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矛盾中修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一年前,因为母亲突然去世,父亲悲伤过度,生命垂危,住進医院,我从南方回到北方照顾父亲。半个月后,父亲病情稳定出院。而此时南方来电话催我回去工作。我将父亲安顿好准备回南方,但父亲坚决不同意,他说如果我去南方他突然发病我都赶不回来,我一定去南方工作的话他就跳楼。

他以死来威胁我,我很生气,他明知道我的情况,为了他自己不让我去工作。我家里只有我和女儿两个人,女儿刚刚考上大学,学费要钱,住校要钱。如果我不工作,就失去了经济来源。我已经快50岁了,北方工作不好找,工资又低。而在南方工资高,我又干的得心应手。失去了这么好的工作,我如何生活?

别无选择,我决定暂时留下来照顾父亲。一个老同修安慰我:也许用这种方式把你留下来,让你专心修炼的,炼功人一切都能过去。是呀,自从96年我从母亲身上见证了大法的奇迹,我开始接触了大法,但都因为工作忙,而没能专心学法修炼,特别是在南方工作更加繁忙,几乎没有时间炼功,更接触不到师父经文。照顾父亲的这段日子能够有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众生,同时看到《明慧周刊》上大法弟子的学法救人心得交流,受益颇多。

我留下来照顾父亲,父亲非但不感谢我,还处处刁难我。有一天我买块豆腐,他说哪有钱买豆腐?我做饭他说:煤气开那么大多浪费,水用那么多干什么?他眼睛盯着我的后脑勺,对我所做的一切指指点点,经常无缘无故发脾气。而他大把大把的花钱买药,他要吃進口药,吃了这药,吃那药,每月药费800多元。他的工资1300多元,扣掉800多元,三个人还怎么生活?我感觉父亲在无理取闹的在折磨我。生活在常人中,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幕幕家庭琐事,很自然的用人心在想:我是修炼人,为你放弃了最重要的,而你还这样对我。我对你冷言冷语是对的。有一段时间,我一听到父亲说话,火就往脑袋上窜。而父亲更变本加厉。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头晕目眩,一动不能动,只能一个姿势坐着,一会要吐,一会要拉。当时我意识到我是一个炼功人,不会有事,接着发正念,忍着眩晕看《转法轮》。大约4个小时左右,我能动了,慢慢躺下,睡了一觉。起来后,什么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了,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态呢?我开始反省向内找。我是修炼真、善、忍的。父亲为什么总对我发脾气呢?是不是我的“气”促使他的呢?为什么父亲对我发脾气的时候虽然知道自己是修炼人还要生气?而没有想到“忍”,却很自然的用常人心去想:我是对的,你是错的,我生你气更是对的。我对父亲冷言冷语还有“善”念吗?有慈悲心吗?这是不是就是我的修炼环境呢?是不是我提高心性的机会呢?我没有过关哪!

放下了人心,我对父亲的气全消了。以后父亲再对我无缘无故大喊大叫的时候,我刚要火冒三丈,一个念头立刻制止了:不能生气,坚决不能生气。我试着理解父亲:一个老人孤独又有病,对他好点吧。同时我又劝父亲不要总是发脾气,这样对自己对别人都不好。

一切事情站在法上去理解,而不是用常人心去想就不一样了。法能圆容一切。现在父亲很少发脾气了,跟我相处很好,而且病也好了很多,药费由800多元减少到了100─200元左右,工资也由1300多元涨到了1500元左右。我理解了这句话:炼功人一切都能过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