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救度众生 神道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七日】一九九七年也是中秋佳节刚过,一个偶然机会,得到了宇宙大法,那种喜悦,在我的心灵深处,无法用语言表达。那时学法,和同修一起洪法,证实法,把自己整个身心溶入大法中。下面和同修讲三件小事,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1、送真相

我生活在一个离城市不远的一个小镇上,那里人口居住不规则,尤其农村,几乎家家养狗,每次发资料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总有狗的叫声,开始不知道发正念,效果不那么理想。那时我和同修分成组,每人一片,这样一来,不落下每一户。

一次快过年了,我提前往我要去的村子发正念,因是白天,每天四点去,六点回,往返一趟车。也顺便看看昔日同修帮他们走出来,我到同修那,同修知道我来意之后,吓的够呛,不敢听我说。我就把资料带上,去救度世人。村子来个生人,好奇,有远远站着看:“你干啥?”有的问:“你找谁家还是串门?”碰到这些我就说收山货,反正大包小包也挎着,热心村民指点我谁家木耳好,在那条街住,我深知是师父从中帮我,顺利的一会就发完了。

在车站碰到怕我出事的昔日同修,我语重心长的对他说:“万古大法就一次,慈悲师父不落下每一个弟子,看着你们多着急呀。”望着眼泪汪汪的同修,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晚上打坐刚一入静,眼前立即出现白天我发过资料的村子,银黄色的光,发过资料地方呈现天清体透,非常好看,再看看没有发过的林场,黑浪滚滚,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看到真相救人的巨大作用。

“十一”的前几天,我们小组学完法后,同修商议要去一个交通不便,很可能是空白的村子发资料。我想,我们居住的城市资料遍地开花,而偏远地区那些从高层来得救的生命,还在迷中,甚至大法是什么都不知道,更何况谈三退保平安了,那里没有大法弟子,得到真相多难呀。临行前,当我一立掌发正念,不知不觉泪流满面,我发出强大正念,每一份真相资料(《九评》书、神韵光盘、小册子)等,一家传十家,亲朋传好友,哪怕受邪党毒害最深的人,见到资料也会改变他的想法。進村没发几份,有一家因院落长,必须放到门外,怕他家捡不着,我就進院放他家离门口比较近的地方,猛一看一条狗尾巴晃得老欢了,我想他家总不能养一个不会叫的狗吧,转念又一想,狗也有他明白的一念,它也想得救,我就说大黑狗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我走过的地,路过的树,摸过的墙我都对他们打招呼,你们盼望的人终于来救你们了,记住大法好。

农村路坑坑洼洼,但我走起路来和市里的水泥路没有什么区别,记得每次发资料狗叫,碰到来往人很多,那天所到之处都是静悄悄的。只要我们在法上做,用一颗修炼人慈悲的心去救众生就无所不能。一切生命都在为大法弟子开路。

二、讲真相

二零零五年,因我儿子上高中,我進城陪读,又走进一个新的环境,在工厂打工、市场卖菜,无论在哪里,我都把大法真相带到那里。刚進厂没几天,讲真相让厂长听见了,随后把我叫到办公室,法轮功如何好在这里不能讲,等等。没等他说完,我接过来说:“你不让我讲不行,工作可以不干,留与不留随你。”在工作间歇时间只要有机会我就给同事讲大法如何好,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中共打压法轮功是错误的。修炼大法的人在哪都是好人。

在工厂干了三年多,时间紧,来往的人毕竟有限,我想正法進程这么快,救的人太少了。说换个工作,二零零八年十一月 师父给我安排了一份时间很宽松的工作。这样我能接触更多的人。

每天先保证学法,讲真相时无论小学生、中学生、老干部、各行各业的人我都讲,而且无论什么场合只要有机会就讲。我主要是单个讲,效果好,对方没有别人的时候容易接受,有时三言两语,单刀直入,有时顺着对方的思路讲。总之为了让有缘人得救,随机应变,师父给我们大法弟子无量智慧。当然也有讲了很长时间也不接受的,那就给下一个讲真相的人做铺垫,打基础。

几天前,我在公园里碰到一个三十几岁女士,就微笑着和她打招呼,问她:三退保平安你听说过吗?她边听边重复邪党的谎言。以前我遇到这样的人早走了,心想,管你死活。最近师父的讲法都在说抓紧救人,我换个话题:“你孩子几岁了,活泼可爱。”她马上说:“别提了,能把我气死,身体老不好,今天吓着,明天冲着,到医院看也没什么毛病。”我告诉她:“我儿子以前也这样,那时我想法和你一样,世上没神没鬼,可不由你不信,有时烧纸还管用,老妹你对事怎么理解?”她说:“我也不明白。”我又举个例子:“比如肾炎,你不到医院去化验,咱们眼睛看不到什么病,说句心里话,人的眼睛看的东西太有限了。”我边讲一边发正念,她本性的一面听明白了,背后的邪恶因素解体了,我把话说到正题:“现在中国人从上面到地方小百姓,明白(真相)的都三退了,谁愿意为恶党做陪葬品呀。”她最后痛快的做了三退,我又送给她神韵光盘,她愉快的接受了,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三、做真相资料

一个偶然的机会,同修与我商量做光盘,我考虑了一下,答应了,同修给我送来刻录机并教会了我使用方法,这个刻录机是黑色的,看着这个法器我非常高兴,与她交流,让她与我好好配合,我给她起个名字叫圆圆。从此我就担负起了本地区大量刻录工作。

随后我又在同修的建议下购置了电脑,同修又给我送来了打印机,我做的资料不多,主要是自给。打印机来后,我的怕心出来了,放哪都不安全。一次本市的几名同修被绑架了,有同修对我说,现在太紧了,把东西放一放吧。我丈夫也说,领导找他了,让他告诉我注意点。我打坐时也听到声音说,警察注意这片了。我不知如何是好,就找附近同修商量,同修建议先把打印机和刻录机拿走吧。我同意了,同修来拿时,只拿走了刻录机,我最怕的打印机没拿走。晚上做了个梦,梦见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身边有一个很小的小女孩子在地上爬,我就说:“这是谁的孩子,让我抱抱。”流离失所的同修就叫孩子过来让我抱,我问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孩子圆圆的小嘴说:“我叫圆圆。”我一下醒了,我明白了,是刻录机圆圆在告诉我她也一样流离失所了。后来同修又把打印机也拿走了。我又梦到圆圆和一个小男孩在一起,我知道了,那就是打印机,他们没有机会得到人身,与我有缘,转生成了我的法器,我却由于自己的怕心,不敢让他们跟随我发挥作用。后来我家租住的房子卖了,我在附近又租了一个靠边的房子,把刻录机和打印机都接了回来,我不能由于自己修的不好辜负了为法而来的生命,她们都知道珍惜大法机缘,我们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更应知道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负众生对我们的期望。

磕磕绊绊修炼了十几年,有许许多多经历不知该怎么写,只举几个例子向师父汇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