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江汉区 “六一零”迫害法轮功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武汉报道)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邪党“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公开迫害法轮功以来,利用江汉区的公、检、法、司等邪党专职机构,特别是利用公安分局一科、派出所警察,采取私闯民宅、非法入室抄家、强行绑架、任意打骂、不让睡觉、体罚、威逼利诱等非人道手段,肆意侵犯人权、剥夺公民信仰、人身自由。

十年来,以原江汉区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办主任辜建桥,江汉区政法委书记、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分局局长朱正兴、原江汉区政法委副书记、江汉区“610”办公室头子肖国雄、江汉区政法委副书记、江汉区“610”办公室头子李斌为首恶,江汉区“六一零”办公室成员屈坤、江汉分局一科科长胡家祥、江汉分局一科主任科员郑容、江汉区法院副院长肖国雄、江汉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黄国涛及各派出所所长为打手,不遗余力对全区法轮功学员实行地毯式的绑架、洗脑、打压迫害。先后在江汉区民意医院、市第一医院、江汉区福利院、二道棚等地多次办强制洗脑班。据不完全统计2000-2002年间有36名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多,特别是二道棚洗脑班成立至今,从未间断过对法轮功的迫害,它不仅非法关押本地法轮功学员,还非法关押外地区学员如黄陂的李翠华、硚口的刘清水,已成为湖北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黑窝之一。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那里,遭洗脑迫害。例如2007年10月12日,湖北省十堰市大法弟子蔡子东被枉判7年后又被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他拒绝向邪恶妥协。两个多月恶徒不准蔡子东睡觉,并且每天不停的殴打、谩骂他。蔡子东被折磨的不成人形,骨瘦如柴,惨不忍睹。

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遭到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恶徒用“车轮战”二十几人迫害一名法轮功学员,不停的洗脑再加上拳打脚踢,不准坐下只准面墙而站等等。

特别是“六一零”头子屈坤、胡家祥、郑容,自从2002年初就在江汉区洗脑班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几年来,被胡家祥残害的江汉区大法弟子不计其数。胡家祥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突出晋级为科长,后又被区“六一零”看中。在胡家祥指挥下,洗脑班的恶徒长期残酷的折磨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上午刚被拘留所放出来,就立刻被劫持到洗脑班,下午再被胡家祥“送”进拘留所或劳教所。许多法轮功学员还被非法罚款、拘留、劳教、判刑,还有被迫害致残、致疯、甚至致死。

据不完全统计:十年间,全区被迫害致死十七人,致疯二人,被非法判刑十七人,被非法劳教三十八人。被非法拘留、绑架到洗脑班不计其数。其祸之烈,可见一斑。希望国际追查组织追究武汉市江汉区参与迫害的责任人。

以下是武汉市江汉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部份情况。

一、被非法关押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情况

李翠霞、熊光华夫妇2000年2、3月份因女儿结婚嫁与西方人,而遭市公安局、派出所等40多名警察的包围并被非法抄家,将李、熊夫妇及女儿绑架到市公安局在江汉区福利院办的洗脑班迫害。年底夫妇俩到北京上访,被江汉区万松园派出所警察劫持回汉后,李被非法关押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熊被非法关押江汉区黄家大湾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3、4个月。

付少珍,女,1944年4月16日出生,武汉市江岸区鄂城墩菜场退休职工,家住江汉区北湖小区51栋702室。1999年9月被非法关押在江汉区洗脑班(民意医院内)三个月,2000年2月19日被江汉区北湖派出所所长王涛、警察汪开祥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后又被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六个月,2000年12月30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市何湾劳教所,2007年12月25日被武昌区南湖派出所所长王伟绑架后被武昌区法院枉判三年,现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

余刚海,男,50多岁,1946年6月17日出生,武汉市人,湖北省化工机械厂工人,原住武汉市武昌区大堤口责任区中山路26号2搂2号,后住姑嫂树。被江汉区汉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后又劫持到看守所被非法枉判9年,非法关押于湖北省琴断口监狱、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徐建君,男,1965年3月9日出生,湖北省沙市市人,暂住武汉市东西湖区将军路40号。被江汉区汉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后又劫持到看守所被非法枉判13年,非法关押于湖北省琴断口监狱、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谢凤翼,男,1942年11月30日出生,山东省烟台市人,住武汉市江汉区世彩里8号14楼5号。被江汉区汉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后又劫持到看守所被非法枉判8年,非法关押于湖北省琴断口监狱、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刘水生,男,1950年3月18日出生,武汉市人,住武汉市江汉区菱角责任区天门墩路9-3号4楼2号。修炼前严重的风湿关节炎使他瘫痪在床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修炼后无病一身轻。99年7月,派出所多次骚扰,被绑架到拘留所、洗脑班,2002年被江汉区汉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后又劫持到看守所被非法枉判8年,非法关押于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

王丽,女,20多岁,《中国青年报》中南站记者,被评为中国十大杰出青年。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时,被最早绑死人床(死刑犯睡的板子镣)一个月,手脚分开铐成大字型,大小便都在床上铐着不让动。先后被非法关押于江汉区福利院洗脑班、市第一拘留所、二道棚洗脑班、市何湾劳教所。参与迫害的有市公安局一处、市“610”、江汉区“610”、江汉公安分局一科、江汉区唐家墩派出所。

崔海,女,1949年11月26日生,原武汉市化工进出口公司退休干部,家住江汉区万松小区2-5号5楼3号。因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湖北省政府上访。曾二次被武汉公安一处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公安局汉阳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一处叫她家人拿出5000元钱,才被放出回家。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在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被驻京办带回武汉交给公安局一处,羁押于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后被江汉区法院枉判三年,非法关押于武汉女子监狱。

夏环,女,被江汉区法院枉判三年,被非法关押于武汉女子监狱。

商玉萍,女,47岁,1999年12月因在公园炼功被江汉区万松园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期间被反铐关小号。2000年初被前进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洗脑班后劫持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吊铐一天一夜,又被劫持到洗脑班,2001年9月又被从洗脑班劫持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被劫持刻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2005年4月4日被硚口公安分局、利济派出所警察绑架到额头湾洗脑班遭刑讯逼供,用黑塑料袋套头、铐子铐进肉里、用脚猛踢阴部、吊铐在铁床边几天不让睡觉。7天后被劫持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21个月,2006年9月被市法院秘密枉判三年,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五监区六分监区;2008年4月6日到期时又被前进街派出所从武汉女子监狱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洪维生,男,自二零零一年初被恶人抓走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武昌区青菱看守所关押期间,邪党法院在“610”指使下于二零零三年第二季度将洪维生非法判刑四年。洪维生在湖北省琴断口监狱受到残酷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冬天恶警往他身上浇水直到自然结冰,长时间不让睡觉,并逼迫从事重体力奴役劳动。

二零零三年七月,监狱狱警为强制洪维生放弃信仰,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折磨洪维生逼迫他写所谓的“三书”,洪维生被逼从楼上跳下,造成半边身体骨折、肋骨断了五根、手臂骨断了三截,半身瘫痪。被关押在琴断口监狱的医院里,监狱对内谎称洪维生已保外就医。洪维生这样身体瘫痪,不能自理的完全应该保外就医,但琴断口监狱对外掩盖迫害真相,仍然将洪维生关押在监狱医院。严密封锁消息。

魏春平,男,2001年10月,被枉判五年,2006年10月期满又被非法劫持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一个月。2009年3月在福州车站讲真相,被枉判四年。

孙金芳,女,57岁,2000年到北京上访二次被非法拘留15天二次,被非法关在市第一看守所45天,非法关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12天,2005年4月被市中院枉判二年六个月,期间在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21个月,被非法关在武汉女子监狱四监区四分监区。

邹家容,女,40多岁,1999年7月被非法判刑二年关押于武汉女子监狱。

郭汉娣,女,2000年被江汉区万松园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

宋丽芳,女,2000年10月份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三天后,被江汉区公安分局北湖派出所警察绑架回汉,非法关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三个月,后又被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半。并遭非法抄家

梅玉华,女,51岁,2003年2月被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夏月轩,女,63岁,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二次时间为二年,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一拘留所三次,时间60天,一次拘留被非法关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吊铐一天一夜,迫害成口吐鲜血,先后5次被非法关洗脑班,在民意医院、区福利院各一次、二道棚洗脑班三次,有一次遭恶警暴打,暴力扯下一撮头发,(己作为迫害证据已交明慧),其间其丈夫含冤离世。

王新元,女,56岁,2001年12月24日被江汉区公安分局新华街派出所所长等五名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二十三天又被劫持新华街派出所勒索五千元,放人时还不准住在本市。2006年2月9日又被绑架到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非法关押七十多天。

刘有平,女,1999年12月22日因在中山公园炼功被非法拘留15天,2000年元月被非法关押在江汉区民意卫生院一个月,2000年过年因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到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一个月,2000年3月又被劫持到江汉区福利院洗脑班非法关押一年,2003年7月份被非法关押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20天,2004年5月7日在大悟县发资料被非法关押在大悟看守所15天后,被劫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

徐馥兰,女,七十多岁,1999年7月20日凌晨在家中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伙同江汉区公安分局民意街派出所、满春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24小时,两住处同时遭非法抄家。

1999年8月被市公安一处、满春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市公安局疗养院非法关押48小时;1999年9-12月被满春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2000年9月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伙同江汉区公安分局绑架24小时并遭非法抄家劫走现金一千元;2001年2月至9月被市公安局一处十多人绑架到市公安六处青岛路审讯室非法关押九天,被劫持到江汉区洗脑班迫害,后又劫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禁三十五天;又被劫持到江汉区洗脑班迫害七个多月;2003年3-4月又遭满春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洗脑班迫害。

李金戈,女,40岁,2000年元月因到北京上访被江汉区公安分局民族街派出所警察曹新民绑架回汉,非法关在武汉市第一拘留所15天,后又被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两个月,11月因发资料被江汉区公安分局民族街派出所警察曹新民、沈亮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39天后送往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吴昌荣,男,44岁,1999年因到北京上访被关江汉区民意初期洗脑班,民族街派出所警察曹新民、沈亮将他非法关在武汉市男看守所迫害。2000年11月因发资料被江汉区公安分局绑架到武汉市男看守所非法关押后送往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又被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吕小娥,女,53岁,2002年5月25日因沾贴真相被硚口区公安分局新安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后,被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16个月。事发当日11岁小女儿同时被抓进派出所非法关押24小时。被非法抄家抄走其女儿的保险存册和家里存放的生活用钱。在被非法劳教期间,家中只剩下孤苦伶汀的女儿(因女儿父亲十年前离世) 。

吕金娥,女,56岁,2000年2月4日到北京上访被江汉区公安分局汉兴街派出所警察高翔绑架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又劫持到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非法关押30多天,后又被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戒毒中心非法关押一年半。2002年过年前被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2002年5月因贴真相被硚口区公安分局新安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后,被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胡立凤,女,62岁,2000年2月17日因户外炼被江汉区北湖派出所非法关铁笼子一天。

2002年7月因发资料被江汉区汉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回家一个多星期后又被江汉区汉新派出所警察曾庆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2008年7月18日因〝奥运〞又被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并遭非法抄家。

屠巍兰,男,59岁,2001年至2005年被绑架到湖北省琴断口监狱非法关押三年半。

周尧,男,61岁,2005年被江汉区610办公室绑架到湖北省琴断口监狱非法关押二年。

黄兆金,男,69岁,2000年到北京上访被绑架,2001年元月、2008年3月两次被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各三个月。

张凡,男,79岁,2001年被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二个多月。

彭学霞,女,69岁,2002年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10天后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20多天。

童大芸,女,63岁,2005年2月被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遭暴力迫害,致使身体抽搐,没有血压,出现生命危险,恶人怕担责任强迫家属签〝取保候审〞一年的字才放人回家。

刘春芳,女,59岁,2001年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10天后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江金娣,女,58岁,1999年12月-2000年7月被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六个多月。

孙幼华,女,1999年12月13日在公园炼功被江汉区万松派出所绑架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被勒索300元现金才放人。2000年11月25日贴不干胶被江汉区万松派出所警察罗勇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六个多月。2003年4月20日几个恶人见不开门,叫来110警察将防盗网剪断闯入家中,将其绑架二道棚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江小萍,女,46岁,2004年5月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又被劫持到江岸谌家矶洗脑班迫害二个月。2004年11月至2005年1月被武汉市“610”办绑架在江岸谌家矶洗脑班迫害。2008年3月15日被湖北省“610”办绑架在湖北省汤逊湖洗脑班迫害45天。

杨振武,男,30多岁,1999年被非法劳教三年,于2002年11月14日期满后被释放回家。12月14日,武汉市江汉区北湖街派出所姓汪的恶警以“帮助其安排工作为名”将杨振武骗出后绑架到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的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天。

李吉利,女,40多岁,多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等地遭迫害,致精神恍惚。

周莉莉,女,60多岁,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洗脑班、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遭迫害。

周远群,女,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洗脑班、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遭迫害。

吕则英,女,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洗脑班。

张新华,女,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洗脑班。

方世琼,女,多次被非法关看守所,洗脑班,并非法劳教。

聂祥珍,女,50多岁,2001年被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的洗脑班迫害,之后又被劫持到市第一看守所迫害8个月。

沈德珍,女,60多岁,被江汉区北湖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的洗脑班迫害。

丁四喜,女,70多岁,被江汉区北湖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的洗脑班迫害。

李金龙,男,40多岁,被江汉区汉新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二道棚的洗脑班迫害。又被劫持到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胡敏,女,40多岁,被江汉区汉新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江汉区福利院、二道棚等洗脑班迫害。

叶春凤,女,50多岁,被江汉区唐家墩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后又被全副武装的武警持枪劫持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再次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后又被劫持到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杨振道,男,60多岁,武汉食品工业学院教授,被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

杨丽华,女,40多岁,被江汉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和二道棚洗脑班迫害。

甫翠兰,女,50多岁,多次被江汉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和二道棚洗脑班迫害。

李合珍,女,60多岁,因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到市第一拘留所、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四次,被非法关洗脑班一年多。

汪冬梅,女,50多岁,被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赵红,女,40多岁,被非法在市第一拘留所15天,多次被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
刘仙娥,女,被非法关押于市第一看守所8、9个月,后又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又被劫持到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孙俊英,2000年元月上京回家后被单位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两个半月,同年底因上京上访被江汉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劫持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五个月,2002年2月又被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2007年10月被江汉区610、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家中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被劫走。

晶晶,女,2000年下半年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回汉非法关在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2003平底因发资料被非法关在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后劫持到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李美兰,女,2000年底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31天,后又被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五个多月,2003年4月被江汉区妙墩居委会及派出所警察涂某等五人将其从19楼家中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

戚忠金,男,2001年10月9日因贴真相被江汉区公安分局常青派出所警察绑架到黄家大湾看守所非法关押34天,户籍警察袁军等人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被迫害后,含冤致死。

戴子珍,女,2002年6月17日贴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后,又被劫持到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田维,男,30多岁,二次被关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2001年非法关押市何湾劳教所迫害一年。

朱聪枝,女,60多岁,1999年12月到北京上访被江汉区唐家墩派出所警察周某绑架到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2000年至2001年间三次被非法关押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

黄新谱,男,30多岁,1999年12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江汉区老黄家大湾看守所迫害15天。2000年两次被非法关押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同年12月被江汉区汉兴派出所警察易定红等绑架并遭毒打,被劫持到江汉区老黄家大湾看守所后绑架到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邓有珍,女,1999年7月21日到省政府上访被江汉区万松园派出所绑架遭非法关押小黑房,因不配合,被万松派出所恶警暴打,身上、脸上打得到处青一块,紫一块。8、9月份被市公安局一处劫持到市公安疗养院非法关押,年底因在公园炼功被非法关在市第一拘留所15天,2001年2月被非法关押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至10月份,期间被非法在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

张翠云,女,62岁,1999年12月因到北京上访被关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一年半,06、08年先后又两次被非法关二道棚洗脑班迫害,期间被非法关在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

兰利,女,2000年同丈夫熊辉到北京上访,俩人分别被二次关拘留所、二次被关洗脑班,俩人分别被劳教各一年。

胡明秀,女,三次被非法关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二次被非法拘留,其丈夫同修刘水生被非法判重刑8年。

潘红霞,女,1999年8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江汉民意医院三个月,2000年因上访在北京宣武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后劫持到二道棚非法关押三个月,10月因上京被非法劳教一年。

郑冬英,女,1999年12月在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15天,在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0个多月后关二道棚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一年。2009年又被在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15天。

储勤,女,1999年12月在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15天,2000年因在汉口火车站炼功被站前派出所绑架后被常青派出所劫持到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1个多月后关二道棚洗脑班,又在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个月,又劫持到洗脑班,后又被非法拘留15天,2001年11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又非法关洗脑班。

郑望英,女,1999年9月被非法关在民意医院,12月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15天,在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0个多月后关二道棚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熊辉,男,30多岁,2000年进京上访,被劫持回汉非法关男看守所一月,后又劫持到洗脑班,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兰利,女,30多岁,2000年进京上访,被劫持回汉非法关进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第二天又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洗脑班,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遭酷刑迫害部份案例

汪俊,男,45岁,2001年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二看守所后又非法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关押一年,被迫害尾椎骨打断、吐血、便血,至今生死下落不明。

汪庆梅,女,60岁,炼功前身患多种疾病,不能正常生活,炼功后无病一身轻。自中共迫害法轮功后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非法关在江汉区防暴大队非法提审,二次非法关市公安局疗养院提审,被非法入室抄家,因上访,一次被非法拘留。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猛推倒在地,右手被恶警猛踩骨折。二次被非法关看守所,二次被非法关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被迫害出现严重的病症,高压280-低压120,喉部出现异物,要动手术,因血压高不能手术,被保外就医。出来后出现脑溢血,半边身体瘫痪,口不能说话。

齐方云,女,60多岁,2000年元月因到北京上访被江汉区公安分局常青派出所警察绑架回汉,非法关在武汉市第一拘留所15天,2000年3月因在户外炼功被非法关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10个多月,期间被恶人陈健从身后猛击头部,被吊铐脚不沾地酷刑折磨很长时间,后劫持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又被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2002年正月十五,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6个月,期间遭洗脑班恶人屈伸、陈建等的毒打,陈建在洗脑班的地上画一个圆圈,写上师尊的名字,这个阴毒的恶人拉大法弟子站上去踩,弟子坚决不踩,他从身后当时暴打耳朵和脸,耳朵当时被打得听不见声音,一直到现在还听不见。

李桂平,女,1999年11月27日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2000年3月被江汉区天门墩居委会户籍警察骗到江汉区洗脑班非法关押半年;2001年3月因发资料被江汉区公安分局北湖派出所警察绑架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37天后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期间被吊铐,被打过不明药物的针(4月18-20日),此后出现身子发硬、脖、胫、身体发笨,出现幻觉,感觉床上、衣服上到处都有白粉,给人的感觉滞呆。2003年10月因发资料被江汉区四维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半月后劫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2005年5月因发资料被洪山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在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后被江汉区610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两个半月。2009年4月9日因发资料又被江汉区“610”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被毒打、被打不明药物针,不让睡觉,往她脸上、脖子上、胳膊上、衣服上写污蔑的话,人被迫害成走不动路、不敢吃、不敢睡觉,人都神经了。在不断迫害这几年里,由于不断的骚扰家庭和恐吓家人,丈夫被迫害致死。

钱进,男,51岁,2000年2月因到北京上访被江汉区公安分局民族街派出所警察曹新民绑架回汉,非法关在武汉市老黄大拘留所15天,后又被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11月因发资料被江汉区公安分局民族街派出所警察曹新民、沈亮绑架到武汉市男看守所非法关押29天后送往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4、5个月,其妻因炼功也被非法劳教,迫害使钱进遭受到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压力。钱进在2008年含冤离世。

杨发奎,男,2004年被迫害致死。

曹长岭,男,80岁,2001年被绑架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三个月;2008年8月再次被绑架,在汉江边遭恶人暴打后被送往医院把气管割断迫害致死。

范道芝,女,60岁,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洗脑班、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遭迫害致死。

闵润香,女,70多岁,多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等地遭迫害,含冤离世。

张春梅,女,多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等地遭迫害,含冤离世。

尹燕红,女,30多岁,被江汉区唐家墩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被迫害致死。

张诗敏,女,50多岁,被绑架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含冤致死。

胡正英,女,60多岁,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含冤致死。

童运莲,女,长期遭江汉区汉兴街派出所警察、水仙居委会恶人上门骚扰恐吓,于2009年5月31日含冤离世。

张英,女,60多岁,多次被警察、“610”办等恶人非法提审、关押,关进铁笼子等迫害,上门骚扰,含冤致死。

黄菊秀,女,60多岁,多次被江汉区北湖派出所警察、“610”人员骚扰,含冤离世。

付晓云,女,60多岁,99年7,20,后,是江汉区最早非法关早期民意卫生院洗脑班迫害的大法弟子之一。非法关第一医院洗脑班,非法关江汉区福利院洗脑班,多次关押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被迫害期间,被恶警脚不沾地吊铐二十多天,脚后来肿得紫黑。也是武汉市被最早在公安局安康医院当精神病迫害的大法弟子之一。2002年6月付晓云被江汉区洗脑班绑架,她绝食抵制迫害,洗脑班不法之徒继续对她施加迫害,直到付晓云生命垂危之际洗脑班才将她送回。付晓云于2002年8月6日被迫害含冤去世。

李星连,男,50多岁,原武汉长航职工学员。在何湾劳教所刑满释放时已经9天不能进水进食,仍被强制送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含冤去世。

刘义琳,2000年10月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到二道棚等洗脑班,后又劫持到市第一看守所,2001年7月回家,2002年9月又被劫持到二道棚等洗脑班迫害,一直受到电业居委会和单位恶人的骚扰,致使含冤离世。

刘润芝,女,50多岁,被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含冤离世。

周木英,女,60多岁,多次被江汉区派出所警察、“610”人员的绑架、骚扰,非法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反复迫害,被迫害致瘫痪。

余毅敏,被迫害致疯。1999年底到北京上访遭毒打后劫回武汉被非法关押在民意医院洗脑班后劫持到市第一拘留所15天,被单位开除。2000、01年被万松园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到区福利院、二道棚等洗脑班三次,2001年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在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被迫害成精神失常,现仍被关在江汉区福利院。

杨先美,被迫害致疯。

谌红燕,女,40多岁,被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迫害后又被枉判四年。

陈涵,女,50多岁,被看守所,洗脑班迫害后,又枉判几年。

宋金秀,女,1999年10月至2003年冬天先后六次被非法关押,三次被关洗脑班,二次被关市妇教所,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迫害期间遭暴打,致使被迫害致残一只眼失明,一只眼弱视。

三、抢劫、掠夺法轮功学员钱财的部份情况

李云芳,女,60多岁,多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和江汉区二道棚迫害;其丈夫是飞行员工资较高,每次去要人,每次遭恶人敲诈近万元。

王新元,女,56岁,2001年12月24日被江汉区公安分局新华街派出所所长等五名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二十三天又被劫持新华街派出所勒索五千元。
徐馥兰,女,七十多岁,2000年9月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伙同江汉区公安分局绑架24小时并遭非法抄家劫走现金一千元。

唐国清,被开除公职失去经济来源。三次被街、派出所警察绑架江汉区洗脑班迫害成了糖尿病,还被非法抄家。

桂文芳,女,72岁,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45天,被抢走现金500元,2001年被绑架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四个多月,2002年被绑架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10天被勒索现金600元后才放回家。

孙幼华,女,1999年12月13日在公园炼功被江汉区万松派出所绑架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被勒索300元现金才放人。

姚治文,男,30多岁,原湖北武汉市公安局六处警察,因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20”以后被开除,分的房子被非法没收。长期被非法关押于武汉市江汉区看守所和洗脑班,二次关洗脑班二次关看守所,并于2001年5月被送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2002年5月3日放出时又被唐家墩派出所劫持强行关押于洗脑班,又暴力强行非法关押江汉区新黄家大湾看守所,30天后,又非法关进二道棚洗脑班迫害,其间遭多次暴打。

黄颂华,男,1999年因在外炼功被非法拘留15天,2000年元月因到北京上访被江汉区公安分局杨汊湖派出所六个警察绑架回汉,非法关在武汉市黄大拘留所一个月,后劫持到武汉市福利院又绑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六个多月。2003年3月10日又被绑架非法刑拘一个月、非法关洗脑班一个月,被非法抄家,家中彩电、放像机、碟机、收音机以及现金六千元被洗劫一空。先后六次被非法拘留,六次被非法关洗脑班。

高望娣,女,60多岁,2000年12月到北京上访,非法关押于北京门头沟拘留所被非法收走身上带的800元现金,又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零六天,后又被绑到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三个多月。

吴世珊,女,1999年11月因上京上访在汉口火车站被车站派出所敲诈300元,2001年1月14日到北京上访时遭毒打被劫持回汉后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一拘留所15天,后被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从工资中扣款3千多元共抢劫6、7千元钱。

熊文义,男,40多岁,被非法关押于看守所、洗脑班遭多次迫害,还非法没收了他的汽车和一车私人物品。

潘树祥,男,湖北省电力二公司退休职工,2000年12月30日到北京上访,在市驻北京办事处被抄走现金400元,被劫持回汉后非法关押江汉区何湾看守所。

王春兰,女,2001年7月到北京上访被江汉区北湖派出所警察绑架回汉后被非法拘留15天,又被原工作单位强迫不让工作、罚款,逼迫提前退休,遭经济损失一万多元。

唐有庆,男,湖北省电力二公司退休职工,2000年12月30日到北京上访,在市驻北京办事处被抄走现金400元,被劫持回汉后非法关押江汉区何湾看守所,后又被劫持到二道棚洗脑班迫害。

汪金平,2001年被绑架到湖北省浠水县第二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巴河派出所敲诈现金8000元。2002年5月被武汉市江汉区常青派出所警察李某、张某、王春志等从租住屋中绑架到江汉区黄家大湾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张绪芝,女,2000年2月17日因户外炼功被江汉区北湖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后劫持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被敲诈300元,2001年10月9日因贴真相被常青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34天并被搜走现金200元。

陈俊,女,武汉市江汉区姑嫂树前街114号,2001年12月12日到北京上访被江汉区辖区派出所警察陈松、王黎勒索5000元才放人;2002年至2003年被非法关洗脑班半年、市第一看守所4次、市第一拘留所15天;在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期间遭毒打、不让大小便、朝身泼冷水,被年轻女恶警反铐在铁栏杆上一天一夜,第二天吊铐,第三天又被反铐,达20天之久。后又被劫持到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此后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有一次在墙角被迫站了三个晚上加四个白天。2008年11月又被民意街派出所所长、警察洗劫身上人民币300元,被非法拘留10天被敲诈300元。

李合珍,女,第一次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被勒索300元,第二次上京被绑架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遭强行搜身劫走900元现金。

高霞,女,1999年被非法关在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市福利院一个月,二道棚洗脑班10个月,被敲诈、罚款5600元。

江汉区参与迫害的责任单位、责任人:

原武汉市江汉区政法委书记、现任武汉市江汉区人大常委会分管法制的副主任,分管法制、民政工作;联系工会、妇联等部门辜建桥,原江汉区政法委书记、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分局局长,现任武昌区政法委书记、武昌区公安分局局长朱正兴,原武汉市江汉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现任江汉区法院副院长肖国雄,原江汉区法院副院长、现任江汉区政法委副书记、江汉区“610”办公室头子李斌,原武汉市“610” “转化队”队长、政策研究室主任,现任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黄国涛,江汉区检察院、江汉区“610”办公室的主要打手屈坤专门勒索他人钱财、经常酗酒后野蛮折磨学员,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分局一科科长胡家祥,江汉区公安分局郑容(女),江汉区北湖派出所所长王涛、警察汪开祥,二道棚洗脑班工作人员:雷幼珍 何利 沈军(音)等。

其它相关电话: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公安分局局长 朱正兴 电话(027) 85394621、(027) 62861666
政委 熊志成 电话 (027)85394622 、(027)62861000,〔地址同下〕
副局长 顾汉生 电话 (027)85394625、(027) 62861028,〔地址同下〕
武汉市江汉分局,地址:武汉市发展大道199号,邮编:430023
国保大队大队长 周国胜 电话 (027)85394650
武汉市江汉区政法委书记:辜建桥,地址:武汉市江汉区新华下路15号,邮编:430015
办公室电话:027-85481689 住宅电话:027-85789968  手机:13907133233
江汉区610办公室头子:肖国雄,地址:武汉市江汉区新华下路15号,邮编:430015
办公室电话:027-85481692 027-85481802(610办电话)住宅电话:027-85778095
江汉区“610”责任头子:顾建桥桥
江汉区洗脑班头子:胡家祥,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分局一科,武汉市发展大道199号,邮编:430024
江汉区公安局  黄家大湾 8351-2217
江汉区公安局  陈家墩 8562-8331
江汉区公安局 巡警大队  杨汊湖特8 8560-5194
江汉区公安局 治安  花楼街216 8566-3023
江汉区公安局电台  陈家墩 8562-8330
江汉区公安局拘留所  黄家大湾 8351-6420
江汉区公安局劳动服务公司  花楼街192 8587-7517
江汉区公安局三科  陈家墩166 8587-8152
江汉区公安局收审  黄家大湾 8351-2506
江汉区公安局刑警大队  陈家墩 8562-7985
江汉区公安局巡警大队  杨汊湖特8 8560-5195
江汉区公安局巡警大队  杨汊湖特1 8588-8108
江汉区公安局值班  8566-5804

附件一
据不完全统计: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
钱进,杨发奎,曹长岭,范道芝,闵润香,张春梅,尹燕红,张诗敏,胡正英,童运莲,张英,黄菊秀,付晓云,李星连,刘义琳,戚忠金,刘润芝。

致疯:
余毅敏,杨仙美。

致瘫:
周木英。

致残:
宋金秀{一只眼失明,一只眼弱视。}

被非法判刑的:
谌红燕{4年},陈涵{?},夏环{3年},崔海{3年},魏春平{4年},孙金芳{3年},商玉萍{3年},洪维生{4年},邹家容{2年},刘水生{8年},谢凤翼{8年},徐建君{13年},余刚海{9年},付少珍{3年},周尧{2年},屠巍兰{3年半},刘友平{1年}。

被非法劳教的:
潘红霞,黄德珍,汪桂荣,祁春芳,周莉莉,周远群,兰利,汪庆梅,田维,熊辉,李金戈,李金龙,吕金娥,吕小娥,齐方云,储勤,郑冬英,郑双英,付少珍,李桂平,夏月轩,范道芝,孙冬敏,吴昌荣,刘义琳,戴子珍,刘仙娥,叶春凤,张新华,杨振武,商玉萍,王丽,余毅敏,姚志文,宋金秀,汤腊梅。

被洗脑班迫害的非常多,如:
彭辉珍,赵红,周玉琴,郭汉娣,夏方辉,熊文义,胡克清,田玲,付珞玲,郭桂兰,蔡满意,老孟,王春霞,崔希平,陈俊,周淑华,李美兰,陈红,辜税年,黄新甫,朱聪枝,杨佳丽,杨佳敏,朱金针,朱小辉,陈梅芝,老严,老陈,小曹,苏春桃〔已故〕唐冬如,夏丽萍,张腊荣,宋吉慧,陈丽华,李敏,夏正喜,邓友珍,李合珍,张春梅,高霞,张芳,甫翠兰,聂想珍,叶竹云,杨丽华,沈德珍,丁四喜,张新华,杨云华,李艳玲,肖冬年,陈静,周婆婆,李转运,李吉利,老熊,周桂兰,老劳,陈爱风,老邹,李素珍,李云芳,刘月静,袁婆婆,张思敏等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