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得法的大陆大法弟子。在风风雨雨的十三年中,每一步都是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走过来的,与身边同修协调配合,坚定的走到了今天。

二零零九年初,由于自己没听师父的话,没有做好三件事,在修炼中出现了懈怠、麻木,证实自我的心膨胀,让邪恶钻了空子,被干扰。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抓紧讲真相,全力救人的机会。经过这次教训,我真是痛悔莫及,悔恨自己作为老弟子,到了最后的关键阶段,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失去了原本师父给安排的很好的修炼环境。

被干扰那段时间里,返上来的怕心很重。好象每个空间都渗透着“怕”这种物质,如影随形。自己感觉很苦恼。但主意识非常清楚,一定要抓紧学法,多发正念,多讲真相。这是师父明确要求弟子做的。

那时每天基本上保证十个小时的学法时间,每一个整点都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干扰和迫害,对大法弟子的干扰,就是在干扰救度众生,在毁灭众生。我想,自己因为执著心放不下,没有在法上及时归正,已经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但现在我要紧紧抓住三件事儿,按照师父的要求,一定要做好。师父给我安排的环境和生活条件,不是为了享受常人生活的,是为了更加倍的救度众生,更好的助师正法。

紧接着,我就恢复了停滞了很长时间的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与身边的一位同修组成了小组,已有近半年的时间了,在师父法理的开示下,一步步,稳健的走到了今天。

我坚持早上炼五套功法,然后学三个小时的法(后来开始背法),整点发正念,然后就出门发短信。刚开始的时候,一天最多也就能发二百个左右,感觉很吃力。有一天,突然师父的法理点化我:你的存在是为了救度众生,证实法,一定要尽全力去唤醒众生,救众生。

从那以后,每天我基本坚持发八百个左右的短信,最多有一千二百多个。不论刮风下雨,有时身体出现不舒服的状态,走不动,就想,讲真相救众生是没有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是全盘否定它们在做。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我都不承认,包括身体表面出现的干扰,全部打回给旧势力,让它们去承受。就这样坚持着,一边走,一边发正念,等到最后,身体不知不觉的轻松了,也不渴了,腿也轻松的走路要往前蹿,感觉很有力量了。

发短信的手机号码都是有针对性的整理的。内容有每天明慧网上报道各地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有当地各级政府部门负责人、维稳办、公检法、医院等人员,这些部门对当地迫害大法弟子起了非常邪恶的作用。加大力度,持之以恒向这些人讲真相,劝三退,坚持不懈的做。

在参考网上同修编辑的短信内容的基础上,再结合要发的人群的特点,自己也编辑了不同内容的短信。针对不同的人群发不同的内容短信。

比如:“真是一种态度能打动人心;善是一种品质能温暖人心;忍是一种境界能令人佩服。真善忍,生命存在的根本。”此条短信,是给每一个人都发,不论他是干什么工作的。我想,“真、善、忍”是宇宙的根本,每一个众生只有接受了他,才能够有得救的希望,而且,每一个生命明白的一面都会接受。

还有“天安门自焚案为中共栽赃的:烧伤病人治疗是需要裸露伤处的,小思影全身裹着纱布,喉管手术后还能唱歌。”也是每一个人都发,基本真相,始终坚持向众生讲清楚,破除共产邪党毒害众生的谎言。

再其次,紧接着就发“《九评》揭露了中共的真实历史,以及五十多年来屠杀八千万同胞的种种暴行,引发了六千一百多万人退党、团、队大潮。您快退了吧能保平安!”

对于在邪党公检法部门、以及网上每天报道的恶人,我除了发以上的基本真相外,还要再加上“不要再迫害法轮大法弟子,快快了解真相,退出邪党组织,为自己和家人赎回一个好未来。善恶有报是天理。”

对于知识份子、在机关工作的有些文化层次的人,就发“输〈填动态网网址〉(注:是https)-回车-安全警报-点确定和是-成功!(先下载自由门)访问被封网站”、“中共派个绿坝网警住你家,全面监控网民信息,网上银行帐户密码均能泄露。滤霸直接拦截访问海外正义网站。自由门能破解滤霸,打开外面世界了解真相。”

前段时间,明慧网上有了揭露中共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视频,我就结合这个内容,向世人讲真相。短信的内容是:“沈阳苏家屯血栓医院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中共通过军队系统来主导。灭绝人性,令人发指。国际社会强烈谴责。”

一般我都会给每一个人至少发两个短信的内容。使这些生命能够真正明白真相,从多个渠道了解真相,退出邪党组织,对大法产生正念,才真正是救了他们,才达到了讲清真相的目地。

虽然短信卡的费用一个月下来也是不少钱。但通过自己这样做,能使众生真正得救,就是非常值得的事情。

在发每一批短信的时候,我和同修都发正念:用正念加持救人的法器手机,加持短信的每一个字顺利的到达众生手里,让他们看到真相,了解真相,三退。

在外发短信就如同行脚,一般都要走四、五个小时,偶尔坐在车上发,因为操作起来不方便,所以一般都是走着发。夏天天气很热,又晒、又累、又渴,心里有时也有苦的感受,但想起师父当初传法的时候,睡过火车地铺,吃的是方便面,日夜兼程,在全国各地讲法传功。海外弟子风餐露宿,一天睡很少的觉,还在为减少大陆弟子被迫害而坚持着,我的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我这点儿苦算得了什么呢?有一段时间,自己觉的做的很艰难,走下来很累,再加上夏日高温,有时候感觉真是寸步难行,每迈出一步,都感觉好似举足万斤腿,实在是不想走了,可是一想起迫害时时在发生着,不明真相的人还在被邪党操控着害人害己,心里又觉的时刻不能停下。当这一念坚定下来,走上一段时间后,渐渐的那种极度疲劳状态就没有了,从内心真正的感受到师父的加持,说不出的感动。

在我和同修配合的过程中,相互提醒,注意时刻向内找,抱着纯净、慈悲、庄严的心态,发好每一个真相短信。每当发完一个卡,我俩就简短的交流一下,如果感觉发的顺利,就找找为什么会顺利;如果感觉发的不顺利,也要找找为什么不顺利,及时调整不正的心态,再继续往下做。和同修配合,给自己很大的帮助。以前自己形成了一种很强的证实自我的东西,因为很多时候的协调和大法工作,都是同修与我配合,她也很尊重我,且很能宽容理解同修。时间长了,相互形成了依赖,我就觉的什么事情都是我做主,觉的同修做的不如我。师父安排我和同修这种配合,使我彻底看清了这个不足,且时常能够看到对方的长处,对方的不足反过来对照自己,就会发现很多自己的不足。

再就是同修晨炼、发正念、学法坚持的很好,持之以恒,真是达到了金刚不动,在这方面对自己正面带动很大。有一次,同修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的干扰,有十多天,不能配合一起做。我想,与我配合最近的同修出现了这样的干扰,我哪里有问题呢?仔细一找,恍然大悟,赶快与同修敞开心扉的交流,效果很好。原因是这样的:因为同修是配合着发正念,由我来操作,时间长了,我觉的这样有些人力浪费,不如让同修也配一个手机,这样不是发的更多吗?再推荐给身边其他的同修,做的人越多,正念的场也就越强,真是件好事。但我并没有想到同修的具体情况。只是一味的按照自己的意愿,觉的好,应该多做,而去要求同修,这个心也给本来配合很好的情况,人为的增加了魔难,致使同修出现了干扰。跟同修交流后,同修也认识到了自己的容量需要加强,再就是造成干扰也是被常人中的事情给影响了。我俩都坦诚的交流后,邪恶没有存在的空间了,我俩相互鼓励,相互提醒,仍继续一起坚定的做着。

有一段时间,我有一种说不出的莫名的苦的感觉,好象觉的发短信讲真相,对方反馈的很少。也不知道是接受还是不接受,不如面对面讲真相,起码知道对方的态度,然后再做相应的调整,以备再讲。感觉到寂寞、无望,特别是夏天高温难耐,自己想是不是在自找苦吃呀。同修鼓励我说:这个项目挺好的,明慧网上登过多篇同修的体悟文章,关键是我们端正心态,保质保量的做好。第二天,我在发短信之前,就坚定一念:端正救人的心态,抱着慈悲、神圣、庄严的心态救度每一个众生。有一个信息反馈过来说:不管你是谁,我都要谢谢你!当时我和同修都很高兴,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再做起来,感觉身上的正念场更强,身心也轻松了。也更感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身上肩负的责任的重大。

还有一次,一个外地关押大法弟子监狱的恶警回复短信说:你再发,我就進院里打大法弟子,不信你试试看。我当时看了,心里很难过。心想,哎呀,不能让他去打我们的同修呀,如果再发的话,他是不是会那样做呢?使同修受难?但又一想,这不正是邪恶害怕的吗?怎样才能正念帮助被非法关押的同修?震慑邪恶、解体邪恶才是最好的办法。而直接给他们讲真相,每一个字都是对邪恶有巨大的震慑,怕的是邪恶,怎么会是我呢?正念一出,我立即又回复了一个短信,同时抱着威严、慈悲的心态,而不带有愤恨、争斗:“不要再迫害法轮大法弟子,快快了解真相,退出邪党组织,为自己和家人赎回一个好未来。善恶有报是天理。”当时我能够感受到空间场上的邪恶物质立即象霜打的茄子,蔫了,没有了那股嚣张的劲头了。

对于两种不同的反馈态度,我也向内找自己的心态。发现:当自己心态平和、慈悲、纯净的时候,反馈回来的消息就是好的;当自己没有端正以上心态,或者只是机械式的发正念的时候反馈回来的消息就是恶的。找到了不足,对于以后发正念心态的调整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这也更加坚定了我做好短信讲真相,救众生,助师正法的正念。

最近,发现自己没有象开始做的时候那么抓紧了,一定要坚持住,及时调整修炼状态,遇到心性问题不拖拉,及时在法上归正。严肃认真,真正做到为法负责,为众生负责,为自己负责。

利用手机讲真相,无论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弟子都可以做。当然,同修都是在利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形式在尽全力救人。希望同修们都能够坚持不懈的,用自己能够使用的方式,尽全力讲清真相,救人,在实修中成熟起来,全身心的兑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誓愿。

以上只是个人点滴体悟,愿与同修共同切磋,共同提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