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松原市白依拉嘎乡恶警卜玉峰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松原市白依拉嘎乡派出所所长卜玉峰,绰号“朴疯子”,50岁左右,相貌黑丑,个头不高;他原是前郭县大山乡的一名普通警察,迫害过多名法轮功学员。一年前,他调任到前郭县白依拉嘎乡任派出所所长。但不管他走到哪里,他对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已被牢牢的记录着。

一、买官卖身 助纣为虐

卜玉峰道德品质败坏,在大山乡派出所时,就仗权势动辄找借口抓人罚款勒索钱财。因他做恶太多,激起民愤,他怕遭人报复,无法在大山乡呆下去,于2008年前调到白依拉嘎乡派出所任所长。据内部消息透露,卜玉峰为调任白依拉嘎派出所所长之职行贿20万元(人民币)左右。白依拉嘎乡地大人多,是前郭县派出所系统当中的所谓一块肥肉,被卜玉峰以20万元的代价叼在了嘴里。从此在白依拉嘎,卜玉峰所到之处,鸡犬不宁。

2008年“奥运火炬”由松原经过,松原市委书记蓝军亲自发动布置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方法的大搜捕活动,对各地区大量派发非法抓捕名额。蓝军在布置迫害的秘密会议上疯狂叫嚣对法轮功学员要“宁可错抓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

在这种环境下,松原地区卜玉峰之流的恶警在匪党市委书记蓝军的命令唆使纵容之下,镇压迫害起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就有恃无恐、肆无忌惮了。

二、绑票勒索 阴险狡诈

奥运前夕,卜玉峰带领多名恶警身着便装,在白依拉嘎乡红光农场女法轮功学员黄亚君的住处蹲坑了好几天后,于2008年6月21日晚10点多,这帮邪恶之徒用管子钳将黄亚君家紧锁的大门的门栓扳断后,闯入黄亚君家中,对黄亚君拳打脚踢。一阵乱翻后,将她绑架后判刑四年。

松原市前郭县红光农场九分场邪党支书伙同恶警卜玉峰迫害法轮功学员黄秀华。邪恶支书带人不断到法轮功学员黄秀华家骚扰,逼签字、写不炼功保证。黄秀华被卜玉峰绑架之后,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前郭看守所、拘留所一百零三天,恶警卜玉峰向黄的家人勒索赎金一万元钱才放黄秀华回家。

恶警卜玉峰在绑架魏森花时,先从窗扔进一本《九评共产党》,然后就说是在她家搜出来的,魏森花的丈夫气得直掉眼泪,同恶警理论。魏森花的丈夫当时为保护妻子,用身体挡住门,阻挡卜玉峰等恶警进入。卜玉峰蓄意报复,诬陷魏森花丈夫袭警,将魏森花的丈夫也绑架去,非要勒索赎金2万元才放人。魏森花丈夫的家人托关系找到前郭县公安局一个主要人物出面说情,结果卜玉峰不接这个上司的电话。家人只好再托人直接找到卜玉峰说合,卜玉峰才答应减些赎金。

卜玉峰为人霸道,恐怕有内行指点对方抓到自己绑票勒索的证据,就把交接赎金的地点选在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戴着墨镜会见对方。当对方把钱送到他手里时说你数数够不够,卜玉峰一句话也不说,拿起钱就回到车里,然后再数钱。数够后,打开车门向对方挥挥手,意思是够了,就开车快速离去。

魏森花丈夫被赎回,魏森花被劫持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

卜玉峰等恶警在绑架红光农场十一分厂的法轮功学员曲军和其他许多人时,也同样采取这种制造所谓“证据”而进行绑架的,进行的土匪流氓的陷害行为。

卜玉峰公开叫嚣说凡是他绑架的人,不纳赎金不给钱,别管谁说话让放都不好使,对已经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人,卜玉峰照样不放过,扬言也要绑架,进行敲诈勒索。许多人被迫背后给他送钱每人两千元或者更多。

三、流氓无耻 无法无天

2008年4月以来,奥运火炬进松原前,松原地区恶警就象鬼子进村一样,到处抢劫、绑架法轮功学员,就连放弃不炼功的都抓,更有甚者,抓不着法轮功学员本人,抓法轮功学员未修炼法轮功的亲人顶替。如那日吐乡下嘎村的姜东旭,八郎乡北上台子村的朱保财等人都被非法拘留半月之久。

卜玉峰更是变本加厉,甚至绑架不修炼法轮功的人,甚至进行刑讯逼供,硬让其承认是法轮功。红光农场有一个未婚女孩叫刘迪(音),因姑父被绑架,家中仅剩姑姑一人,刘迪怕姑姑晚上一人在家害怕,就到姑姑家陪伴。卜玉峰带领手下又返头回来绑架刘迪的姑姑,并不由分说将刘迪一同绑架。

在派出所,刘迪被非法毒打,刑讯逼供。卜玉峰硬逼迫刘迪承认是“法轮功”,并用不堪入耳语言下流话辱骂这个未婚女孩。最后大队负责人打电话给卜玉峰,担保刘迪并非法轮功,卜玉峰不得已才将刘迪放回。

卜玉峰在放回刘迪前还心有不甘的对刘迪进行诱供说:你就是承认自己是法轮功,我也会放你的。卜玉峰并恐吓威胁刘迪要是把自己的遭遇讲出去,就还绑架迫害她。

卜玉峰怕自己违法犯罪之事暴露,从此他将刘迪定为“法轮功学员”,一有关于法轮功的“敏感日”之类的事情就上门骚扰恐吓。

四、肆无忌惮 激起民愤

以卜玉峰为首的白依拉嘎乡派出所恶警的恶行,激起了很大民愤。

2008年4月11日晚八点,卜玉峰带领一帮警察到红光农场村七分场,将法轮功学员闻建忠强行塞进警车劫持而去。恶警们走后,闻建忠的亲属和屯中乡亲到他家探望,去了许多人。恶警们这时又反头回来绑架闻建忠的女儿闻雯(音)。当时屯中百姓非常气愤,出面阻止,与恶警们僵持。卜玉峰等恶警也未料到百姓们会起来反对,仍然强行绑架了闻雯,说核实一下情况马上放人,劫持着闻雯一溜烟跑了。

五、穷凶极恶 横行乡里

民众对恶警们恶行义愤的反应,并没有让卜玉峰反思和收敛,反使他表现得更加凶恶。不难理解,中共对人灌输的“丛林法则”能让人变得毫无人性,卜玉峰就是明显实例。

卜玉峰每次行恶,都带着一部数码相机,民众中有谁敢于说话阻止或劝善,他就用相机拍摄下来,过后借口妨碍公务上门骚扰,敲诈勒索。许多有正义感的普通民众都被他用这种办法骚扰迫害,以致其横行乡里时无人再敢说话,都远远地躲开。

卜玉峰等恶警在绑架红光农场三分场法轮功学员魏森林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对魏森林实行绑架。恶警们上来绑架魏森林的过程中,魏森林挣脱后,从后门跑出,恶警们大嚷“你还袭警”。他们诬陷魏森林拒捕袭警,对他进行非人的暴力毒打,从屋里打到屋外。长时间殴打魏森林,头上打出一个十多厘米长的大口子,流血不止,被缝十多针,锁骨当时被踢断,警棍都打碎了。恶警当着家人的面,将魏森林身上的衣服扒光,塞到警车后,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又对魏森林进行了迫害。

恶警们暴力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实际上已经是扩展到对普通民众的迫害。卜玉峰表现的歇斯底里、丧心病狂,叫嚣老百姓谁敢为魏森林说话就抓谁。有几位有正义感的老百姓说了几句话,被卜玉峰用数码相机照相,过后真的上门骚扰。整个过程老百姓大都不敢靠前,都远远地躲开,害怕遭到卜玉峰的疯狂报复。农场的中共干部背后都骂卜玉峰是“朴疯子”,都说:“朴疯子有什么能耐?!不就是拿个破数码相机给人照相吓唬人吗?”

六、为谋私利 狼狈为奸

卜玉峰能这样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与中共恶党系统底层成员进行配合有直接关系。红光农场恶党书记王志民原系农场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手,因迫害法轮功有功提升为书记。奥运期间,农场各分场书记无论是否愿意,都必须配合以卜玉峰为首的恶警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

非法大搜捕一开始,许多法轮功学员闻讯都离开了家。为凑够非法抓捕名额,恶警就连早已放弃修炼的人也绑架。导致许多早已放弃修炼的人,也都四处躲藏。王志民伪善的出面公开承诺说保证他们的安全,如果出了事就找他。结果没过两天,下半夜两点多,以卜玉峰为首的恶警就开始非法大搜捕,绑架许多人。

农场场部小干部王光伟为求升迁,自己不出面,却介绍堂兄弟王光兴给恶警卜玉峰领路,绑架法轮功学员。许多老百姓都看到卜玉峰绑架法轮功学员时,王光兴也背着手跟在后面。王光兴吃喝嫖赌好事不干,家里的钱经常被他输个精光。王光兴妻子都说:人家法轮功与你有什么仇?你那么害人干什么?王光兴自己的亲属也有修炼法轮功的,被卜玉峰一伙恶警绑架勒索,王光兴却仅为一点蝇头小利,参与迫害。有人看见王光兴曾经在大道上与卜玉峰就领路赏金的问题讨价还价。

象王光兴、王志民之类的人,在松原地区还有许许多多,这里不再一一曝光,但我们将继续深入调查,收集整理,记录在案。

七、丧心病狂 蓄意陷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报道了红光农场干部法轮功学员张春林遭迫害,2008年9月在前郭县拘留所被注射不明药物,造成精神失常。

张春林原是前郭县白依拉嘎乡红光农场一分场的场长,待人诚恳,聪明能干,是大家公认的好干部,1999年7月20日大法遭到不公正对待后他依法上访后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取消了分场场长职务。

2008年7月1日晚7点多,在红光农场一分场书记臧宣传的恶告下,卜玉峰上门逼迫王春林辱骂法轮功创始人李先生,王春林拒绝说:我妈从小就教育我不骂人。卜玉峰悻悻地离去。晚上,卜玉峰又将张春林强行绑架到派出所迫害,将张春林在前郭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于8月5日被绑架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

当时因张春林被检查出高血压,劳教所拒收后,卜玉峰等恶警又将张春林拉回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多日。在将张春林放回家的前两天,也就是在9月1日,拘留所借口张春林有高血压,强行给张春林静脉点滴了不明药物。

据知情者反映,给张春林注射药物时有好心人在看守人员不在时将药瓶中很多药物倒出去,致使药物没有全部注入到张春林的体内,否则后果更不堪设想。9月2日看守所对张春林又进行了强行点滴,由专人看管着打针,不许拔下。过后张春林被送回家中。

回到家以后,张春林整日昏睡,醒来后精神不正常,语无伦次失去记忆,大脑和身体反应迟钝,一条腿走路不好使,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正常。生活所迫,张春林出去打工,老板见他反应迟钝,不敢再用,被辞退回家。现在,张春林生活非常艰难。

张春林被打毒针,与卜玉峰的阴谋陷害有直接关系。在松原地区,绑架劳教法轮功学员有公安局决定,奥运前后,松原地区公安系统将绑架劳教权下放给各地派出所。劳教迫害张春林不成,是怕张春林上告因此才对他泯灭人性地打毒针下毒手。直接可能受到惩处的,首先就是卜玉峰。

张春林的遭遇,只有在中共邪党统治下卜玉峰一伙恶警狼狈为奸,相互串通才能干得出来的。他们为掩盖所犯罪行,就穷凶极恶丧心病狂地用打毒针进行灭口。卜玉峰等所有相关恶警以及前任松原市委书记蓝军等,全都罪责难逃,必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

八、天理昭昭 善恶必报

卜玉峰在零八年“奥运”期间勒索积聚了大量金钱,有据可查的就有十万元左右。

卜玉峰为人霸道,他们内部的人都背后骂他。奥运期间,卜玉峰绑架、迫害无辜,不遗余力,白天、晚上的往拘留所、看守所里关押被绑架的人。看守所、拘留所的警察都大骂:朴疯子真疯了,自己抓人,白天晚上不睡觉,还不让别人消停。

卜玉峰用强取豪夺的不义之财吃喝嫖赌,对家庭也不负责任,以致妻子也无法与他共同生活而与其离婚;因横行乡里结怨太多遭人报复,他的儿子也被仇人用车撞残。

卜玉峰的恶行给自己的家庭带来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却仍然不思悔改,继续行恶。一次同事一起吃饭,说起卜玉峰的境况,卜玉峰竟然毫不在乎的说:“老婆离了再找,儿子残了再造!”

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卜玉峰说:“不用跟我说这个,我就是来干这个(迫害法轮功)的!”

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他已经犯下了十恶不赦的罪恶。就是在中国现行法律上讲,恶警卜玉峰也早已触犯了许多相关法律,构成严重违法犯罪行为。松原中共当局能够仍然重用卜玉峰,也正说明是天要灭中共。不然换了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早就把这种害群之马治罪入狱了,还会让他如此猖獗横行乡里,败坏政府形象吗?

从天象讲,是天灭中共。从人世间的表现上来看,就是中共恶党培养出来的卜玉峰之流的邪恶之徒丧尽民心,让中共自己把自己迫害倒了。唐太宗有句名言:“君为舟,民为水,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中共这条破船,在退党大潮的惊涛骇浪之中,不会维系太久了。看卜玉峰之流邪恶之徒正在为一己私利卖力地拆中共破船的船帮呢。

天理昭昭,善恶必报!所有被中共利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觉醒,洗心革面亡羊补牢或许还有机会,否则到时悔已晚也。

相关电话:

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白依拉嘎乡派出所:
电话:0438-2520110
所长卜玉峰 13614382803

前郭县白依拉嘎乡红光农场一分场邪党书记臧宣传13104380898 0438-2522082(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