大镣,血直往出流也不罢休。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垛庄镇“六一零”、垛庄镇派出所和垛庄镇政府工作人员曾以所谓的回访为由非法搜查齐成荣家,当时家中无人,这些人竟跳墙而入,撬开玻璃,入室抢劫,非法掠夺走一些物品。他们随后又到齐成荣所在单位企图绑架她,齐成荣机智走脱。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号晚十点钟左右,山东省蒙阴县公安“六一零”、垛庄镇派出所和垛庄镇恶党政府各单位工作人员组成的防暴队约二、三十名,突然闯入垛庄镇西垛庄法轮功学员齐成荣所在的养鸭厂,非法抓捕了齐成荣。当晚被非法绑架的还有东垛庄村法轮功学员刘长顺的家属,程家庄村的刘明鑫,瓦子坪村的王某军,他们均遭到酷刑拷打,并被逼迫交五千元的保证金和写所谓的保证书。

当晚在垛庄镇司法所一房间里,垛庄镇副书记公茂礼亲自指挥垛庄乡建主任王衍忠、垛庄林业站站长段尊国等一群恶徒,他们手持橡皮棍,气势汹汹的嚷着要熄灯给齐成荣“上课”。齐成荣对他们说打人犯法,垛庄镇副书记公茂礼说:“打你不犯法。”说着就先下手抽齐成荣的脸,随即恶徒们蜂拥而上,将她打倒在地,然后猛踩她身体的各个部位,拳打脚踢,数根橡皮棍抽打在她的胳膊、臀部,一指挥者说打臀部。一恶徒便用手灯照在她的臀部,恶徒们便狠命的打,直到打累了,然后开灯。指挥者问齐成荣:“你说打人,谁打你了?”恶徒们休息一会后又把灯关了说继续“上课”,又一阵暴打,并踩住她的脖子不让她出声。之后又在积存雨水的地面上把她打得头晕、上吐下泻,衣服被雨水、大小便浸透了一整夜。

七月九日晚、十日中午,公安六一零恶警刘兆国曾对齐成荣非法审讯。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号晚八至九点,大法学员鲁兴英正在家洗澡,忘记了插大门,垛庄镇邪党流氓政府一帮窜进她家,当时她惊呼:“我洗澡”就赶紧往屋里跑,去穿衣服;可这伙不知廉耻的流氓尾随进屋到处乱翻、屋外寻找,抢去两盒炼功带,大法经文,一盒香,就连儿子买的唱歌的碟子也被洗劫一空。邪党徒叫她到镇上去一趟,鲁兴英说:“我不去,我学真善忍没有错,又不做坏事”。随即围上四个歹徒不容分说拽胳膊拉腿抬到车上,劫持到镇上非法关押迫害,行恶打手宋现祥,看到学员就辱骂大法。原县“610”头目李枝叶的弟弟李今叶也诽谤辱骂,邪党胡守东镇长强迫鲁兴英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达一个多小时。随后弄到院子里站着围上来了七至十个歹徒毫无人性的群殴毒打,一个穿皮鞋的歹徒把她踢来踢去,其他的边骂边打,威逼她放弃修炼。

鲁兴英不予配合,几个恶人轮番打她,穿皮鞋的歹徒用力踢她,凶手石增华把鲁兴英弄到没灯光的地方打了十几棍,强迫她坐在地上两腿伸直,两胳膊伸直与两腿平行,穿皮鞋的歹徒踢她胳膊。踢她大胯,还有一个凶手踩她的脚尖,还说把她装在麻袋里扔到水库里喂鱼,还说要劳教她,还说通知学校开除她儿子,把地收回来,把房子收回来。凶手石增华用橡皮棍狠狠的砸她背。

当夜十点开始打,不法之徒变着法子迫害,站着被踢来踡去两个小时,接着坐着受欺凌,后又趴下遭毒打,这四个小时下来,鲁兴英被打的脱了相,浑身肿胀,色如紫茄,有良知的人见状落泪,回家的七天内,坐不敢坐,躺不敢躺。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垛庄镇“六一零”恶人伙同垛庄镇派出所恶警闯进垛庄镇西长明村刘乃利家(其妻是法轮功学员),当时只有孩子在家,不法之徒抢走了《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光碟。同时还对西长明村刘长忠家和于长河家(其妻是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骚扰。

约五月二十二日晚,垛庄镇六一零头子马玉亮等三人非法闯进垛庄镇桑行子村法轮功学员殷立存家骚扰。

五月二十二日晚,垛庄镇西山脚村鲁兴英正在洗澡,垛庄镇六一零恶人伙同垛庄镇派出所恶警砸门绑架了她,当晚关押在垛庄镇政府大院。九点左右,十几个人围着鲁兴英轮流用穿着皮鞋的脚踹她,她的整个臀部被踹的呈紫青色。十点左右,垛庄镇政府人员石鹏逼迫她趴在地上,用橡皮棍毒打她。打完她后,恶人逼迫她放弃修炼、摁手印,鲁兴英坚决不摁,说:“你们把我头割下来,我也不肯。”恶人听后就放弃了对她的折磨。深夜两点多钟,不法之徒把她送到了她亲戚家。

五月二十二日晚,垛庄镇六一零恶人伙同垛庄镇派出所恶警去垛庄镇下河村冯贵芹家,非法抄走其婆母的大法书、录音机、炼功带、真相光碟等物,绑架了冯贵芹尚未修炼的丈夫王德良,对其进行了毒打。

诬定劳教判刑 制造冤假错案

在实施迫害过程中,垛庄镇与蒙阴县“六一零”互为沆瀣,凌驾于法律之上,制造冤假错案,先后将二十五人次法轮功学员强行劳教判刑,他们是:

仵增建,男,五十岁左右,高中文化,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西垛庄村人。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曾两次被关禁闭室遭迫害,期间恶警不允许家人探视。

赵传文,男,四十一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寺后瓦村民。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零七年至零八年恶警不允许家人探视。

赵传武,男,三十九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寺后瓦村民。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潍坊市潍北监狱遭迫害,现已回到家中。

闫学福,男,五十七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西垛庄村人。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潍坊市潍北监狱遭迫害,现已回到家中。

杨庆好,男,四十多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桑园村民。 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七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现已回到家中。

刘明鑫,男,五十岁左右,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程家庄村民。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现已回到家中。

刘乃军,男,四十多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程家庄村民。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现已回到家中。

魏星军,男,三十六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石马庄村人,大学毕业后在威海市外语学院任教。二零零四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遭迫害,现已回到家中。

齐成荣,女,四十六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西垛庄村人。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六次被非法刑拘,左腿曾被打得骨折。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刘凤厚,女,四十一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寺后瓦村民。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现已回家。

周光明,男,四十八岁左右,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罗圈崖村人,二零零七年八月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后转到章丘市官庄乡劳教所。已回家。

张继梅,女,三十六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西长明村民。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七年八月再次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周桂花,女,三十九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西长明村民。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七年八月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刘长静,女,三十九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上峪村村民。二零零七年八月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李长胜,男,四十多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营里村人,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段德道,男,四十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东垛庄村人,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巩全荣,女,五十八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西垛庄村人。二零零六年一月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王建立,男,四十岁左右,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北垛庄村人,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刘长顺,男,四十岁左右,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东垛庄村人,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段现芹,女,四十多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石马庄村人,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鲁兴荣,女,四十七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西垛庄村人。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石增春,男,五十岁左右,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业家沟村人,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刘桂梅,女,五十多岁,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桑行子村民。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已回家。

恶徒已遭恶报 看谁还在行恶

尽管恶徒们骄横跋扈,不可一世,但人间正义良知尚在,善恶必报天理犹存。多年来,那些残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先后遭到了恶报。仅举几例:

李祥勇,男,三十岁左右,原蒙阴县垛庄镇派出所泉桥片片警。自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在垛庄镇工作期间,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六年春天的一个傍晚,李祥勇夫妇骑摩托车外出,在县中医院附近准备横过马路,夫妻俩人刚到马路中间时,突然被疾驶而来的轿车撞倒。李祥勇被疾驶而来的轿车一下子撞飞了起来,接着弹到马路对面的水泥电线杆上,又重重的摔在柏油马路上,当场死亡;其妻在医院昏迷三天后才醒来,脑部严重受伤动了大手术后住了很长时间的医院,留下了神情失常的后遗症,失去了自理能力。

王开胜,男,蒙阴县常路镇东塞庄村人,常路镇政府干部。王开胜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打压法轮功以来,紧跟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在常路镇,王开胜既是迫害的谋划者,又是凶狠的打手。二零零三年一月九日晚九点左右,王开胜骑摩托车撞在公路边停放的车上,当场死亡。他的脸撞烂了,脑浆都撞出来了,血流了很多,死状惨不忍睹。常路镇政府人员事后谈及此事时,还心有余悸。有的吓得几夜睡不着觉。知情者说:“这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报应。”

张玉兰,女,现临沂市水利局副局长,原任蒙阴县副县长时分管文教、卫生时,积极协助县“六一零”邪恶组织,对全县教育系统的大法学员采取了非法抓捕关押、洗脑、虐杀等迫害,旧寨中学的大法弟子张德珍就是张玉兰任职期间被虐杀致死,致使七十多岁老母肝肠寸断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悲痛。母债子还,张玉兰的恶行殃及了她那刚过十七岁的唯一儿子秦贞一。二零零五年暑假去县金山工业园游泳池洗澡时溺水身亡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中共的流氓邪恶本性,决定了其只要存在一天就会坏事做到底。进入二零零九年,垛庄镇又接连发生了几起让人发指的迫害事件。

二零零九年三月,蒙阴县垛庄镇上峪村支部书记石增浩带领垛庄派出所人员非法撬开法轮功学员刘长静家的屋门,屋里所有家具被翻了个遍。这是中共以执法为名行土匪、黑帮之事又一例证。

零九年五月六号,上午十点左右,蒙阴县“六一零”、垛庄镇“六一零”、邪党人员、镇派出所和村中邪党小头目、一伙十多人,突扰垛庄镇部份村大法学员的家。四名学员被绑架。一老年学员的MP3被抢走,共匪的本质又一次再现。

在北垛庄村,不明真相的朱建华助纣为虐,带领恶徒们将本村张兴贵、李兆凤、刘乃香(抱着六、七个月的孙女)劫持到垛庄镇派出所非法关押。至五月九日,她们三人分别被强行勒索家人交三千元后回家。

同日同时,闫家庄村(横山前)支昌胜,女,五十多岁,被劫持到垛庄镇派出所非法关押,被强行勒索家人交五千元后回家。

瓦子坪村段尊菊,被非法抄家后,劫持到垛庄镇派出所非法关押,后又被转到蒙阴县“六一零”非法关押。六天后强行勒索家人交一万六千元后放人。

在此奉劝曾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九评共产党》已经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全球六千多万人的三退大潮说明中共解体已成定局。

如今江泽民已在全球四大洲17个国家及香港被控告。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元凶。同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法庭作出裁决:就江泽民、罗干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下令阿根廷的联邦国际刑警逮捕这2名罪犯。

所有不思悔改仍在加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必定被推上正义法庭受审判。此时如果再执迷不悟,是不是太不识时务了?现在清醒,还有机会。

参与迫害的单位个人,区号:0539、邮编:276200

垛庄镇原镇委书记王勤(已调走)
垛庄镇原镇委副书记李绣福(现任蒙阴县旅游局局长)
司法所长刘相雨、
指导员张世民(已调走),警员陈玉新(已调走),陈立(蒙阴县
看守所),李祥勇(遭报身亡)
垛庄镇原派出所所长杜中太(已调走)

镇委书记崔建华
镇委副书记秦元东
司法所所长刘相雨
镇长:
派出所所长孙良山
警员孙云刚
镇委书记胡守东,副书记公茂礼,
镇长张大伟,副镇长秦峰,
司法所所长刘相雨,
派出所所长李海涛,
六一零主任马玉亮
垛庄镇主谋迫害的副书记:秦元东
有关责任人. 现垛庄“610”头目.李广.家庭电话.0539-4588566
原垛庄“610”头目赵海涛,手机:13791549078
垛庄派出所所长:孙良山,手机.13563979896
副所长.宋增强
蒙阴县垛庄派出所值班室 0539-4588110
垛庄派出所所长孙良山 13563979896
垛庄派出所副所长宋增强
原垛庄“610” 头目赵海涛 13791549078
蒙阴县公安局“610” 打手王伟
现垛庄“610”头目李广 宅0539-4588566

蒙阴县政法委办公室4271456
县公安局局长室
张元学(局长),4818801,13705397128,4818901
徐田民,4818802,13605396853,4818902
边大勇,4818803,13905392102,4818903
徐浩,4818804,13905392066,4818999
王在恩,4818805,13905392066,4818905
单传和,4818806,13953993981,4818798
刘道玉,4818807,13905490861,4818907
熊淑同,4818808,13905392206,4818908
秦洁,4818809,13002794358,4818851
县“六一零”
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宝元,4811681,13953958936
县“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孙淑爱,4811681, 13173095056
县“六一零”办公室秘书李倩,4811681,13563907787
县“六一零”办公室小头目房思民,4811681,13853931001
县公安“六一零”
张咏,4818915,13953906866, 4818992(张咏之妻在蒙阴县蒙山路做生意,店名为“旺晟旭”特产店,张咏之妻的手机号码13355088566,特产店的电话号码:4812788,特产店的监督电话4829002)
姚兴东,4818915,13854946741,4818776
刘兆国,4818915,13864989419,4818791
蹇家峰,4818915,13864989618,0539--4274132
焦永红,4818915,13188704360
李勇,4818915,13053964018
蒙阴县公安局“六一零”打手王伟,手机:13563979797
县监管大队
邢现勤(大队长),4818919,13805397876,4818709
李宗军,4818920,13371267759,0539--4812108
孙秀,4818920,0539--4275182
徐继春,4818920,0539--4272689
李春晓,4818922,0539--4806767
公峰,4818920,13954405640
马希军,13854961690,4801984
刁传军,13869933799,4819127
包丕国, 13953958968,4277526
陈利, 13969924542,2183266
李勇, 13854946545,4279145
李强,13854916414,4836619
田烈刚,13505493424,4270012
胡成海, 13953968824,
段海文,13954948645,4278135
韩光庆,13854946679,481894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