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老伴的点滴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夫妇在修炼的路上走过了十二个年头。回首修炼路,既平平淡淡,又磕磕绊绊,现在把我们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向师父和同修汇报。

我于一九九七年七月六日得法。得法前身患糖尿病、动脉硬化、高血压等多种疾病。单位一同事见我身体很差,就动员我炼法轮功。我翻开同事的《转法轮》,见到慈祥的师父,倍感亲切,似曾相识。请回宝书后,我用两天时间看了一遍,觉得这书写的太好了,就决心修大法,开始的目地是为了治病。炼功后老师一次次给我净化身体,记得炼功四十天后,我经历了一次大的消病业过程,三天两夜,脓血便了两小盆,我守住心性。在梦中有人往我嘴里塞了一片白药,被我吐掉。病业关过后,真正体会到了人没病是什么滋味,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

妻子从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那时她照看孙子,没有时间炼功,只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带,还非常爱听静功音乐,觉得非常悦耳。到那年十一月份,儿子不用她看孙子了,这样我们夫妇俩一起去炼功点学法炼功。妻子没念几天书,不识几个字,同修读法时就捧着书跟着看,这样三遍过后,竟然可以通读《转法轮》了。到后来《论语》背下来了。学法二十多天,老师开始给她净化身体了。十多天后,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非法镇压后,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我和老伴就自己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在家里学法炼功。我们不隐瞒自己的身份,堂堂正正的修炼。遇有诽谤、诋毁大法的,我们就坚决站出来护法。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县“610”、公安局、派出所来了几个人,在楼道里遇见了我妻子。他们要進屋,并问:“你家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妻子不让他们進屋,大声说:“炼法轮功,做好人,犯了哪家的王法啦。”她的用意是让我听到把师父法像和大法书都放起来,以免被他们拿去。她大声和他们理论,不许他们进屋。十多分钟后,估计老伴早把法像和书放好了,才让他们进屋。他们进屋后,我俩就跟他们讲真相,妻子告诉他们,我原来病成什么样,通过炼功病全好了。我俩明白的告诉他们,功我们还是要炼。对他们的无理要求不配合,坚决不写保证,不签字。并且告诉他们:“回去后让你家里的老人也炼功吧,这功法太好了!”结果那些人走后再也没来。

我们最初主要是发真相材料,平房区一户一户的发,楼区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发,把传单、小册子、光盘、《九评》书送有缘人手中。学习师尊的新经文,我们认识到应该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

我们一般情况是上午出去讲,下午在家学法。因为我们清楚,不学好法,真相也讲不好。刚开始的时候有怕心。出发前先发正念,解体听真相人背后的邪恶,求师父加持,保护弟子。我们先在亲友中讲,遇到有的亲友不相信而不退,心里就着急。后来通过学法认识到这是执著于情。放下情后,再讲,一些亲友就退了。后来每天出去见熟人就讲。

有时天气不好,心想,天气不好,行人少,别出去了。这时老伴就会说,作为一个神会因为天气不好就不出去吗?这样我们就又出发了。2008年冬天的一个大雪天,风刮的睁不开眼,我们还是出去了,风雪中我们劝退了十多人,没觉的冷,也没觉的累,想到十多个生命得救了,心中暖暖的。

我们通常是一人讲,一人在旁边发正念,渐渐的把怕心也去掉了。后来遇到陌生人也讲,见到不认识的人,上前说:“我看你好面熟啊。”这样就有话题了。一次我们走到电厂北的一个路口,想往回走,看到远处来了一个人,我们就等他到了跟前。用这种方式搭上话后,知道他是农村教师,朝鲜族。我说当年我也教过十多年书,咱们是同行啊。这样我们就更有共同语言了,听完真相后,他不但本人同意退,还要回去劝几个孩子三退。

一次我们外出讲真相走的有点累了,在酒厂门口,老伴坐在路边歇一会。这时一个人给车打完气就蹲在了我们跟前,我们意识到这是师父安排来听真相的。我说:“你过去在哪儿上班哪?”答:“药材公司。”我说:“我在一食堂,怪不得瞅着面熟呢。”我问他看过法轮功真相材料没有?答:“常看”。问他退了党了没有,他说早就想退出这个恶党了,只是不知道在哪儿退。知道我俩可帮他和孩子办三退后,他十分高兴,连说:“谢谢!”

有时遇到讲过几次都不表态三退的,我们就给他讲古今中外的一些善恶有报的事例,启发他的善念,相信神佛的存在,并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一段时间再遇见时,一般的一讲就同意退了。

我们给各种人讲真相,包括环卫工人、外地来探亲的,因为我们知道,所有有缘人都是师父安排来听真相的。有时在家想,熟人某某还没听到真相呢,要能遇到他就好了。往往真的很快就能让我们碰上。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几年来,我们这个讲真相小组劝退了近千人,我们深知自己做的不够,和同修比起来相差太远。今后我们要加倍努力,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