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市张树平遭七年冤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法轮功学员张树平家住在黑龙江鹤岗市原十三厂房产科工人,现年45岁。他和妻子是一个厂的工人,1996年两人相继得法。

修大法之后使他们身心受益,心情开朗,无病一身轻。可是自1999年法轮功被迫害以来张树平遭到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被判刑7年等一系列残酷迫害,妻子被迫流离失所。

进京上访

张树平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于2000年2月7日进京上访,被中共警察劫持回当地,被判治安拘留15天,可是却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半年才被放回来。看守所的地面与板铺有一尺高,监号有4米见方,人关押多的时候都达到25人,屋内的水泥厕所发出臭味熏人。看守所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书。

2002年3月12日晚9点,张树平正在家中照顾有病发烧的妻子,突然闯进一伙警察,有兴山区公安分局的马某,经保科科长谢某某,岭南派出所王来运,李国桐,对他们说:跟我们到派出所去一趟,还问孩子回来没有。张树平对他们说:我爱人正在发高烧,不能去。谢某某说,不行,必须得去。说完四人强行动手拽人,张树平说:“我们哪也不去,你们再强行拽人,我就撞死在这儿。”马某某笑道:你撞,撞死看看谁管。张树平一头撞在暖气上,当时昏倒在地(编注:请大法学员千万不要以这种过激的方式反迫害,这种做法不符合大法法理)。当时张树平的意识还清楚,一个姓谢的科长给张树平照了两张相片,然后四个警察还把张树平抬上了车,开到岭南派出所,把张树平从车上拖到地上,身上只穿一件衬衣,扣被撕开,露出前胸,东北三月份的天气晚上还是寒风刺骨身体冻的直抽搐,警察看张树平人快不行了,才把他抬上车送去医院。车开到一半,恶警王运来怕张树平是装的,就把车开到了肛肠医院,找到了一个姓钱的大夫,加重迫害。姓钱的大夫用手电照张树平的眼睛,用手按他的睛明穴,又用手抓他的乳根穴,对警察耳语了几句,之后,才把张树平拉进医院做了检查。张树平颅骨骨折,内有淤血,需要做手术。张树平的妻子也被拖上了警车,因为发烧呕吐了一夜,被派出所非法关了一宿,第二天才被单位领导接回。

张树平和妻子两人单位效益不好,压资十个月。每月160元,加上奖金每月才350元,两人加起来才700元,99年7月20日之后单位因张树平夫妻俩修大法,有时停发奖金,每月俩人才320元钱,加上孩子上学,两人实在无力支付昂贵的医药费,无奈,张树平的妻子只好去兴山公安分局要钱。公安分局蛮横的说:没钱,自己负责。无奈亲朋好友凑够钱,才把医药费还上。

2002年4月20日,鹤岗市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写保证书就劳教判刑,甚至说大法好都得教养,由于警力不够,在医院看张树平的警察走了。

伤痛未愈,重判7年

张树平在2002年4月27日出院回到家中。分局姓信的科长又叫张树平和妻子到分局去,说有事情要说清楚。无奈妻子在压力下离家出走,流离失所。2002年6月6日张树平又被鹤岗市公安局政法委“610”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又把张树平关进了鹤岗市第一看守所,张树平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诬判7年。

被逼出工,惨遭毒打

2002年12月25日,张树平被转送到香兰集调队。集训队也是中共操纵的人间地狱,稍有不慎就被打骂,白天犯人拥挤盘坐在一起,有时杂工组长不顺心,叫犯人叩头,晚上睡觉三人一个床铺,身体都得侧着睡,上卫生间回来找不到地方。给坐班杂工顶钱或关系犯能宽松,犯人得到钱和狱警分赃。张树平于2003年1月14日被投到佳木斯监狱,没有生活用品和衣物,让家人送,但监狱不让家人接见,必须转化后才能让见,后来监狱为了转化张树平让家人接见了一次。

在佳木斯监狱,狱警们逼迫法轮功学员们出工挑筷子,每天早出晚归为监狱创造效益,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树平抵制迫害,说:我有病,干不了。中队长杨永年(外号杨大巴掌)马上瞪着眼睛骂道:惯的你,赶紧干,不干收拾你。又把全中队的人集合起来说:咱们挑筷子赶上养老院了,法轮功带头起刺。上面在整治你们,不干不行。张树平说:我有病,干不了。杨永年马上凶相毕露,气急败坏的打了张树平七个嘴巴子。张树平的脸立刻就肿了起来。张树平说:我绝食抗议你这种行为,你要为你的行为负责。别的法轮功学员听说此事,也开始绝食声援张树平,这一下狱警毛了。大队长也找张树平谈话。杨永年也给他认错。张树平和法轮功学员们坚持要求无罪释放。此事震慑了狱警,杨永年再也不敢对法轮功学员肆意妄为,在开中队会时说:以后谁也别动法轮功。

不穿囚服,被关小号

2003年11月左右张树平拒绝穿囚服,说自己不是犯人。结果监狱把他和一个法轮功学员关进小号进行迫害。小号是长2.5米,宽1.5米左右,他们一关就是19天。

2004年3月22日监狱体制改革,佳木斯监狱和莲江口监狱合并,统称为佳木斯监狱。张树平被转送到十三大队(现在是1大队),那里比较荒凉,一个大院有78趟平房。那里都是稻田。监狱逼迫法轮功学员下稻田干活。同修们都抵制出工。张树平对中队长王德祥说:我没有罪,也不需要劳动改造。王某抬手要打他,一个在监狱里普通犯(在狱中得法了)说:别打他,他有病。结果王德祥把这个犯人暴打了一顿,中午回去,狱警王燕涛和几个坐班的犯人把张树平按到地上,强行把身上的衣服扒下,烧掉,又给套上囚服,然后把张树平拖到大地,用绳子把胳膊吊在大棚梁上,脚尖点地,从中午一直吊到4点收工。

第二天又把张树平和另一个同修一同关进了小号,小号是水泥地,上面铺层刨花板,中间是地环,暖气扣着铁板。狱警故意把窗户打开,冻他们,室内大小便都在一个塑料罐里,这样一直被强行关了七天七夜。

被逼带病出工

2004年4月,张树平开始腹泻,每天上8、9次厕所,持续有大半个月。紧接着由于长期被迫害,又得了结石积水,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每天晚上只能蹲在床上。每天吃一口东西,逐渐消瘦。就这样,中队长王德祥还逼他出工,并破口大骂,说他们装病。大队教导员武军也逼他们出工。

6月17日早8点,一群狱警和5、6个犯人到监舍抬张树平,用意是把他手脚捆上,抬到大地,让蚊虫叮咬他。张树平据理力争,奋力反抗,一头撞在了玻璃上,当时就把玻璃墙撞得粉碎(请同修在任何屈辱艰难的情况下,都要遵照师父的教诲,理智智慧的反迫害,不要采用这种过激的方式)。就这样,恶警还给张树平戴上了手铐,脚镣。教导员武军还用穿皮鞋的脚把他的嘴踹出了血,王得祥也趁这个时候照张树平的头狠踢一脚,把他拉到阳光下暴晒。 回到了监舍又折磨了他9天才给他除下手铐,脚镣。张树平写好起诉书,起诉他们,交给孙大队长(现任副监狱长),结果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病情加重,强制转化

由于长期被迫害,张树平出现了哮喘症状。白天晚上咳嗽不停,呼吸困难。就这样,王德祥、王燕涛和坐班头商量还要强行转化他。坐班头说:转化不了他,再转化就得出人命。王德祥只好作罢。与此同时,他们也加紧了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白天出工,晚上坐着不让睡觉,强制转化。

7月,张树平被分到2大队,狱警和包夹又对他进行了转化攻势。整天放诬蔑大法的影碟,又把张树平的孩子和母亲接来。让不明真相的亲人劝他转化。两年没见面的孩子见到张树平就放声大哭,母亲也是泪水涟涟。狱警见达不到目地又生一计,假惺惺的对张树平说:只要你转化,就给你的头做修复手术。张树平始终没动心,善意的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揭露中共邪党的邪恶。最后连狱警张干事都说:转化彻底失败了。

2006年12月张树平被转到六大队,病犯监区,2009年4月24日张树平带着伤病之躯走出监狱。这就是中共统治下发生的人间惨剧。张树平的经历只是被迫害的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的一个缩影。但愿造成这一切罪恶的根源早日解体,但愿和平善良美好永驻人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