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下的才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五日】对法轮功的迫害有多么的残酷和血腥,从中共对学生的迫害中可以看出来。

二零零零年,嘉禾高考舞弊案震惊全国,但有一个人堂堂正正应试。这个学生就是修炼法轮功已三年的雷井雄。雷井雄在长沙湖南师范大学读了半学期后,又以优异的成绩被学校推荐到了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就读。就是这样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就被中共推出了校门。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湖南长沙天星公安分局绑架了雷井雄,下午四点对他使用酷刑,到晚上被打死,公安人员将他送到火葬场。在将要火化时,雷井雄轻微的动了一下,被在场的一个女警发现,她说:“他还没有死,不能火化。”在场的几个男恶警说:“人都这样子了,已经到了火葬场,烧掉算了。”女警说:“人还未死,不能烧。将来追查责任,谁负责。”就这样,雷井雄捡回了一条命。

在长沙市中心医院期间,雷井雄继续遭恶警殴打,牙齿全部被打松,下巴骨打碎,整个脸打的没有多少肉,只有骨头,上面连着破烂的皮。一个眼睛被打的突出来,一个耳朵打聋。医生不得不把喉管切开用来呼吸、灌食,又用铁夹子把雷井雄的脸固定了40多天。母亲见他这样,伤心欲绝,号啕大哭。雷井雄笑着对妈妈说:“不要哭,我这不是很好吗?”但是从此以后,雷井雄的脸部严重变形,左眼睛突出,象肿的一样,下巴与脸型向一边倾斜,脸上伤痕累累。

雷井雄被绑架迫害不下六次,最后一次是在二零零九年的六月二十八日。据悉,他已被非法判刑八年。

品学兼优的雷井雄受到的迫害决不是一个简单的个案,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有多少象他这样的大学生受到了无辜的摧残!我们再来看看另一个迫害案例。

我们再举一个清华学子受到的迫害吧,看看中共是怎样令人惊诧的迫害这些天之骄子的。这样的悲剧能够在中国一幕幕的上演,说明什么呢?这样的悲剧经过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传达出来后却又遭中共的层层封杀又说明什么呢?

出生在山东省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的柳志梅,自幼聪明过人,天资极高。从小学到高中,只是平时看看书,成绩却很优异。一九九七年,十七岁的柳志梅以“山东省第一”的测试成绩被保送北京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一位清华校友回忆当时的柳志梅是“一个非常纯真善良的小姑娘”。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这时的柳志梅还未读完大二,学校强逼志梅的父母来北京将她带回家。九月,校方对她不予注册,之后强令休学并且不出示任何书面证明。在历经数次被抓被打及短暂关押后,柳志梅仍坚持信仰不妥协,二零零一年三月被学校开除。

二零零一年五月,柳志梅在北京海淀区的租住屋内被绑架。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柳志梅头被打变形,胸部被打伤,多个指甲被摧残掉。在丰台看守所期间,恶警把椅子的一个腿放在柳志梅脚面上,然后坐上去用力碾。更令人发指的是,几个彪形大汉把柳志梅吊起来折磨。一个恶警说:“你再不说,我就把你衣服扒光。”柳志梅当时年仅二十岁,她哭着对恶警说:“论年纪你们和我父亲差不多,我应该叫你们叔叔,求你们千万别这样……。”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二岁的柳志梅被海淀区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转至山东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从二零零二年底直到二零零八年柳志梅出狱前,柳志梅几乎天天被打针,理由是精神病,每天打三针。在二零零三年时,从监狱教育科里经常传出柳志梅的哭喊声:“我没有病!我不打针!我不吃药!”柳志梅曾自述,所注射的部份药物有:氯氮平、舒必利、丙戊酸钠、沙丁丙醇、氟丁乙醇、氟沙丙醇、沙丁乙醇等。柳志梅曾说,打针后嗓子发干,大脑难受,视觉模糊,出现幻觉,大小便解不下来。

二零零八年十月,监狱电话通知志梅的家人说,十一月十三日去接柳志梅回家。十一月十三日下午两点多,柳父把柳志梅接出监狱。在火车上,柳志梅告诉父亲,临出来前三天检查身体,检查结果说她后牙上有个洞,要去打针,说一个洞眼打一针,花了近六百元,后来没要钱,免费给打了针。

出狱了后第三天,柳志梅突然出现精神异常,并且一天重似一天。柳志梅显得躁动不安,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胳膊做出跑步的姿势不停的来回抽动,整夜不睡觉,有时一天只睡两个小时。每天要喝六、七暖瓶的水,小便尿在被褥上也不知道。据观察柳志梅牙齿上并没有洞,看来监狱所称的“洞”只是为了注射毒针找的借口而已。

十年过去了,中共的迫害仍在继续。不只是那些被迫退学或开除的学生,那些在校的学生也仍然在遭受着迫害。

近日,广州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即将毕业的博士研究生于亚欧,由于在自己的博士论文“致谢”页中写了一句感谢法轮大法的话,竟然遭到了多方干扰,原定于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举行的博士论文答辩被强行取消了。

二月六日,不法人员再次威逼于亚欧的老师当着于亚欧父母及妻子的面提出“于亚欧最后机会的三条路”:“一、去掉那句话,在答辩中不讲法轮大法,老师帮助他顺利答辩、毕业,并拿到学位;二、自动退学,迁走户口;三、等着‘610’来抓人。”在谈话之初,老师接到了两个电话,一个电话让他“一定要讲透彻……”,另一个电话说要让他“好好说,注意保密……”。可见中共向老师施加的压力有多大。

二月七日中午,于亚欧再次遭到恐吓:“即使你顺利答辩,学位委员会也不会以你炼法轮功的理由而不让你通过的,而是会通过‘鸡蛋里挑骨头’的方式,从你的论文中挑出其它问题,通过这种方式不让你通过。”

在现代社会中,从小学到取得博士学位一般没有二十年的时间是不可能的。对于个人来讲,博士毕业了,可以说一生都有了保障。对于国家来说,一个高学历科技工作者对社会的贡献该有多大啊。在任何一个国家,对高学历者都是很看重的,哪有在人通过一二十年的努力,马上就要取得博士文凭的时候设限的呢?这种利用政权打击科技人才的方式究竟是为了什么?不就仅仅因为他修炼了法轮功吗?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有多残酷,单单从对学生的迫害中就能看出来。学生本应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可中国在迫害这些英才的时候丝毫不含糊。这能是这些孩子的悲哀吗?这能是他们家庭的悲哀吗?对孩子都这样的残忍,对祖国的栋梁都这样的虐杀,中共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