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挂受迫害的同修薛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日】过年了,我不由得想起了同修薛丽。我本来想买点年货去看看她、她的女儿、还有她的母亲,但我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山东沂南县“六一零”操纵公安、国保、县消防队及依汶镇派出所恶警近百人包围了隋朝家店村王西爱的家,将正在开交流会的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拖上警车,制造了震惊全县的绑架案。薛丽虽然没有参加交流会,但由于受到牵连,年底前也不幸被国保恶警在家中劫持囚禁,此后,我只是听到关于她的只言片语,再也没有见到她。

在我的记忆中,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县城的一个学法点上,大约时间是一九九六年的一天,同修们一个接一个的读师父的讲法,轮到她读的时候,那一口标准的东北人的口音引起了我的注意,她看上去善良、年轻、漂亮,与别人谈话交流时,不笑不说话,率直而天真。那时,大家都在祥和的气氛中,感到无比幸福。

《光明日报》事件后,全县的同修们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我在单位逐渐受到某些人的非议和排挤,一九九八年,新上任的领导见我不会逢迎巴结他,干脆撕毁协议将我辞退,我只好回到乡下另谋生计。但县城的一草一木,尤其与薛丽等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交流时的美好画面成了我最珍贵的记忆。

一九九九年夏末,风云突变,法轮功遭到了江氏集团的无理镇压,面对巨难,薛丽和同修们没有退缩,她和同修们利用各种正当方式为大法鸣冤诉真相,但等待她们的却是无理截访和囚禁摧残。

2000年春,薛丽与法轮功学员刘清吉、杜以凤、吕济智、王永伟、宁良芝、黄军敬、张志花、薛玉、王洪梅、王存梅等20多名人毅然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后被沂南县“六一零”和公安局非法刑拘,囚禁在县看守所遭受摧残,期间,宁良芝在政保科被恶警张世海一脚踢中下巴。张昌宝被张世海用皮鞋打得左眼青紫一片。监管大队长恶徒秦立波,恶人中队长李学军等强迫女大法学员进行所谓的“军训”,蹲马步、走鸭步。并且给杜以凤、黄军敬、宁良芝、薛玉、薛丽等人戴上手铐和脚镣,使她们只能弓腰走路,不能躺不能站,以达到不让她们炼功的目的。杜以凤因背《论语》 被秦立波抓着头发摔到门外,并遭警察多次打骂。最后,恶警们硬逼她们写保证,交押金才允许回家。但这些善良人从此却成了当局定期打击的黑名单上的对象,每逢恶党“敏感日”和“节假日”,她们都会被恶徒们“暗访”骚扰,稍有不慎,就会被劫持到洗脑班上受折磨。

横遭厄运,甚是不幸。本来应该受到亲人呵护的薛丽回家后却遭到丈夫的家庭暴力。丈夫听信中共谎言而被“六一零”恶徒利用,为了逼迫她放弃信仰,多次对她拳打脚踢,并残忍的用刀子在她身上乱划,把薛丽折腾的有时满身都是血淋淋的刀口子,至今在薛丽的身上都还有一道道的刀疤。即使如此,薛丽仍然流泪向他诉说真相,但慈悲的泪换来的却是冷酷的心,不听劝阻的丈夫得寸进尺,又在外寻求新欢,与一女子私下生育,很长时间被蒙在鼓里的薛丽最后不得不在二零零六年与其离婚分手。女儿由自己带着,几年来,母女二人相依为命,苦度时光。

说起来真是机缘。二零零八年春,我与薛丽在一个同修家里见了面,但彼此叫不出名来,只觉的对方好面熟,经别人一提醒,我才想起来是薛丽姐。这时的她,已经40岁了,虽然经受了风吹雨打,依然年轻漂亮大方,只是眼里透出一丝淡淡的哀伤。我不由的问起县城里的同修情况,她说,同修们在中共强加的一次次魔难中,大都受到了迫害,连她年龄很大的母亲也都遭到恶徒们的骚扰。县城里先后有十几个人被非法劳教和劳改,现在大都回来了,也都变的清醒成熟了,知道怎么样去做了。谈起自己的情况,她说原来她上班的县五金家电公司早就破产了,现在自己也没有经济收入,孩子上学只能从她爸爸给的抚养费里出。

此后,我们又见过几次面,每一次见面时,她都给予我鼓励和帮助,所以我从薛丽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对我走好以后的路打下了基础,想起来这些,我真的心存感激。后来,我们就再也没有见面。

突然有一天,我从一份传单上看到一个不幸的消息:聚集在依汶镇隋家店村的35名大法学员开交流会时,被沂南县恶警们绑架,19人被勒索钱财后回家,16人被囚禁在看守所,后来,9人被转到临沂洗脑班,7人被非法劳教,这7人是本县的李长芳(女,已回家)、齐义春、孟祥兰(女)、孟祥玲(女)和沂水县的李继珍(女)、孙庆香(女)、闫培广。看完后,我有一种预感,觉的有必要告诉薛丽及时注意安全,我立刻坐车到了县城找到一位同修,要她通知薛丽收拾一下,暂时躲避,以防不测,同修说早就通知她了,她说没必要。情急之下,我想叫同修带我去薛丽家再通知一声,同修说她给捎信就行了,不需要去了。我回家后的第三天就得知薛丽于十二月二十七日被县“六一零”劫持了,表面原因是受“11-19”绑架案牵连,家里的电脑、打印机等被抢劫了,孩子无法在家呆下去,是在同修家里过的年。听此讯后,我后悔不迭,如果我那天直接去她家提醒一下,此事也许不会发生,想起来后悔。

接下来听到她的消息更让人揪心,薛丽被恶徒们劫持到看守所,接着转到临沂洗脑班,然后也不知给转到哪里去了。最后证实她被“六一零”秘密非法判三缓五。听说回家后,仍有特务盯着她。连续几个月的折磨,她所承受的痛苦压力可想而知。

看着薛丽姐及身边同修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而被中共不断的摧残迫害,悲愤之余,我就在想:中共恶党天天喊要“三个代表”,可它连自己写到《宪法》里的信仰等最基本的人权都不肯给予善良的人们,还大加迫害无辜,难怪海内外早已识透了它的真面目的数千万正义之士勇敢的退出它的邪恶组织(党、团、队),不再与之同流合污。至于那些仍然跟着恶党加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就更可悲了,他们也许不知道,“追查国际”组织一直在搜集他们每一个人的罪证,再不醒悟,不久就会被推上历史审判台!

整整一年的时间没有见到薛丽姐了,所以心里非常挂念她,过年了,送上心中的祝愿:薛丽姐,你还好吗?祝坚强正念常驻你心,愿平安快乐与你相伴!

沂南县“610”及公安局人员手机、宅电,电话区号:0539 ,邮编:276300
沂南县公安局 总机0539---3232110
沂南县公安局办公室0539---3221238
沂南县公安局长办公室0539-3221007,
沂南县刑事警察大队0539---3221751
沂南县拘留所 0539---3221763
沂南县“610”的电话:0539---3259610
县“610”头目:李孝峰:13854959994,
国保大队长:马成龙:13573945281
公安副局长兼“610”主任薛允波:13605497379,其妻于守梅:13864952296,宅电:3223296
公安局长朱茂臣,
副局长刘长杰:1335506266613505395666宅电:3228596
副局长:杜继亮:13953961628,宅电:3224261,
110大队长:杜以昕:13608995858
杜以昕宅电:3228098,
110副局长:王桂金:13954916800,宅电:3225339,
看守所所长:黄帮涛:13853988069,办公室电话:3221763,宅电:3228539
副政委:李中生:13505492396,宅电:3222681,
刑警队长:尹传东:13605497358
尹传东宅电:3224177,
610警察:薛克华:13563956665,13385491089,
110队长:薛克伟:13608995788,宅电:3221859,
看守所:
王志军:13054912936,宅电:3223557
杨立涛:13697800903,薛秀娟〈薛允波的妹妹〉:13153915661,宅电:3225806
监管大队:朱红:13705394498,宅电:3255958,黄海连:宅电:3272286,刘志成:13869999502,宅电:3251876,尹纪兵:13969948053,宅电:3255739
李尚亮:13082650946,宅电:323917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