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沛流离为哪般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六日】我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法轮功。之前我一身病,什么风湿病、腰疼、心脏病、肺病等等。炼功后一个多月,这些病陆续痊愈,无病一身轻,天天参加集体炼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江氏集团开足马力迫害法轮功,抓捕大法弟子,我不能看着大法和师父蒙冤,我要去北京,替大法说句公道话,替师父讨回公道。

二零零零年末,我去了北京,那时的北京乌云笼罩,便衣特务遍地。我们刚刚到北京,就被恶警扣押。后由当地村支书李志宏开车(他自己的车),还有“六一零”、公安局、常庄乡派出所恶警们把我绑架至乡派出所。他们审问我:“你为什么去北京?”我反问说:“北京是首都,我为什么不能去?外国人都能去,我是中国公民,而且是国家认定的干部,去北京还犯法吗?”“你们法轮功是×教。”他们边吼边拿出一个民政局的什么决定。我看了后说:“你们都是法盲,身为警察应该知道,只有‘人大’才能有权制定政策。而且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你们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并非法关押我,你们才是违法,而且是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他们理亏词穷,要把我转到看守所,还要我签字。我拒绝签字,他们强行把我劫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更是吃尽了苦头。不让吃饱,有时还吃发霉的既不是馒头、也不是窝头、有一种汽油味的食品。睡觉几个人一个小褥子,空间窄小不能平躺,胳膊、腿互相挤压,一旦起来就很难再挤进去了。这里是不把人当人看的。十八天后,恶警敲诈了我儿子上万元(其中有八千元由恶警吴镇远、刘大伟当着我的面私分了)才放了我,还要我在释放书上签字。我拒绝签字,并正告他们说:“你们是非法绑架我,我本来就不应该在这里!”他们逼迫我儿子签字,我喝住儿子:“你爸没犯法,不能签字,你要签字就不是我儿子!”恶警一看就强迫和我儿子一起来的朋友签字,才答应放人。

人是出来了,可家没了。村支书(外号村阎王,是村里的一霸、地头蛇)不让我进家,并伙同他老婆指使村里的恶人抄了我的家。家里的一切东西全部被他们抢走,比过去的土匪还邪恶。老伴看我衣薄,想到屋里看看还有没有衣服,村阎王的老婆挡住门大嚷:“快走快走,再不走就打110报警!”我说:“这是我家,我回家拿衣服穿。”村阎王老婆说:“炼法轮功还怕冷!”连推带搡的赶我们。我们用自己的血汗建造的家园,却被自称伟、光、正的恶党强行霸占,只因我们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就受到如此不公的对待。

然而,恶人并没有就此罢休。侄女看我们无家可归,就让我们去她家。村阎王看到就威胁我侄女,不准她收留我们。(一个小小的村官就如此霸道,可想这个恶党的邪恶程度已空前绝后。)

我无家可归,儿女家都非常窄,很不方便。那时我的工资只有每月不到二百元,我就寻找便宜的出租房。可是我们每租一次,恶人就赶我们一次。只要他们打听到我们的住处,就来骚扰,有时一个月得搬三次家。我气愤地指责他们的流氓行为,而这帮中共的党徒根本不听,没有丝毫同情心,继续为非作歹。

一次,两个同修到我这,被特务跟踪。他们刚到几分钟,特务就闯进来。他们把门从外面锁上,开始打110。我赶快让同修从后窗走脱,并劝老伴也快走。平时文弱的老伴此时不知哪来的勇气,使劲打了我一拳,大喊:“快走!”老伴看我走后,她赶忙收拾书籍(通常恶人以存有大法书籍为借口抓人)逃离刚租的家。

我们只能投奔到外地的亲戚家避难。邪恶之徒没有抓到我们,就气急败坏地把我儿子关了起来,并威胁说:“找不到你爸,你就别想出去。”恶警知道我儿子不炼法轮功,关他没用,就又威胁我儿子说:“限你三天找到你爸,否则由你顶罪!”恶警正事干不了,干坏事有的是主意。儿子出来后让我去很远的老家,此事被恶徒探听到,我刚下火车就被他们绑架到洗脑班,采用各种手段逼迫我放弃修炼、放弃大法。由于邪恶的长时间的迫害,我的意志开始动摇,又由于一个同修顶不住邪恶的迫害,说出了我的一些事情,我违心地写了不炼功的保证。

出来后,我通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明白信仰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炼功做好人更没有错。我到了洗脑班,要出了“保证书”把它烧掉,并在网上发表“严正声明”,表示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后来犹大在网上看到我的声明,告知邪恶之徒,但我又智慧地躲过一劫。

随着形势的变化,我想要到公、检、法、“六一零”去讲真相、救他们。可他们一听是法轮功都不敢接受。有正义的警察、律师劝我不要打官司了。中共一党独裁,权大于法,无理可讲。我想,只要还有正义的警察、律师能明白大法是冤枉的,恶党是违法在迫害大法,法轮大法好就足矣。

善良的人们,我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只因信仰法轮功、做好人,就被恶人迫害得无家可归。被邪恶的村阎王夺去的家,由于长期无人管理已经破损。然而,善恶有报。村阎王由于紧跟恶党不分正邪迫害善良,已经遭恶报丢了性命,其家人也受其牵连。而今恶党还在迫害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已有三千多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迫害手段极其残忍。中共活体摘取大法弟子的器官,高价出售给海外及国内有权有钱人,以牟取暴利。此事已被国际社会证实。江泽民等几个参与迫害的中共元凶,已被海外法庭以反人类等罪起诉。

邪恶之徒即将得到审判,奉劝那些还在紧跟恶党的人,赶快停止迫害,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顺天意而行,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