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出事 我们都看看自己是否在善待同修

与丹东东港市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上和二十二日早晨在辽宁省丹东市政法委“六一零”,丹东公安一处(国保大队)的直接操控指挥下,东港市公安局及下属开发区和大东两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一一零”,街道派出所,各乡镇派出所,倾巢出动,有十五名大法弟子被恶警从家中被暴力绑架。从当时情况看,这次突然绑架大法弟子是中共邪恶之徒筹划了四个月。目前仍有几名同修被非法关押在东港看守所和丹东白房子看守所。

师父讲法中多次提到资料点要遍地开花,同修们也经常说要听师父的话,资料点遍地开花,可真正做到的有几个呢?同修中大多数存在等、靠、要的心理。证实法的事情不积极,出事后有的同修议论被抓的同修“大包大揽”。那么同修们有没有想一想这“大包大揽”是怎么形成的呢?如果每个同修都做一点,同修还需要“大包大揽”吗?那么在这些“等、靠、要”的心理背后是否存在着怕心和求安逸心的心理呢?出事之后有的同修说:“原来搜集材料、面对面到相关部门讲真相、曝光邪恶的同修这次都被迫害了……”通过这句话反映出来的不就是同修的依赖心理吗?

手机安全问题:据我所知,东港地区很多同修都是手机对手机的打电话,通话中经常提到“打印机、电脑、纸……”等词。开始的时候有位同修很注意手机的安全问题,只要同修用自己的手机给他打电话,他就告诉同修不要这样手机对手机的打电话,他就换号码、换手机,换了几次,可同修们还是不注意,后来这位同修实在没有办法,也手机对手机的打电话。时间长了,好多同修都这样手机对手机,也没什么事,所以大家在手机安全的问题上失去了理智对待的好习惯。

甚至出现这次事情以后很多同修不仅不向内找,而是开始议论这次的事情到底是谁的责任?议论这次被绑架的一位同修是因为重名重利才做证实法的事情。大法弟子做证实法的事情是没有错的。如果这位同修真的是为了名,那还有冒着被抓、被迫害的危险来图这个名的吗?如果是为了利,那这位同修把钱揣在了自己的腰包吗?据我所知这位同修的子女跟这位同修要二百块钱这位同修都拿不出来,大家看到这里还觉得这位同修是重利吗?凭这位同修的能力他可以找到比现在的经济收入高的工作,但这位同修为了证实法毅然的放弃了收入高的工作。而且这位同修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其他同修知道这位同修生活条件很困难,就给这位同修送吃的,送用的,这位同修总是说,不能接受这些东西,如果拿了这些东西,自己条件困难,什么时候能还上,再说,拿人家的东西是要拿德换的。

更甚至有的同修不静心学法,不为同修发正念,不搜集相关材料、曝光邪恶,开始猜测谁是特务?互相之间猜疑、不信任,互不接触,把精力用在不必要的地方。犹如一盘散沙,大家有没有想一想,这样想、这样做的时候谁高兴?谁担心着急?

在这一次的事情上反映出了大多数同修的一些问题:学法少,怕心,猜疑心,依赖心,全都暴露出来了。

这么大的损失,同修们觉得邪恶这一次来的很凶猛,害怕了,退缩了。大家都躲在了家里,不象以前遇到同修被迫害情况时那样积极的找到相关的部门讲真相,搜集电话。仔细看看关于这次同修被迫害的报道,搜集的直接参与迫害的邪恶的电话不是很多。我们越是这样退缩、害怕,邪恶越会嚣张,觉得这样做大法弟子就会害怕,邪恶会觉得它们的阴谋得逞了。所以希望同修们能放下执著,共同营救出还在被关押的同修!

希望东港地区的同修都要向内找一找,不要觉得出现这次的事是哪个或哪几个同修的责任,不要觉得表面上这件事与自己无关。从法中,我们知道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事情无论与自己有没有关系都应该向内找,无论是个人修炼上还是整体配合上,存在着怎样的问题?差在哪?出现了怎样的漏洞?才会出现了如此规模的迫害?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提到:“就象这个拳头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劲。(做握拳的手势)你说它想干什么、它想干什么、它想干什么,(做五指分散的手势,指每个手指)这没劲儿啊,出去就受挫呀,是不是?”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希望东港的同修们都能从内心上互相协调配合起来,营救出还在被非法关押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